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半夜撩老公的污情话套路

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第一章

庄其锋蹑手蹑脚地走进西跨院正房的堂屋,就看见小唐雨一个人闷闷地坐在桌子旁。

“怎么样了?”他冲里屋努了努嘴,小声问道。

唐雨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担忧的表情。她的杜姐姐昨天下午架起了电报机后,又收又发地忙了半天,然后就突然一个人跑进屋里,蒙着被子大哭,一边哭还一边咒骂着什么人,哭累了就傻坐在那里,再过会儿就又接着哭,一直折腾到天快亮了,才睡着了,中午醒过来后,就躺在那里一直不说话,也不让自己在屋里陪她。

“电报上到底是怎么说的?”

唐雨还是摇了摇头,递过来一叠纸。庄其锋接过来一看,靠!全是数字。

“杜姐姐哭得这么厉害,一定是爸爸妈妈也没有了。”小唐雨的大眼睛里含着泪水,觉得从此以后,她的杜姐姐也成了个没有爹娘的可怜孩子了。

庄其锋也觉得凶多吉少,南京已经陷落超过二十天了,由于日军有意

文学

封锁,这个时代的人们完全无从得知城内正在发生什么,还以为大致就是上海那

文学

个样子吧。

沉默了一会儿,庄其锋的宅男属性忽然苏醒,他装作不经意地问唐雨:“你杜姐姐除了爸爸妈妈,还有什么家人失陷在南京城里了啊?”

他还以为他问得天衣无缝云淡风轻,孰不知问题传入唐雨的耳中却是警钟如雷。——天哪!杜姐姐料得真是太准了,你到底还是问出这个问题来啦!难道你竟然是和苏耀祖一样的淫贼?你的未婚妻刚走了没几天哎,你就打杜姐姐的主意,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啊!唐雨睁大了眼睛仿佛不认识庄其锋一般,小手捂住美丽的嘴巴,觉得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庄其锋看见唐雨的脸上满是戒备、震惊和失望,知道自己的问题露出了马脚,忙干笑着掩饰:“我也就是关心一下么。”

“我的事情,你少关心为妙,”屋门一响,杜雨桐满脸憔悴地走了出来,“会给你惹祸的。”

“杜姐姐——”唐雨惊喜地叫了一声,跑过去扑到杜雨桐怀里,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画面很煽情。

“姐姐你饿了吧,先吃东西吧!”唐雨把杜雨桐拉到桌边坐下,献宝似的掀开一个篮子上盖的毯子,一样一样地往外拿吃的。杜雨桐也不多说话,坐下拿起筷子就吃上了。

嗯,能吃下去东西就说明这道坎儿挺过去了,这个女人还是满坚强的。庄其锋既不说话也不走,就坐在对面看人家吃饭。

吃了一会儿,大概是没有那么饿了,一双美丽(其实是红肿憔悴)的大眼睛就看了过来,看神情似乎是在奇怪,这里明明是我们两个女人的地盘,为什么庄其锋会在这里。

“我就是来看看你怎么样了,不放心嘛!”庄其锋赶忙解释一下。

“我没事了,”杜雨桐长吁了口气,“反倒彻底看清了人性凉薄。”说完就低头继续吃饭,只是眼泪止不住地簌簌流下,落在饭碗里,再被她吃进嘴里。

庄其锋看得心里很痛。小鬼子,你欠下的债,我要你千百倍地还回来!不过“人性凉薄”神马的,不懂!

看看杜雨桐止住了眼泪,情绪又平静下来,庄其锋试探着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啊。”

闻听此言,杜雨桐想了想,放下筷子,语气真诚地对庄其锋说:“我这段时间在警卫营日子过得很开心,这里还要真心谢谢你!”

谢谢我?!这有点儿假,我怎么记得你整天跟我酸着个脸呢。

“我不想回后方去了,以后就在你这里长待下去,能行么?”

“这我求之不得啊!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那就好。我不会白拿你军饷的,我明天就开始工作,以后警卫营就算是有电台了。”

“电台什么的不急,你要先休息好再说。小唐雨,这阵子别的事都先放放,你就照顾好杜主任就行了。”

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第二章

程鸿和王义方进了帐篷,程鸿说到:“这象雄啊,还真是不毛之地,虽说看似能种地,又可以放牧的!

可是都放到一起,那就是两边都可以,两边都不可以!平庸的很!也正因为平庸,你可以两面都发展!

现在象雄是这么个情况:粮食经过明年的开垦,基本上能做到自给自足!

这点很重要,象雄不比土蕃,一旦大雪封了一线峡,几个月就成了孤城!粮食不够吃,那是会要人命的!

一旦粮食出现歉收,马上从推进城买足!

然后就是人口问题,这里面由于几次战乱,男人死的都差不多了,男少女多!尽量让尉迟宝琳的修路队落户留在象雄!

修完了路,可以修城,修完了城,可以从一线峡掏一条隧道来!这些你自己斟酌!

现在的人口就是除了普兰猛虎城堡周围,其余地方都没什么人!

门香老鼠城堡被屠过,穹窿银城堡和麻邦波磨城堡由于洛松次成叛乱,基本上没什么人了!

