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章都带肉的小说,放在里面一整天

每章都带肉的小说 第一章

满娘本是想安慰丈夫,让他别操心太多,好好休息,这些事情自己与孩子们都能干。

特意让他看墙角的柴火,无非是想安丈夫的心,满娘却偏偏忘了,丈夫对有些事情的过份在意。

满娘的话都还没有说完,丁五六就先急上了。

“你糊涂!满娘,难道你忘了,我先前是怎么交代你的啦?啊?咳咳咳……咱们家娃儿都小,咱老丁家的藤上就这五个娃啊!咱最大的大妮儿,今年不过才将将七岁的年纪,而外头,可都是饿红了眼的畜生,万一哪一个出事,我,我,咳咳咳,你,你……”。

知道丈夫生气什么,看着他剧烈咳嗽的模样,满娘心疼不已。

根本顾不上计较丈夫教训自己的话,满娘急切的上前,一边轻拍丈夫的背给他顺气,一边急急解释道。

“孩他爹,丁大郎!你先别急,我没让孩子们单独出门,我跟着他们一道去的,而且我们有避着人,就在庙外头捡了点柴火就回来了,你别急,千万别急……”。

“爹,爹,您喝水,别急,别气,我们都乖……”。

看到自家亲爹咳嗽的厉害,早熟的七岁大妮儿,赶紧蹬蹬蹬的跑回到神像后头,把她往先没舍得喝,故意省下来,偷偷藏起来的半碗水给端了出来,捧到父亲跟前,瘦弱的小脸高高昂起,急切的盼着父亲喝下去。

其他四个娃儿们也跟着一脸的急切担忧,生怕丁五六有个什么好歹,一个个担心的都红了眼眶。

丁五六看着担忧着急自己的妻子,扫过孝顺的孩子们,心里甚是安慰,努力平复的他,在感觉好了许多后幽幽开口,“我没事,我只是……”。

“你只是个笨蛋!”。

破庙内,被妻子孩子们拱卫在一起的丁五六话都没说完,当即就被破庙外,悄默声跟踪至此的肖雨栖给截断了话头。

人家外星人还大言不惭的,奉送了倒霉蛋丁五六这么个中肯的评价。

那一刻,听到熟悉的声音,丁五六简直都惊呆了!

他不是什么都没说,出于不愿牵累恩人的考虑,自己个当了白眼狼,抛下恩人单独回来了么?

他那样的态度,恩人不是该生气,然后大骂他丁五六忘恩负义后,然后气愤不已的转身带着同伴就离开的么?

为何眼下,恩人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明明回来的一路上,自己不仅时刻回头看恩人有无跟上,为此还不惜浪费了体力绕了远路,结果怎么还?

不说这个还好,说起这个绕路,肖雨栖才会那么生气窝火,让小心翼翼避着某人,紧紧跟了一路的她,大骂这个倒霉蛋是笨蛋呀!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把破庙中大大小小七口人吓了一大跳。

特别是丁五六,听到恩人熟悉的声音,他只差没有拿着自己个的脑袋去撞墙。

他怎么就辣么的笨,怎么就辣么的蠢,连恩人跟在身后随着自己一道来了也毫无所察呢?

明明他都有很小心,再小心的。

满娘完全不知丈夫此刻内心的懊悔。

当外头声音传进破庙的那一刹那,满娘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急忙把身边的五个孩子,强势的往自己身后一拉,自己强势的往他们身前一档,站在丈夫身边惊疑不定着。

每章都带肉的小说 第二章

凌画这样说了,管家自然说不出一个不字来。

赵公公趁机说,“管家,带路吧!”

管家最是知道温行之不在温宅,在温宅的只是替身,但替身到底是替身,若来的人是别人,他也就带着人去见替身了,总能糊弄过去,但如今来的人是凌画和赵公公,他不敢保证,替身是否在凌画和赵公公面前弄出漏洞。

于是,他立即拱手,“宴少夫人,赵公公,您二人且稍等,老奴提前去知会公子一声,公子如今在病中,毕竟多有不便,受不了惊吓……”

赵公公呵呵地笑,“温家长公子不至于如此胆小吧?”

