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一章

第2534章

管家如实回答道:“老爷,视频的影响力还在不断扩大,现在已经从国内,逐步扩散到了海外,整个舆论的局面,对咱们苏家是极其不利。”

“除此之外,杜家的杜振华已经打了不下10个电话了,我没敢接”

“燕京的几位领导也让人打电话过来质问,对这件事情非常震怒,要求苏家必须给出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我借口说您身体抱恙,暂时拖了一下,不过他们让我们24小时之内,必须给一个明确说法”

苏成峰不禁叹了口气,咬牙道:“短视频平台在叶家的手里,我想搞这个公关是不可能了,至于杜家,我们也不用管他,杜振华想怎么样都随他,反正我是不会见他的,大不了这辈子都不见他。”

管家急忙问道:“老爷,那领导那边”

苏成峰叹了口气:“这才是我最担心的那个刘战,竟然捆着爆炸物去挟持人质,这种事的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现在全部曝光出去,所有的锅都得我来背”

说着,苏成峰冷静下来,开口道:“你代我跟领导们反馈一下,就说我人在国外养病,等身体稍微有些好转之后,就立刻去向他们负荆请罪!”

“好的老爷”

苏成峰揉了揉太阳穴,有些颓然无力的开口问道:“对了,苏杭这边综合实力最强的家族是哪一个?”

管家认真道:“实力最强的应该是吴家,不过吴家前段时间出了不少事,实力折损近半,本来他们是江南第一家族,现在已经排不进前三名了。”

苏成峰点了点头,道:“苏家这几年的视线一直放在海外市场,并没有对国内市场进行深耕,现在是时候,赶紧重新把国内的市场以及人脉资源抓起来了,而且我可能要长时间待在苏杭,还是跟当地的大家族熟络熟络会比较方便,最好是能把这个吴家收为己用,那就更好了。”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二章

22岁之前,他是简辛阙。

简辛阙是跟着奶奶长大的,从小他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别的孩子有父母,而他却没有。可是为什么呢?他只问过一次这个问题,那时他还很小,却记忆深刻。那一整天,奶奶没有吃饭,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泪水从紧闭的眼缝中流出来,他的三餐是邻居阿姨送过来的。从那之后,他再也不提任何和爸爸妈妈有关的问题。

简辛阙和奶奶的生活清苦,几乎没有经济来源。每逢过节过年,家里总会来一个叔叔,管奶奶叫妈妈,给他们带很多东西。奶奶总会很开心,但是他仍会看见奶奶偷偷的抹眼泪。

总是穿着笔挺军装的叔叔,会给他们送很多东西的叔叔,每次来总会把他们小小的房子修整一新,让小小年纪的简辛阙很崇拜,简辛阙觉得他是从天而降的神,无所不能。

自小生活在大杂院,身边有同龄的小伙伴和他一起长大,调皮的孩子会骂他是没人要的野孩子,每每这时,住在隔壁、喜欢扎着羊角辫的姑娘总会冲出来赶走他们。她就是妍妍。他很感激她,也很喜欢她。

他们年纪相仿,一直在同一个班级,她聪明、善良,性格开朗,眉眼弯弯特别喜欢笑,他的耳边总有她如银铃一般的笑声。受她的影响,他的性格才没有因为孤儿的身份留下什么阴影。他们一起上课、一起补习,他打球,她会拿着汽水等在球场边,为他加油。他骑着车子,载她去看红枫,跑很远买她喜欢的老字号豆花。他们约好了要考同一所大学,十八岁那年,他们约定终身。

高考之后,他的成绩优异,考上了军校。而妍妍却因为发挥时常,去了一所二流大学。虽然没有考上理想的学校,妍妍却从未觉得伤心失落,因为他成功了,他开心,所以她也开心。

做军人,是他从小的梦想。被录取,他以为奶奶会很开心。然而事实却并不是这样,那是第二次,奶奶把自己关在房间。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通过这么多年生活中某些小细节的积累,已经足够让他认识到一些事情,军装叔叔和自己的父母一定是认识的,而他从没有见过爸爸妈妈,那么他们一定是去世了,所以奶奶从不提起,所以他唯一一次问及爸爸妈妈,奶奶哭了一整天。如今奶奶如此的反对他读军校,是怕他重蹈覆辙吗?

