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

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第一章

就在这时候,他们身后的门又被推开了,一大群人拥了进来:邓布利多教授,后面紧跟着克劳奇先生、卡卡洛夫教授、马克西姆夫人、麦格教授和斯内普教授。

在麦格教授把门关上之前,罗尔夫他们听见隔壁的礼堂里传来几百名学生嗡嗡的议论声。

“马克西姆夫人!”芙蓉立刻说道,一边大步朝她的校长走去,“他们说这个小男孩也要参加比赛!”

哈利尽管觉得不可思议,大脑一片麻木,却也感到心头掠过一丝怒火,小男孩?女人,男人不能说小你不知道么?

马克西姆夫人挺直她魁梧高大的身躯,她俊俏的脑袋碰到了点满蜡烛的枝形吊灯,穿着黑缎子衣服的巨大胸脯剧烈地起伏着。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邓布利多

文学

?”马克西姆夫人似乎在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朝着邓布利多教授问道。

“我也想知道这一点,邓布利多,”卡卡洛夫教授不甘示弱的站了起来,他脸上带着冷冰冰的微笑,一双蓝眼睛像冰块一样透着寒意。

“霍格沃茨有两位勇士?我不记得有人告诉过我,说主办学校可以有两位勇士,难道那些章程我看得还不够仔细?”

他短促地笑了一声,声音很难听,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老巫婆,英雄世界的反派一样难听。

“这不可能,”马克西姆夫人说,她那戴着许多华丽蛋白石的大手搭在芙蓉的肩头,“霍格沃茨不能有两位勇士,这是极不公平的。”

“这件事只能怪波特,两位教授,”斯内普轻声地说,他的黑眼睛里闪着敌意,“不要责怪邓布利多,都怪波特执意要违反章程。他自从入校以后,就不断违反校规……”

“谢谢你了,西弗勒斯。”邓布利多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想要继续下去的吐槽,斯内普闭上了嘴巴,但他的眼睛仍然透过油腻腻的黑发闪出恶意的光芒。

罗尔夫也是着实替他捏了一把汗,斯内普教授,你再这样直男癌下去,你可能将永远也见不到哈莉了呀!

邓布利多教授现在低头望着哈利,哈利也望着他,竭力想读懂那隐藏在半月形镜片后面的眼神。

“你有没有对写着你名字的纸条做过什么手脚,哈利?”他平心静气地问。

“没有。”哈利迅速的回答着,他清楚地意识到每个人都在密切地注视着他。

斯内普教授在阴影里不耐烦地发出一种表示不相信的声音,这让哈利大为恼火。

“那你看这张纸条上的自己是你的么?”邓布利多教授不理睬斯内普,继续问道。

“不是!这不是我的字迹!”哈利激动地道,似乎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般。

“啊,他肯定是在撒谎!”马克西姆夫人大声说,斯内普摇了摇头,噘起了嘴唇,表示他也不相信哈利的说法。

“克劳奇先生……还有巴格曼先生,”卡卡洛夫拿腔拿调的说道,声音又变得油滑起来。

“你们二位是我们的……emm……客观上来说是我们的裁判。你们肯定也认为这件事是极不合适的,是吗?”

巴格曼用手帕擦了擦他圆乎乎的娃娃脸,转眼望着克劳奇先生。

克劳奇先生站在炉火的光圈外面,他的脸一半隐藏在阴影中。

他显得有点儿怪异,那半边黑影使他显得苍老了许多,看上去简直有点儿像个骷髅。不过当他说话时,声音还和往常一样生硬。

“我们必须遵守章程,章程里明确规定,凡是名字从火焰杯里喷出来的人,都必须参加三强争霸赛的竞争。”

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第二章

“嗯嗯嗯……”

后台的电视画面里,玛丽亚凯莉在重重保护下还被挤得像风暴海中的一叶孤舟,她也没心情秀大钻戒了,花容失色低着头,一只搭在桑迪格伦背部,紧跟经纪人快步走向航站楼,仓皇逃窜。

“凯莉女士,你对莱温斯基指称的东厅洗手间事件有什么要重新补充的吗?”

“你还坚持你之前的说法吗?”

“你和APLUS……”

“凯莉女士!你可以回答我们的问题吗?”

