肉到失禁高H男男:第一章奶好涨怎么办徐蓉蓉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一章

鸾凤和鸣,施云布雨。

顾衍罕见压着赵太后在龙塌上抵死缠绵。

以往顾衍从不曾登上龙床,不是赵太后不让,而是他不愿意,此番被一群美男刺激得顾衍再一次破了坚守的底线。

他发觉在娘娘身上,自己总容易破戒。

一次哪够?

两次不满足。

三次还是有怒气呢。

四次……直到赵太后用了最后的力气把在自己身上纵横驰骋的蛮牛踹下龙床。

顾衍脸皮早就练出来,堪比最厚实的城墙,又岂会因为被娘娘踹下床就深感男人尊严受挫?

他腆脸嘿嘿笑着,耐着赵太后又抓又挠,扛着暴风雨一般的粉拳,好似棕熊一般扒着赵太后,用自己厚实高大的身躯覆盖住她。

赵太后还能如何?

蛮牛化作树懒,她也只能任由顾衍搂着了。

见顾衍身上的抓痕,她也是心疼的。

倒不是故意让顾衍吃醋,而是赵太后想到顾衍以往的烂桃花,什么刘佳人,萧宝儿,夏侯静等等,顾衍太着女子喜欢了,以前她还不觉得,坚定同顾衍重新成亲的心思后,赵太后总是忍不住心头反酸。

明知不该怪顾衍烂桃花旺盛,她胸口就是压着一团火。

也该让顾衍吃点醋了。

于是她顺着朝臣的好意,同美男们同游,终于刺激到了顾衍。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顾衍在她耳边一遍一遍的重复喃咛,“你是我的,是我的。”

好似念经一般,又好似顾衍在宣读信仰。

令昏昏欲睡的赵太后不胜其烦,睁开眼有心教训顾衍,然而顾衍那副认真执着的模样,她的心立刻就软了。

外面很多人都说她压制了顾衍,谁又会知晓,她有多在意眼前的这个男人?

连她都不知自己还有爱情。

经历过那么多,她以为自己早绝了爱情这种奢侈的东西。

唯有顾衍能让她动容,变成女人。

有时她隐隐有股冲动放下一切……当然只是隐隐有这念头,顾衍此时还取代不了赵秀儿心中对权力的执着。

其实她根本就没衡量过权力和顾衍谁轻谁重,全部落在她手中,不是很好吗?

她可以尽情施展执政的才华,又有顾衍陪伴,再没有比这更完美了。

赵太后抬手轻轻抚摸顾衍的发髻,“嗯,我是你的。”声音充斥着纵欲后的性感沙哑,给出了顾衍再在意的保证,“永远都是你的……妻子。”

顾衍收紧手臂,恨不得把怀里的人融入骨血之中,眼睛酸涩,使劲憋着,不让泪水掉落。

在娘娘妻子跟前,他已经够软弱了,不能哭。

然而随着妻子温柔的抚慰,信任又带有几分宠溺的纵容,眼泪最终还是落下了,一颗泪珠落下,顾衍再难憋住,死死抱着妻子呜咽,进而痛哭失声。

她轻轻拍着顾衍的后背,知晓因为过去的意外,顾衍一直承受着沉重的负担,这一次他总算是释放出来。

那次意外虽让他们彼此之间断了十余年,然而却让他们彼此更珍惜对方,也更相爱了。

最好的一点就是没有那次意外,又哪来得赵太后今日?

男人和权力都到手了,纵然受过几年的辛苦,她也觉得是值得的。

另外一方面,顾明暖同样软在萧阳怀里,连根手指头都移动不了,整个人懒洋洋的,好似被狠狠浇灌了花朵,散发着迷离的光彩。

萧阳同样在她耳边低咛,并不是顾衍对赵太后的执着,“还有无数次的欠债要偿还,你这娇滴滴的样子哪成啊,我都不忍下手了。”

同时萧阳的手在顾明暖身上按摩着,说是按摩,不如说继续撩拨她,往往萧阳在顾明暖性感的地方流连忘返。

“禽兽!”顾明暖脑袋埋入萧阳胸口,紧紧贴着他,不让他的手再向私密处移动,嗔道:“大禽兽!”

