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涨精装满肚子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一章

随着天色渐渐放亮,飞香殿的格调也慢慢显现出来,其中一栋三层殿宇是杨沁芳的香闺,与她的性情不同,显得简约、幽静、雅致。卷耳镂花书案散放着几卷书籍,还有两方造型古朴端砚,笔架上由粗到细垂挂着十几枝紫毫,案几旁放着一口大肚阔口的青色荷花瓮,里边放着十几支卷轴。

临窗台架上,细颈花瓶里盛着高矮错落的三盆盆景,浅色墙壁悬一副长孙无垢所绘的“剑舞”素描,画卷上的杨沁芳栩栩如生、飘逸如仙,又有几副杨沁芳亲笔所写的横幅、竖幅的字贴,透露着一股淡雅的书香气息。

转进屏风之后就是杨沁芳的寝室,妆台上放着一口纤毫毕现的新镜,旁边就是她的绣榻了,檀香木的床榻上悬挂着淡绿色纱帐。

杨沁芳侧卧榻上,纤细身子侧卧如弓,如小猫一般拱在杨侗怀里,腰间搭着一条宝蓝色薄衾,纤腰只堪一握,香臀宛宛,修长的曲线恰似一副引人入胜的水墨山水。

夏日的朝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就像是一床刚刚絮了新棉的被子,柔软的覆在光溜溜的身子上,叫人情不自禁的打起哈欠,有“我就再睡一会”“我就再一会儿”贪睡托辞。

杨沁芳也是如此,一整晚她都不敢睡得太死,她也不知自己怕什么,天蒙蒙亮就醒来了一次,发现自己像小白羊蜷缩在杨侗的怀中,她有些害羞,想要起身穿衣,可是杨侗手臂揽得结实,又怕弄醒了他,只得老老实实偎着他躺着。

不一会儿又睡着了,过了一会儿复又醒来,如此反复多次,终是陷入沉睡。

露出的半张睡脸,在泛光青丝衬托下,嫩白肌肤透出娇嫩晕红,一缕头发就贴在脸颊上,睡得十分香甜。

不知多久!

窗外一株盛开花树飞来了几只鸟儿,忽尔交颈啄羽,忽尔伸着脖子高歌几声,怡然自得。一束透窗而入的光线调皮的照到杨沁芳眼睛之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了起来,娇躯一动,那如山水画卷的人儿仿佛活了过来,焕发出一种活泼生命力,然后气咻咻的睁开了大大杏眼,刚想发火,才发现自己还光溜溜的偎在爱郎怀里,白嫩脸颊瞬间浮起两团酡红之色,想要起身穿衣,却又舍不得温暖的怀抱,

“侗儿,夫君…侗儿夫君,臣妾喜欢你。”少女痴痴的轻声喃呢,但话一出口,自己先羞得无地自容起来:“噫,肉麻死了……”

“哈哈……”醒来的杨侗听她自言自语,差点笑抽过去。

这丫头,太可爱了!

“笑什么笑?”杨沁芳想到两人全新的关系,一时局促不安,不知如何是好,故意凶巴巴的掩饰着心中的窘迫,玉颊却是泛起瑰丽的红晕,透出一种别样妩媚风情,哪有昨天的病容?

“很凶吗?”杨侗笑嘻嘻双手开始在她身上揉抚起来。

杨沁芳身子一颤,杨侗长期握刀剑的手长满了厚茧,厚茧轻触到她细嫩肌肤,顿时仿佛有好多只蚂蚁在爬,不禁含羞的握住了郎君作怪的大手,低声央求道:“夫君饶命。”

杨侗调戏道:“我又舍不得害你,饶什么命?”

杨沁芳垂着眼帘,呼吸急促地道:“夫君虽不杀人,可人家也要被夫君给折腾死了。”

这句话就像春药一般,令杨侗小老弟更加精神了,低声道:“丫头,昨夜夫君还未尽兴呢,可愿再恩

文学

爱一回?”

杨侗想她初为人妇,难免辛苦,如果她不愿意便忍耐一时,可杨沁芳一想起昨夜滋味,一颗心就酥了,双眼水汪汪的不言语。

杨侗被这醉人风情一眼迷住了,兴致大起的说道:“昨晚太黑了,我都没瞧仔细你。小乖乖,转过身子叫我好生瞧瞧你俏模样。”

这是男人是天的时代,杨沁芳纵然平常刁蛮,可天性上的臣服感,使她含羞带怯的翻过身子,蜷缩得一动也不敢动。杨侗掀开薄衾,这才瞧清娇躯全貌美玉一般光滑脊背,顺着细细的腰肢滑下,便是弧度夸张的圆臀,绝对是众多老婆之中最美的。

想起昨夜让她爬着时,那美得惊人的即觉感,忍不住伸手轻轻扳她肩头,杨沁芳十分顺从的平躺下来,双手无助的合于胸前,一双星眸半睁半闭,娇怯中带着些许无措与温驯,与她平时精明强干模样判若两人,像一只待宰的小羊羔,让杨侗心生‘欺负’她的感觉。

