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小饼干 (h)全文阅读;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糖心小饼干 (h)全文阅读 第一章

陈将军在华夏代表团内安抚人心,总统阁下也要在美国代表团内安抚人心,双方所要做的就是一个目标,都是要把这场戏给演下去,只不过这场戏的结果在双方心里是完全不一样的,华夏人希望维持现状,拿到这笔黄金之后,然后快速的返回国内,这件事情就是一个圆满的句号,千万不要在这其中出现什么差池,对于现在的华夏来说,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度,尽量不要跟美国这样的国家把关系搞得太糟糕了,毕竟以后还有很多需要合作的地方。

但是对于美国来说,这恐怕就是不太可能的了,美国人也不愿意把关系给搞砸了,这就是双方的一个共同点,但是美国人却有另外一个想法,那就是希望华夏方面能够介入战争,就算是不介入战争的话,那也应该关闭跟日本之间的贸易,这就是双方的矛盾所在,华夏人认为美国人多管闲事,凭什么当年你们赚钱的时候你们什么都不说,现如今到了我们这里了,一个比一个带劲,所以在这样的状态下,不管这些人的心里想的是什么,两边都不会听这个的。

对于华夏人的这种态度,美国人还是没有感觉到,他们的眼中只有自己的问题,这就是美国人的症结所在,如果这些年你们能够注意一下其他人的想法,也不至于现在这个时候没人想要帮助你们,就拿南美洲的一些国家来说,他们频繁的跟日本接触,这也是美国方面最为紧张的,如果要是以前的时候,谁敢背着美国人跟其他国家进行接触,美国人就会狠狠的暴揍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美洲的霸主,但是现在美国人还有那个能耐吗?

他们国内的军队全部被牵制在西海岸附近,现在如果要有另外一个超级大国进攻美国东部的话,恐怕现在的美国都有可能会亡国,不过美国的地形位置是全世界最好的,濒临两大洋,周围又没有其他的强国,就算是美国再怎么贫困的话,也不会到亡国的地步。

第二天的太阳又是如此的灿烂,所有的人跟随他们参观了制造航空母舰的车间,这里有数千名工人在忙碌着,上上下下光是电焊机就有几十部,这里的工人们都是具有很高超的技术的,咱们的队伍里有很多人都是能人,当他们看到这些人人的技术的时候,内心当中都竖起了大拇指,很多人都以为咱们能够跟老牌资本主义帝国相提并论了,但是真该让他们来一趟美国,让他们看看美国的核心,就知道我们跟这样的国家到底有多大的差距了,两次工业革命的差距,绝不是你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够追上的。

李二虎派遣那么多的年轻军官和技术人员出来,一方面是希望他们能够开阔眼界,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他们能够找到跟对方的差距,这才是最主要的,现如今各国之间都没有这样的想法,都认为自己的国家已经足够强大了,尤其是国内的很多华夏人,这些人就如井底之蛙一样,只能够看到自己脑袋上的一片天,看不到这个巨大的世界,如果要是全国的老百姓都这样的话,有一天我们跟美国这样的巨型大国对上,很有可能就会出现巨大的偏差了,那个时候全国的老百姓或许就知道自己是错的了,但这个错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糖心小饼干 (h)全文阅读 第二章

??“报警吧!”秃鹰对冷军轻声说道。

冷军看了看鹰抓又看了看秃鹰,慢慢的掏出了手机。

“你带鹰抓现在走。”冷军在拨打电话之前对秃鹰命令道。

“你要干什么?”秃鹰能不知道冷军是怎么想的。

冷军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件事本来就没你的事。”

“滚你二大爷的,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地位?老子当过逃兵吗?打,不管出多大的事情我们一起扛。”秃鹰骂了冷军一通后坚定的说道。

–吱吱吱!冷军的电话还未打出去就听到了汽车的声音。

随后就看到了一辆又一辆的勇士汽车从厂房的两侧开了进来。

冷军和秃鹰两个人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这一辆辆的军车往自己这里开来。

汽车停在了他们两个人的左右,高亮带着战士们从车内跳了下来,寒鹰他们几个人跟在最后,一伙人全部来到了冷军和秃鹰还有鹰抓三个人的面前。

高亮斜着眼睛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魔鬼。

“你干的?”高亮冷冷的对冷军质问道。

冷军点了点头。

“不是他干的,我们一起干的。”秃鹰在冷军点头后马上站了出来。

“鹰抓手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我打死了这个王八蛋。”鹰抓咬着牙对高亮回答道。

高亮听完后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神经病。”指着鹰抓大骂了一句。

这一句给冷军和秃鹰全都搞的蒙圈了。

–嗡嗡嗡!三分钟后厂房外传来了警报声。

一位局长带着一队的刑警跑了进来,高亮和局长相互行军礼后握了握手。

“赵局长,这个人就是国际最高通缉犯,魔鬼。”高亮指了指死的有点恶心的魔鬼说道。

“魔鬼?他怎么成这样了?”

