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炕,白领公车

东北大炕 第一章

“有什么新消息吗?”乔安随口向瑞贝卡打听。

今天早上我就看到那份污蔑你的小报,来学校找你之前先给喵姐发信,请她帮忙调查一下那个在报上造谣诽谤,恶毒攻击你的家伙。

“那人叫什么来着……詹姆斯·卡伦德?”乔安回忆道。

“没错,詹姆斯·卡伦德就是他的真名,你大概想象不到,此人就是你所敬仰的亚历山大·杰斐逊先生花钱供养的御用枪手,专门写文章造谣抹黑杰斐逊的政敌。”瑞贝卡压低嗓音说,“喵姐、阿吱和班尼老师从同行那里打探来的消息表明,这一次詹姆斯·卡伦德撰文污蔑你,也是出自杰斐逊授意。”

乔安愕然无语,口中的咖啡变得分外苦涩。

“我早就说过,对杰斐逊这种表里不一的伪君子,不能只听他说什么,还要看他怎么做。”

瑞贝卡越说越气,言辞也愈发激烈。

“无耻小人詹姆斯·卡伦德,动不动就往别人头上扣‘阴谋家’和‘野心家’的帽子,依我看,这两顶帽子戴在他的饲主杰斐逊先生头上倒是正合适!”

最初得知詹姆斯·卡伦德受雇于杰斐逊的时候,乔安内心既震惊又愤慨,然而当他看到瑞贝卡切齿痛恨的神态,听到她那些措辞辛辣的抨击,反而觉得自己受的那点儿委屈不算啥,更要紧的是劝瑞贝卡消消气,可不要因为对杰斐逊先生的敌视,滋生出什么极端的念头……

“如果喵姐的调查属实,杰斐逊先生的所作所为的确令我很失望。”

“我早就觉察到他的表里不一,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下作到这等地步,看来‘文如其人’这句话,并不完全符合现实。”

看到瑞贝卡的脸色有所缓和,乔安接着劝她别把这件事看得太严重。

“杰斐逊先生的确很有心机,可他好歹曾是咱们的校长,还曾有恩于我,看在过往的情分上,大可不必怀恨在心,不喜欢他这种做派,往后敬而远之就是了。”

瑞贝卡摇了摇头,表情严肃。

“乔安,你误解了我为什么气愤,我讨厌杰斐逊这个人,不只是因为他雇人造谣污蔑你,私人恩怨在我心中的那杆天平上没有多大分量,我更在意的是此人搞政治的手段,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征兆!”

“危险的征兆?”乔安不明白瑞贝卡所指何意。

“通过煽动民意夺取权力,利用恶毒的诽谤打击不同政见者,杰斐逊先生的所作所为给新大陆政界树立了一个坏榜样!”

“必须有人站出来揭穿杰斐逊这类人物的真面目,否则政治活动必将堕落成比拼流氓手段的党争,无条件迎合暴民的作秀,最终演变成不问是非、党同伐异、相互否决的零和博弈,整个国家也将无可挽回的滑向深渊!”

瑞贝卡声色俱厉的断言,在乔安耳畔久久回荡。乍听起来很可怕,然而仔细思索却又觉得夹杂了太多危言耸听的臆测,并不符合实事求是的逻辑。

沉思许久过后,乔安觉得还是应该对瑞贝卡实话实说,坦言自己无法认同她这种“小时偷针、大时偷牛”的定罪方式。

“我不喜欢杰斐逊先生的为人,但是我看不出他真如你断言的那么卑劣。”

“瑞贝卡,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应该成熟一点,理智一点,学会用现实——而非理想主义——的视角看待政治。”

“我们心里都清楚,史书上那些伟大光辉正确的政治家们,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宣传需要,文过饰非装点出来的偶像,现实中的政客们,道德水平即便不低于大众的平均标准,至少不会太高,否则在政坛上怕是混不出名堂。”

“如果我们抛开那些不切实际的标准来审视杰斐逊先生,就应该承认他的道德水平并不比大多数政客卑劣,他所宣传的思想与理念比大多数政客更为崇高,激励无数年轻人投身于争取自由与公义的事业,作为一名学者他是伟大的,作为政客也称得上优秀。”

“即便杰斐逊先生的言行不一树立了一个坏榜样,影响也不至于像你担心的那么严重,那么深远。”

“毕竟他只是亚尔夫海姆殖民地议会的新任主席,在整个新大陆政坛上算不上最出众的角色,放在世界政坛上,就更谈不上有什么号召力了。”

听了他这番话,瑞贝卡无奈的笑了笑,神态仿佛一位慈祥的母亲看着孩童在沙滩上筑起堡垒,不忍戳破他那纯真的幻想,坦言他那冀望永世长存的杰作,迟早会被上涨的潮水摧毁。

“种下恶因,必有恶果,我刚才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不是危言耸听,还是交给时间来验证吧。”

……

第二天上午,乔安收到麦迪逊校长寄来的一封措辞考究的长信,为学生的冲动向他道歉。

校长先生还在信中劝说乔安主动澄清真相,公开签署“效忠书”,自证清白,与保皇党人划清界限,从而平息激进派学生们的怒火。

看过校长先生的来信,乔安暗自苦笑,就在办公桌前坐下,提笔疾书。

他并没有如麦迪逊校长期望的那样写什么“效忠书”,而是写了一份辞呈,投进校长信箱,而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卷铺盖走人。

当天下午,罗尔斯大师度假回来,从艾伦、托马斯和爱德华那里了解到这两天发生的变故,又惊又怒,急匆匆地闯进实验室,一把扯住乔安的胳膊,打算带他去找校长先生理论。

东北大炕 第二章

哞哞哞!

