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二章

废弃的桫椤神宵中,杜南还没有正式开始,另一边黑豹已经将消息传回了少数派。听闻杜南第一次动手就打赢了暗影虚空少数派级别的入侵者,所有的成员都沉默了。毫无疑问,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加盟是天大的好事。只不过听到黑豹说杜南‘没有亲自动手’就打赢了的事情,少数派成员们心中都有同一疑问:杜南到底有多强?

等于战宗的层次级别,还是更高明一些?

如果更高,那岂不是……

“可以凭空操纵宇化铠战斗?”

“可以。”

“没用宇化兵?”

“没用。”

“没有亲自动手?”

“没有。”

“看见身外虚痕了吗?”

“没有看见。当时他整个人都披覆着一层宇化铠,除了头部全身上下都没露。我想如果用了身外虚痕,应该会飘出宇化铠之外。他跟苍白怪物战斗之时一直在观望,也可能是遥控那些拳铠部件。总之,没看见他亲自出招。”

“使用空间力量了吗?”

“没有。”

“使用劫类技法了吗?”

文学

没有。”

“只是拳铠战斗?”

“只是拳铠的战斗。没有任何招式,也没有任何技法,就只是一拳一拳将对方轰伤,轰穿,轰碎,最后逼得苍白怪物自爆身亡。打完后他说桫椤神宵还有一个更强的对手,让我和羊宗等人先行离开,他好全力以赴。现在我感应不到那边的情况,应该被一层‘亚空间’隔绝了。杜南老弟一开始就用上了拿手好戏,对手肯定非常强,至少比苍白怪物高几个等级。”

简简单单的对话,黑豹交代了所有事情。

一时间,场面更沉默了。

黑豹也没理大伙,跟羊宗等人交流几句,顺便在废弃的青森神宵整理一些居住地方。杜南可能需要好一些时间战斗,等上几天或几个月都不奇怪。如果有新的任务黑豹也不能久留,顶多让羊宗一众在这里等待杜南过来。在这之前黑豹也想问一下羊宗: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理论上。

一般上位神祖不关心少数派的事情,关心的也打听不到这么多。

羊宗回应了一段话:“我的师父也是少数派成员,他曾经跟我说过:如果你打算成为少数派,那必须放弃成立神宵势力当土霸王的打算。孤身一人到处修行,或者潜心隐修,这样才有机会更进一步。一旦你久居尊位,最终必定浪费自己的天赋和武力。所以,我成立了佣兵团,到处找危险的任务磨练自己,力求有一天能够更进一步。”

这些话黑豹听到了,旁边三十余上位神祖也听到了。

大家都在沉默。

经此一次。

他们已经知道:高高在上的上位神祖,位立顶点的上位神祖,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上位神祖在虚空世界里可以算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只不过,一旦遭遇暗影虚空的入侵者……呵呵,上位神祖也一样是可虐可杀的普通士兵。

没有亲身经历之前,他们不会觉得少数派的存在有什么意义。

一群自愿献身守护虚空的士兵?

呵呵。

多傻的一群人。

现在。

他们知道……傻的是自己。

没有这一大群傻瓜似的少数派成员,虚空世界恐怕隔三差五就有上位神祖陨落的消息,各大神宵势力也三天两天就会少一个。没有少数派,暗影虚空的入侵者简直可以将虚空世界当成它们的猎场,想什么时候玩一场狩猎大赛就什么时候玩一场。

当然。

虚空世界的上位神祖也不是泥捏的。

例如天流神宵,它们为了对付天流,早早布置了手段,还不惜用‘暗算’的手段取得优势。可是话说回头,好像天流这样的‘精锐老兵’又有多少?大部分的上位神祖恐怕都是‘新兵’境界吧。相比暗影虚空的入侵者,一般的上位神祖真心应付不来。

“羊宗,将你们的消息传出去。”黑豹忽有奇想。

“黑豹先生,可以吗?”羊宗很奇怪。

“少数派又不是见不得人,有什么不可以。何况暗影虚空的入侵大家也都知道,只是不重视罢了。这一次的事情我觉得有些古怪。首先,火焰英灵背叛了天流神宵,偷袭了天流小姐,这肯定是内部的配合。在虚空世界,必定有一群人为暗影虚空的入侵者引路。”

众人一听这话,脸色不禁非常难看。

武者战死还不算什么,如果是被阴死的……那就……

“第二点,苍白怪物在桫椤神宵设置陷阱,摆明就是等杜南老弟。在正常的情况下,少数派级别的苍白怪物极少出动,因为这种级别是死一个少一个的节奏,它们也不想冒险。十二大上祖不是摆设,一旦发现,他们必定毫不留情的全歼掉。因此,这种陷阱几乎是与敌俱亡的打算,它们也没打算活着回去。我不知道苍白怪物能不能重活重生,不过武力的损失是肯定的。能拿出这代价,能捉到这时机,光是暗影虚空可不行。”黑豹分析道。

一众上位神祖听得明白。

这里只要其中的一件事就能说问题:你们怎么知道杜南一定会来桫椤神宵?