他不知道怎样去安慰奶奶,她是他唯一的亲人,将他养大成人的奶奶,这个世上最爱他的人,他不忍心看她伤心,却也放不下自己心中的梦想。

傍晚时分,奶奶眼睛红红走出房间。这么多年过去,她年纪更大,岁月的痕迹愈发明显,她的眼睛不再明亮,背更弯、皱纹更深,她蹒跚走路的样子让简辛阙热泪直冲眼眶。

那晚,奶奶把他父母的故事讲给他听。他们是国家最优秀的军人,父亲是隐藏在敌后的无名战士,却不幸身亡。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身怀六甲的母亲深受打击,虽然安全生下了他,母亲却因为大出血身亡。

奶奶没有阻止他去读军校,她说她老了,不能看着孙子先一步离世,那是她再也无法承受的痛。可做军人是他的梦,她又不忍心折断他朝梦想飞翔的翅膀。她总会去世,而他的路还有很长,她不想他一生不开心。

简辛阙读军校之后,奶奶的身体越来越差,他每天在学校,不能随意出门,还好妍妍一直照顾着奶奶,陪她吃饭、聊天。奶奶很喜欢妍妍,他也非常喜欢。

他们几乎每天晚上打电话,那时候条件有限,没有手机,他每晚结束学习便第一个冲回宿舍,为了能早点儿排队打电话给她,这样也能多与她说几句话,哪怕多一分钟,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份喜悦,都是一份奢侈。

虽然没有父母,虽然生活清苦,可他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有爱他的奶奶和妍妍,还有喜欢的学校与兄弟,一切都那么美好,他对未来充满希望。

大学生活,让他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之前的生活圈子那么的小,军队中所有的东西对他来说都是如此的新奇。他很用功的训练、学习、侦查,结识了一群生死兄弟。他本可以优秀的毕业,分到部队做连长,几年后或许会因为成绩优秀而被特种大队选走。

可是,毕业前,安全部的人找到他。希望他可以做卧底。之所以挑选他的原因很简单,各科科目优秀,安全卧底科目第一,家庭背景简单,而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他长得和裴俞很像。

父亲是敌后无名战士,自小以来他对父亲都有无尽的崇拜,对所谓的卧底任务无限好奇,所以虽然不是那个专业,但是仍然修满全部的安全科目。只是没想到,未来的某一天,他真的像父亲一样收到同样的任务。

其实他还是很犹豫的,他知道那有多么危险,他放不下奶奶,放不下妍妍。他不怕死,而是怕他给最心爱的人带来更深沉的打击。

他不能告诉妍妍和奶奶真正任务是什么,只告诉他们,他被选中出国念书,她们都为他高兴。

他买了妍妍最喜欢的马蹄莲,还有一个银质指环,他向她求婚,许诺未来一定会把银戒指换成钻戒,会给她一个安稳幸福的未来。

22岁之后,他是裴俞。

裴俞是留学国外却走上弯路的典型代表,他肆意挥霍,被女

文学

人、药物拖垮了身体。裴家得到他病重的消息,裴老先生连夜赶到他病床前,却只见到了他最后一面。

军方找到裴老先生希望与他达成合作,失去唯一的孙子让裴老先生悲痛欲绝,身处绝望之中的裴老先生,在与军方商谈后,决议合作。于是裴家与军警三方合作,联手封锁了裴俞去世的消息。

简辛阙第一次见到裴俞的照片,和其他人一样,因为相像的长相而吃惊不已。

半年后,在所有人几乎要将裴俞遗忘时,“他”又再次出现。“裴俞”开始混迹于纽约各大夜店。饿着肚子让自己看起来面色苍白、身形削瘦,形如瘾君子,他总是邋里邋遢的出现,寻找机会接近那时在国内被通缉的重犯樊老大。为了引起注意,和樊老大的手下大打出手,甚至差点死在他们的枪口下。

