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哪种女人一摸就有水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一章

一路走来,磕磕绊绊,终于还是完本了。

成绩虽然惨淡,但喜悦感还是有一些的,这是我的第一本完结小说,我自己对写完它是有一些执着的。

写书期间,几经沉浮,心态早与开书之时有了很大不同。

这本书没有大纲,最开始只是想写个正经的三国,奈何写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无数次不知该怎么接下去,但还是硬着头皮写完了。

历史写成仙侠,文笔稀烂,作者本人写作热情时高时低,态度不端正,后期连改文都不改,写完直接发出去,更新慢,最近都周更了,居然还有几个人看,真的万分欣慰。

我还是很喜欢文中这个故事的,无数次想要从头到尾翻修一遍,却没有那个魄力,也自认水平还驾驭不了这个故事,便一直拖到了完本。

以后或许会翻修,更大的可能是就这样了,作者对自己还是有点逼数的。

各位,新书再见,新书是仙侠,重生洪荒年间,讲述主角带领人族奋斗发家的故事。

目前还只是个想法,一直没有付诸实施。吸取这本书教训,我会先好好整个大纲出来,加上确实有点忙,最近又沉迷游戏,问世时间应该会长一点。

就这样了,诸君有缘江湖再见。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二章

第四百二十九章:上岛

牛头一拍桌子,把李沐都给吓了一跳,然后便听他道:“那王八蛋,当初在时就给活刮了他!”

“若不是他咱们也不会来到这个鬼地方,还要受这鸟气!”牛头真的是气急败坏,让他双鬓间的大串胡须都历时涌动了起来。

朱慈烺斜视了他一眼,眼神中没有任何感情让后者立马就老实了下来。

“咱们来这里是受罪,但同样的以后咱也一定会给他还回来!”

不知怎么的朱慈烺说话越是平淡,就越是有那种感染力,让人不由就会觉得他说的就是真理。

站起身来的朱慈烺接过李沐手中信笺,将其看了两眼之后才淡淡道:“所谓受罪不过是一次磨砺罢了!”

随即朱慈烺转过身,更为坚定说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饿其体肤……”

“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则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当朱慈烺说完这段话,在转过身时除了还在品味其间韵味的牛头外,不过李沐已经完全是一脸呆滞。

朱慈烺有些不安,自己这话会不会太装逼然后……穿帮了?

就在此时朱慈烺却听牛头点了点头,然后点评道:“皇子此言却是说除了我牛头的心里话,大丈夫当如是……”

而这时牛头也注意到了李沐的不正常,于是他便问朱慈烺道:“皇子这穷书生唱的是哪出?”

朱慈烺摇摇头,暗道我那里知道!

好一会儿之后才见李沐神色趋于正常,只听他喃喃道:“皇子此言……实乃……”

好像找一个形容词很困难似的,李沐嘀嘀咕咕老一会儿后才结结巴巴道:“皇子此言……实乃……圣人之言圣人之言呐!”

李沐情绪愈发激动,很明显是文青病犯了。

不过他说的那句“圣人之言”,隔了老一会儿后才让朱慈烺确定,这家伙口中的圣人指的是自己。

当然这也让朱慈烺心中的某种侥幸彻底死去,这里根本就是别人的话!

“皇子,属下比尽己所能辅佐皇子以成大事,宰割天下分裂山河!”李沐重重跪倒在地颇有掏心掏肺的决心到。

朱慈烺的一番话也点燃了他心中隐藏的那可英雄梦,大丈夫当如是也!

牛头一看这就不干了,这是要跟老子争宠啊!

于是他也狠狠跪倒在地,一个大脑门就磕了上去然后大声道:“属下也必拼死保全皇子以成宏图霸业!”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三天之后,这三天以来,自从有了李沐神神叨叨的圣人之言。

朱慈烺无疑又戴上了一层光环,底下侍卫们对他的崇敬无疑又多了几分,甚至私底下还在议论自家皇子是不是圣人降世。

这些事情朱慈烺当然了然,然后他选择了放任,只有自己身上光环越重这个队

文学

伍才会更有向心力,所有人才会更加团结。

对于造成这些的始作俑者,朱慈烺也很是满意,比如说此次出行便将李沐戴在了一路。

其实按理来说他们去参加宴会该当是乘车的如此才符合礼数……但可惜的是,他们并没有马车,当初来的那几辆都被他们给带走了。

这也就逼得朱慈烺几人,不得不骑马赴会……现实上来说真的很残酷。

带上牛头和李沐,再加另外两名侍卫的朱慈烺一行人便往目的地行去。

一行才五个人,你很难相信这是一位皇子在出行,但现实正是如此。

经历过城外那场厮杀之后,朱慈烺手下人折损就比较严重,能用侍卫不过二十余人,现在人手实在是紧张得厉害。

原本牛头是建议不去赴会的,但遭到了朱慈烺和李沐的同时反对!

他们和这个人之间本就仇怨深重,人家既然专程发函邀请,便已经做好了你不去的预案,到时候说不定还有什么套等着你。

所以不去肯定是不行的,去了的后果就是一切便都在明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种打算无疑是正确的,这人本就很难称得上正大光明,你让朱慈烺如何能把自己送上门去。

…………

五月间正是菊花正放时节,开宴的由头之一便是邀请大家赏花!

然后就很自然免不了附庸风雅,对这种酸味十足的宴会,其实朱慈烺内心是拒绝的。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即使再恶心他也得去!

