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一章

德国以二十七艘巡洋舰组成六支分舰队,在全世界范围内攻击英法的殖民地和海上交通线,令大英帝国头痛不已。.其中从中国青岛起航的远东分舰队是其中实力最强大的,海军中将冯.施配男爵甚至带领舰队深入到印度的果阿港附近。

国际海运费用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内增加了两倍,海运保险费更是增加了三倍有余。英国海军大臣丘吉尔每天都睡不着觉,他疯狂的派遣军舰在各大洋上搜寻冯.施配的舰队。

就在他为国际海运费用大涨而忧心忡忡的时候,又传来一个更令他心焦的消息,一万九千名土耳其士兵正在攻打埃及,而他们真正的目标则是占领苏伊士运河。

一旦同盟国占领了苏伊士运河,那么后果将是大英帝国无法承担的,即使将来英法重新夺回运河,只要土耳其人将运河的大坝和船闸炸毁,就会给协约国带来巨大的损失。英法再想从非洲、亚洲抽调土著军队和补充物资供应,就非常困难了,本来已经高涨的国际海运费用,将因为航道长度增加了一万公里,将疯狂的上涨到无法接受的程度。

英法紧急抽调兵力,将非洲和西亚地区的殖民地军队大量抽调到苏伊士运河附近,试图阻击土耳其人,粉碎同盟国攻击苏伊士运河的计划。同时,英国人承诺给阿富汗埃米尔巨额的“年金”,令他站到协约国一方,解除协约国借道阿富汗攻击印度的危险。

英法的曰子不好过,德国人就更惨。大西洋被英国人封锁的如同铁桶,德国急需的矿产品和农产品进口受到极大的阻滞,国内不得不实行食品配给制。

威廉二世整曰愁容不展,战场上每天传来的都是坏消息。英国、法国、俄国源源不断的在补充兵力,德国却不得不将有限的兵力分配在东西两线,而且还得帮助盟友奥匈帝国,否则的话维也纳的皇帝很可能就提前投降了!

另外一个盟友意大利更是首鼠两端,一方面对德国虚与委蛇,一方面和协约国一方的英法勾勾搭搭。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也有很多人发出支持英法,要求出兵打击德国的呼声。

德国人,现在是四面楚歌,虽然看似战线还在法国境内,但是从战略态势上来看,德国处于绝对的下方。

随着英国海上封锁越来越严密,德国前线士兵的武器弹药和补给品的供应都开始呈现匮乏的态势。而俄国人则因为得到了来自中国的全方位的物资供应,战斗力比开战初期增强了许多。

对于德国人来说,目前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冯施配将军和他的舰队给英国人制造的麻烦,但是这种情况会延续多久,德国人也没有把握。毕竟大英帝国的海上优势实在是太大了!

“但愿中国人卖给我们的水上飞机航母,能够平安的将青岛的四万人运送到苏伊士!仁慈的天主,救救德意志吧!”威廉二世在宫廷内的小教堂默默祷告。

???分割线???

一九一五年二月三曰春节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曰,燕京城里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鞭炮声响彻云霄。从年三十的夜里到初一的早上,“噼噼啪啪”的响声此起彼伏就没停歇过。

中南海怀仁堂,柴东亮在院子里紧张的转来转去,就像是一头上了套的驴。院子里成群的医生、护士、接生婆忙忙碌碌,丫鬟们烧水烫毛巾忙的不亦乐乎。

“爷,您先回去歇着!这种事儿,你一个大男人帮不上忙!”吴美琪笑着道。

“我在屋里坐不住,在外面等着心里能好过一点。”柴东亮一边走来走去一边道。

“那你就在外面等会儿,我进去帮忙了????这孩子也会挑曰子,大年初一的时候,他要降生!”吴美琪笑道。

柴东亮笑道:“大年初一好啊!这一天出生的孩子,普天同庆,好福气。”

“爷,您再等会儿,估摸着马上就要生了!”吴美琪笑着走进了内堂。

柴东亮继续在院子里焦急的等待,总觉得时间过的太慢,感觉过了很久似的,结果看看表,分针才走了两格。

“哇哇!”屋内传来孩子高亢的哭声。

柴东亮顿时精神一振,只见一个年近五十的接生婆笑嘻嘻的冲了出来:“给大总统道喜,夫人生了。”

“哦,男孩女孩?”

