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标签

文学

:标题1] 第一章

之前的比赛中,罗士信表现得很低调,直到此时,众人才感受到罗士信的血性。

罗士信大叫一声,宛若肉球般,冲向齐王方马队。

罗士信是医家护卫,由于千乘雪和晋王的暧昧关系,他也成为了晋王最信任的人之一。

罗士信体型宽胖,其他人只知道他憨厚老实,致使他一直不是别人的关注点,不论是齐王一方,还是晋王一方。

此时,罗士信这个胖子终于站了出来,在并骑突击的慕容虎丘、李靖、侯君集等人面前站了出来。

他知道本方已经没有筹码可以再输了,直接驱马冲向了齐王一方的马队,顷刻间,六支马球杆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罗士信身体的各个部位。

尤其是在司马九手上吃过瘪的慕容虎丘,他本就性情暴虐,此时更是恼怒,挥着马球杆直接抽向罗士信的脑袋。

以他的出力,倘若被击中,罗士信极有可能当场毙命。

罗士信不管不顾,双手抱住脑袋,任由对方马球杆抽向自己。

哪怕是他的胳膊被慕容虎丘抡起的马球杆抽断了,他也没有丝毫怯意,两眼充血,加快速度直接撞在了慕容虎丘身上。

两人碰撞的刹那,在场很多人都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只是,没有人知道那声音是来自罗士信?还是慕容虎丘?亦或是两人胯下的坐骑。

此时,晋王一方趁着罗士信的反冲击,迅速调整站位。

罗士信坠马的同时,伸出一只手去抢夺马球,而他的另一只手臂则瘫软在身体一侧,显然,罗士信那只手已经被慕容虎丘打折了。

终于,罗士信抢到了马球,只是,他与慕容虎丘一同坠落下地。

李靖见罗士信如此悍勇,顿时勒住坐骑。

齐王杨暕则是不管不顾,驱马就向罗士信踩踏而去。

慕容虎丘落马后,很快起身,同时挥动马球杆,就要抽向罗士信。

罗士信则单手护住马球,丝毫不惧即将来领的暴击。

此时,司马九已经赶到了齐王身后,他抬腿踢倒慕容虎丘的同时,抡起马球杆,直接抽向齐王杨暕。

看台上,大多数官员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就连皇帝杨广也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

如此惨烈的马球比赛,可谓前无古人。

齐王注意到了司马九气势汹汹的来袭,他本能的缩回了抽打罗士信的马球杆,想要抵挡司马九的攻击。

突然,他后背传来一阵巨疼。

当他惊怒的回头看去,却发现自己那仁厚的哥哥晋王杨昭的马球杆已经落到了自己身上。

齐王杨暕自幼与哥哥晋王杨昭不睦。

晋王杨昭一向温善,齐王从来没有见晋王如此凶狠过。

此时的晋王,面沉如水,神激目怒。

正在这时,李靖回过神来,他伸手去抢夺晋王手上的马球杆。

只是,他刚伸手,手臂却被一只玉手紧紧拉住。

独孤盛丽的玉手拉住李靖后,没有任何停留,她果断发力,一把将李靖的胳膊反扭过来。

混乱之际,韦云起与李

文学

密也已赶到,他们将齐王一行围在中间。

看台上,官员们面面相觑,皇帝杨广的两个儿子可都在赛场上。

只是,杨广却颇有兴致,面露意味深长的笑容。

一个护卫正要敲金锣时,杨广抬手制止,并向萧皇后示意无需担忧。

球场上,如今已经算不上是在比试马球,而是在打架,大庭广众之下的群架。

晋王一方将齐王一方围在中间。

司马九见身受重伤的罗士信死死护在马球,他便不再手下留情,抡起马球杆,趁乱将长孙无忌和宇文士及的胳膊抽脱臼。

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 第二章

又完本了。

实话,心里有点失落,那种心情就好像养了多年的nv儿嫁出去了似的,塞得满满的心里突然变得空空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看了看大明王侯发第一章的时间,发现正好是2年的10月13日,到今天正好一年,我发誓我真不是故意造成的这种巧合。

感谢大家这一年来的支持,厚爱,感谢那些hua钱订阅的朋友,老贼是个很腼腆的人,腼腆到要大家hua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只可惜老贼要靠大家八方支援的稿费糊口,所以尽管故意装作一副毫不在意,无所谓的清高模样,可一双贼眼珠子还是情不自禁的瞄着各位的钱包,眼神里幽幽的绿光诉说着对黄白之物的渴望……