“夫、夫君,放,放下帷幔吧。”杨沁芳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沙场新人,哪是杨侗的对手,一会儿便已给逗得娇泣不已,只是芳心娇怯,一个并不能起作用的更封闭空间,能给她带来心理上的安全感。

杨侗不忍心拒绝这个小可怜,便摘下金钩,薄如蚕翼的蔓纱幔便缓缓垂落下来,将床榻隔成一个小空间。

纱幔时开时阂,幽咽乐章再度奏起,细碎娇吟甜得妖媚入骨。

也不知多久,惊涛拍岸变成了和风细雨,声声甜美的娇哼慢慢归于平静,帐中男女如枝上交颈的鸟儿般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汗水淋漓的杨沁芳酥胸起伏,如海滩上的缺水许久的美人鱼,时不时的痉挛着,她甚至觉得自己快断气了,可一颗芳心却是甜美之极。

杨侗抱着她翻了身子,将她放到自己的身上,从她细汗涔涔的额头吻到鼻尖,吻到粉唇,再吻到圆润香肩,一直吻到她臂上那道‘守节’而留下的粉红色疤痕,忽尔低低的笑了起来。

杨沁芳此时的心思极其敏感,初出茅庐的她总是担心自己表现不好,忍不住张了迷离的双眸,担心的询问:“夫君因何发笑?”

“没什么。”杨侗的双手从她柔软的细腰,滑到臀部,品味绝美的触感。

杨沁芳幽幽地叹息了一声,有些涣散迷离的眼神望着爱郎,低声道:“唉,人家都快被你弄死了。”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二章

衙门里地上的血迹还没来的及清扫,仍残留这黑色的血迹,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硝烟的味道。马成龙正在吃早饭,看见赵均到来,马上让人拿碗。

“营长,别看那些贪官平日里官威十足,最会欺负老百姓,昨天我们一攻城,枪声一响,吓得都他娘尿裤子了。”张博道。

“以后你也是大官,别你也吓的尿裤子。”

我打算成立汉中革命军,亲自任师长,你任一旅长,马成龙任二旅,林琨任参谋长,赵均简单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师长,外面有几个学生来找我们参军,我让他们在衙门等你。”张博喝了口水说道。

赵均现在只关心军队扩建的问题

文学

,但是扩军就要枪械,大炮,正好上次的积分还没用,关键是钱的问题,上次剿匪的钱还需要发展工业,看来需要借钱了。

“对了,师长,衙门里有10万两官银,藩库里有300多万两。”张博道。

“怎么这么多,陕西一年的税收也就1000万两的样子。”

“这是下半年的税收。”

“哦”“你去城门口招兵,吸大烟的、老兵油子、残疾的、地痞无赖,这些都不要,学生都单独编一队,招一万人左右吧,招过送到军营训练。”赵均道。

“是”

天亮之后,汉中的告示刚刚贴出来,马上就引起了工人和商客的围观。

“谁识字啊,快给大伙念念上面写的什么?”

上面写的是

“告中国四万万同胞,自明亡之日,汉家天下陷于鞑虏,岁月悠久已有二百六十八年,鞑虏屠我祖宗先辈,毁我汗家衣冠,凡我等炎黄子孙,皆应不忘祖宗之血仇……今革命之势如烽火燎原,汉家男儿万万众,何为鞑虏作牛马,当奋起驱逐鞑虏,复我汗唐之兴盛….

陕西临时政府成立,即日起汉中光复,男子不得留辫子,鼓励恢复汉人衣冠…..1911年10月22日,张凤翙通电全国,陕西军政府成立,张凤翙自任都督。

通电一出,全国各地震惊无比。下午湖南通电独立。

原本全国的局势就因为武昌起义而变的动荡不安,其后数天内各地也陆陆续续有人起义,但是由于规模偏小,皆是被清军剿灭。

外面打的很猛烈,而赵均正在兑换装备。

清晨,天色临近破晓,一丝青光在天边弥漫。赵均出去找了个很久没人居住的房子,准备兑换装备,他可不敢在外面,万一被人发现再被人当做鬼。现在赵均有70万积分,整个陕南大概有三百万人,所以每个月赵均都可以得到三十万的积分,看着很少,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已经够了。

兑换了10000条毛瑟98(20),钢盔(2),军服没人两套(4),水壶(1),军靴两套(2),工兵铲(2),被服(2),100挺马克沁重机枪(50),六十万颗步枪子弹(50),三十万重机枪子弹(30),山炮6门(10000)野炮6门(10000)炮弹15000(8)。还有三个电台总(10000)共花费了70万积分,现在的赵均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花费了这么多积分,肉疼的赵均直咧嘴,看来需要快点发展军工,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

这些常规武器以后能不换就不换,否则再多的积分也不够兑。这仅仅是俩个炮兵连就花费了24万,当然最贵的是炮弹,一门大炮就需要配一个几百个炮弹。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