樊老大的手下认出裴俞是谁,把他的身家告诉了樊老大,樊老大和善的把他拉入伙。一切都在裴俞的计划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樊老大想利用裴俞家的势力回国,却对裴俞百分之一百的不信任。他给裴俞灌毒品,他想要的无非是个俘虏。那些毒品残噬着裴俞的意志,让他备受煎熬。他不能放弃他的任务和信念,为了自保为了大局,只能忍气吞声的向毒品投降。

是意外却更是机会,裴俞替樊老大挡了子弹,樊老大开始对裴俞刮目相看。裴俞说,他想回国,想戒毒。樊老大欣然同意,开始张罗回国事宜。在国外的日子再逍遥,那也是无根的飘荡,国内才是他的家他的根。如今有裴俞在,他不怕无

文学

家可归。

不管是不是真心相待,樊老大把裴俞安排在自己身边,结拜做了兄弟。回国之后,给了裴俞一个堂主职位。

真的裴俞已经去世,回国后的裴俞成功接管了裴家一个物流公司,樊老大利用裴俞打通关系,慢慢开始相信裴俞,甚至后来将他视为心腹。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三章

晚餐结束之后,林风立马找了一个借口提出告辞,然后就匆匆离开了长公主的府邸。

不过,林风前脚刚走,纳兰素素后脚就提出了告辞,然后也匆匆离开了纳兰婉清的府邸。

望着纳兰素素火急火燎离去的背影,王芸婧忍不住出声对纳兰婉清问道:“长公主,你就任凭他们两个……这样发展下去吗?”

纳兰婉清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只见她不急不缓地说道:“芸婧,你有没有发现,素素她这段时间以来,脸上的笑容比往日多了许多?”

“可是……素素她毕竟跟天龙城的太子有婚约在身,这可是陛下亲自做主订下来的,我担心……”王芸婧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表情。

“唉!素素的母亲死的早,而且她在临死之前把素素这孩子托付给我,并且要我好好照顾她……”

“……这些年,我这个做姑姑的整日都在军中,根本就没有尽到照顾她的责任,所以,我有愧于她啊!”

“……不过,只要这一次我们能夺下皇权,我必定会取消素素的婚约,然后让她找一个喜欢的人嫁了,也算是完成了她母亲的遗愿……”

纳兰婉清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惆怅,说完这一大段话之后,突然话锋一转问道:“芸婧,你怎么看林风那个小子的?”

“林风?”王芸婧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就不假思索地说道:“这小子狡猾的很,并不是一个老实的人!”

“呵呵,他老不老实,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主要是这家伙的身份尚未明确,也不知道他突然出现在我们天玄城,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纳兰婉清也皱起了眉头。

“我已经派人去查过林风的底细,杏花村根本就没有一个叫林风的人,而且从天龙城和天帝城传来的消息上面说,也没有林风这个人……”王芸婧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哦?难道这个林风是突然蹦出来的?连你都查不到他的来历?”纳兰婉清差异地问道。

“嗯,他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而且一出现,就刚好遇到了纳兰素素,并且还顺势救了素素一命。”王芸婧语气古怪地说道。

沉默,不语。

纳兰婉清眯起了眼睛,手指也在桌面上不停地轻点了起来,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王芸婧看了纳兰婉清一眼,然后悄悄走到了她的身后,并且伸出一双纤纤玉手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按摩了起来。

“芸婧,你觉得林风这小子,会不会对我们天玄城做出一些不利的事情来?”纳兰婉清突然开口问道。

王芸婧闻言微微一愣,脑海中立马就浮现出那一个晚上,林风帮她换煤气管的事情,当然,还有林风不小心捡到了她挂在阳台上的小裤裤……

不知道为什么,王芸婧几乎不假思索的回道:“林风他……应该不会吧?”

“哦?为什么呢?”纳兰婉清诧异地看了一眼王芸婧问道。

“额,这小子虽然很不老实,但是心眼也不算太坏,就比如三天前那场决斗,他明明可以直接杀掉雷振宇,甚至连雷泰也可以一起杀掉,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

王芸婧俏脸一红,然后立马找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不过这个解释也说得过去,如果林风真是一个坏人的话,他完全可以借此机会干掉雷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