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求你们不要了np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一章

第252章大结局

转眼间,已是四年后。

沈少欧今年四岁了,他会走路了,个子也长得高了很多,越发地可爱。

游乐场内,贝可莹跟小家伙玩在一起,沈君离就站远处静静地看着,脸上挂着笑容,他手头拿着手机。

男人一按键盘,瞬间,贝可莹跟小家伙玩闹的画面,便被拍进去。

看着它,沈君离淡淡地勾唇。

幸福的一家,他的女人和骨血,真好,这时,贝可莹在那旁喊他。

“离,过来,快点。”

沈君离应声看去,然后,笑着迈步走去了。

不远处的一个角落,楚书枫静静地走出身影,他戴着墨镜,两手插在裤袋,视线看着这儿的一家三口。

贝可莹玩得很欢,看着她的笑容,楚书枫自嘲地勾了勾唇。

她幸福就够了,至于他,目前仍然是单身一人,公司起步很快,如今,他已经踏入资产亿万的地步。

当然,相比沈君离,他的那些钱财,仍然是少得可怜。

男人冷漠地转身,不想再看下去。

知道她幸福,就已经足够,走在路上的时候,楚书枫就在回忆着曾经,曾经的那段岁月,恐怕是他一生最为珍贵的。

“枫,你看,彩虹,是彩虹……”

还有。

“枫,你说这片夜空下,真的会有外星人吗?”

还有的还有。

“枫,我功课做不好,呜呜……”

以往的回忆,一幕幕传来,楚书枫抬手一摸,发现,自己居然落了泪,如果历史可以倒退,他绝对要抓住贝可莹的手。

这一次,说什么都不会再放开她的手了。

她活得很好,生活无忧无虑,而他,只能抱着两人的曾经,去独自生活,然后慢慢枯萎,就此过完一生。

忽然,在这时,一道刺眼的光芒传来。

楚书枫下意识地转头看去,是车灯,太刺眼了,男人不得不抬手去挡。

眼看着小车即将撞上他,终于,在这时,车主总算及时刹住了车,车灯熄灭,楚书枫才放下手,他平静地看过去。

那一刻,他以为,自己要被撞死。

本来,当年他就是以这种方式松开贝可莹的手,如果今天被撞死,或许也是上天注定吧。

小车内的,是一名女性。

她双手抓着方向盘,正看着楚书枫,脸色很淡定,看着像是个知性优雅的淑女。

两人对忘,那一眼,很深。

然后,那个女的淡淡地笑了,这个笑容,让楚书枫为之一怔。

另一旁。

贝可莹已经和沈君离一起牵着小家伙的手回家了,孩子在中间,两人一人一边牵着它的小手走。

这时,只见贝可莹抬起另一手,她仰望天空。

天是蓝蓝的,云是白白的,好美丽。

“离,你看,今天的天空好美丽。”

闻言,男人抬头看去,然后,他

文学

笑了,也在感叹。

“是呀,真的好美丽。”

如同他现在的心情,果然,人在心情好的时候,看什么都是美丽的。

思及此,沈君离忽然一个转头看来。

“贝贝,我们要个女孩吧。”

她的身体养了那么久,也足够养精蓄锐了,是时候该要个女孩了,然而,贝可莹本来就怕生孩子。

现在见他还想要,不禁有些害怕,她可怜巴巴地求他。

“离,我们不要了行不行?就要一个,就足够了,是吧,小家伙。”

说着,贝可莹看向沈少欧,希望小家伙帮自己。

可,沈君离干脆一个蹲下,他让小家伙面向自己,笑着问。

“少欧,你想不想要个妹妹?”

小家伙哪里懂这些,就问。

“妹妹是什么?好吃的吗?”

对面,沈君离笑着点头。

“好吃的,少欧,让妈妈答应生妹妹好不好?不然,你一个人多孤单,有妹妹后,你可以跟妹妹一起玩,爸爸给你买很多很多的玩具,也买很多很多的零食。”

为了劝服小家伙,沈君离真是无其不用。

“对了,你不是喜欢海贼王吗?爸爸给你买海贼王的玩具好不好?”

