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系 高级贵妇交换俱乐部

调教系 第一章

张二猛拱了拱手,“大娘,福安巷有人状告你图财害命。大人让我请你过去。”

严春娘猛然握住林云舒的胳膊,“不会的,差役大哥是不是弄错了?我婆婆人好心善,怎么可能会图财害命呢?”

林云舒拍了拍严春娘的手,“行了,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去瞧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林云舒第二次到县衙正常,此次前来观看的百姓比上次更多。

瞧见她多少还有点眼熟。

听说她是替县令夫人接生的稳婆,怀疑县令大人会不会寻私。

不等众人问出口,何知远惊堂木一拍。底下衙役的杀威棒就抖动起来,嘴里长长喊了一声“威武”。

接着就是苦主告状,师爷拿着毛笔坐在旁边记录。

告状的人是许婆子,“老婆子状告林稳婆图财害命,害得家中三儿媳妇刚生下孩子不久就血崩而亡。”

许婆子声泪俱下,好不凄惨。

等她讲完,林云舒皱眉问,“你家儿媳到底是何时血崩的?”

她走的时候明明好好的。许三娘子虽有疲态但身体并不孱弱,身体也没未有明显损伤,而且她也检查过胎盘是完整的。怎么突然就血崩了呢?

许婆子支支吾吾说了半天。

何知远却替她答了,“那仵作看过说是丑时。”

林云舒轻蔑地哼笑一声,“大人,我替许三娘子接生完才刚至酉时,中间隔着六七个时辰。我若真是图财害命,为何不在生产时动手脚,反而要让许三娘子丑时才血崩,这如何说得通?”

许婆子却指着她咄咄逼人起来,“这正是你的歹毒之处。因为你不在当场,别人就以为三儿媳妇血崩与你无关。但是我亲眼见过三儿媳妇下面的伤口,绝不会是生产造成的。只有你给她接过生,不是你还有谁。”

这话倒也合情合理。

何知远不置可否。肃着一张脸问,“她图你家什么财?”

“我家儿媳妇有个首饰盒就在屋中,接生前我还看到的,等她接生完,盒子就不见了。不是她偷的还有何人?”

林云舒忍不住想打断她,“你那首饰盒里面有无东西,我都不知道,我怎会想不开去偷?”

何知远点头,“那首饰盒上锁了吗?”

“锁了。”许婆子皱眉想了半天才答道。

何知远又问,“她走时,你亲眼看到她将盒子拿走了?”

许婆子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避重就轻道,“谁知道她有没有藏在身上?我当时并未搜她的身。”

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又没有人证。这事还真不好说了。

林云舒却是拱手道,“大人,她无凭无据就告我图财害命,民妇不服。要我说,她家大儿媳妇也有嫌疑。民妇去她家接生,她趴在门旁鬼鬼祟祟,行为十分可疑。大人可将她叫来寻问。”

何知远略作沉吟片刻,就要叫人。却不想林云舒往门外看热闹的人群里一指,“那个穿绿衣的妇人就是。”

那绿衣妇人吓得往人群后面躲,却早有衙役上前将人拦住。

三两下拖到大堂审问。

这绿衣妇人眼神躲闪,结结巴巴道,“大人,民妇,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接生的时候,我根本不在。”

何知远还没回答,林云舒却大喝一声,“你撒谎!许三娘子生下一个男婴。许家人皆是一片沸腾。你躲在旁边一声不吭,我都看到了。”她拱手道,“大人,不信你可以问她几个女儿,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一问便知。”

何知远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他这回审案子怎么被她牵着鼻子走似的。居然由着被告人替他出起了主意。偏偏人家说得合情合理。

何知远压下心中的疑惑,重重拍了下惊堂木,语带威胁,“大胆!是不是要本官亲自去问你那几个女儿,你才肯如实招来。那许三娘子是否是你所杀?”

绿衣妇人吓得老大一跳,肩膀控制不住的颤抖,牙关也开始打颤,“大人,民妇没有杀人!你相信民妇,民妇只是贪财而已。”

众人一片哗然。

何知远眯了眯眼睛,沉声呵道,“快快如实招来。若是再敢诓骗本官,定不轻饶。”

绿衣妇人被他的官威吓得三魂丢了七魄,这才怯怯地道,“那匣子是我偷的。我是气不过,她生了儿子。我生了三个女儿,没有功能也有苦劳啊。”

许婆子却是一口痰啐了过去,两手就是往她肩膀上拧,“你个不开眼的东西,你生了这么多个赔钱货,我都没让老大休你,你还敢不满。你看我回去,不刮了你的皮。”

那绿衣妇人边哭边躲,好不凄惨。

众人对她既同情又恨她品行低劣。

林云舒却道,“大人,您也瞧见了?那匣子是她偷的,关我何事。我接生,收银钱都是随大家心意。他们给我一百文,我也就收了。我跟他们家无冤无仇,怎么可能会害人性命。我走的时候,那产妇明明好好的。就算后来血崩,他们一家为何不来找我看?我看他们是倒打一耙,孙子有了就想舍母留子,借此想讹我。”她字字真切,声音更是铿锵有力,“大人,我要状告他们栽赃陷害,意图将杀人罪名栽到我身上,好谋夺我家财产。”

底下众人一片哗然。就连那些见多识广的差役们也不由自主看向堂上这名稳婆。

这还是头一回在大堂之上,原告和被告掉了个儿。

许婆子如丧考妣,爬到林云舒身旁,腆着脸求饶,“林稳婆,是我误会你了。我给你赔不是。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们许家清清白白做人。如何成了那杀千刀的骗子了?”

