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神身上运动h、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在男神身上运动h 第一章

沈若华回到府上,刚走下马车,就听见边儿上传来闹哄哄的声音。

她寻声看去,只见太师府宅前,几个家丁吆喝着,正将红绸往太师府的匾额上挂,下头有个嬷嬷指挥着,声音都是从那边来的。

沈若华疑惑的眨了眨眼,转了个身往太师府前走去。

“诶诶诶!歪了歪了,往这边来一些……诶对了!”下头的嬷嬷后退了几步,看匾额两边的红绸挂对称了,才点了点头。

“这是在做什么?”沈若华拾级而上,出声问道。

嬷嬷一扭头吓的一激灵,连忙行礼,“老奴给表小姐请安。老奴正让他们挂喜绸呢!夫人已经和罗家对好了日子,马上要替罗小姐和大少爷办礼了,这挂的是喜绸!”

“真的!”沈若华也吃了一惊,绕过那位嬷嬷往府中走去。

府上的下人们都有事做,来来回回的从沈若华身边路过,府中已经红绸高挂,连树上也没放过。

沈若华动身去了杨夫人的住处,巧的是,杨家的人都在,连杨氏也在这儿。

下人进门通禀:“夫人,表小姐来了。”

在前堂内聊天的众人停了叙话,沈若华从庭院中步行走来,屈身施礼,“给外祖母请安。”

“不用不用,快来。你娘说你今日进宫去了,这好消息你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呢。”

杨老夫人招呼她坐在身边,笑呵呵的说。

沈若华附和的颔首,“的确是突兀,之前不是说还要再等等么,怎么……”

堂中安静了一瞬,杨清辉见大家都不说话,主动往前凑了凑,轻声告诉沈若华:“表姐不知道,罗姐姐的父亲啊……病重了……太医说了,至多再活一个多月。若是再不办礼,等罗大人没了,罗姐姐还要守三年的丧期,拖到那时,黄花菜都凉了。”

沈若华眼神一动,她记得前世罗广行并没有病重这一茬……

“原来如此……”沈若华沉吟了声,慢慢点了点头,“那不知婚事在哪一日?”

“下月初八,是个不可多得的黄道吉日,府上聘礼都准备好了,半月后就让景恒上门下聘去!”

自杨苯一事过后,杨老夫人一直郁郁寡欢,还是杨景恒的婚事让她重拾了笑脸,毕竟盼了孙子成家这么多年,终于盼到了得偿所愿的这一日,杨老夫人精神抖擞,连背都拔直了。

沈若华微微一笑,她在堂中看了一圈,眉心微动,“已经是下朝的时候了,怎么没看见表哥?”

“啊,你说景恒啊,那孩子刚走,你说我喊他来,商讨一下成婚的事,他敷衍了几句说有事就走了,真是不像话!”

杨老夫人一拍大腿,有些愠怒的说道。

杨三夫人笑呵呵的说:“大少爷第一次成婚呢,可能是因为脸皮薄,我看大少爷走的时候,耳朵都红了!”

“最好是如此,婉君是个好姑娘,嫁给他是他的福气,他若敢有半分对不住婉君的,老身绝不姑息他!”

杨老夫人待罗婉君像亲生孙女一般,她这辈子又坎坷,在府中被那个继室欺压,过的水深火热的,到了他们杨家,可不能继续受委屈。

杨老夫人多少猜到,杨景恒恐怕还有些难舍以前的事,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的孙子是个懂事知礼的人,他既然应下成亲的事,便不会再有二心,也会好好照料罗婉君,至于那些没

文学

有结果的念想,这几日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尽早断了的好。

沈若华陪着长辈在堂中聊了会儿天,就起身告辞了。

杨清音跟在她身后出去,将她引到后花园,一边走一边说:“方才祖母忘了说。罗姐姐家中没有能交心的姐妹,待嫁的这些日子恐怕会孤单,祖母让我去罗家陪罗姐姐直到出嫁,可我一人未免太……清辉性子又冲,我怕她跟我去会闹出事端,所以正想去找你,可否陪我一起去啊?”

杨清音拉着沈若华的衣袖,讨好的眨了眨眼,沈若华嘴角一勾,抖了抖被她捏着的广袖,笑道:“表姐都这样求我了,我能不答应么,正巧也让你们早点培养培养姑嫂感情,等她成了亲也好有人说话。”

“那等哥哥下完聘,咱们就去罗家了?我算了算,大抵也就是住上十天左右。”

“我知道了,届时我来找你。”

“嗯!”

关雎宫

宫人从外殿快步走到内殿的庭院,敲了敲朱门,说道:“娘娘,御膳房给您炖的燕窝粥好了,您可要尝尝?”