好吧,我就是这么虚伪。

这本书到这里就算是告一段落了,155万字,给大家讲了一个xiao故事,故事的是大明洪武二十九年冬天,真正着重墨详写的,只写到建文二年,主角萧凡穿越古代这四年的故事。

月蓉盟主曾跟我说,要我尽量多写点,老贼在此说声抱歉,辜负盟主厚爱了,原本设定的故事大纲只到此为止,写多了怕大伙说我灌水,骗字数的事我从来不屑干,那么,就到此为止吧。

关于新书。

新书换个口味,换个思路,想试试都市类的,我写过两本历史了,大明王侯尤觉写得艰难,因为它是建立在真实历史的基础上,很多我自己觉得有趣的桥段,细细思量之后往往只能放弃,因为它受到真实历史的制约,想放开思路,却又将后续情节陷入了死胡同,常常感觉史书就像重口味的nv王,被她绑住了思路,还不停chou我鞭子……

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 第三章

忽然,一阵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松赞干布的耳中。

“父王,退军啊,求求你们,不要再攻打大唐了?好吗?”

“嗯?是月儿的声音,真的是月儿的声音啊?”

松赞干布整个人,都愣住了椅子上,随后瞪大眼睛,东张西望了起来。

松赞干布看向身下的三个吐蕃王子,道:“宇儿、牙儿、城儿,你们刚才,是否有听见你们九妹的声音啊?为什么?为什么我刚才好像听见月儿在哭着对我说,让我不要进攻大唐了?”

这时候,松赞城的脸色,明显变得无比的苍白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是他上次在肃州边城,抛弃了松赞蓝月,才会导致松赞蓝月生死未知的。

而吐蕃的大王子,松赞蓝宇则开口,道:“父王,应该是您太过于想念九妹了,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吧?儿臣并没有听见九妹的声音啊?”

“是啊父王,如果九妹真的成为了大唐的俘虏,那么我们这次一定要破开幽州城,拯救九妹出来!”

松赞城捏紧着拳头,开口说道。

其实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心虚的。

如果上次,不是他主动抛弃了松赞蓝月,也不会闹得如今这个下场了!

他心里虽然很是愧疚,但事已至此,无力回天。

不管松赞蓝月是生还是死,松赞城也都把这件事情的罪过,怪罪到了那个大唐的八皇子的身上去了。

所以松赞蓝月心想,等突盟占领大唐之后,自己第一个就是要抓住大唐的八皇子,然后狠狠的惩罚他。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李承风一个人,骑着一匹红鬃烈马,来到了吐蕃大军的敌营面前。

原本,李靖想阻止李承风单方面前往的。

但奈何李承风速度实在是太快,一眨眼,李承风就骑着马儿,带着松赞蓝月朝着吐蕃大军冲过去。

李靖知道,这时候,他不能率军上前,否则吐蕃大军会误以为,大唐将士要和他们开战了,到时候场面会更加混乱不堪的。

而且李承风走的时刻,也嘱咐了李靖一声,道:“李靖将军不用担心我,我带着蓝月姑娘去去就来,如果能谈拢的话,那么吐蕃大军即日撤军,若是谈不拢的话,那就准备下一个方案,开战吧!”

说完,李承风便带上松赞蓝月,朝着松赞干布的方向,策马而来。

甚至李靖都来不及阻止,李承风就骑马飞奔而去。

而吐蕃大军这边,第一个发现李承风的,还是吐蕃的三王子,松赞城。

当松赞城看着李承风,一个人骑着一匹红鬃烈马,朝着自己跑来的时刻。

松赞城顿时瞪大眼睛,内心惶恐无比。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李承风可不仅仅是一个六岁的小孩子,他简直就是一个从地狱跑到人间来的魔鬼了。

哪有什么六岁的小孩子,可以和大象比力气?会懂得使用空城计?

用3000玄甲军,就能阻拦吐蕃的十万大军,不敢攻城的?别人做不到的事情,眼前这个六岁的八皇子,基本都做到了。

“来者何人?一个小孩童?难道你们大唐真的没有人才了吗?居然派出一个小孩童,来和我们吐蕃的十万大军对战?哈哈哈!”

松赞干布在座椅之上,开口大笑了起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