“哦,这件事很简单。魔鬼呢最开始绑架了这位,他曾经是我们部队的出色特战员但是由于一次任务导致脑子受伤,所以退伍了。魔鬼绑架了他,威胁我的这两位战士过来,他们来到后看到了魔鬼正在折磨这位老兵,于是就打了起来,但是吧这位老兵不知道受什么刺激了趁着魔鬼不注意就给他打成这样了….就这么简单。”高亮这个谎话编的还真是让人有点半信半疑。

局长听完后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你的意思就是这位老兵脑子有点问题是吧?”局长听明白高亮的意思了。

“对对对,他时好时坏,我刚来的时候还要打死我呢。”高亮十分夸张的回答道。

“既然是这样,那行,我们需要马上给他做精神鉴定。”

“可以可以。”

高亮说完后来了两位警察带着鹰抓走了出去,随后魔鬼也被装进了袋子内抬出了厂房。

冷军和秃鹰两个人则被带着去了警察局去询问记录。

等他们全部离开后,厂房内只剩下了局长和高亮两个人。

“赵兄,这件事我想你能不能?”高亮有点犹豫的说道。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魔鬼这个人的资料我那里最少有一米厚。说实话活该他死,他活着就是个祸害。一但那位老兵精神鉴定出来了,如果能证明他当时确实在犯病,那这件事就好办了。如果要是不能证明,那我会想别的办法,放心吧啊。”赵局长拍着高亮的手臂对他回答道。

糖心小饼干 (h)全文阅读 第三章

第五百九十四章

李旦,脸色苍白。23US.更新最快

武则天和李显同时出现,也就表明了张易之兄弟的行动已经失败。

他这次发动兵变,所有的行动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武则天和李显必有一人被害。

可现在……

李旦深吸一口气,催马向前。

这一路上,他所到之处,士兵们离开分开,让出通道。

虽然没有人话,但李显却清楚感受到,那些人看他的目光里,带着一丝丝的恨意。

这些士兵,都是在听武则天遇害的消息后,才跟随他起兵造反。

现在武则天和李显都在,岂不就明了,李旦的是谎言,他们被李旦欺骗了。

原本是从龙除逆,却变成了起兵造反。

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士兵们心里很清楚,他们似乎没有了退路。

所以大家虽然怨恨李旦,却还是听从他的差遣。

李旦来到城下,抬起头向城头上看去。

“儿臣甲胄在身,请母亲恕儿臣不得行大礼参见。”

提象门宫城高六丈,站在城楼上,武则天有些看不太真切李旦的表情。她心中突然生出莫名的悲伤,虽看不清楚,目光却始终在李旦的脸上,不肯移动半分。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武则天不话,李旦也没有开口。

母子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武则天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晶莹的泪光。

还什么?又能什么?

到了这一步,什么都没有用,只能是你死我活。

“太子,你知道吗?”

武则天突然回头,看着李显道:“朕其实有些后悔,当初若是把你留在身边,让相王前往庐陵,结果不定会好很多。”

“陛下!”

李显诺诺应了一声,却不知道该些什么。

武则天朝他头道:“论才干,相王强你太多。

他比你隐忍,也懂得收买人心。就这一而言,你远不如他,但唯一一,也是朕当初听从狄公劝后,下定决心立你为太子的原因。你,可知道是什么?”

“儿臣有的时候,会优柔寡断。”

“呵呵,倒也算不得优柔寡断,只不过你会念旧,念兄弟之情。

你这性子,守成当无不可,但开疆扩土,做天可汗却还不足。所以,朕希望日后你登基了,多一些果敢,学一学你这兄弟……这江山在朕的手里未曾兴盛,但朕却希望,它能够在你的手中真正兴盛起来。”

李显闻听,吓了一跳,忙跪在地上。

“母亲,你这话怎得?”

武则天却没有再回答,而是转过身,看向城楼下的叛军。

“尔等受人蒙蔽,并无大过。

现在放下手中兵器,立刻返回你们的营地之中。朕今日,只追究首恶,从者无罪。”

执掌天下十余载,武则天或许不得那些勋贵世

文学

族,王公大臣的喜爱,但是在民间,却极有威望。士兵们对武则天的话语,深信不疑。原本他们还想着要不要继续抵抗下去,可是在武则天话音落下的时候,就听到叮当声响不断,士兵们纷纷丢下手中兵械。

数千兵马,甚至抵挡不住武则天的一句话……

李旦的心已经沉到了底,但依旧端坐马上,巍然不动。

“相王,你回去吧。”

武则天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疲惫之意。

李旦闻听,心中一颤。

他默默下马,在他身后,李隆基等人也跟着下马,跪在了地上。

李旦匍匐在地,朝着门楼上的武则天,行叩拜之礼,而后起身道:“母亲,儿回去了!”

只这一句话,武则天的眼泪唰的流淌出来。

已经多久没有哭过了?

武则天已经记不太清楚……她只记得,登基之后,十余年来,她一共只哭过三次。

而最近的一次,就是在狄公病故的当日。

“母亲,可否……”

“闭嘴!”

武则天脸上带着泪水,却厉声低喝,打断了李显的话。

“太子,你要记住,他日你登基九五之尊后,切不可再存妇人之仁。

朕把这江山给你,也是希望你能将之兴盛。相王既然做了错事,就必须要受到惩罚。国有国法,焉能因亲情而漠视……在这一,相王真的比你更有魄力。”

杨守文和幼娘就在武则天的身后。

武则天与李显的交谈,声音不大,但他二人却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在武则天出那一番话语之后,两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默默相视一眼……

人帝王家中无亲情,果然如此!

既然生在帝王家,就必须要学会里面的规则。

他们都清楚,李旦完了!

武则天不会放过李旦,之所以让他回去,穿了,就是想留一个体面给李旦,让他自尽。而李旦显然也知道武则天的心思,甚至没有求饶。因为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他求饶也没有用处。母亲是什么性子?李旦一直在武则天身边,焉能不知?

“父亲,等我!”

李隆基见李旦离开,也跟着站起身来。

“三郎,留下来。”

“不!”

李隆基却一脸的坚定之色,轻声道:“父亲要走,孩儿怎能不在身边伴随?若父亲走了,孩儿一个人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咱们一家人一起走,父亲就不会感到寂寞。”

李隆基如果留下来,不定可以得到武则天的宽恕。

这也是李显本来的想法……

可是,在李隆基出这一番话之后,他竟笑了。

“也罢,咱们走吧……我虽然没有登上那九五之尊的位子,可是却养了一群好儿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