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年轻的馊子10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第一章

第二百九十章:越国灭亡

山越人久居深山,桀骜不驯,所以邓昇才会将山越人定性为平定越地的最大阻碍,越国立国以来,也曾多次出兵围剿山越人,可是皆无功而返,山越人也是制约越国发展的最大因素之一。

现在邓赵秦三国争霸即将到来,如果不能彻底

文学

的解决掉山越人,那日后必将成为邓国后方的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对邓国的后方造成巨大的威胁和破坏。

平定山越人,是邓军这一次伐越的最重要的任务,至于越国,邓国由始至终都没有放在眼里,区区一个越国,在邓军的强大攻势面前,完全就是一只蝼蚁。

现在越国已经穷途末路了,越王一个人待在太庙里,跪在越国列代君王的灵位前,一动不动的,什么人都不见。

两日之后,越国丞相文仲将整理好的越国田亩黄册捧在手中,站在太庙门外,求见越王,可是太庙里的越王毫无反应,对文仲的求见充耳不闻,如果不是一直侍奉越王的内侍确认越王没有事,文仲都怀疑越王是不是死在了太庙了。

到了第三日,太庙里的越王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这下子文仲急了,邓军给的三日之期已经到了,马上就要攻城了,可是越王这边还没有动静,这可不行啊,于是文仲站在太庙外,大声喊道:“大王!文仲求见!”

太庙内的越王睁开了眼睛,笑了笑,喃喃道:“时间到了!”然后对着列代先王的灵位磕一个头,起身整理了一下衣冠,转身走出去。

而门外的文仲见越王还是没有反应,于是打算直接闯进去,当文仲来到门口,准备直接推门进去的时候,太庙的大门缓缓打开,越王身穿素衣走出来,对着文仲平静道:“邓军攻城了吗?”

文仲很愕然,茫然的摇了摇头,道:“还没有。”

“那急什么呢?满朝文武都在哪?”越王的表情依旧是很平静,脸上根本看不出一丝的波澜。

文仲效力了三代越王,什么风浪没有见过。但是越王这个样子的还是第一次见,按理说,亡国在即,越王应该是悲痛,悲愤的,没理由这么平静的。

其实文仲不知道的是,有一种叫哀莫大于心死,越王一开始是真的不甘心的,但是在太庙待了三日之后,越王的心情也渐渐变得平静了,既然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又何必故作姿态,徒惹人厌呢?

文仲不理解越王此时的心情,不过面对越王的问话,他还是很老实的回道:“今天天一亮,满朝文武就集中在宫门外等候大王了。”

“呵!”越王讥笑一声,道:“他们倒是挺积极的,看来是巴不得大越灭亡了,也罢,这最后一日,寡人也不和他们为难了,好聚好散吧,走吧,随寡人出城迎接邓军!”说罢便一步踏出,往宫门走去。

文仲跟在越王后面,一同出宫与文武百官汇合,此时的宫门外,满朝文武都站在那里,除了文武百官之外,还有一种越国宗室,宫门外的众人皆表情不一,文武百官一脸平静,有些甚至感到无比的轻松,而一种越国宗室却是满脸悲痛,甚至还有人哭哭啼啼的。

越王在文仲的陪同下走出了王宫,看到哭哭啼啼的宗室,道:“都哭什么!”

一众人这才收起了哭声,道:“拜见大王!”

越王走到宗室面前,沉声道:“现在哭有什么用,往日里也没见你们为大越做过些什么的。”一众宗室战战兢兢的,越王见到这种情况,心中不禁有些后悔了,心里想到,自己为了保全宗室,抛弃了一国之君的尊严的决定是否正确的,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纵然懊恼也没用了。

越王叹了一口气,对着文武百官和宗室道:“这是寡人最后一次以大王自居了,大越走到今日,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但是无可否认的是,我们都尽力了,天要亡我,我能奈何呢?都随寡人出城吧!”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第二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

秦牧在长安坐镇到开春,青藏方面发生了一些小规模的叛乱,但没有大变,秦牧也就放心了。

不得不说,抽丁法真是个好政策,把这些少数部族的青壮一抽走,相当于釜底抽薪,就算是有人想闹腾,也闹腾不起来。

在北方草原上,大量的蒙古贵族被内迁,避免了他们带头叛乱,加上朝廷出台政策,尽量促使蒙古部族聚居,开设皮毛加工厂,招募工人,禁止过度放牧,对草原生态的保护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秦牧到三月起驾返回南京,一路走走看看。