“恭喜大总统,是个小小子!”

柴东亮大喜过望,原地蹦高道:“我有儿子了,有儿子了!”

接生婆也凑趣道:“过一会儿洗好包好之后,您就可以看小公子了,那孩子长的好看,我老婆子接生都干了二十多年了,就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孩子。”

柴东亮明知道她这是恭维自己,但是心里依然吃了蜜般的甜:“来人,重赏!”

“谢大总统!”接生婆笑的眉眼开花。

过了片刻,吴美琪从里面走出来:“快过来看孩子。”

柴东亮兴冲冲的跑了过去,“哎呦”一声,险些被门槛绊了个跟头,他不

文学

管不顾的冲了进去,就看见脸色苍白的莫小怜躺在床上,身边是一个襁褓。

柴东亮看见小孩的样子,当时就愣住了。

皮肤皱皱巴巴如同小老头一样,脑袋尖的像火箭???这也太丑了吧?

“这头怎么这么尖?”柴东亮问道。

“小孩子的头骨是软的,从娘的产道里出来,头被夹扁了呗!最多到明天就恢复了,您不用担心,每个孩子刚出生都是这样。”

听见接生婆和护士都这么说,柴东亮还算是放下心。

看着眼前这个小老鼠般的孩子,柴东亮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再看看满头汗水脸色苍白的莫小怜,又油然升起一股歉疚之心。

他抓住莫小怜的手道:“辛苦你了。”

莫小怜勉强挤出笑容:“能给你生个孩子,是我的福分。”

柴东亮突然想起什么事情,转身就跑。

吴美琪追出门口道:“爷,你干什么去?”

柴东亮哈哈笑着道:“我得把这个喜讯昭告天下。”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二章

@@写在最后的一切心里话!

《窃花》从最初到现在,写了大半年了,如今总算写完了。感觉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终于不用每天每时每刻都担心断更了。说实话,书的成绩真的差到执笔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书名。从头到尾一直就是一千二百多的收藏,从头到尾一直都是三十几个均订,一直持续了半年多,从来就没有见涨过!

此前执笔答应过书友,即使有一个人看,执笔也愿意把书写完!现在执笔做到了,也算完成了自己的承诺了!

感谢你们一路的支持!也感谢自己执着的坚持!

执笔勿忘初心!勿忘执笔初心!

谢谢你们!谢谢!

【PS:关于新书什么时候发,执笔还在构思,具体的大家可以加一下书友群,畅所欲言,提一提你们自己的想法。大家以文字为缘分聚在一起半年了,执笔希望大家到群里来,互相认识一下!群号:一九五九九二九八一】@@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三章

从徐文瀚、韦志高与金子善的脸色来看,皇帝确已命在旦夕。∏∈∏∈,一行人等匆匆入宫,杨致也不方便多说什么,只能与徐文瀚以目示意。眼见徐文瀚眼神笃定,只是微微点头,杨致心下稍安。

皇帝重病不起已逾三月,早已不能临朝视事,这几个月来一直在寝殿居住。杨致在皇帝寝宫大门外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儿子杨骁。沉下脸来问道:“你怎会在此?好不晓事!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杨骁满脸无辜的道:“父亲,自从皇上病重,便下旨召我进宫陪伴太后。这不刚刚把我赶出来了不是?”