不多晌,殿内传来回应:“拿进来吧。”

宫女推门走了进去,端着托案将燕窝粥奉到了甄容仙的面前。

“娘娘,您请用。”

甄容仙放下手里的银梳,接过了宫女递来的勺子,舀了一口燕窝粥。

她三两下将粥饮尽,便放回了托案之中,抽出腰封间挂着的绢帕擦了擦嘴角。

“这燕窝味道不错,比前几日更香,今日做燕窝的厨子,赏。”甄容仙抬着下颚,慢悠悠的说。

宫女应了声是,将手中的燕窝粥端了下去,她很快就走了回来,手中拿着一个红色的小木盒。

“娘娘,占星居的甄大人给您送了新的药丸来。”宫女将小木盒放到甄容仙的镜台前,就弓着身退到了后面。

甄容仙将木盒拉到眼前,打开盒盖,里面摆放着三粒拇指盖大的药丸,十日一粒,正巧是一月。

阖宫上下都知道,丽妃娘娘平日走路一步三喘,是因为先天不足之症,所以每月都要服用甄大人给她炼制的固本培元的丹药,据说丽妃娘娘每次吃这药丸,都会变得更漂亮几分,许是因为气色好了,所以这容貌也更惊艳了。

甄容仙捻起一颗药丸,眼中掠过一抹自嘲,启唇吞了下去。

她整理了一番仪容,想了想说道:“这几次去皇后宫中请安,都不见环妃,这打听到她近日怎么了?”

“回娘娘,听说环妃娘娘这几日身子不适,已经连续几日和皇后娘娘告假了。”

“真的?”甄容仙美目一眯,“那本妃可得去看望一番。前些日子皇上赏了一株人参,包好了随本宫去环妃那儿。”

甄容仙的轿撵在环妃宫外停了下来,甄容仙搭着宫女宋秋的走下轿撵,迈入环妃宫中。

隔了一道环廊,环妃宫内的太监看见了她的身影,急忙转身进去通禀,不多晌,环妃的贴身宫女便走了出来。

“奴婢冬至,给丽妃娘娘请安。”

“起来吧。本妃听说环姐姐病了,特意带了人参过来,环姐姐她人呢?”

“娘娘正在内殿歇息,奴婢方才已经禀告过娘娘了,请丽妃娘娘随奴婢这边来。”

冬至引着甄容仙进了内殿,内殿中青烟袅袅,甄容仙鼻翼耸动,闻见了掩盖在青烟气味之下的药味,心中一动,看来环妃的病不是装的,是真的病了,只是这病的也太巧了,甄容仙还是有些不信。

一双素手撩开纱帘,环妃一身素衣漫步走出,声线温雅:“丽妃妹妹怎么来了,我尚在病中,可不要传给了妹妹。”

“哪有这么巧的事啊,我忧心环妃姐姐的身子,既然知道了哪还能置之不理呢。”

甄容仙拉着环妃走到内殿之中,抬手向宋秋要来了装好的人参,放在了环妃身边的桌案上。

“这是皇上赏给妹妹的,妹妹看这人参已经成了人形,知道必定不是凡品,所以特意送来给姐姐补身子,希望姐姐的身子能尽快好起来。”甄容仙一脸的诚意,当真是一副姊妹情深的模样。

环妃故作惊讶,失声道:“如此珍贵之物,我不过是小小的风寒,哪能收妹妹这东西!”

“姐姐就是因为体弱才易得风寒,吃了这人参把身子补好了,那自然就不会再得病了。”甄容仙不由分说硬是让环妃收了下去,环妃大受感动,拉着甄容仙的手和她絮絮叨叨说了许多的话,等甄容仙告辞

文学

时,环妃已经是一副要推心置腹的模样了。

甄容仙的轿撵驶离了环妃宫门前的宫道,环妃脸上热切的表情也凉了下去,转身领着冬至进了殿。

冬至扶着环妃坐上软榻,看着边上的人参,轻声问:“娘娘要如何处置这人参?要不要先让太医来看一看?”

“如此稀罕之物,又是皇上赏赐,她正大光明的相送,就不敢在上面动手脚,我们找了人看,反而落人口舌。收起来吧,等有机会再用,这样的东西可不多见。”环妃抿了口茶,心中已经有了数。

环妃的病渐渐好了,和甄容仙的关系也肉眼可见的密切了起来。

皇后收到消息后,既焦虑又头疼,她现在的处境本就不好过,来了个甄容仙就更让她头疼,本来她以为能挑起甄容仙和环妃的斗争,好让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可是还没等她计划起来,这两人竟然成了盟友了。

皇后可不相信在这后宫里有什么真心诚意的姐妹情,甄容仙必定是要联合环妃对付自己。

她捏着掌心心中万分纠结,若是不能杀出一条生路来,她就当真只能任人宰割了。

另一头,甄容仙这几日也是春风得意的,她皇恩不断,环妃那蠢女人又对她推心置腹的,想要除掉不过是时间问题。

甄容仙过的舒坦,可是唯一让她不大高兴的是,她素日没有任何瑕疵的容貌,在这两日里出现了一丁点的问题。

在男神身上运动h 第二章

“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何昕薇凑过去,冲着无声眨眨眼。

无声却好像看不懂一样,避而不答。

“什么啊,我就先去训练了,你起这么早干什么,回去再休息休息等我给你做早餐,乖。”

无声揉了揉何昕薇的头,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何昕薇看着无声的样子,摇摇头笑着叹了口气。

**

“什么?有小宝宝了?好好好,你可要好好照顾我们熙熙啊!”