一听,小家伙就答应了,他根本不懂。

“好,爸爸,我要海贼王的玩具。”

小家伙转身看向贝可莹,拉着她的裙子摇。

“妈妈,你生妹妹好不好?我要海贼王的玩具,妈妈,妈妈……”

贝可莹相当无语,她白了男人一眼,然而,沈君离只是呵呵地笑,她知道自己斗不过沈君离,一冷哼,只得答应。

“好,妈妈给你生妹妹,前提是,你要乖乖的,读书要听老师的话,不然,我就不给你生妹妹了。”

她蹲下来,看着自家儿子。

对面的小家伙马上答应了。

“我有听老师的话,上次考试,我还是全班第一名呢。”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二章

柳妃笑道:“刚刚人已经回去了。”

楚月也就问道:“特地进来是有什么事吗。”

柳妃点点头,说道:“我二婶进来说,最近老九没少过去找斛儿,还叫斛儿从后门悄悄出去。”

楚月愣了一下:“还有这事?”

“嗯,神神秘秘的,还以为他们是做什么去,谁知道竟是去红妆园听戏,还以为瞒得住大人,不过都被大人发现了,二婶就进来跟我说这件事。”柳妃说道。

“不会吧?怎么可能,老九他跟斛儿是血亲,他清楚是不能跟斛儿结合的。”楚月说道。

这话她之前是明着跟柳妃说过的。

柳妃点头道:“我也说不可能,不过此事的确是真的,月姐姐你问问老九,看是不是有什么内情在?”

楚月说道:“你别急着回去,我这就叫人去把他喊来问问。”

秦承天就被喊过来了,看到柳妃,秦承天基本上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看到你柳母妃应该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吧?自己说吧,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你跟斛儿是血亲,这点常识你应该是知道的。”楚月说道。

“母妃,柳母妃,我只是请斛儿表妹陪我演了一场戏。”秦承天叹气道。

“演戏?”柳妃不明所以道。

楚月也是眉头微微一蹙,看着自己儿子等他接着往下说。

“母妃,柳母妃,怀王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盯上我了,似乎还以为我跟星表姐有什么私情。”秦承天一脸人畜无害地说道。

“什么?”楚月跟柳妃双双惊讶。

“他不是傻了吧,你跟星儿怎么可能,他还能这么以为?简直是不成体统!”楚月骂道。

柳妃也说道:“长乐跟凤少主都订婚了,他怎么还会有那样的想法?”

“或许是因为京城之中有流言,北狄王喜欢我姐,我姐没准会被打动,而且我也查到,怀王他暗中动了手脚,想要促成北狄王与

文学

我姐的事。”秦承天说道。

楚月脸色顿时就难看了。

柳妃是很清楚她月姐姐心思的,说道:“怀王当真是其心可诛,他一边促成北狄王跟长乐,一边又怀疑你跟凤小姐有私情,这是想要搅和了长乐的婚事,又想要叫你跟凤小姐名誉扫地么!”

秦承天叹气道:“所以我才只能请斛儿帮忙,叫他以为我对斛儿有好感。”

“胡闹,你跟星儿的名声是名声,斛儿的名声就不是名声了吗?”楚月瞪儿子道。

“斛儿是柳府出身,她是母妃你的亲孙外甥女,更是柳母妃的侄女,斛儿身份高贵,在京城之中也是名声甚好,岂是等闲流言蜚语能中伤?”秦承天说道。

“你就是胡闹,这种事你应该来跟母妃说声,哪里能用这种法子?斛儿说到底是姑娘家!”楚月教训道。

“母妃教训得是。”秦承天认错。

“行了,你回去吧。”楚月摆手道,又交代:“不准再去找斛儿,省得她祖母担心。”