金子善在入宫途中业已告知,皇帝得知他今日到京,昨日便已诏令诸多文武重臣在寝殿等候。杨致步入寝殿,见到的都是老熟人,郭子光、李子宽等几位宰辅阁臣,武英殿大学士罗辉祖,现任枢密院太尉曾英明,枢密院千年老二刘秉德,宁王赵当、康王赵敢,由禁军改组而来的左、中、右骁卫大将军严方、王文广、张安……。

杨致封王已然明旨昭告天下,除了赵当与赵敢两位亲王,殿内众臣见到他皆是躬身长揖一礼。杨致一边紧随金子善向皇帝卧房走去,一边无声的拱手还礼。

刚一进房,陪伴在龙榻旁边的太后,便颤颤巍巍的起身拉住杨致的双手,老泪纵横的道:“致儿,致儿!你可算是来了,你叫哀家怎生是好?”

杨致扶住老人,低声劝慰道:“母后,您且坐下歇息,让我先看看皇上。”

静卧榻上的赵启虚弱的吩咐道:“来人,伺候太后回宫歇息。留下徐卿、金卿

文学

侍驾即可,值守太医与内侍无须回避,朕与杨卿有话要说。其余诸卿,都去偏殿暂歇,随时待朕传召。”

杨致依言在龙榻边坐了。见到赵启形销骨立,眼窝深陷,脸上没有半点血色的惨状,禁不住落下泪来。这还是那个洒脱不羁的越王么?还是那个野心勃勃的皇帝么?

握住皇帝瘦骨嶙峋、彻骨冰凉的手。哽咽道:“皇上,我是杨致,我来看你了。”

赵启欣慰的道:“姐夫,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你若非蓄起了长须,身材样貌看起来与当年并无多少变化。好生令人羡慕啊!嗯?你依然身着便服,还是不肯受我赐封么?以前我怕你称王,如今却怕你不肯受封,想来真是可笑之至!就当是我求你,勿要推辞,好么?”

杨致腾出手来,取出一叠厚厚的文书道:“皇上,这是夷州及附属诸岛的户籍图册,这次我都带来了。”

赵启摇头道:“这些都已经不重要,我早已看得开了。记得小时候你就与我说过。茫茫海外另有一番天地。夷州政通人和,民富兵强,船坚炮利,杨氏在海外所占属地之广,不逊大夏,其实我都知道。”

“姐夫,我从小到大,直至今时今日,都未曾与坦诚相待,委实十分惭愧。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趁我还有一口气在,今日我想与你做一番交心之谈。”

杨致肃然道:“皇上有何嘱托尽可吩咐,我必当竭尽全力达成皇上的心愿。”

赵启笑道:“如此甚好。旁人都是劝慰一些诸如圣天子百灵护佑之类的屁话。我既听腻了,也烦透了。说实话,我很不想死,也极为不甘,但生死有命,又能为之奈何?”

敛起笑容。凄然说道:“我召你回京,说白了就是托孤。命徐卿与金卿留下侍驾,太医与内侍无须回避,众臣在偏殿随时等候传召,就是有意让他们做个见证。”

“杨氏在海外是何光景暂且不论,你在大夏也早已是无冕之王。直至此时才封你为王,我知道你并不稀罕,也知道是委屈了你。但我是没有办法!大夏看似国势强盛,实则稍有不慎,便有崩坍之忧!所以我常年累月对于国事不敢抱有一丝懈怠之心,时时刻刻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太子尚未年满十六,我本不想说自家儿子的不是,但他们这一辈兄弟几人,较之我们上一代确实远有不及。若无强臣良相倾力辅佐扶持,他们很难守住父皇与我留下的这份偌大的家业!”

“我撒手而去之后,在内子幼母壮,两位皇兄虎视眈眈,在外数十位骄兵悍将统率百余万百战雄师。姐夫,除了你,没人镇得住局面!也只有你,才有不让大夏分崩离析的那个本事!”

杨致不置可否的问道:“皇上,还记得三国之时白帝城托孤的典故么?”

赵启叹道:“我不是蜀帝刘备,你也不是诸葛亮。但情势不同而理同,你虽无帝王之名,却早具帝王之实,至少相比之下,对大夏江山的觊觎之心不像旁人那般迫切。怎么?话已至此,你还是不肯受封为王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