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一章

玄铁飞行阵忽然发出一声强烈的嗡鸣从文鸢身上飞出,像个陀螺飞旋,瞬间将抓着文鸢的人都撞开。然后玄铁阵放射出一道结界将文鸢罩住,四周的人惊诧之中一起出手,拳脚都无法突破结界分毫。

文鸢冷笑,我记得你们了,等我将你们告上天师台!

“小贱人!”沈母将一把剑架在方老汉脖子上,“还不束手就擒?”方老汉头破血流,浑身抽搐,伤得很重。他修为很低,被踹这一脚没死就已经是不错了。

文鸢脸色一变,只好收起玄铁阵,被四周的人抓住。

沈母一耳光抽在文鸢脸上:“你还想告我!”

一边的大汉忌惮道:“若是让她活着,她真做得出。不如……”做了个杀掉的手势,“不是说虎威军在二十里镇逛窑子呢,她作为军师阻拦被杀,如何?”

沈母眼前一亮,若是文鸢去公开来闹,许多丑事都被揭开,她便十分不妙。当下正是恨意难消,不如把文鸢杀了,栽赃给虎威军。军师被杀,军将难逃干系,就是没罪也得倒霉。那时再揭发虎威军逛窑子,诬告一下。

沈母狞笑:“杀也不能随便地杀。”捏着文鸢的下巴,恶狠狠说道,“你不要我儿子,我就让你当个万人骑的烂货。”

在文鸢的大骂声中,沈母对四周的人道:“玩够了,尸体丢到二十里镇。记得让她魂飞魄散,不然天师台追查起来……”

大汉狞笑道:“放心,直接干到她**,女军师的滋味咱们弟兄还真没尝过!”

文鸢大喊大叫,此时再想用飞行阵逃走已经晚了,被人按在地上,扯破衣服。文鸢哭着大叫:“童虎!快来救我啊!”

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酥媚入骨道:“哟,你

文学

瞧瞧。果然还是在喊童虎啊。”

沈母和手下的人一惊,一个阴森的黄泉地穴在身后的坟地缓缓敞开,四周阴风四起,一位冷傲的绝色女子立在一个巨大无朋的骷髅头上,从地穴中缓缓升起,裙带飘飘中,亡魂成群飞出。

骷髅头一张嘴,童虎蹦了出来,祥光一闪,文鸢身边的人身首异处。

童虎暴跳如雷。老子的女人,哦,老子的军师,你们也敢碰?

南霁菲翻白眼,你真相了吧?你的军师和你的女人在你心里有区别么?

童虎把文鸢抱起来,把撕破的衣服扯好。文鸢在童虎怀里大哭,童虎稀奇道:“不是说,碰了你天师台就会知道么?这个不灵啊!还不如老子做的飞行阵,好歹能立刻通知老子赶来!”

文鸢说不出话。只是抱着童虎嚎啕大哭。

童虎趁机俯身一个热吻,干了啥都可以顺便栽赃给这些人,机会难得啊。文鸢在他背后用力敲打了两下,变成了紧紧搂着。

四周罡风四起。沈家的人都武装了玄甲。

童虎一回头,唷,修为都不低。连沈母都武装了玄甲,原本长得也不差。一副雄纠纠气昂昂的女将的模样。身边一个彪形大汉更是身上金光闪闪,手持一柄巨大的斩马刀,将一面带有“沈”字的军旗插在地上。军旗散发出惊人的威压。魂光凝成烈风呼号,风中有千军万马将南霁菲放出的亡魂杀死。

文鸢止住哭声,红着脸低声道:“沈三是万人将,不可轻敌。天师台的兵马立刻就会到。”

童虎瞪大了眼,这么说时间不多了啊。

沈三也是一样急着杀人灭口,斩马刀向着童虎当头劈来,打算将童虎和文鸢一起斩成两截。刀光笼罩之下,杀气汇入刀光,化作千军万马向童虎杀来。一刀的神通便等于千军万马将对手围在当中厮杀,顷刻间便可以将人剁成肉酱,魂飞魄散。

童虎感受对方的神通,确实挺厉害,一刀的电光石火之间,杀气将时空凝滞,对手便只能任凭宰割。不过,对于修炼霸气和斗气的人来说,这自然不算啥。

童虎身上腾起一道紫色的霸气烈焰,将对手的杀气震开,千军万马的魂光都在那瞬间浩如烟海的霸气面前粉碎。霸气的颜色一变,紫中染红,仿佛火焰爆裂。童虎手中出现一根大铁棍,一棍打在沈三头上,将沈三打得旋身倒地,头颅爆裂。又回手一棍横扫,一道棍风带着虹光闪过,十几人一起挤成一团在棍头飞出去。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二章

“秦尘!”