“是。”秦承天点点头,也就回去了。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三章

这一日孟天则正在塞北的营帐中苦思破敌之策,以及如何想办法解决军中士兵们的冻疮问题,最好能搞到一批冬衣。北方的风沙跟刀子一般,硬是在他们的皮肤上开了一道道的口子。他们军营里很多士兵手上和脚上都生了冻疮,晚上一钻到被窝里,手心脚心那叫一个痒。好多士兵痒得实在忍不住了便是拼命的抓挠,将皮肤处都抓烂了,依旧感觉不到疼痛。军中严重缺药材,更别说这几百人同时患病了,治疗冻疮的药早就没有了。时间一长,好多人莫名的皮肤感染,小烂变大烂,最后就这样活生生的化脓痛死了。

孟天则甚至命人将几个营帐集中在一起,形成一个包围圈,这样可以抵挡寒风和风沙。却不想,只要一升火,或者稍微热一些,身上的冻疮便又痒了起来。

敌人大概也有内奸,知道他们将营帐合并后,竟然趁夜偷袭,而且还拿着火把往他们营帐中扔。这一次损失惨重,孟天则差点将自己给砍了。

他很是自责因为很多兄弟因为他失去了无辜的生命,如果他不做出合营的决定,很多人就不会枉死了。

好在老天没有让他走入绝境之路,就在他不知道该是撤兵到城中修养,还是发起最后一次冲锋时,及时雨宁珞出现了。带着军粮,棉衣很多食物来了。最为关键的还有不少重武器。

当手下的亲兵告诉他,有一位自称是宁姓的女人来给他们送军粮时,孟天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等看到宁珞俏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时,孟天则直接上前将她紧紧抱住了。

那些士兵们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哎呦喂平日里脸崩得跟个冷面阎王的男人,竟然也会喜欢女人,看到女人后,竟然如此的不矜持。

大人,可千万得端好自己的架子啊,不能塌了,不然以后怎么统领千军呢。

孟天则一句滚,便是拉着宁珞的手,往他的主帅营帐中走去。

进去后第一个动作便是紧紧抱着宁珞,然后啃啃啃,后面省略两百字。

直到傍晚孟天则才献宝似的将宁珞带出了营帐,和他手下的将官们介绍。当晚孟天则更是准备给宁珞开个迎接宴会。到时候大吃一顿,兄弟们都个把月没见着肉心了。

宁珞带来的宁氏熟食,还有速泡面,让大家吃的眼泪汪汪,一个个在宁珞面前叫着夫人长夫人短的。最最关键的是,宁珞会找草药,她来了之后,听说了士兵们的遭遇,除了从她们带来的药草中拿了不少出来,还亲自带人到山上去采叫杨金条的药草,这种药草对手痒脚痒有奇效,又给他们士兵做了冻疮药。擦了不出三日,他们手上的红肿就慢慢消失,瘙痒的感觉也逐渐减退。

宁珞的到来,就像是活菩萨拯救了众生一般,让他们终于脱离了苦海。

接下来就是商量对敌政策,宁珞说了自己的想法,就是先想办法烧了敌人的粮草,接着将他们过河的桥给炸掉,断了他们的去路。然后再命两组士兵从悬崖上翻过去,给他们来个大突袭。

这次宁珞临时组建了一个飞伞队,直接从天而降打个敌人措手不及,然后每个跳伞的士兵,身上都放着七八个**,这下还不炸的敌人屁滚尿流。

这一战,宁珞成为军营中的女神般的存在,大家对宁珞的崇拜和尊敬甚至远远超过了孟天则,搞得都有些吃醋了。

不过孟天则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他可是个高瞻远瞩,胸中有雄才大略的人。

宁珞来了之后,孟天则心里就有个想法,等他们这次打仗赢了之后,就回去成婚,然后抱着老婆生猴子去了。经过这次打仗后,他深深的体会到,作为一个普通人,自由是多么的可贵。

他不喜欢打打杀杀,他想和老婆孩子一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