经过几年大规模的修路,大秦的交通状况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州府都通了柏油路,这几年来,国内同时动用了八十万俘虏用于修路,长沙——昆明——王贲城的西南大通道已经全线修通,成都——长安的柏油大道也已修成大半,南京连接北京和西京的主干道也已基本完工。

因为劳动强度高,八十万俘虏,在修路过程中死亡超过四成,不过中南半岛上的战火还绵延,对土著的清剿还在继续,不断送回新的青壮男子,死再多也不怕。修路是一条,另外就是要利用战争,大量减少中南半岛上土著的数量,为将来的长治久安打下坚实基础。

<有线电报的覆盖面也越来越广,基本上每个州都通电报了。电报站是对公众开放的,要发一份五十字以下的电报,需要缴纳20文钱。

即便如此,各地的电报站还是很繁忙,每天各种公函、短信、商情能过电报网快速地传递着,整个社会的运转速度,因为电报的出现而大大加快。

朝廷也因此可以削减去大量的驿站,减少了支出开支。

因为朝廷鼓励工商。内部的道路网络的完善,国外的贸易壁垒被扫清,大秦的工商行业在不断的壮大,很多行业都由传统的家庭式手工作坊向集约式规模化生产过度。

激烈了商业竞争,又催生了很多商业大鳄,南京的证券交易所越来越繁荣,上市公司越来越多,大城市的百姓已经逐渐改变了把金钱窖藏的习惯,转而用来投资赚钱。

秦牧带给大秦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从政治到军事、思想、科技、教育等等,变化都是革命性的。

从西京到南京的官道,都铺成了柏油路面,非常宽敞平坦,一路上,秦牧过得很舒适,春风习习,草树青青,他躺在宽敞豪华的御辇上。享受着各国公主的侍候;

沙俄的伊琳娜公主和媚态横生的波斯公主伊丝曼衣衫半解,妙态隐约,一左一右用小嘴给秦牧喂樱桃,那位妖娆的俄国皇后黛妮伏在秦牧身下。一片雪光摇晃

江山,美人,这才是帝王的生活。

回到南京后,秦牧在完成初步司法改革后。开始推出税制改革,在对原在税务细化,优化的同时。设立消费税、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增值税等等。

自有史以来,中国的税收制度都是畸形的,纳税的都是穷人,而富人越来越富,却不用纳税。

这样的税收制度造成朝廷税收的枯竭,而且会使贫富阶层的矛盾变得不可调和,富的更富,穷的更穷,连饭都吃不上,最终发展到只能用武力来进行权力和财富的再分配,历朝历代的灭亡,无不如此。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第三章

九儿再引九天噬魂血阵入八卦之中,志远峰少主与其年幼女儿分别操控九天血链上下各部!

借体与地母的魔尊巨恶口吐血色烈焰向正处在九天血链中央的志远少宫主熊熊而去!火焰推进速度极快,少宫主忙闪身躲闪,但熊熊烈火急转方向猛然冲向少宫主年幼的女儿。

九儿赶紧调控八卦阵攻击方向向魔尊而去。

“竟敢伤我女儿!”一道银色极光以肉眼不可见之速冲到那名幼小的女孩身边,夹杂着飓风盘旋向地面。

“九冥!”九儿和志远峰少宫主同时喊道。

血脉至亲终于将九冥唤醒,少典唤回五祖之力,九冥只是应了一声,却始终没有现身,九儿以为九冥不会出现了。

九冥将小女孩放在少典临终时布下的结界之内,小女孩执拗地挣扎着要闯出结界继续参与战斗。

但少典所布置的结界,只有五祖之力的神灵可出入其中,别的神灵是不‘识别’的。

九冥银色长袍玉色锦带,飘然越向白泽身边,淡淡道:“我来了。”

白泽哭笑不得地看向九冥,哈哈道:“还以为你小子不出现了呢?你说你个九冥竟然被邪力迷惑废了白泽的神力,若不是少典唤回我的神力,现在我还只能看着阿任一个神作战呢!你小子要记得这件事,改天请我喝酒赔不是!还有…”

“我现在就给你赔不是!”九冥魅然一笑,猛然冲向施展魔力的魔尊方向。

“不是…你这是干什么呀?你这不是…自杀…吗?”白泽尚未说完,九冥银光炸裂,身体爆燃与魔尊一米之外。

巨大的爆燃之力将魔尊的身体轰去了半边。

一颗精亮的神元向九儿滑了过来。

九冥神逝了!

