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一章

真正的高等精灵:高贵优雅,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绝美的弧度,言语中透露着……超级装逼犯特有的凡尔赛气息。

虚假的高等精灵:粗俗直接,动不动起手就是笔直朝天的中指,言语中流露着……秋名山司机特有的老色痞味道。

就算希尔瓦娜斯知道,好多精灵同胞受不了银月城的腐朽气息,跑出去单飞。

比如瓦莉拉,比如还在昏迷的戴林国王的情人吉娜*金剑……

一来那是少数,压根没有眼前黑压压几千号那么多。

二来她不觉得自己老得连见过面的精灵都完全没印象……吧?

你看,那个对她流着哈喇子的【crazy鬼】高喊着什么:“誓死拥护希女王,呲溜呲溜!”

她当然听不懂中文,这不妨碍她通过这货的言行判断出他绝对不是高等精灵。

如果她碰过如此狂热的粉丝,她发誓自己一定会记得。

别看高等精灵巅峰时人口上百万,若是有心去记,千把年过去,怎么都记个七七八八,至少会记得姓氏。

一个站姿举止都让希女王觉得比较顺眼的男性高等精灵靠过来了。

他抚胸躬身行礼。

“希女……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阁下,我叫是【灰行】。我们是旅居在外的高等精灵。可惜,自从我们的祖辈离开银月城,因为环境的关系,我们的生活习俗已经跟银月城的同胞有了莫大的差异,万望予以体谅。”

“呃,我明白的。”

“还有,因为我们的名字有着有种特殊的魔力,被知晓真名会相当麻烦。我们习惯用代号来称呼对方。”

希女王瞥了一眼对方的三叉戟肩章,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躲不了:“三叉戟嘛,我懂!”

远处的【君沐齐】一面绝望:“喂喂喂!怎么我们换了个皮,重新捏脸,还是被希女王当垃圾看啊!”

【郁金香之神】:“妈蛋,【垃圾】的风评被害啊!垃圾都可以再回收,我们不行。我们明明是色中饿鬼,人中渣滓才对。”

“我靠!你这么有自知自明,我居然无言以对!”

【郁金香】一手搭着对方,强调:“是我们!”

以往,希女王对三叉戟不怎么感冒。

她只指挥自家的精灵游侠,以及部分人类的猎人职业者。

不混猎人的,没资格靠近希女王的营地。

现在不同了,一群沙雕玩家像追星族一样,屁颠屁颠地靠过去,希女王还没法拒绝。

她不能把大量游侠带回去,毕竟这意味着提前刺激精灵高层的神经。

话说……

这些不着调的家伙真的靠谱吗?

这时,一个自称叫【褚佳昀】的家伙走到希女王面前,满脸自信:“放心吧!风行者阁下!轮到搞事……咳,说起敌后疏散工作,我们是专业的。”

这个时间点,由于泰瑞纳斯直辖的死亡骑士团还在西海岸,靠近阳帆港附近,永歌森林东翼还没多少不死族的空军。

希尔瓦娜斯得以带着三千沙雕玩家坐着一千只狮鹫,成功空降。

果然,他们成功穿过了广域魔法护盾。

第二天早上,整个永歌森林地区所有的法爷都在同一时间被强行中断了他们与银月城的魔法联系。

整个地区数以百计的大小圣殿和魔法塔中,身穿华丽长袍的精灵法师惊恐地睁开了眼睛,发现从此一刻起,跟银月城的魔法通讯频道不管如何呼唤,都不再传来回应。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二章

关于神性,浅层规则这些东西,贝塔是不懂的,但这并不太妨碍他去理解。

根据她们的说法,所谓的浅层规则,大概相当于原位面的物理定律,是支撑这个世界运转的框架。

生物或者物体的存在性,在这个世界也是一种浅层规则,如果某个生物的认知从浅层规则上被抹除了,那么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物,都会失去对这个被抹除的生物的记忆。

即使他还活着。人们也会看不到他,摸不到他。

至于贝塔为什么会记得,因为他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你是黄金之子,核心本源并不是我们这个位面的产物。”世界树瞄了一下贝塔的脑袋,似乎是想看透他的灵魂:“因此你可以记得这两名女神是谁,但我们不行。”

贝塔皱着眉头问道:“所有的神明都不行?”

