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一章

@@

忙活了将近半年,总算是写成了。没有太监,另外,个人感觉也不算烂尾。一百多万字的小说写下来,确实是有些感慨。至少在一年前,我是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做出这么一件事。

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三国,我自幼读三国,至今已经二十余年,也算是有自己的一番感悟和见解。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基本上也就把这些东西给写出来了。当然,限于文笔,未能完全表达出来,想来这也是所有菜鸟作家的通病。

临别之际,看看自己的书稿,也是恍然如梦。接下来我的人生即将面对一些新的东西,会不会继续再写下去,一时间也难以确定。会不会再写三国,会不会再写蜀汉,那更是难说。在这里我只能保证,如果再写下去的话,我还是会像这本一样,每天按时更新,绝不太监。

最后,对所有的读者致以最诚挚的感谢,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你们的支持和订阅,也是我坚持到底的信念来源。希望你们天天开心,万事如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二章

怎么就万岁冲锋了呢?

完颜宗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宋军刚才还怂得不行,怎么一下就炸了锅,喊着“万岁”向前冲了!

和完颜宗望一样吃惊的还有跟着他追杀了刘延庆一路的那些女真兵,他们其实也已经是疲惫之师了。在万年新堤上和宋军打了好几天,然后又以最大的力量向宋军发起冲锋,一举摧毁了宋人的阵,随后又追着刘延庆的败兵跑了几十里路……幸亏他们都是白山黑水间一路打出来的“老女真”,吃苦耐战,体力充沛,士气也特别高昂。要不然自己都累怕下了!

但即便如此,那么长时间的厮杀、追逐下来,人困马乏还是难免的。所以遇到突然开始万岁冲锋的宋军,真的有点难以招架了。

不过完颜宗望也不是好惹的,他最清楚夜间的大军混战,打得就是个气势。

不能怂啊,谁怂谁失败!

看着手底下的人要怂,完颜宗望也不及多想,也不去打听对手为什么突然就炸了……一旦让对手的气势飙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啊!毕竟对手的人多,说不定有三四万,要都打起万岁冲锋,今晚这一仗谁胜谁负都不知道了!

想到这里,完颜宗望忙大呼一声:“塞里!”

“某家在!”

马上就有个披着件脏兮兮的白袍,发辫和胡须都湿漉漉的女真壮汉应了一声。

这汉子也是完颜家的人——完颜家族在这几十年中可真是了不得啊,将星璀璨,人才辈出,也难怪没什么位子可以给投靠来的走狗了。这个完颜的汉名是宗贤,和完颜宗望是一个辈份的兄弟。历史上还有个赫赫有名的匪号,就盖天大王!

他之前跟着完颜宗翰、完颜昌一起捉了耶律延禧。而这回南征则分到了完颜宗望手下,一路打到了开封府城下。不过除了万年堤坝一役,他在这场攻宋争中就没好好打过一场……而且万年堤坝一役在他看来也没什么意思,不过就是宋人前赴后继的送死罢了。

倒是今晚这场夜战看着有点意思了,宋军的气势有点起来了!

当宋军的气势起来的时候,完颜塞里就直接站在了自己战马的马鞍上,伸着

文学

脖子四下张望。这家伙天生一对“夜眼”,而且耳朵也很灵光。当完颜宗望叫他的时候,他已经发现战场的关键点在哪里了?

“敌大将在何处?”完颜宗望也知道他在观察战场——站那么高,还伸长了脖子到处看,不是在观察敌情还能是干什么?

完颜塞里大吼道:“敌大将在前方寺庙山门处……山门左近的宋兵声势最大!”

“好!”完颜宗望道,“塞里,你打前锋,某家跟着你……咱们一起冲杀一阵!”

“得令!”完颜塞里应了一声,两脚一分,夹着马鞍往下一滑,就稳稳的坐在了马背上。然后就看见他从身边一个亲随手中接过一支马枪,挥了挥向前一指,张开喉咙大呼,“儿郎们,跟着某家塞里……敌在山门处!”

“敌在山门处!敌在山门处……”

这下镇水观战场上的金兵不喊什么“大水来了”,都改“敌在山门处”了。这可不是在瞎嚷嚷,而是为同伴指明进攻的方向。

现在是晚上,而且金兵在一路追敌的过程中,指挥体系已经乱了,将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正常的命令传递体系都没了。所以就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调集部队——靠吼!

当然了,在这种情况下,部队的士气就非常重要了。因为上级下令靠吼,下级执行就靠自觉了……谁要溜了号,也没督战队能找着啊!