凌画笑着说,“毕竟是在病中,可以理解,请管家快去通禀,我与赵公公稍等片刻就是了。”

管家连忙道谢,匆匆去了。

赵公公询问地看向凌画。

凌画对赵公公眨眨眼睛,用口型说,“咱们总不能给人落下土匪的印象,以温家长公子的身份,通融整顿片刻,还是成的。”

其实,她是想给管家机会,让管家立马给温行之报信,她今儿的主要目的,并不是抓住他不在温宅的证据,而是要让温行之得到管家传递的消息把刚踏出京城的脚步收回来。

只要他不去拦萧枕就行。

赵公公想想也是,他一个陛下跟前的第一公公,宴少夫人又是陛下跟前的第一天子信臣,是不该做土匪样儿。

管家到了后宅,抓住温行之的替身问,“凌画与陛下跟前的赵公公来了,大约是得到了公子离京的消息,前来查证,我问你,你可能应付过去。”

替身没与凌画打过交道,但也知道凌画的厉害,若只是赵公公自己来,哪怕是陛下跟前的第一公公,他也有九成把握应付过去,但凌画嘛,他没把握。

凌画那个女人,是长公子都说厉害的人。

为了保险起见,替身摇头,“小的怕是不行。”

管家深吸一口气,吩咐,“来人,速速给公子传信,请公子定夺,老奴会暂且拖延住他们。”

幸好公子只是刚刚离京,应该还没走远。

管家派人给温行之传递完消息后,吩咐人抬了药桶,让替身在屏风后泡药浴,妥善安排好拖延的法子后,他不敢耽搁太久,匆匆又回了前厅。

管家见了凌画与赵公公,对二人歉意地拱手,“宴少夫人,赵公公,公子正在泡药浴,怕是最少要一个时辰,药浴用的都是上等的好药材,珍贵至极,若是半途出来,就无效了,这……您二人看……”

赵公公闻言看向凌画,想着大半夜的泡药浴,温行之到底是真病的厉害,还是朕没在府?

凌画如今已十分确定温行之不在府中出了京了,怕是没走多远,一个时辰,大概是他能赶回来的时间,她笑着说,“无碍的,我们等一个时辰吧!温公子的身体要紧。”

管家连连道谢,命人赶紧上了瓜果茶点,陪着二人说话。

温夕柔并没有睡,听到前院有动静,对玲儿吩咐,“前面出了什么事儿?去看看。”

玲儿应是,撑着伞出了温夕柔的院子,打探了之后,回来对温夕柔禀告,“小姐,是宴少夫人与陛下跟前的赵公公上门了,据说是来看咱们长公子。”

温夕柔疑惑,“宴少夫人?”

玲儿连忙说,“是凌小姐,嫁入了端敬候府后,如今京城上上下下都称呼宴少夫人。”

温夕柔点头,看了一眼天色,问,“几时了?”

玲儿回答,“亥时二刻了。”

温夕柔察觉出不同寻常来,“这个时候他们登门来找大哥,为什么?”

尤其是凌画刚刚新婚没几日。

玲儿摇头,问,“小姐,您要去前面看看吗?管家如今在陪着赵公公与宴少夫人说话。”

温夕柔想了想,摇头,“既然是来找大哥的,我们不必管。”

玲儿点头。

管家陪着赵公公与凌画说了一会儿话后,便没了话,他毕竟是个下人,忽然想起府里的二小姐来,对人吩咐,“去问问二小姐歇下了没有?就说有贵客上门,若是二小姐没歇下,可否出来接待一下。”