被他要了很多次,每一次,她都尽力配合,可是他还不满意?

还惦记着欠债?!

最要命得是顾明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还不轻了。

“对你,禽兽是正常的。”萧阳嘴角满足般的翘起,“倘若我禽兽不如,你该成深闺怨妇,嘶。”

胸口被咬了一下,萧阳眸子一亮,这次把顾明暖抱在身上,“看来你有咬人的力气,我让你咬个够,狠狠的咬着,千万别放松。”

随着他腰上一顶,顾明暖感觉身体里多了炙热之物。

破碎的呻吟从口中飘出,“萧阳,慢点,慢点。”

没有着力点,她只能死死抓着萧阳的肩膀,在萧阳双手的控制下,扭动着腰肢,倒是让萧阳无限的满足了。

翌日,萧阳领心满意足的出门时,顾明暖还在沉睡。

她起身后,天色接近黄昏,萧阳已从外回来,先去梳洗,“你去哪了?”

顾明暖的问话令萧阳洗脸的手顿了顿,轻笑道:“奉太后娘娘旨意,把给太后娘娘送美男的朝臣训斥了一顿。”

“哦。”

顾明暖翻了个身并没有多问,看来父亲和娘亲之间也是和谐的。

当然萧阳也没再说自己训斥那群据居心叵测破坏岳父岳母关系的大臣的方法。

他找他们单独谈话时,这些人可是都赞同这门婚事,转过身就给太后娘娘送美男,是何用意?

看不起他燕王吗?

萧阳没有带回任何的血味儿,然而今日他下令东厂和锦衣卫一连抄了六七座府邸,直接关进昭狱的大臣更是多达二十几名。

这一

文学

记重拳砸出,狠狠震慑住胆敢迂回不赞同太后下嫁的朝臣。

朝廷上空出的位置很快被弥补齐全了,赵太后提拔不少陌生的青年人入朝,在六部做官,朝廷运转比以前更流畅,六部官员各司其职,一心为朝廷办事,极为再议论太后下嫁的事。

此时朝廷上的大佬们

文学

才看明白,赵太后手中有不小的力量,借此机会给朝廷上重新洗牌,排除有可能存在的最后保皇党,进一步打实她的根基。

新近提拔的官员不用说都是她的铁杆追随者,他们只忠于她赵秀儿,把坐在龙椅上的小皇帝当做傀儡一般。

首辅顾诚支持赵太后,燕王亲自动手,尚存心思的大臣在屠刀面前,彻底歇了阻止赵秀儿的心思。

萧阳清理干净反对意见后,把对蛮族最后的征战摆上前面,调兵遣将,调拨粮饷,并派遣细作挑拨蛮夷各部族的关系,令他们为盟主的位置内耗。

原本萧阳不打算让岳父出征,然而岳父缠了他整整三日,哪怕萧阳祭出太后娘娘也无法改变岳父出征心思。

“怪女婿,这是最后一战,是我此生最后一战。”

顾衍不在意后世人怎么说,既然做了太后的男人,他就不怕被人戳脊梁骨,以后他也打算好好陪一陪妻子,不再出征征战了。

就算国朝再有征战,他也不会再出征。

“我总该留下点什么,证明……证明你岳母没有看错我。”

迎娶赵太后这样千古少有的女子,顾衍的负担也很重啊,总不能让后世人只当他是出卖色相的人,这不仅仅是看轻了他,更侮辱了赵太后的眼光。

萧阳苦思良久,同顾明暖商量一夜,最终派顾衍领兵,私心上讲,萧阳把最关键,最出风头的一仗交给了岳父。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二章

黑沉沉的夜中拉开一道让人惊心的闪电,刺目的光亮利刃一样将天空划开。

紧接着一道炸雷响在耳边,让方乔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在精神病院呆过那几年留下的后遗症,让她总是如惊弓之鸟一般的胆战心惊,车窗外,如注的雨帘一直没有停歇过。

寒冷的天气让她的顽疾发作了,她咳了几声,掌心上有一大团殷红的血迹。

鼻子里也有鲜血汩汩地流出来,方乔慌乱地伸手捂住……

方乔,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女儿还在等着你,你一定不能倒下,方乔,坚持住!