而这个时代女真金兵的士气是足够的,一群山林野人都打成贵族了,当然牛气冲天,也就是天天嚷嚷着要和武人共天下的赵楷这“二货”的军队能和他们比——两边都是“打天下、分油水”的路数嘛!而且两边的士卒大多都比较单纯,也相信真的能分到油水。

所以当“敌在山门处”的吼声响彻战场的时候,原本散在各处与宋人混战的女真本都纷纷往道观的大门处聚集!

而赵佶这边就不行了,开封兵那是世世代代的老油条,“打天下、分油水”的事儿他们才不相信呢!要真有的分,他们的老祖宗就分着了。所以在镇水观夜战的时候,只有靠近山门的开封兵因为赵佶临阵而被鼓舞起来,其他人该溜还是得溜。特别是和他们对打的金贼开始往山门处集中后,他们逃走的机会可就来了!

至于刘延庆的秦兵,则是逃跑成了习惯,改不了啦……哦,也有没跑掉的,比如刘延庆本人。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到了镇水观后立即就自己跑去见赵佶,结果就哪儿也别想去了。

所以今天晚上,真正拼了命在替赵佶打金贼的,也就是驻扎在道观中的胜捷军、班直,还有道观山门外的少量开封宋兵,以及刘延庆的亲兵。加一块也就是五六千人,数量比完颜宗望、完颜塞里带来的金兵还少呢!

当大批的金兵喊着“敌在山门处”的口号蜂拥而来时,这些护着赵佶的宋军就开始扛不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赵佶的酒也醒了!

酒一醒,人就怂!

说真的,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上了战场!

他就记得刚才还跟人在好好的房子里面喝酒吟诗,怎么忽然就上了战场……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又乱又黑又可怕的战场,各种听着就瘆人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好像浪潮一般一阵阵的向他涌来。

“怎么回事?怎么就打起来了?和谁在打啊?”

护在他身边的人一听这话,就知道官家酒醒了,也知道要糟糕了!

因为赵佶那是打着灯笼上战场的!

周围的宋兵都看着呢!如果他现在溜号了,那宋军的士气立即就会崩溃,到时候就全完了!

战场经验丰富的童贯连忙扶着赵佶(怕他晕),“官家不怕……不过是几千金贼打来了。”

不过是几千金贼?

文学

佶当时就给瞎懵逼了,嚷嚷道:“快,快护驾……”

喊着话,赵佶就转身要往道观里面跑,结果却被赵枢、赵榛两个大孝子给抓住了。

“父皇……道观不是城池,守不住的!”

“父皇,道观是木头搭建的,一点就着,会给烧死的!”

赵佶一想也对啊,忙问身边的孝子,“这可如何是好?”

“杀出去!”刘延庆嚷嚷了起来,“官家,趁着现在金贼还没围严实……臣护着您杀出去!”

刘延庆到底是久经战阵的,知道这样打下去必死!

别看现在战场上好像势均力敌,但实际上的情况一定是宋军死伤惨重,金兵没死几个。

之所以宋军还能维持,一是官家临阵支起来的虚火;二是天太黑,金兵也有点乱,不知道自己的优势多大?

所以要逃跑就得趁现在!

“刘太尉所言极善!”童贯也说话了,老头子已经快急疯了,连忙对赵佶道:“老臣已经召集好了300诸班壮士……他们都会骑马,可以保着陛下杀出去!”

都会骑马……听着真能鼓舞人心啊!

“可,可朕……”赵佶说话的声音都抖起来了,他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朕害怕,双股颤栗,不能骑马啊!”

他的话刚说完,一个酒葫芦就递上来了,赵佶一看,是自己的儿子赵榛捧了个葫芦要给自己。

“十八郎,你这是……”

“父皇,这是孩儿为您准备的美酒!”

“美酒?”赵佶不明白啊,这什么意思?

“多喝一些,喝醉了父皇就不怕了!”这个十六七岁的大个子少年一脸认真地说。

是啊,喝醉了你就不是怂人赵佶,你变成江东周郎了……

赵佶也真是急疯了,半大小子的话他也信,拿过酒葫芦就拔了塞子开始灌自己!

还别说,赵佶一葫芦酒下肚,胆子就真的壮起来了,没一会儿红着眼睛红着脸,看着跟发疯差不多,然后摇摇晃晃地道:“刘延庆,你打头阵……本教主皇帝压后,杀开一条血路!杀出去!”

什么?我打头阵?

刘延庆这下可真寻死的心都有了,他本来想要护着赵佶跑,现在却被一个发酒疯的官家逼着打头阵……也不知道会不会打成忠烈(刘延庆在历史上还真是抗金战死的)?

……..

第131章赵佶之死——庄宗崩、宋有种!(求收藏,求推荐)

大宋宣和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

当天色终于有点蒙蒙放亮的时候,千余骑兵,已经在五丈河边的镇水观前摆出三堵长墙一样的横队了!