有人应是,立即去找温夕柔。

温夕柔没想到管家来请她,她也是个聪明人,当即就明白了,大哥怕不是病了,而是没在府中,否则,不至于让凌画与赵公公等着。

每章都带肉的小说 第三章

夹杂着些许脆弱的嗓音溢散在弥漫着些许烟尘味道的空中,落于沐元溪耳尖,一点点的钻入心里,泛起一阵阵酸涩的疼。

“你还有我,宝贝儿,我陪着你,这辈子都不离开你,永远永远都不会。”

“嗯。”

沈辞轻轻的应了一声,他信她会一直陪着自己,可

文学

媳妇儿的存在,也并不能完全代替父母。

那是他曾拥有过又被无情夺走的。

“快要过年了啊…”

少年似是回忆起了什么,靠在沐元溪肩头上,一边往火盆中不紧不慢的添着纸钱,一面说道。

“十四岁以前,过年的时候都可开心了,虽然只有四个人,但依旧很热闹,一起去置办年货,一起贴春联,一起包饺子

文学

,一起做年夜饭,但我妹不行,她不能做年夜饭,打下手也不行,分分钟炸厨房,她也就只能洗个菜,鸡鸭鱼肉什么的在我妈手底下可听话了,做出来的菜好看又好吃,我跟你讲,我妈炒的花生米简直一绝,出锅之后只用撒点盐,放凉之后可脆了,然后年底我爸会带回来一些军中独有的酒,那花生米可下酒了,要不是他不让,我能跟他喝到凌晨!”

阴郁情绪逐渐被回忆中的兴奋所代替,沐元溪看着少年望过来的眸光,想了想,在他额间落了一吻,但还是说了一句。

“花生米可以有,但酒不行。”

“嘁,没有就没有!”

沈辞许是因为那天的从天黑到天亮有了些许阴影,也不跟她掰扯这个,继续回忆着曾经的除夕夜,将刚刚的那点惆怅和不愉快全都抛诸脑后了。

而宿镜之后,这一幕也都尽数落到了两人眼里。

沈世萧心中酸涩过后,不禁有些稀奇。

“居然有人能管得住小兔崽子喝酒?”

他还就那么轻易妥协了,真是不容易。

想当初他追他七条街那次,不就是因为小兔崽子偷了他柜子里的酒,然后灌醉了全班同学吗!

就那样都还死不悔改呢,现在倒是被儿媳妇儿管住了,这让他不免觉得儿媳妇能耐。

不过稀奇过后的沈世萧转头看向自家夫人的时候,却是瞬间心慌了一下。

无声的落着泪的温婉云右手掩在了嘴前,眼睛泛红,看起来惹人可怜极了。

“云儿!”

沈世萧焦急唤道,将人揽过,靠在了沈世萧肩上的温婉云即便泪模糊,视线却依旧没离开宿镜。

“阿萧,他才十四岁,那年他才十四岁啊,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以为我们死了,他一个人,一个人,他怎么过来的啊…”

听着宿镜中的少年依旧回忆着曾经那般热闹而又欢畅的除夕夜,温婉云情绪瞬间崩溃,再也忍不住那十多年的担忧和思念,一下子涌了出来。

“他十八岁那年,在墓前说给你我报仇了,可他怎么报的仇啊,他那个时候都还没过完十八岁生日,他到底都经历了什么,阿萧,我好心疼,我好心疼…”

墓前的少年轻描淡写的一句报完仇了,但他们又要如何知晓报仇的细节呢。

他们不清楚,他是怎么将自己搞得满身的伤的,是怎么潜入满是匪徒的阴暗之处的,是怎么忍着恶心去做了哪些本不该做的事情的,是怎么一点点沾染了血腥伪装得将自己都骗过去的…

温婉云什么都不知道,可却能猜得出些他的艰难,因此便更加心疼。

“他只是个孩子,十四岁的孩子,他该在学校里阳光下茁壮成长的,而不是给你我报仇的啊。”

那样温暖而热闹的除夕夜,他们本该一直陪着他过下去的,而不是止步在十四岁那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