苍白怪物们不可能知道。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三章

“白浅?”,封雷观沁惊呼,之前他们光顾着谈沐府,罗藏那些问题了,没提到被屠双双抓的事,如今才提起,封雷观沁震撼,“那位白浅?”。

罗老二点头,“所以我猜屠双双把其他人甩了,只抓了个白浅”。

封雷观沁点头,“不是没可能,但照你说的,白浅是意外,并非屠双双原本的目标”。

陆隐接口,“我也这么觉得,她原本的目标绝非白浅”。

“难道是少清风那些人?”,罗老二奇怪。

陆隐道,“屠双双说是为了抓那些人,但必然有一个主要人物,促使她完成此次布局,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个,而且即便要抓某个人,也未必要放了其他人,这些人都有价值”。

“我猜是那个怪胎”,罗老二道,他说的是释乌杖,“那个怪胎在木时空地位相当高,你看木沐对他的态度”。

“也有可能是禾书,毕竟,禾书是禾然的弟弟”,封雷观沁道。

罗老二道,“少清风也有可能”。

“行了,别猜了,一个个都有可能,说不定你也是目标之一”,陆隐对罗老二道。

罗老二翻白眼,“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人家压根看不上我,罗藏倒是有可能,也不知道其他人在哪,如果跟我们一样来了这,六方会肯定找过来,他们是可以回去的”。

所以才把他们扔去其它平行时空,陆隐暗道。

“舅舅,想好了吗?先走,有姐夫跟子静在,我在超时空没事”,罗老二道。

封雷观沁沉吟,“让我想想”。

“对了,我们怎么去超时空?”,罗老二问道。

封雷观沁道,“每年我们都会给身在超时空的你送资源,这次,你就陪着资源一起过去吧”。

“资源?什么时候?”,罗老二奇怪。

封雷观沁脸色一变,“你没收到我们给你的资源?”。

罗老二摇头。

两人对视,目光越来越阴沉。

砰的一声,封雷观沁一掌拍碎桌椅,“沐家欺人太甚”。

罗老二咬牙,“混账,居然连资源都贪”。

陆隐皱眉,封雷族被沐家打压的太狠了,连资源都送不出去。

“这条路断了”,罗老二道。

封雷观沁脸色阴沉,“我再想办法”。

两天后,封雷族掌管的地域再次减少,下王星域除了封雷族,还有数十个大小不一的家族势力,商量好了同时对付封雷族,从各方面下手,别的不说,春雷院内的女子都被挖走了,让封雷族成了下王星域的笑柄。

第三天夜里,陆隐睁眼,有高手。

雷霆炸响,封雷观沁咆哮,“竟敢夜袭我封雷族,给老夫留下”。

“哼,封雷观沁,就凭你也想留下我们,你封雷族的日子不长了”,嘲讽的声音传下,让封雷族众多族人胆颤,这是与封雷观沁同一层次的半君级高手。

随着三股半君级力量碰撞,封雷族无数建筑被摧毁。

陆隐站在窗前望着,以封雷观沁的力量能挡得住他们,但想留下他们,不可能,对方早有准备,而且,他看向更远处,暗中还有高手隐藏。

三君主空间半君级高手很多吗?夜袭一个封雷族居然有三个。

“姐夫”,罗老二来了,神色惶恐,他特意让陆隐住在他旁边。

陆隐好奇,“能与你舅舅交手,一来就是两个,这个层次的强者在三君主空间有很多?”。

罗老二苦涩,“应该是莫合院的”。

“莫合院?”。

“那是只属于帝域的防御力量,唯有达到半君层次才可以加入,记载中共有十五位,只有在帝域遭到外部力量攻击才会出手,没想到沐府居然请动了莫合院的高手,沐君到底做了什么?能让罗君默许莫合院帮沐府?”,罗老二咬牙切齿。

陆隐目光闪烁,十五位半祖级强者组成的防御力量,真够狠的。

沐府能用到莫合院,沐君与夏神机的关系比想象中更不简单,必须尽快回去。

小半个时辰后,夜袭封雷族的两个半君级高手才退走,而暗中那个半君级始终没有出手,那个人在等待机会给封雷观沁绝杀,但封雷观沁的战斗经验何等丰富,越是小人物能爬上来越不容易对付,那人硬是没找到机会。

没有三人同时出手,估计也是忌惮封雷观沁会拼死拉一个垫背。

“在我们三君主空间,任何修炼者都是三君主的仆从,所以父亲曾严令君侍之上的高手不得随意生死相拼,他们的命,是三君主的”,罗老二道。

陆隐了解,怪不得,小半个时辰没有分出胜负,他们也就不敢久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