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岛,它其实是城外的一处湖心小洲。

纵马离城,朱慈烺便感受到了久违的解缚感,这让他原本不畅的心情有了很大好转。

此时已经夏日所至,甚至粗粗算来他朱慈烺已经到这个世界一年多,回想一年之前貌似此时的自己还在前线和人玩命。

但实际上到了现在整整一年已经过去,他朱慈烺依然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城外的官道此时行人也有不少,他们无人纵马之下把官道上的平静彻底打乱。

“狂徒……”

“庶子……”

马蹄声大作之下朱慈烺等人是听不见这些诅咒,当然了,就算他们听见其大脑也会对之无动于衷。

但是,风铃湖的方位,距离官道也还有一段距离,故而在官道上未能疾驰多久他们便得转入小路。

这样他们的速度也不得不降了下来,还不时得防备前方突然出现的树枝。

当然了在这种小径上行走,他们还不得不担忧另外一个问题,这要是他们遇到刺客该怎么办!

对此朱慈烺只想说:怎么办……凉拌呗!

也不知行了多久,前方树木开始逐渐稀疏,大口径的大树也逐渐变少,现在取而代之是更多的灌木或者其他观赏性的植物。

这一切无不预示着这岛就要到了!

当朱慈烺等人翻过最后一个山坳时,站在坳口俯视下方便见波光粼粼之间一座湖心岛点缀其中,其上建筑错落有致华美无端!

于是几个人就如同乡下人进城一样看着前方景色久久不能释怀。

“你们是什么人,擅闯禁地,左右……立刻将其拿下!”

就在这时一个很不友好的声音在朱慈烺耳边响起将马上几人拉回现实。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三章

山寨坐落在一条斜着由东向西进山的大路北面,所处在的小山并不是很高,实际上是一个跟大路基本平行、连绵、起伏的一条小山脉高点,

向西进大山之路,沿着山脚蜿蜒进大山深处,上山寨的路南北两条,山寨四周几乎都是断开的一级级小崖,不高也并不险峻,但是却灌木荆棘丛生,无法通行。

要想在荆棘丛中新开一条路出来,也并不难,但那样动静肯定不小,肯定会被山寨上的人发现,偷袭根本不可能。

三十来人的队伍,由东向西猫腰行

文学

走在星光下黑暗的山梁上,绕开了山寨东南方向两里,大路以南的一个村子。

杨德士并不是第一次带队,曾经跟郝平一起带队打过兴隆镇,虽然每次的结果都不怎么好,但大场面倒差实见过不少。

有侦察兵在前带路,部队在快乐到山寨时分兵,刘队长带人沿羊肠小道去后山,前后包抄。

约定一个小时后发动进攻,至于一小时有多长时间,谁也不知道。

杨德士心里有些紧张,仔细按以前在独立团的战后总结思路思考,却发现一连二连九连打胜仗的经验,好象一个都用不着。

二连跟九连打过多次炮楼,伏击,但是,团里每次战斗经验总结,给人感觉全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要么有内应,要么化妆,要么打个袭扰战,要么提前搞到消息伏击,对于眼前的行动根本没有借鉴之处。

总觉得有地方没有考虑周全,再仔细把战斗从开始到结束思考了一遍,忽然意识到,战前侦察好象做得不到位!

眼看战斗就要打响,可是连敌人兵力、火力布置、地形等情况,一概不清楚,更重要的是,这次战斗并没有向上级报告。

自己作为一县之长,到底要不要上报再行动?可是保安团今天刚好出山好几十号,要是真上报,一来一回,机会就没有了。

忽然有些犹豫,刘队长已经带着人走了,为将者绝不能朝令夕改,那样,会降低指挥员的威信。

以前姓胡的跟姓高的哪一次打仗跟团里汇报过?不一样没事么?

一咬牙,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容不得他再犹豫。

眼下,部队已经摸到保安团驻地山寨进山脚不远,众人匍匐在一片灌木丛小山包。

向前再走一里,就是侦察员发现保安团在山脚下哨兵的地方。

杨德士要打这个山寨,倒不是真有什么特殊目的,只是因为刚到这边,大部分村子都在平原,连一个像样的驻地都没有。

如果就驻在平原上,鬼子一个扫荡包围所有辛苦就全玩完。

刘队长本就很熟悉,下午的侦察结合以往的情况,这位置的环境很不错,背靠东太行山,如果真有事,人员可以直接退进山里。

把驻地放在这里,当然更踏实,更安全,就算鬼子大举进犯也进退有余。

并且,这个位置险要,说不定就是鬼子挺进队进山路口之一,但如果占稳卡住了,同样能为总部首长向东出入平原提供便利。

“你们四个先上,解决掉那两个保安团的暗哨,不过,一定要小心,不要弄出动静。”杨德士不再犹豫。

两名战士猫腰在前,杨德士紧随其后,身后跟了六七个往山脚摸过去。

保安团哨兵一明一暗,区小队侦察员一点不含糊,很快到位,两人同时跃起,冲向山脚下坐在灌木丛中一块石头上抽烟的暗哨,熟练捂住暗哨的嘴,另外一个人用刺刀捅进暗哨腹部,巨痛让哨兵鼻腔发出唔啊嗯唔的声音,肌肉收缩着挣扎反抗。

战士刺刀抽出,再次捅入,这一刀从上腹部位捅进胸腔,刺破了心脏。

弄出的动静不小。

路边小屋传来一个警惕的声音:“你在那折腾啥?”

一个战士压低了声音:“管你屁事!”

小屋里的人听着声音不大对劲,出门,端着枪向上边暗哨方向:“你说话声音怎么…不对劲…”

话刚落音,就被几个人迅速冲上前来的战士给抓手扯腿放倒在地,哨兵下意识的扣动扳机,却忘记子弹没有上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