记者们用各种问题轰炸,并把相机举高高,越过保镖头顶胡拍一气。

闪光灯下前妻的脸一片惨白。

宋亚收回森冷的目光,继续对手机那头的哈维韦恩斯坦说道:“不,不,这次我不干了,他骗了我和Mimi,他……你们之前明明说绝对不会出意外的。”

大统领自己都翻车了,真正的翻车,十七号刚在大陪审团面前信誓旦旦说和莱温斯基没有发生过关系,这不是什么出轨绯闻被实锤,这是实实在在的伪证重罪。

全米乃至全球媒体全部爆炸,自己和前妻在白宫那点破事性质完全不一样,就算也被抓到了证据,那也只是给人茶余饭后增加点谈资而已,绝对不可能同意让大统领的人再次炒起来帮忙转移火力。

“我和Mimi那点事何德何能配相提并论?我们当时是夫妻,又没去什么国会宣誓作证……”

他明确对哈维表明态度,“不要让我发现你们在尝试这么干,这次情况和上次完全不同,别装傻哈维,我可不想被媒体拿来和他犯的过错摆到一起做对比,这对我和Mimi的伤害都非常大。”

“我理解,但我们不求你和玛丽亚凯莉有多配合,就小小炒作一下,能分摊掉一点舆论压力也好……”

哈维打这个电话来就说明他们有这个打算,“事后会有非常丰厚的回报,比如……”

“我再说一遍,NO!”

宋亚严厉的打断,“你们还是先想想该怎么自保吧……”

“我知道他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所以……他非常紧张,我不确定他会为了自保做出什么来,而且他会记得这次事件中所有人的表现。”哈维说:“你不是在推动什么法案吗?敌人很强大?”

“别威胁我哈维,你们找错人了。”

是人是狗有事没事都先诈一下?那三十亿富翁还有什么当头,宋亚警告:“总之别逼我选择另一条道路。”

“什么意思?”

“你会知道的。”

这时候工作人员来催促上台,宋亚接过麦克风,用手指戳在海登胸口很严肃的下令:“我要绝对的静默。”

“我明白。”海登郑重点头。

“嗯,有搞不定的就和斯隆商量。”

宋亚趁黑跑上台,EarnedIt舒缓暧昧的前奏响起,一束白色的光打到他的脸上,“你让一切都变得不可思议,使我眼中再无她人,只因为你,唯有你……”

他切换心情,深情开唱,七位穿着清凉,身材火爆的女舞者跳起椅子舞。

观众们反响极为热烈。

“You,you,you……”

又一束光,从侧面照向舞台上空,一个穿着类肤色紧身衣的特技女演员被吊索从高处缓缓放下。

又换了人,之前那个叫Pink的新人歌手好像已经在LAFACE唱片出道了,不会再接这种工作。

“你天生完美,值得我倾尽所有……”

情歌缓缓流淌,舞台上下仿佛世外桃源,无忧无虑岁月静好……

“一分钟。”

芝加哥,ACN新闻演播厅,当家主播麦卡沃伊将手从耳返放下,整理稿纸,做开播前最后的准备。

一位眼生的工作人员突然挨着身体过来,往桌上塞了张纸条。

他看完轻笑了下,英雄所见略同,随手将纸条塞进口袋。

“APLUS话说得很重,他不干……嗯,我再想想办法。”此时的哈维韦恩斯坦正在他纽约的Talk杂志总部办公室里,没办法,和大统领夫妻绑定太深,他没其他选择,再难也要鞍前马后出力。

“东厅洗手间的新闻稿。”手下将一份带节奏的文章送到他的案头。

“不行,重写。”

他看完很不满意,“别把白宫描绘得像是个藏污纳垢的大莹窟一样,焦点放在APLUS和玛丽亚凯莉身上就行,扯那么多有的没的干嘛!?”

蓝裙子一出,全球吃瓜,米国政治生态开始激烈动荡,以前的一切平衡都面临重新洗牌,哈维烦躁的把手下打发出去,拿起遥控器。

保守媒体进入了狂欢状态,‘弹劾,弹劾’是他们说得最多的一个词,Foxnews已经在热烈讨论在大陪审团做伪证会面临怎样的重罪量刑问题了。

这年头,媒体还是有点操守的,甚至被Foxnews起外号‘阿肯色台’的CUU,也只敢半骂半洗,花边小报就不用说了,观望试探一夜后开始照常的瞎编乱造,莱温斯基的事实锤了,那么阿肯色大统领以前的所有和女人有关的风流韵事看上去都不会假。

