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双腿扛肩膀上、一女多夫同时上h

岳双腿扛肩膀上 第一章

“如今说什么都也迟了,岑景仁在那边颇受重用,自去后也没传回过只言片语,看来是决意背主,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可惜的呢?”

萧阆说着,夹起一片鱼片皱眉瞅了瞅,又将鱼片放了回去,“你可真是扫兴,提什么岑景仁嘛?”

崔恪心情不错,萧阆这人很是无趣,可他府中的美酒实在让人垂涎,改日当与周法明一起去他府上相会,谅他也不敢不拿出好酒来招待客人。

一边琢磨着萧阆家的藏酒,嘴上却毫不留情的怼道:“江陵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可岑景仁一去,文气少了一半,你与元君善等实在难辞其咎。”

萧阆笑笑,不再与他争辩,继续吃他的鱼脍,只是味道不如刚才鲜美了。

崔恪还没喝醉,见好就收,他其实也只是发发怨气而已,当年他与岑文本等人相交,岑文本年纪最轻,才学却最是让人佩服。

那样一个惊才绝艳之人,竟然被当做“礼物”送去了晋阳,真是不知所谓,发几句牢骚怎么了?他若是恼了,还要写文章来骂人呢……

实际上此时若是岑文本重回南郡,也不太可能与他们这些人谈诗论画了,在北边待的久了,与南人在行止言谈之上都有了很大的差别。

崔恪是个嘴上闲不住的人,“如今已然入夏,北边天气渐暖,朝中人人皆谈大略,各个语及军事,议论纷纷,却无有定论,实在惹人烦厌……至尊还没有下定决心吗?”

萧阆饮了口酒,“此等大事,怎好轻下决断?你若有什么想说的,说与我听便是,切莫出去胡言乱语,至尊也被烦的不行,脾气可不太好呢。”

崔恪摇头叹息一声,大事确实是大事,可商讨了小半年了却还没有定论,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可这件事也没什么可埋怨的地方,冬天时李孝恭称臣了,大家在江陵城中额手称庆,皆道大势已定矣。

只是还没高兴几天,李孝恭便已被人擒下,甚至于梁国这边还在商量着派谁领兵增援蜀中,又该如何跟李孝恭打交道,是不是要令其来江陵觐见皇帝……

你说可笑不可笑,是李孝恭无能呢,还是情势变化太过?或者说江陵这边商量来商量去的贻误了战机?

张镇州与柴绍相互提防,眼睁睁的看着刘弘基一败涂地……好消息来了一个,坏消息接踵而至,几乎是空欢喜一场。

崔恪喝了一大口酒,哈出一口酒气,“我不通军事,不晓韬略,能说什么呢?就是觉得进军河南太险了一些,窦建德,杜伏威之辈出身低贱,哪知信义为何物?一旦有所反复,岂不……”

萧阆施施然的夹着鱼片送入口中,慢慢咀嚼品尝,良久才道:“我劝你呀,以后离周法明之辈远些,当初他们与诸王争权,斗倒了张绣等人,如今又来与我等为难。

此等人只知争权夺利,何时顾过大局?”

崔恪听了哈哈一笑,“我只就事论事而已,勿要说及其他……再者说了,至尊又未在此间,何必背后道人短长?”

萧阆这下真被他给气着了,重重哼了一声,“你倒成了正人君子了,也不知是谁整日里骂了这个骂那个,险些被人捉去斩了,还得我等相救才能脱身……”

岳双腿扛肩膀上 第二章

无论是专利法或是著作法,这两个新名词都让李节解释了半天,才让老朱明白了这两部律法的重要性,特别是其中的专利法,若是实施之后,将大大促进人们搞发明创造的热情。

若是以前,老朱可能会对这两部律法有些怀疑,但是在见识到热气球、水泥等新事物的作用后,他也明白了技术的巨大作用,甚至毫不夸张的说,一项新技术,可能会对一个行业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所以老朱听完李节的讲述后,也露出的沉思的神色,李节和朱允熥也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候,他们都知道老朱在考虑问题时,不喜欢被别人打扰。

过了好一会儿,只见老朱这才抬起头,但却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抚着胡须看了看李节,随后又把目光转向旁边的朱允熥问道:“允熥,你觉得李节提出的这两部律法如何?”