林云舒拂开她的手,“我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一句文绉绉的话,许婆子一介妇人哪里听得懂。刚想再求饶,却见堂上县令大人将惊堂木敲响,点头附和,“大娘言之有理。”他冷着脸沉身道,“快去请仵作检验尸首。”

此话一出,众人议论纷纷。

在月国,女子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那仵作一个男人怎可看女人私密处。

原本林云舒作为一名产科医生也能分辨出生前和死后伤的,可她现在是主告,她的证词根本无用。林云舒便没有发声。

就在这时,匆匆赶来的许三郎从人群中挤了进来,脸色着苍白,进来就跪,央求道,“不行啊,大人,那是我发妻。如何能遭受此等侮辱。”

调教系 第二章

元老脸顿时通红了,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

低头不语,缓慢的身子渐渐的坐在沙发上。

只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尽快的把目光转移,不要再看着他了。

卫珺娅自然也感觉到了羞耻,就这句话证明了很多的事情。在场的很多人应该都能明白,他们一定有一腿。

“我的事情需要你管吗?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况且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上司,还用得着你来护着我?”

洛奕双不由的冷笑,还真是能装。

居然这样还能把话接下去!可真是不要脸!

“这话你也说得出口,你以为你解释了这么多就有用?我们心里都清楚,你跟他的关系一定不简单。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想知道你跟谁的关系一般?你那跟谁都有一腿吧?”

卫珺娅顿时感觉到更加的羞耻了,没有想到这个男孩子居然这么童言无忌。这么小什么都敢说,谁让人家有背景呢?就算说错了话也有人照着,根本就不需要害怕。

“我……”

袁修昊一脚踩住卫珺娅的手。

没有想到低头一看,便看见这个女人想爬起来。这难道不就是所谓的欠揍?况且她今天所受的一切都不及他跟他母亲当年受的最多10%!如果不是因为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他一定要把这个女人剥皮剃骨!

只希望现在速度都能够放快一点,催促道:“奕双,不需要再跟她废话了,赶

文学

紧把录像盘放出来吧,让我们都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她到底在这个家做了什么!”

“好,现在放。”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背影,婀娜多姿,曲线分明。

几分钟过后,又出现了一个男人。

而这个男人完全不像是袁涵瀛,身材完全是两个人,根本就不能把他们联想到一块儿。

很快该发生的事情在屏幕内发生了。

洛奕双下意识的别过头,虽然他现在还小,对这些事情已经懂得差不多了,可是如果真的要看的话,

文学

心里还是会有一些抵抗的。

有些元老看的津津乐道,有些便也看不下去了。

“洛少,你可不可以把这一段跳过?我是真的看不下去了。这都什么跟什么?这段视频到底能证明什么?办完你给我们看的那些东西,可跟这个是毫无关系的。你说的是袁二少和袁大少的事情,并没有说这个。”

洛奕双回过头,撇了一眼身旁的元老,道:“急什么?所有的事情你要慢慢的看过去,可能你看完了还不懂,但是袁涵瀛马上就到了,他会讲诉给你们听这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这里被蒙蔽的就是他跟他的袁夫人,也就是袁大少的亲身母亲。而所有的罪魁祸首都是这个女人造成的。”

元老早就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他对这些事情本来就不感兴趣,他在乎的只是不过是钱而已。对别人的家事,根本不在乎。

冷眼看向洛奕双,喊道:“什么意思?如果只需要讲的话,那就等董事长来了,我们在听。如果是要看的话,那现在就直接给我们看重点吧,现在这大半夜的,老婆还在家里等着呢。”

洛奕双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虽然年纪小可是脾气火爆。对着身旁的元老也跟着吼了起来。道:“你现在得慢慢的看过去,因为他肯定没有那么快的时间回来。你现在是觉得你手上的钱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让你老婆多等一会儿怎么了?如果你觉得那么多钱不重要的话,那你现在也可以走,但是到时候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元老还是非常的硬气,渐渐的站了起来,指着洛奕双吼道:“你威胁我?这算得上是他们的家事,不需要你现在在这里插嘴,请你现在快一点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他又不是仅仅只靠袁氏一家,他现在手上的股份已经洒落在不下100家公司,每天几乎只要坐等着拿钱就够了,舍弃一个对于他来说也没有什么。