其中排在最前面的就是刘延庆的三百多个亲兵,头盔下那一张张面孔都铁青的快要滴出水来了——悔恨交加啊!

他们都是跟着刘太尉吃香的喝辣的好多年的亲兵,从军恁多年都没好好打过仗。形势好的时候就跟着刘太尉放抢,形势不好的时候就护着刘太尉逃跑……拼命这种事情,他们是想都没想过啊!

他们本以为跟着刘太尉这个将主总可以安安稳稳混个病死榻上,没想到还是被逼上了送死的第一线当了“死兵”,这回想不死都难了!

因为刘太尉现在就领着三百个脸色比他们还难看的胜捷兵在第二排摆了开来……刘延庆已经发话了,他和那三百个胜捷兵是有进无退的!如果他的亲兵胆敢临阵脱逃或是迁延不进,直接马枪招呼!

当然了,刘延庆那么忠勇也是被逼的……有个喝醉了的官家要**为忠啊!

而且这个喝醉了发酒疯的官家就临着三百个也喝了不少酒店殿前班值和几个亲王,还有童贯、高俅等随行的官员组成了第三排骑兵,现在就顶在刘延庆的背后!

天爷啊,三百多个醉鬼骑着大马,拿着刀枪,就顶在身后……这他M的是酒驾啊!也没人管管,天理呢?谁来管管?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三章

李承风摇了摇头,笑道:“蓝月姑娘,我说你傻的是,你该不会真的相信了,你父王的话语吧?”

“什么?八皇子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叮,来自松赞蓝月的惊恐,淘气值+299!”

李承风浅笑,摇头,道:“没什么意思!但愿是我想多了!你快点回去吧,如果你的父王会退兵,那是好事,但如果他不退兵的话,那就抱歉了,这场战斗,我必须为了捍卫大唐的土地而战斗了!”

“放心吧八皇子,就算是我死,我也不会让我的父王,在进攻大唐了!”

说罢,松赞蓝月从李承风马儿的后背上跳跃了下去。

她一个翻身,落在了地上。

随后,松赞蓝月回头微笑,对着李承风挥了挥小手,道:“八皇子,等我十年!我先回去了!”

松赞蓝月脸上的笑容,就像是阳光一样的灿烂。

李承风也浅浅的笑着,随后对着松赞蓝月轻微的挥了挥手。

他突然无奈的摇了摇头。

因为他看见,松赞干布的那双老脸之上,此刻已经布满了各种阴谋诡计,挂上了无比阴险的笑容。

松赞干布阴险的笑了,而李承风也是浅浅的笑了。

李承风喃喃自语着,笑道:“呵呵,看来我果然还是没有猜错啊!蓝月姑娘,松赞干布才不会因为你,而放弃攻打大唐幽州城呢!”

“这么好的一块肥肉放在他的面前,他怎么可能不吃掉呢?”

“松赞蓝月,别把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地位,想的太深刻了,有时候,在利益面前,在深刻的感情,也是一文不值的!哪怕你们,是父女关系啊!”

李承风知道,松赞蓝月上当了。

他并不畏惧与吐蕃大军干上一场,而是为了松赞蓝月那颗纯净的赤子之心而感到不值得而已。

果不其然,当松赞蓝月兴高采烈的回到吐蕃大军之中的时刻。

松赞干布顿时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随之换上了一副阴狠的表情,看向李承风。

松赞干部拔出手中的弯刀,对着前方狠狠的划下,喝道:“来啊,给我冲,拿下大唐的八皇子!”

“是,大王!”

“冲啊,拿下大唐的八皇子!”

“冲啊,冲啊……”

……

“踏踏,踏踏……”

“父王……”

松赞蓝月奔跑的脚步声,逐渐变得无比缓慢且沉重了起来。

她感觉自己好像失聪了一样,耳边传来嘈杂的喧嚣声,一切都被她排除在外,只有一句声音回荡在她的脑海当中:冲啊,拿下大唐的八皇子?

是的,她被骗了。

被她最爱的父王,松赞干布给欺骗了。

松赞蓝月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心里一片空白,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啊?

眼前马匹穿越,一脸凶悍的吐蕃士兵,手持弯刀从松赞蓝月的眼前快速跑过。

他们脸上带着嫉妒的杀戮与贪婪的神色,让松赞蓝月以为,自己身处的地方,就好像是在地狱一样。

而她此刻的心情,也一瞬间从天堂,落入到了地狱当中。

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不是说好了,自己回去,父王就退军吗?

他不是可以为了自己,而放弃攻打大唐吗?

怎么转瞬之间,就变脸了?开口便是叫人拿下大唐的八皇子?

松赞蓝月感觉自己头晕目眩,脚边天旋地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