“估计都不行。”

抽了口冷气,贝塔觉得相当头大,他忍不住嘀咕道:“到底是谁,这么厉害,直接把两位女神的浅层规则给抹除了。”

世界树翘起光滑的美足,慢慢地说道:“不知道,我也发现三百年前有很多记忆片断丢失,这让我很不开心,如果你能查出个原因,我也会很高兴的。”

“一起查查吧,互通有无。”贝塔轻轻抚摸着女神像,说道:“另外,我想了解一些关于神力的知识,希望你们能教我。”

“这没有问题。”世界树站了起来,淡紫色的长发飘舞,散发着贝塔从来没有闻过的清香:“但你得把这个英雄宴魔法教给我们。”

“没有问题。”贝塔微笑起来。

英雄宴顶多就是传奇级别的技能,而有关神力,神性的知识,全世界,或许只有可可亚拉和世界树能教给他。无论怎么看,都是贝塔赚到了。

至于渥金……神性对于神明来说,就是呼吸,就是血肉。

他们没有必要去了解自己怎么呼吸,血肉怎么生长,因为这些都是本能。

因此,在神性这方面的知识,渥金反而没有多少能教贝塔的。

贝塔安排了客房给这两位半神住下。

但她们没有直接休息,而是一起手挽着手去逛街了。

就像是普通的精灵族姐妹一样。

对于世界树来说,人类的世界,其实挺新鲜的,她毕竟一直以来都只待在精灵森林中,偶尔出来一趟,当然得好好地玩一阵子。

而贝塔被安吉儿、艾玛母女俩拉到房间里聊天,晚饭的时候,母女俩人一起作了夹心饼给他吃。两人的手艺很好,艾玛做的那部分,清香脆口,而安吉尔做的另一半,则是甜而不腻。

贝塔吃得很开心。

当可

文学

可亚拉和世界树回到客房的时候,世界树下意识看了四楼那里。

她虽然现在实力弱了很多,但精神力却没有变化,能轻而易举地感受附近的动静。

然后她笑了下,没有太大的反应。

在客房里住下,两个精灵都用清洁术洁净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毕竟逛了几个小时的街,身上会有所灰尘,然后两人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夜景。

即使是深夜了,渥金城依然极其热闹,处处都是灯光,处处都是吵闹的人声。

“真是座活力奔放的城市。”可可亚拉感叹道:“以前,我们精灵族也有这样的景像,但现在……一到晚上,所有的城市,即使是王城,也安静地像是鬼域一般。”

这时候世界树接话了:“说得好听些叫做宁静祥和,其实根本就是毫无生气。”

可可亚拉笑了下:“母亲喜欢热闹的地方呢。”

“当然的。”世界树趴在栏杆上,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从有意识起,就喜欢热闹,但森林太安静了,所以我创造了你们和……他们出来,本意就是想让你们陪我聊天,玩耍。”

可可亚拉看着世界树失落的表情,她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我们这些儿女子裔给你丢脸了。”

“别那么说,你们已经给我带来很多的快乐了。”世界树笑了下,然后下意识看了看上方,接着说道:“时间不早了,睡吧。”

其实对于她们来说,睡眠只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情。

更多只是一种习惯。

房间很奢华,虽然风格不太讨精灵族的喜欢,但无论是家具,还是被褥的质量,在人类世界,都是一等一的。

因此两人分床睡下后,也觉得相当舒适。

可可亚拉一直在闭着眼睛浅睡,而世界树不知道为什么,睡上半小时,或者一小时,她总会睁开眼睛,下意识看看楼上,微微皱眉。

一晚上,她至少睁眼了十数次,而后清晨,她轻轻起身,再次来到了阳台这里站着。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三章

卡拉瓦的士官长,莫里格斯最近非常的头疼!!

作为埃拉西亚与迪雅之间的军事缓冲区,“绿野”,是后续迁徙而来的农民对这片新开发区域的简称,意指“绿色肥沃的丰收之野”。

毕竟此地毗邻图拉里昂大森林,土地肥沃、粮食产出也算不错,算是让那些不用缴纳沉重赋税的拓荒民过了几年轻松日子……

然而对于负责保卫此地……又或者说监视北面迪雅地区的重要前进基地,也是周边除开哈蒙代尔外最主要的战略要塞的卡拉瓦,肩头的任务却也算不得轻。

虽然东边有哈蒙代尔作为屏障挡住了欧弗地区的恶魔肆虐,但问题是相比哈蒙代尔,卡拉瓦无论是在驻兵规模亦或是城防建设上都远远不能相比,此地目前也就驻扎着一支扩编大队(800人上下),据点里最强的甚至也只不过是作为三阶老兵的莫里格斯士官长本人,面对着北面那些个不死的……又或者是死了还能满地乱跑的鬼怪,这让全军上下心里如何不慌?

原本卡拉瓦地区的军队士气就不高,前阵子北面那边的怪物们忽然就有了动静,根据莫里格斯亲自带队侦查之后确认,远方灰黑色的死亡原野上,正有着大量亡灵怪物陆陆续续向着南方“迁徙”……

虽说基本已经能确认是迪雅方面发动军士侵扰了,但关键是莫里格斯发出去的求援信息却并没有回应啊!!