不少在选举期间跳出来指称和大统领有过关系的女人,纷纷拿到了通告,在全国人民面前上镜。

“呼……”

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第三章

一声闷响。

让周森一脸目瞪口呆的是,他奋力一击之下,铁甲巨蟑居然毫发无损,因为,它的脑袋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外骨骼,那倾尽全力砸下去的烟灰缸也只是把那层外骨骼砸出一道裂痕,但对铁甲巨蟑并没有造成致命的伤害。

“嘶嘶……”被烟灰缸砸中的铁甲巨蟑被激怒了,发出一阵刺耳的鸣叫声,身体居然冲向周森。

“老大,让开!”老恶棍大喊。

“收到!”周森和老恶棍在莫干监狱早就有了默契,几乎是立刻,周森的身体侧开。

“蓬!”

一个巨大的物体凌空撞向铁甲巨蟑,双方重重的撞在了一起,铁甲巨蟑硬生生的被撞得倒飞了出去摔落一楼。周森仔细一看,那巨大的物体居然是一块沉重的玉石茶几。

“快!”周森没有时间细看,当先朝门外的楼梯间奔去,在奔下楼梯的时候,他看到那被玉石茶几撞飞的铁甲巨蟑居然还没有死,正在一楼的花园里面抽搐挣扎着。

管家!

当众人沿着楼梯往下奔跑的时候,恰好看到了别墅的管家。

管家也在慌慌张张的往下面跑。

看来,是跑对地方了。

周森示意众人紧跟着管家身后,果然,管家跑下一楼之后并没有往外面跑,而是继续往下面跑。

地下室!

果然,负一楼尽头有一扇精致的铜门。

铜门虽然有锁孔,但也是智能门禁,管家用指纹打开了精致的铜门,众人跟随管家冲进了地下室,然后,管家紧紧的关上的铜门之后,众人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每一个人脸上都是劫后余生之色。

众人休息片刻后,才开始仔细检查这地下室。

不,这不是地下室,这是一座地下宫殿。

这地下宫殿里面有酒柜,有游泳池,有桑拿干蒸房,有健身房,有全息影音室,还有一个巨大的会客厅,到处都是一些收藏品,从瓷器到冷兵器以及古地球时代中世纪盔甲,甚至于还有机甲古老的经典机甲,其总面积居然达到了两千多个平方。

让人遗憾的是,这地下宫殿之中,没有任何热兵器。

根据管家介绍说,地下宫殿分为两个部分,他们现在所处的部分是娱乐室,还有另外一个部分是车库,主要是停放悬浮车。

这老家伙也还真是舍得,这么一处好地方,说不要就不要了,毫不拖泥带水。

该死的老王八!

周森一边参观地下宫殿一边暗自大骂地下监狱长。

地下室暂时是安全的,因为,那扇铜门非常厚重牢固,想必铁甲巨蟑一时半会也不会进来。原本,楼上还有电梯下来,但别墅的能源系统已经被破坏,电梯已经停止运行,地下宫殿里面的使用的能源是别墅独立的备用电源,根据地下宫殿里面的光脑显示,备用能源坚持一年都没有问题。

地下宫殿的酒水非常之多,食物并不多,不过,省着点吃,坚持几天问题还是不大。

让周森惊喜的是,这地下宫殿居然与别墅区的几个隐蔽摄像头相连,而那几个摄像头并没有遭到破坏,也就是说,他们能够通道摄像头掌握到外部的情况。

根据监控显示,外面的情况非常不好,地面上已经完全被铁甲巨蟑所占领,没有看到人类活动了。

好在的是,铁甲巨蟑也分散活动了了,不像开始一样集结在一起形成黑压压的虫潮,但是,数量依然很庞大,光是这栋别墅里面能够被监控所看到的铁甲巨蟑,其数量就达到了三十多只,想必,一旦有什么动静,周围的铁甲巨蟑就会闻风而动聚集过来……

……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大家都密切的关注着戈尔星的动态。

戈尔星的公共频道似乎遭到了破坏,报道断断续续的,一会是政府军队已经在剿灭铁甲巨蟑,一会又是某条商业街已经沦陷。

政府指定的避难所已经是人满为患,断断续续的

文学

报道里面,不停的循环报道说避难所已经满员,请周围民众就近避难。

好消息不多,坏消息却是一条接一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