洛奕双挑了挑眉别过头,不想看见眼前的这个男人,满脸的大胡子,看着都感觉有些恶心。道:“你算的上是一个什么职位,就连董事长都已经让我在这里等他了。难道我不听他的话还听你的,你未免也太搞笑了?我告诉你,我今天是哪儿都不会去的,我要把所有的事情跟你们说清楚了之后。等把所有事情问题都解决可以了,我就会离开,而且这辈子都不会再给你们搭扯!真的是浪费我的时间。”

洛奕双真不知道他们就是在嫌弃什么,应该是他嫌弃他们才对,满屋子的大叔就一直要他做一个小鲜肉,还好意思嫌弃他。

这还是头一次被人赶出去,心里的不满渐渐的一点一点的往上涨。

元老渐渐的开始接不上话了,可是理智告诉他这一场对话他不能说,免得以后在他们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强忍着心里的害怕,吼道:“你……你的家庭关系是非常的不错,你的背景也很好,可是你别忘了,现在你在这里是小辈,哪有小辈这么对长辈说话的,难道你真的就是一个特殊的例子?”

洛奕双也不干了,他原本就没有什么大少爷脾气,今天他就非得把这大少爷脾气搬出来好好的跟他们说一说!

指着元老吼道:“对,我就是特殊你能怎么办?再说了很多的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做,不需要你来说,更不需要你来教我。今天我来谈诉这些事实,难道你以为我没有捞到什么好东西?你以为我真的有有那么多闲心来管这么多的事情?难道你不觉得我这就是过于的闲?”

所有的元老顿时反应了过来,将所有的目光看向袁修昊。

袁修昊被这些炽热的目光观望着,低头不再说话,而是看着躺在地上的这个女人。

洛奕双知道是自己多嘴了,连忙转移话题道:“你们不需要用这个眼神来看着他答应过我的事情。那就一定要说话算数,因为很多的事情都是我来。帮助他的,如果没有我的话,他可能就辈子也就这样了,你们这辈子也就这么被人蒙在鼓里了。”

调教系 第三章

随着瘟疫的消散,京城各地再次热闹起来,而此次瘟疫的制造者,也被揪了出来,正是当初商国的皇室余孽。

他们在大盛朝隐藏得极好,而将他们揪出来的人,赫然是沈朝暮。

沈朝暮协助安成王揪出余孽,又将沈家万贯家财捐给皇室后,消失了踪迹。

后来,赵楚楚才从张修远的口中得知,原来,那日本有人要刺杀张修远和包子,沈朝暮虽说是关了张修远,却也是变相保护了他。

而沈朝暮与商国人合作,一是为了揪出商国余孽,二是为了他们口中的秘药。

据说那秘药可让人起死回生,沈朝暮不相信的,可她想让已经死去的小葡萄,柚子他们活过来啊,可那秘药到底只能让尸体维持不腐败。

沈朝暮喜欢张修远是真,可她也彻底放下了。

此时,某座不知名的山里,有一座小木屋,木屋前,有一个少年郎正在玩着竹蜻蜓,他眼里满是清澈的懵懂与稚气,如同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阿谦,来吃饭啦。”屋里,沈朝暮喊道,她走了出来,用帕子拭入少年脸上染上的尘土,牵起了他的手,“走吧,吃饭。”

“好啊,好啊,吃饭饭。”少年拍着手与沈朝暮走进了木屋……

要说瘟疫后京城最轰动的一件事是什么,莫过于东林国太子东方恪了。

大盛朝贵女追在他身后跑,可他偏偏喜欢上一个少年。

而那少年,正是居住在赵家的凉儿。

“清儿哥哥,我一定会想你们的。”在东方恪回国的那日,他也将凉儿带走了。

“嗯,好好跟着你的小哥哥过日子,不要太任性,知道吗?”清儿抱住了凉儿。

真好,凉儿找到他小哥哥了。

没错,东方恪就是凉儿的小哥哥。

凉儿被东方恪依依不舍带回了东林国,力排众议,成为太子夫郎,后在东方恪继位后,又被封为皇夫,后宫独宠他一人。

太子是东方恪由宗族那边抱过来的,养在凉儿膝下。

东方恪一生励精图治,与凉儿一生无亲生子,但继位的太子对她们却如同亲父,死后,两人合葬于皇陵。

当初成为秀才的张修琳,在三年后成为了状元,也是在那时,他迎娶了萧孑为夫郎,张修琳青云直上,最终成为一朝宰相,与萧孑育有一字,两人夫妻恩爱,白头到头。

而好医的张修文在瘟疫后,又跟着师父行走天下,他一身未婚,济世救人,更是解决了多次瘟疫,即便死后,各个国家的人都奉其为神医。

清儿与秦子楚瞬间成婚,对于清儿这个女婿,安成王夫妇知道她的经历,却并没有什么不满,只是更加心疼他。

只是清儿的身子早已经坏了,此生都没能与秦子楚育有一子,秦子楚虽有遗憾,但并不在意,更是没有纳小侍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