“嘭~”

莫里格斯重重一拳擂在了桌案上,颇是有些咬牙切齿的道:“该死!上头的增援还没下来!!那些混蛋老爷们办起事来难道要比磨磨蹭蹭的亡灵怪物还慢么?他们根本就是不在乎我们的死活!!”

莫里格斯脸上狰狞的表情吓得他的副官不由得一哆嗦,然而或许正因为他的这点小动静反而是提醒了暴怒中的莫里格斯此地还有人,因而他才算是勉强止住了自己后半句即将脱口的诅咒,改为面色漆黑道:“……村民那边呢?避难通知传达下去了么?”

“报……报告长官……通知是……传达下去了……可是……”

“可是?这还有什么好可是的?!难道你们就没说清楚正在来袭的是无边无际的亡灵怪物么?!”

“怎么会!!长官,我发誓我们的人都把话说清楚了!可是……可是那些该死的蠢民就是死守着他们的那点地苗不肯走啊……咱们总不能说真的掏刀子砍人吧……”

副官也是一脸的纠结,然而似乎他更怕自己的长官发怒,只得是老实交代了情况~

类似卡拉瓦这样的“开拓地”,其实就是曾经强盛无比的埃拉西亚一点点扩张自身地盘的“粗浅”手段。

毕竟当初立国的时候,埃拉西亚也不过就是个聚集在五湖地带区域的刚刚定居下来的游牧民族而已,随后随着国力的提升、人口的膨胀,埃拉西亚才一点点扩张开去,版图逐渐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在埃拉西亚的先贤英雄们最是奋勇争先的年代里,这样的“开拓”是必然有着强大的贵族,又或是果敢强大的将领带着大军支持的。

代表着王国实力的正规军护卫在旁,而大批的开拓领民又或者流民随后跟进,一点点将蛮荒但却肥沃的土地开垦养熟,一点点将原本无垠的平原、草地、湖泊滩涂又或者是森林变成了能够产出大量粮食的养人地……

然而无论埃拉西亚人如何夸赞着自身的勇武,无论王国的骑士们如何的鲜衣怒马,但至少已经严重迟缓下来的扩张脚步却从某些侧面反应了王国如今的发展迟滞……又或者是某些方面的力量衰退?

贵族们纵情声色不再孜孜不倦,士兵们安于和平不再血勇搏杀,甚至就连那位王国上的至高者,如今掰着指头细数的也不过就是自己能够多活几个日头,能够在那宝座上再苟延多少时日……

是的,埃拉西亚人依旧骄傲,然而那凌人的骄傲之下,无法掩盖的却是整个王国活力的极大衰退——像卡拉瓦这里,说是什么“开拓地”,不如说只是一个为了监视敌国而安置的前哨基地。

只不过为了供应这处军事基地的后勤物资,为了减少从大后方调集大量生活必需品的成本,因而才很“随便”地携带了一批开荒民众过来。

这也亏得是这些年卡拉瓦地区没发生什么正经的大战,否则就仅仅凭借卡拉瓦据点里的那不足千号士兵,只怕这块土地根本就等不到养熟的时刻……

只是虽说“开荒”的部分办的太过随意,但至少相应的规矩还算不太乱,被流民们称为“绿野”的这块土地上,大大小小的村镇集落除了要供应卡拉瓦的“军资”外,倒也确实不用承担其他的王国赋税,甚至连兵役都要轻得多——因为卡拉瓦基地并没有遇到过什么像样的战斗,因而也就没有盲目扩大自身的规模了,毕竟士兵多了也就更需要庞大的军粮不是?

而这般的逍遥日子过了几年,绿野地区的人民自然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放弃当下的一切了!

迁徙来这里的大部分都是王国内陆破产的自由民,又或者是曾经作为农奴被大军携带过来的。除了当下已有的一切,再回到王国内陆的话,几乎

文学

等于他们就要放弃自己全部的财产!

更别说眼下春季刚过,地里的禾苗种子什么的刚发芽,收必然是收不到任何粮食的,甚至当初为了满足自家开垦土地的禾苗需求,有些收入不高的农户还是向旁人借贷之后才下的种。

这要是真的放弃了……

那哪里是一无所有啊?简直还倒欠了一屁股债,是根本不可能轻易下的决定!

而且无知的人民基本都是短视的——士兵们固然已经来提醒说不日即将有可怕的不死怪物向这边侵略而来,可关键这不是还没杀到家门口么?

只要眼前还没看见,那这些巴巴眼望着自家地里收成的农民就敢两耳一闭假装听不到外面的风雨雷霆——再者说了,真要是有什么怪物来了,不是还有咱们王国强悍的军人么?

埃拉西亚的军队是无敌!狮鹫帝国的城堡都是不会陷落的要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