她一遍遍地给自己鼓舞打气。她的身体早就已经彻底垮掉了,只是为了女儿,才一直撑到如今。

“师傅,能不能再开快一点?”方乔十分焦虑,催促道。

“小姐,体谅一下啦,这个天开出租车也是不容易的啦……”

司机有些不耐烦地应道,车速不仅没快,还放缓了好多。

方乔紧攥着拳头,长长的指甲嵌入掌心里,手心中泛出发黑的血迹。

她本不该这样沉不住气的,可是保姆说宝儿发烧烧得很厉害,已经快两天了。

方家一家都在为方安平和吴静雅的新生儿做满月喜酒,家中根本没人管宝儿。

这个天气,保姆也不敢随意带着宝儿出来,才不得已给方乔打了电话。这烧要是再不退下去,宝儿可就……

方家,她本不想现在踏入半步的,却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出现!

宝儿,已经是她全部和仅剩的希望,支撑着她没有倒下!

若不是记挂着宝儿,在精神病院的那四年里,她早就撑不下去了。

“小姐,到了!”

出租车司机的话将方乔惊醒,她看也没看掏出了几张钱扔给司机,冒着瓢泼大雨冲了出去,冲向了那个她生活了多年原本属于她却被人掠夺了的方家。

灯火通明的方家别墅内,宝儿的父亲方安平正在和吴静雅向大家敬酒,感谢大家光临今晚新生儿的满月礼。

方乔的眼中冒出浓浓的火光,她的前夫和她的闺蜜正在喜气洋洋的抱着孩子接受祝福和夸赞,而她六岁的女儿正在房间里烧得人事不知。

看门人拦住了她,目光露出轻蔑之态,不管方乔怎样恳求,都无法打动他放她进去。

冷冽的大雨让方乔的整个世界像是漂浮在未知的海面,而整个方家都像是在一艘豪华游轮上,灯火通明,流光溢彩,极尽豪奢地举办着热闹的宴会。

方乔在冷冽的大雨中,心中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的吴静雅朝这边看了看,看到大雨中落汤鸡一般的方乔,挑起唇角轻蔑地笑了笑。

原本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方家大小姐,也会沦落到今天这步啊!这,可比单单将方乔关在精神病院里,让她感觉到更满足,更兴奋!

吴静雅低声对旁边的人吩咐了几句,然后高傲地看着方乔的身影在雨水里急切地冲进了客厅里。

方乔来不及想看门人为何这么爽快便将她放了进来,一进客厅便朝楼梯的方向跑过去,宝儿的房间就在楼上。

大厅里的客人都被鬼一样的方乔惊吓了一跳,都不由窃窃私语起来。

方乔的前夫方安平皱了一下眉头,手一挥,他身边便有好几个保镖一拥而上,将方乔抓起来扔在了屋子中央。

一身雨水和血水的方乔跌落在屋子中间,声音嘶哑得非常难听,抓住方安平的裤腿凄厉道:“方安平,求求你救救宝儿,让宝儿跟我走吧!让宝儿跟着我吧!”

大厅里传来热烈的讨论声,都认出了这个就是六年前从方家净身出户的方家大小姐方乔。

“听说方乔从小骄纵,对待身边的人非打即骂,毫不讲理,不仅不尊重家里的长辈,连公司的股东她都不放在眼里,啧啧,闻名不如见面,看这样子,果然是一副泼妇形象啊!”

“是啊,现在还好意思来要孩子,当年可是她被人捉、奸在床,才失去了孩子的抚养资格的呢。”

“后来说是她还沉迷于酒色间,将脑子弄得坏掉了,在精神病院里呆了四年。这两年出是出来了,可是早就只剩一个被酒色掏空了的空架子了。”

“可惜了可惜了,好歹也是个美人胚子,闹得现在这个地步。我看方家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要是我早就乱棍打出去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也有可能是方安平还舍不得呢……”

最后说话的这个人,一抬头便看到了吴静雅扫射过来的目光,赶紧闭了口。

方乔使劲地摇着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所有的事情都不是这样的。

都是方家人的阴谋和陷害,将她一步步推向现在这样的境况,可是她没法向人一一辩白,也不会再有人相信她。

此刻,她只想自己的女儿安然无事。

这一言一语的议论都清晰地传进方安平的耳中,他凉薄的唇微微弯下,带着些许刻薄,正要说话。

旁边的父亲方启山就站了出来,随即居高临下对方乔说道:“方乔,你背叛安平和整个方家在先,丝毫不懂洁身自好,不守妇道,宝儿怎么可能跟着你这样的母亲?你滚吧!”