“九冥,你小子也太急躁了?我还没来的极和你叙旧呢!”白泽脸上挤着笑,眼里尽是泪水。

九儿紧紧攥着九冥滑然而来的那颗银色神核,这一幕万年前见过,一点不差。

不同于白泽,九儿眼里没有湿润,她已经麻木了。

“看来,只有本战神能够结束这一切了,白泽,下一轮回,阿任不想做那个寻魂之人了,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吧!这是命令,我以九天战妃之尊,命你守好神域!可惜的是,下一轮回不会再有少典了!”

天地之间顿时漆黑一片,

文学

九天战妃玄色气场在没有点燃之前可以黑暗世间一切事物,包括时间。

突然黑暗之中精光炸裂,三界之中处处都是玄入黑曜般的光彩,这一回九儿将神核也一同点燃了!

这是要如少典一般不会留半点气息与三界,同时也会将魔尊邪力彻底消灭!

“娘娘!朱雀不许你这么做!朱雀不能没有娘娘!”从百里之外的东极传来一道快与光速几十倍的烈焰之火猛然刺入九儿的身体。

已经燃起的神核熄灭了一半!

于此同时白泽跃身而起,以长留特有的治愈气场灭了九儿另一半神核的火焰。

但毕竟是九天战妃的手段,两位出手拯救了玄妃娘娘的魂核自燃,但玄色气场的燃烧并未来得及阻拦,九儿催动气机向魔尊身体生硬拥了过去!

刚才的一幕,魔尊也似乎想起了什么,惊诧得还未做出过多的反应,整个神体已经连同九儿的气场自燃殆尽。

混元珠从地母即将倒下的身体脱落而出,珠体溢出漫天浊气,混元珠的混沌之气再一次污染了神域虚空,同样的结局发生在不同的时间。

白泽苦笑着看九儿那仅存的神元,扬手挥动气机向结界中的炎儿和黄儿,还有附宝侧妃,三位神域仅存的血脉被长留神祖浑厚的气机推向了不知名的虚空之外!

如何上一次的大劫一样,那么几位就是被白泽送到了初元四海八荒之地,那里不会有混元邪力的侵染。

白泽再次回头,混元邪力已经侵蚀到了白泽和九儿神元的范围,青灰气场迥然炸裂,自然灵力重现了万年前最后一幕,白泽将九儿神元推向了滚滚红尘,留下虚空一句盈盈叮嘱:“阿任,带我们回来!”

茫茫天界,一颗晶莹的玄色魂核飘荡其中,没有重力的真空般漂浮,日子过去了一年又一年,一纪又一纪,精光魂核逐渐失去了亮度,心死莫大与哀!

这颗原本要投胎与人世的魂核,却始终漂浮于虚空之中,失去了前行的方向。

“唉!既然如此,那就回归无魂无魄之境吧!”

虚空之中一声长叹,一道绮丽的光焰向那即将暗淡下去的魂核横掠过去。

“九儿!让为师带你入无魂无魄之境吧!神游至此,终归是一切皆空!”

暗淡魂核了如声息地仍飘荡于虚空之中。

绮丽光影探手将魂核托在手心,一滴泪不慎滴落与魂核旁边,灰烬般的魂核有些许部分溶于泪滴之内。

光影再次叹息!带着即将消逝的魂核转瞬掠出百丈之高。

“等等!王母请容附宝与姐姐说句话!”

虚空中传来空缈的一声柔音。

“九儿已心死,再说什么都是徒劳的!就让徒儿回归无魂无魄之境吧!”原来那道绮丽精光是玉山王母!

王母已经入了永生天界,升腾为无形之体,当然也可化作任意一行。

“师父!不管您还认不认宝儿,宝儿都要唤您一声师父!我本永生之境您身边的一缕神魂,那日师父神游宙宇,下至玉山渡劫。徒儿淘气偷偷跟了过来,入了有嬌做了小公主,不曾想见到九天帝君,竟一见再也离不开眼!徒儿知道师父怨宝儿!宝儿不该以任姒气息入了帝君心内,师父!宝儿错了!但宝儿真的是忘不了少典帝君啊!宝儿用了百年时间,以永生神息渡帝君魂核重塑!任姒玄妃,附宝已将帝君魂核抛入人界,附宝再无神息可言,只能留在初元之境做一个宙宇凡体,帝君魂魄在人界重生,只有你能寻得帝君带他重回昆仑!你若心死,神域就真的再无少典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