听到祖父竟然问自己的意见,朱允熥也吓了一跳,这还是他第一次被祖父询问意见,而且还是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这让他也不禁激动的脸色发红。

“启禀皇爷爷,孙儿平时主管着几个作坊,也亲自参与了水泥作坊的筹建,平时也与许多工匠都有过接触,他们这些人中不乏聪明才智之辈,有些我和李节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到了他们手中却是轻松解决,只不过……”

朱允熥说到这里忽然露出了迟疑的神色,甚至还偷偷看了看坐着的老朱,似乎有些不敢开口。

“只不过什么?有话就直说,男子汉大丈夫吞吞吐吐像什么样子?”老朱看到孙儿犹豫的样子也立刻脸色一沉道。

“孙儿知错!”朱允熥立刻认错,当即整理了一下思绪回答道,“只不过孙儿也发现那些工匠有些问题,虽然他们中有不少聪明才智之辈,但他们却有些懒惰,明明他们可以想出更好的办法,但如果没有上官的吩咐和催促,他们却都是懒的去做!”

朱允熥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又道:“刚开始我还觉得这些人太懒,可是后来我对工匠们的生活更加了解后,才理解了他们,其实并不是他们懒惰,而是对于他们来说,干多干少都一样,就算他们能够想出新的方法来解决当下的问题,可这种事的功劳都是属于他们的上官,对他们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好处,所以他们当然也就懒的去做了。”

朱允熥的话这番话也让老朱露出惊讶的神色,虽然他出身底层,但做了皇帝后,已经很少能够接触底层百姓的生活了,没想到自己这个孙子竟然肯低下头去观察普通工匠的生活和想法,而且还能看到如此细微的东西,这让他也十分意外。

“殿下所说的工匠问题由来已久,特别是陛下定下户籍制后,虽然这保证了各个行业的恢复速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也产生了不小的问题,比如就像殿下说的,工匠来干多干少都一样,甚至如果监管质量的官员如果放松一些,就会导致出产的物品质量下降,比如钢铁,据我所知,军器局就曾经因为钢铁的质量下降,从而导致造出来的枪炮炸膛的事故!”李节这时也再次开口道。

明初时户籍制的危害还不算严重,等到了大明中后期时,那时的危害才会彻底的显露出来,比如当时军队的各种武器铠甲,质量竟然低劣不堪,火炮与火枪根本不能用,因为谁也不知道会不会炸膛?

之所以造成这种情况,就是因为户籍制,比如工匠的儿子永远都是工匠,职位竟然是世袭的,根本不管对方是否具备工匠的技能,而且当时的工匠地位低下,收入也十分微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造出来的东西当然没有任何的质量保持,所以纵观整个明朝,许多技术甚至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倒退。

“听你话中的意思,难道你觉得户籍制有问题?”老朱这时眉头一皱再次问道。

老朱也没想到李节竟然把议题引向了户籍制,要知道户籍制是他亲自制定的,而且他一一直认为这个制度很完美,不但可以让各行各业各司其职,保证了这些行业的稳定,同时也能促进这些行业的发展,比如农业和工商业,现在都恢复的相当迅速。

“陛下,天下大势一直处于

文学

变动之中,这世间也没有永恒不变的律法,有些律法是针对当时的情况制定出来的,但随着情况的改变,这些律法就不再适应眼下的情况,所以当然也需要进行一些改变!”李节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道。

如果放在以前,李节可能还没有胆子当面指出老朱的错误,但是经过这两年的培养,他和老朱之间已经建立起相当的信任,一般来说,如果只是讨论政务的话,李节完全可以大胆放言,哪怕不合老朱的心意,他一般也不会怪罪,当然除非像上次那样,李节逼着老朱处置朱樉,以老朱对儿子的爱护,差点把李节给处置了。

岳双腿扛肩膀上 第三章

等李明源带人无心和湘梦的时候,无心被一棵大树救了一命,湘梦已经奄奄一息,脑颅出血,好在有龙祺国的神秘医书,救回了她的性命,整整一年多才得以痊愈,只是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湘梦的失忆,这对于所有人来说,却成了不幸中的万幸。

无心和冷面帮助李明源南征北战终于平定了天下,本以为事情圆满解决。

这一天李明源突然发现冷面,无痕,倾城,还有周晓燕和俩个孩子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接着有人来报,库房当中的银子少了两箱。

李明源大惊失色,质问着无心,无心坦然回答着:“皇上的江山稳固,他们都付出了许多,这是他们应得到的,我已经送他们出城了,到一个没有人找得到他们的地方去了。”