“不,不,不,宝儿发烧了,你让我带她去医院,你让我带她去医院!求求你,求求你!宝儿是你的亲孙女儿,是你方家的血脉,求求你!”

方乔说着,有些癫狂地匍匐在方启山脚下,她知道这个家里,方安平什么都听方启山的,只有方启山允许,她才能见到宝儿。

她抱住方启山的腿哀哀求恳,衣衫浸湿,头发凌乱,身上到处都是血迹,看上去让人莫名有些惊悚。

“把她扔出去!”方启山有些烦躁,也有些厌恶,说完,便转身去安抚宾客。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三章

苏茉刚到家,崔容就像是找到主心骨一般,抱着苏茉哭道:“你爸失踪了,你刚才去哪了啊,把我都急死了”。

旁边的崔葆等人也没有办法。

这大姐夫和二姐夫三姐夫他们一起都失踪了。

他是正好身体不舒服,这才没有去,算是躲过了一劫。

苏茉过去问警察他们的发现。

“现场发现失踪者的脚印,但是让我们疑惑的是在一片空地上脚印就凭空失踪了”。

苏茉家外面围了很多人。

张启往里面挤,大叫着“徒儿,徒儿”。

没想到她这个神出鬼没的师父又出现了。

“救命啊”。

果然身后跟着要账的人。

不知道是从哪跟来的。

“我没有骗你吧,这是我徒儿,她有钱”。

一个打手一样的肌肉发达的男人把张启推开。

一张欠条上面写着欠了五十万。

苏茉轻描淡写的把那借条挥开。

“我没有五十万”。

那个打手一把把张启抓过来。

张启嗷嗷叫道:“轻点轻点,我这一把老身子骨啊”。

那大汉作势捏的就更紧了。

把张启疼的嗷嗷叫。

那意思是:看见没有,没有钱这就是下场。

崔容认出来这是在他们家蹭了两天吃喝的老乞丐。

嚷道:“你们这些人是什么人,这人欠你们钱关我家女儿什么事,你们赶紧滚出去,不然警察就在这”。

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追讨债务却一点都不忌讳警察。

往警察那边看了看,算是给警察面子一般。

那领头的打手把张启往地上一放。

老道士赶紧去求苏茉。

“徒儿啊,师父知错了,下回再也不乱跑了,乖乖的跟在你身边”。

听听这是师父说的话吗。

真是老不要脸。

滚滚在苏茉的兜里听不下去。

“你看这个,那个,钱……”

那些打手也在等着收钱。

那仗势是苏茉如果不给钱,就要把张启丢出去打一顿了。

“没有钱”。

苏茉淡淡的说了句,就去继续问警察调查的情况。

那几个大汉拉着张启往外拖。

“徒儿啊,救命啊”。

老道士这嘶喊的声音,让旁边的人都侧目起来。

苏茉听着声音估计差不多时间了。

警察们仿佛一下反应过来,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你们干什么呢?!”

几个打手住了手,像是没有打过瘾一般堪堪的住了手。

张老道趴在地上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也没有动静了。

苏茉走出来。

“先付个首期怎么样?”

“什么?”

打手没有听懂。

“五十万我没有,先还五万,剩下的不算利息,过十天我还你们”。

“那不可能,我们一天是十个点的利息”。

“那你们打死他吧”。

苏茉朝里面走。

这几个打手相互看看。

算下来还是赚了不少。

总比拖着一具尸体回去交差强。

苏茉把钱给了,院子外的人还有警察也都散了。

崔容看着在地上半死拉活的张老道。

不理解:“你说你怎么认一个老赌鬼当师父呢”。

又踢了踢张老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