挂断电话,苏妈妈就开心地打电话联络颜熙妈妈,想着两个人再去约商场逛逛给颜熙买点礼物。

“哎呦,这还没办婚礼,就有小宝宝了,太好了。”

“亲家母,我有熙熙这个儿媳妇是我的福气呀,谢谢你生了个这么号个女儿!”

“苏默妈妈,你客气了,你家默默也是特别的优秀啊!”

随后,颜熙和苏默又把这个喜讯在晚饭的时候顺便告诉了大家。

“什么?怀孕?这么说,我们要当叔叔了?”

“我我我,我要当干爹!”

“天呐,太好了,那颜熙姐你最近多注意注意身体啊!”

由于颜熙怀了孕,婚礼并没有拖沓,在一切准备好之后,在冬季赛结束后的第二天进行。

婚礼当天,天空是湛蓝的,身着一袭白纱的新娘子在颜父的搀扶下从红毯尽头款款走来。

苏默眼中盈着笑意,看着自己的女孩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

颜父看了看眼前俊郎的男子,轻轻拍了他的肩膀,又深深凝视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缓缓将女儿的手放到苏默的手中。

“爸,我会照顾好熙熙的。”

在全场来宾的注目下,一对璧人走上婚礼的舞台。

在男神身上运动h 第三章

接下来所有的一切依然按部就班。

除了个别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曾经被人按下暂停键,也没人知道,傅轻寒是这个世界的核心力量,所以更不会知道他们被定格住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里真是一动不动。

时光被冻结了,四季自然也不会跟着有任何变化。

这些人自然察觉不到。

所以说一切还和往日没什么区别。

江十月依然要回大学上学,不过在此之前她需要联系沈琪孙美美还有钱瑶。

毕竟她已经答应平行时空的江十月了,让这三个人当面给她道歉,也让沈琪弯下她高贵的不可一世的头。

只不过时空通道是个极其秘密的存在,这三个人是通过时空通道去往平行时空,到时候肯定知晓了这个两个世界的秘密。

这对她们来讲就变成了天大的好事,江十月自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场景,因为这三个人也不配,最起码目前不配。

然后傅轻寒告诉江十月,他可以抹去她们的记忆,江十月听了之后就放心了。

然后,还有李老师。

其他的人江十月和傅轻寒不会去插手,但是李老师这里是必须让他亲眼看一看平行时空他的另一家人好好的活着。

哪怕他们其实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不过是一个元素复制成另一个元素罢了。

但是能亲眼看到相同面容的亲人好端端的活在这个世上,对于李老师来讲已经足以了。

所以在将时空通道彻底关闭之前这件事情要解决,然后就是运输本源时空没有的动植物的事情。

好在时空通道建立了之后,傅轻寒就可以轻易地通过时空通道和平行时空的联盟长官进行联系。

然后与此同时,他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也有星际联盟的人,那个人也亲自来见的傅轻寒。

自然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

并准备将手里的权力移交给傅轻寒。

傅轻寒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时空有时空自己的发展,这些人愿意在这个联盟里呆着就呆着吧,也可以弄一些科学家进去,不去平行时空,那么其他的星球还是可以去开发的嘛,那可都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复制体。

然后这个星际联盟的管理员兴高采烈地回了国,他确实不是华国人。

但这并不影响从此之后他就将傅轻寒当成了自己的领导。

傅轻寒从平行时空拿回来的本源时空已经绝迹几千年甚至几万年的活生生的各种植物,可是让生物科学院的科学家们欣喜若狂。

有的人甚至老泪横流啊,他们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亲眼见到已经绝迹的植物出现在自己眼前。

他们像对待珍宝一样地对待这些东西,最好的土壤,最好的环境,最好的技术人员,一定要将这些植物完完整整的培养出来并大面积种植,毕竟有的植物对于调节气候变化有很大帮助。

以及有的植物可以提取非常活跃的各种细胞,然后将他们用到生物科技上,并为此可以将很多绝症攻克,让它们变得像感冒发烧一样简单。

当知道后续还有不少植物会通过时空通道运过来的时候,这些人看傅轻寒的眼神就像看天神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