见状,神工至尊顿时变色,急忙大喝。

秦尘这不是找死吗?万一那祖龙出手,以秦尘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挡,怕是瞬间就会被轰爆。

太危险了。

下方,无数真龙族强者也都发懵。

这不是那人族的秦尘吗?一个天尊,也敢上去,不怕直接被吹成灰灰吗?

“秦尘小子,你给我让开。”

洪荒祖龙顿时急了,对着秦尘道。

“你还想反了天不成?”秦尘脸色阴沉下来,这洪荒祖龙,太飘了啊,自己的话都不听了。

“逍遥至尊大人,你别动手,我们来真龙族,是带着诚意来的,不是来搞破坏的。”

秦尘对这逍遥至尊说了句。

逍遥至尊点头,笑着道,“行,交给你了。”

收起荒天塔,转身落了下来。

这……

下方,真龙始祖和其它许多真龙族强者都懵了,逍遥至尊,真走了,留那人族一个人在哪?

“你别走。”

洪荒祖龙顿时急了,“这架还没打完呢!”

“打什么打,就知道打架?”

秦尘嗖的一下,来到洪荒祖龙面前,嗡,他催动混沌世界中的万界魔树,一股契约之力,从秦尘和洪荒祖龙身上升腾起来。

“胆肥了是吧?刚恢复实力,就这么嚣张?连本少的话都不听了?”

秦尘脸色阴沉道。

感受到秦尘身上的契约之力,洪荒祖龙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是万界魔树之力。

“咳咳,秦尘小子……”

“你叫我啥?”秦尘冷冷道。

“咳咳,那个尘少,这是个误会,我这不是想和你人族的逍遥至尊切磋一下吗?”洪荒祖龙急忙道。

他目光闪烁。

这位主,可不好惹啊。

其实,以洪荒祖龙现在的实力,秦尘即便是利用万界魔树,也未必能十足的掌控他。

毕竟,万界魔树是强,但他却是远古混沌神魔中顶级的存在。

可一想到当初在自己的灵魂湖中,见到的那一本古书,洪荒祖龙便一个哆嗦。

再想到秦尘身上的裁决神雷,这腿咋也有点软呢。

“老祖宗,我觉得你真的是飘了。”

而这时,一道后期巅峰的小龙瞬间从始龙血池中飞掠起来,也一下子来到了洪荒祖龙面前,忍不住说道。

是幽冥巨钳红龙。

不过如今的幽冥巨钳红龙,已经化作了一头通体赤色的真龙,浑身遍布幽冥寒气,散发出冰封虚空的力量。

“你这小家伙,闪一边去,去去去,也来凑热闹。”

洪荒祖龙无语道。

这小家伙,捣什么蛋。

要不是看在之前在混沌世界中,你精彩陪着唠嗑解闷的份上,这也有你说话的份?

“洪荒祖龙,你这怎么和小龙说话呢?”秦尘脸色一沉。

“老祖宗,识时务者为俊杰,咳咳,这是小龙给你的忠告。”小龙一边说着,一边对着秦尘谄笑道:“小主您说是不是。”

尼玛!

整一个佞臣啊。

洪荒祖龙郁闷的看了眼小龙,不过他却不敢再嚣张了,对着秦尘笑道:“尘少,我这不是刚恢复一些实力,有些手痒吗?对,就是手痒,我不切磋了,不切磋了行吗?”

洪荒祖龙也谄笑说道。

之前的霸道嚣张,一扫而空。

下方。

真龙始祖等人则惊愕的看着上空。

虽然他们不知道秦尘和洪荒祖龙在聊些什么,但还是能感受到洪荒祖龙身上气息的变化。

不由得一个个傻眼。

这人族小子,究竟是什么人?连这可怕的混沌强者,竟然都在这人族少年面前战战兢兢?

然后下一刻,他们更傻眼了。

就看到洪荒祖龙一下子体型缩小,然后被秦尘拎着耳朵,迅速的落了下来。

“哎哎,轻点,尘少您轻点成不,在咱的后辈面前,好歹也给老龙我一点面子嘛。”

洪荒祖龙急忙喊道。

这……丢人啊。

在这么多美女母龙面前,被秦尘这么拎着耳朵,这也太丢龙了。

“哼,这时候知道要面子了?”