等普兰猛虎城堡的人多的时候,可以往那边迁!

水利什么的就不用说了!多修水库!这里的水都是四周雪山融化下来的水,冷了,就没有了!

多修水库,涝时候储水,旱时候放水……

……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里没什么特产!我倒是拿了一些虫草和绿萝花给孙神医,让孙神医看看有用没有!

过一段时间,我在找一些蜀地的贝母过来,看看这里可以种不可以……”

程鸿零零碎碎的交代了好多!

最后程鸿说到:“这里军队还成建制的,只有普兰猛虎城堡的猛虎军团!战力也最强,由万玛继承过来的!

现在万玛拜了我当师父,我准备带着他去长安走一圈儿!留下他父亲的亲卫~索南毛拉协助你!

他是个可信之人!过两年,万玛会回来,到时候估计你也能掌管整个象雄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程鸿问到!

王义方思考了一下:“惭愧!郡公说的太多,从水利到民生,再到军事!有些事情我还没捋清楚!

本以为下官处理过那么多事了,应该能执掌一方了,现在看来是我太想当然了!”

“没什么!没什么!这发展民生,无非就两件事~开源,截流!广开财源,让民众们没闲着的时候!

这样他们就不会乱想!

尽量少发徭役,这样能让他们免得耽搁自己的事情!

多观察,看他们需要什么!多了解,看他们在想什么!仔细斟酌,不要胡乱下命令!最忌讳的就是拍脑袋就下命令!

既然太子殿下能让你过来,就证明你可以!好好干,我在长安等着你位列朝堂!

有什么不懂的,今天你仔细思考一下,明天我在帮你解决!实在不行,可以写信给我!我能帮的,绝对会帮!”

“多谢郡公!”

“不用!不用!都是为国为民!我先回去了!明天在介绍你认识索南毛拉!”

程鸿走了!

王义方亲自送到了营盘门口!

直到程鸿上马而去……

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第三章

孟津渡,胡子拉碴的徐廉拿着一根长枪,眼望着北邙山。

那天,他的白人小队受到晋军的围杀,仅有十几个人逃了回来。石越追究战败的责任,把他降成了大头兵,留守孟津关。战败被罚,本来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不过,那些日子战败的部队太多,这其实又彰显了战斗方式上的错误。不过,那些下命令的上官是不会承认自己有错的,徐廉等人也只好自认倒霉。

这些日子,每天从北邙山前线送下来的伤兵,数以百计。伤兵营里到处都是哀嚎声,那都是被手抛雷炸伤的人。秦军的军医对这些弹珠造成的损失,没有丝毫的办法。他们没有用来消毒的药物,只能用烙铁熨烫伤口,以阻止伤口溃烂。徐廉甚至有些庆幸,他没有被派上攻击断口工事的战场。否则,可能被抬回来的人里,就有他徐廉了。

他转过身来,看着那河水,想起了渭河边上的家人。他已经出征快一年了,也不知道这场仗要打到什么时候。

突然,眼帘中映入了与此时绝不相称的物事——木船。从孟津以上划下船只,自开战以来是根本就没有过的事情。他迅速地大河的上游看去,只见二十几艘木船正顺河下行,跑得飞快!

“敌袭!保护浮桥!”徐廉一下子明白了这些木船想要干什么,扯起了嗓子大声喊道。

听到了徐廉的喊声,孟津关上的秦兵猛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孟津关守将徐林循声过来查看,被那一群小船下了一跳。这个时候,从上游下来的船队,除了针对浮桥,就不会有别的!

“快,集合,集合起来!保护浮桥!”徐林大声喝道。

这徐林的喝令之下,孟津关里的士兵迅速的集结起来,往浮桥上冲去。晋军的船只不大,每条小船上也不过能乘三四个人的样子。这些船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船两艘为一组,后面的船上并没有人,而是装满了满满的柴草。

沿河下来的船队排成了一排,两边的两艘船上两人使劲地划着船,直接往浮桥上冲。后面船上的人,却解开了柴草船,直接扔了一个火把上去。这柴草上大概是淋满了油,遇见火之后,那船“噌”的一声就起了大火。火船顺水而下,直接往浮桥上撞去。

先前的两艘船在水手的划动下,迅速地靠近了浮桥。船上的水手从怀里掏出了两管炸药,把他们安置在船板之上,桥板之下的缝隙里,并迅速的点燃了。然后这两个水手从船上操起两个木盆,越上了浮桥,抱着木盆在浮桥上里面一撑,整个人已经顺着河水往下漂走了。

这个时候,孟津关里出来的驻军已经看到了火光。他们气急败坏地往浮桥上跑,想要把火船灭掉。那身手好的人,已经拿出弓箭,一面跑着一面向船上的水手射去。

浮桥乃是孟津渡上秦军的生命线,援兵、粮草、药材全部都要靠这座浮桥运输。一旦这座浮桥被毁,除非秦军能够攻下洛阳,否则这些秦军就只能在这孟津渡饿死了。徐林红着眼睛,奋不顾身地向前冲去,他已经能看到那些火船已经开始点燃桥板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