“你,你怎么不跟朕商量?”李明源怒吼着。

“商量之后皇上会让他们离开吗?”无心

文学

反问着。

李明源没有回答,无心说的每错,李明源留他们在宫中也有私心,无心的武功一直是他忌惮的,还有湘梦,她随时会醒,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他留着他们,就是希望有个人质在手上。

李明源对无心始终矛盾,他不希望无心死,他看他受伤,忍不住着急想救他,可是他活着总让李明源想起那天无心因为湘梦威胁他时的表情。为了湘梦,无心可以杀他,让李明源很不舒服。

见李明源迟迟没有说话,无心知道,他猜测的没错,李明源确实想用冷面,倾城她们来牵制自己,看来他们终究不是朋友。

“皇上放心,我向太医院要了那种让人永远失忆的药,给他们服下了,他们已经不记得任何事情,只要皇上不寻他们的麻烦,他们也不会为难皇上。”

“朕…朕从来没有想过为难你们任何人,这一年多朕对你们不薄不是吗?…”李明源急忙说道。

“皇上大度,无心明白,无心想求皇上将悠悠草原赐还给湘梦,那是她的家乡,无心想带她回去…”

无心再次恳求着。

“好,朕知道留不住你,朕希望你记住,朕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你,朕也希望你与湘梦能有个一个好结果。”

李明源拍了拍无心的肩膀说着。

俩年后

辽阔无边的草原像一张无边的巨毯包裹着整个大地。春风在蔚蓝无比的天空,放牧着一朵朵白云,春雨清洒,草儿发芽,绿茵茵的一片,地势平坦而辽阔,很适合骑马。

一个女子潇洒的骑在马背上狂奔,不时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此女子亭亭玉立,天生丽质,貌美如花,只是一身男子装扮很有巾帼英雄的样子。

此时一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清新俊逸的男子正躺在草坪上喝着闷酒,微笑地看着这一切。

“怎么她还是没有恢复记忆吗?”一个声音传来,惊的男子将酒壶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男子赶紧爬起来,惊慌失措地行礼道“无心不知皇上驾临,未及早迎接,请皇上恕罪。”

“起来吧!朕最近处理政务累了,想到无心的草原上坐坐,不知道无心是否欢迎啊!”渊明王一边问着,一边也坐在了草原上。

“无心哪里敢有意见啊!这天下本就是皇上的,得皇上恩典,赐无心这个草原,让无心与湘梦居住在此处,无心已经感激不尽了。”无心说完,宠溺的目光看了一眼,在草原上骑着马狂奔的女子。

“朕想提醒你一下,你可别忘记了,你是灭了她族人的杀人凶手,如果有一天她记起了这一切,那你必须要杀了她,要不总有一天,她会杀了你的。”渊明王提醒着说道。

“无心不想去想未来的事,无心只知道湘梦她现在很开心,很快乐!还是悠悠草原上那个无忧无虑的无忧公主,求求你了皇上,求你饶她一命,如果,如果她哪天恢复记忆,我…我会亲手送她上路的……”无心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道。

“也罢,朕希望无心你能说道,做到,对于你,朕欣赏你,你也曾经为朕做过不少事,朕对你如同兄弟之情,朕不希望你有事,毕竟我们曾经一起经历那么多事,朕便给你这个特许,但若她醒来,找朕寻仇,到时候休怪朕无情”渊明王冷冷地说着。

“不会的,不会的,无心的命与皇上的命是相连的,无心绝不会让皇上有任何事的,无心一定会挡在皇上的前面。”无心急忙向渊明王李明源表明自己的态度。

无心只希望能和湘梦在这无边无际的草原上过只有他们俩个人的生活。

“看看现在的你,真没有办法,把你和魔鬼深林那个冷血无情的杀手,相提并论。现在的你是个有血有肉的痴情人了。”渊明王拍了拍无心的肩膀感叹地说道。

这时候远处的少女快马奔了过来说道:“无心哥哥,要不要一起骑马?”

“湘梦快下来给明渊王行礼”无心温柔地说道。

“是,小女子给明渊王请安,明渊王你怎么老缠着我的无心哥哥,好讨厌呀!”湘梦抱怨地说道。

“朕,哪里是来缠着你无心哥哥的,朕是来给你无心哥哥送解药的。”明渊王一摆手,过来一个侍从,手里拿着一个锦盒,锦盒里有一颗药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