秦尘冷哼一声,倒也松开了洪荒祖龙的耳朵,径直来到了真龙始祖和金峰至尊等真龙族强者的面前,当即拱手道:“真龙始祖,真龙族长,先前有所得罪,还请海涵。”

“这……客气了。”

真龙始祖顿时有些发懵。

秦尘在经过始龙血池洗礼之后,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深邃和强大了,但是在真龙始祖这样的强者面前,却还十分的羸弱。

可这时候,真龙始祖却不敢摆丝毫的架子,急忙拱手。

“不知这位是……”

“什么这位那位的,叫老祖宗。”

洪荒祖龙冷哼一声。

在秦尘面前他恭恭敬敬,但在真龙始祖面前,他瞬间却摆起了架子,不过摆着摆着,眼神又色眯眯起来。

这真龙始祖真是越看越漂亮啊。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三章

“如果可以选择,我相信没有人愿意成为一个罪犯,谁都希望可以投身于一个富贵无忧的家庭,但是这种人永远都是少数!说句大不敬的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苦心人天不负,只要肯努力的人,一定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人可以,魔兽凭什么就不可以?”

“魔兽和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贵贱之分,成为召唤兽法师以后,我的体会更加深刻。魔兽是我们的伙伴,不是我们的奴隶和宠物,我们都在拼命的活着。”

“也许在座的各位可以为了荣华富贵而放弃自己的伙伴,但是我做不到,这样做和那些反人类的亡灵魔法师有什么区别?”李振邦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对于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发自心底的不屑。

“振邦,不要再胡闹了!如果是其他的召唤兽也就算了,可幽魂终归是亡灵生物,万一以后对你不利怎么办?父皇已经同意给你补偿了,你就退一步吧!”赵文姬极力的劝说着李振邦。

“大妈儿,我知道你是好意,也明白你的用心,但是我有我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我是不可能交出幽魂的!”李振邦摇了摇头。

“振邦,你难道就忍心看着启山和婉秋伤心欲绝吗?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赵文姬盯着李振邦的眼睛吼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作为赵天龙的女儿,她太了解赵天龙了,赵天龙本就不是一个会服软的角色,如果不是因为她,恐怕赵天龙根本就不会让步。

如果李振邦交出幽魂,这个事情估计也就算了,可如果李振邦还是拒不交出幽魂的话,那结果只会比刚才更糟糕。

“文姬,你不用劝了,机会我已经给了,既然李振邦不珍惜,那就别怪我了!”赵天龙冷哼道。

“父皇……”

“文姬!”赵天龙语气有些冰冷,警告的意思很明显。

“振邦!”赵文姬看到赵天龙这边没有用,只好再次看向了李振邦。

“大妈儿,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再改了。有些事情不管可不可为都是要坚守的!”李振邦冲着赵文姬微微一笑,眼神坚定而执着。

“振邦……”

“来人!把李振邦押进天牢!”赵天龙一拍桌子,打断了赵文姬的话,直接下达了命令。

“父皇!”赵文姬高呼一声,急忙张开双臂将李振邦护在身后,仿佛是护着小鸡的母鸡一般,将两名走过来的禁卫军给挡住了。

禁卫军虽然是保卫皇城和国王陛下的,但是终归还是归红枫叶家族掌管,所以两名禁卫军心底还是不太愿意执行这个命令的。

可是圣命难违,他们有心无力,现在有了赵文姬公主拦着,哪怕是她已经嫁出去了,但依然给了他们一个不动手的理由,于是表现出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其实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赵文姬!”赵天龙不再叫文姬,而是直接称呼她的全名赵文姬,可见赵文姬的做法是真的让赵天龙生气了。

“大妈儿,谢谢你,不过我的事情还是我自己来解决吧!”李振邦冲着赵文姬笑了笑。

“振邦,你不要犯糊涂啊!进了天牢可就彻底完了!没有几个人进了天牢还能活着出来的。”赵文姬拉住李振邦,焦急的劝阻着。

“我相信我不会那么短命。”李振邦冲着赵文姬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赵文姬愣了一下,她实在想不明白,李振邦难道还有什么后手不成?

“我自己走,你们跟上来吧!”李振邦看向了两名一脸为难的禁卫军。

两名禁卫军点了点头,跟在李振邦的身后朝着大殿外走去。

两名禁卫军心中暗暗揣度着,这应该不算他们强行把李振邦带去天牢的吧?这可是李振邦自愿主动领着他们去的,所以就算想要秋后算账,应该也不会和他们有关才对吧!红枫叶家族还是比较讲道理的。

心中虽然这么想,但是要说心里面一点儿都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他俩可是归红枫叶家族直接管辖,而李振邦的父亲李启山更是直接管辖中的直接管辖,那可是他们的顶头上司。真要是想给他俩小鞋穿的话,他俩恐怕死都只能做个糊涂鬼了。

作为军部部长的李玄邈,在整个过程中,除了在最开始训斥李战峰的时候说了一句胡闹以外,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站在大殿外,李振邦无意间看到了殿外左右两侧的雕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