穿过传送门的瞬间,韦恩就听到了哞哞哞,成千上万的哞哞哞,声浪叠在一起,铺天盖地,淹没了他的耳朵。

韦恩心中一惊,地狱奶牛,成千上万的地狱奶牛。

既然有成千上万的地狱奶牛活着,地狱奶牛之王肯定也活着,在暗黑中,奶牛之王不是普通的小boss

文学

,而是不亚于痛苦女王安达利尔的大boss,魔王级,相当于无底深渊的强大领主!

好在韦恩本就有着心理准备,无非是从a计划转为b计划,从与巴菲门特决一死战,转为驱虎吞狼、借刀杀人,但愿祂们两败俱伤,让他渔翁得利。

刷,韦恩下意识的斩出钢铁魔咒,准备横扫身前的地狱奶牛,然后立刻带着团队传送兜圈子,坚持到巴菲门特闯进来。

如果万渊平原过来的那人不是巴菲门特,而是无关紧要的小人物,那就转为c计划,逃出奶牛关,在无尽迷宫与追出来的奶牛之王决一死战。

每个宇宙都有不同的法则,巴菲门特最强化身去了暗黑世界实力下降被韦恩干掉,奶牛之王如果离开奶牛关进入无尽迷宫,也会“水土不服”。

但钢铁魔咒斩了个空,韦恩一愣,只见前方空空荡荡,根本没有奶牛,刚才的哞哞哞难道是错觉?

奶牛关是一个牧场,天空阴暗,灰蒙蒙的,但基本能看清楚,无论是外面的草场还是里面的牛栏,一只奶牛也无。

绿草茵茵,空气清新,韦恩忍不住来了个深呼吸,无尽迷宫实在太单调了,地面是大理石,墙壁是大理石,吊顶是大理石,又始终在通道之中,见不到天日,在这样的环境中过了三个月,难免郁闷。

不仅是他,维蕾塔和米山也在深呼吸,享受着“家乡”的空气,相比之下,在次元袋中憋气的铁狼少女似乎很可怜,但大战在即,韦恩可不想把她放出来被敌人再杀一次,在最坏的打算中,韦恩宁愿夏洛特憋死在次元袋中。

憋死在次元袋中,尸体是完好无损的,可以用5级的死者复活卷轴复活;但要是像之前的火焰风暴那样,烧的只剩几根骨头,就必须用7级的复生术,而他仅有的一张复生术卷轴已经用掉了。

“准备战斗!”

按之前的战斗计划,韦恩、米山、钢铁石魔、猛毒花藤、炼狱猎鹰、红狼,全部围着传送门,严阵以待,只要巴菲门特进来,立刻展开攻击。

维蕾塔向远处跑,拉开距离,张弓搭箭。

橡木智者和狼獾之心飞到韦恩和维蕾塔的中间点,确保两面都在光环范围之内。

刷!

一团火影从传送门冲了出来。

“杀!”

韦恩进入大狂暴,热血沸腾,【战嗥】大吼,钢铁魔咒全力劈出。

米山脚踏神圣冰冻光环,挥击【死神的丧钟】,在攻击范围之内,丧钟无视目标躲闪,必中无疑。

维蕾塔拉响弓弦,【风之力】射出刺爆空气的一箭,但终究隔着几十米距离,抢不过韦恩的战斧、米山的长刀。

米山的长刀同样抢不过韦恩的战斧,韦恩力量42、敏捷37,米山力量23、敏捷16,韦恩全面领先,更有12级狂乱+36%攻击速度,虽然丧钟有必中效果,但必中不等于先中。

砰!

钢铁魔咒劈在火影的胸口,这一斧本是蓄势待发,全力贯注,理所当然的激发出了致命攻击。

十九分钟前,韦恩杀巴菲门特最强化身,一击破千,1024点伤害。

十九分钟后,韦恩连升两级,技能提升,装备更换,致命攻击伤害暴涨到1916,直接秒杀。

但进来的火影根本不是牛头人之王,而是一只巴洛炎魔。

轰!

火焰爆发,这是巴洛炎魔被杀之后的焚身爆,大范围火系伤害100点。

红狼哈德尔惨叫一声,瞬间被烧死,十只炼狱猎鹰坠落地面,散发出微妙的烤肉香味。

韦恩、米山的抗火都是105%,免疫火焰。

钢铁石魔生命将近两百,又得到橡木智者和战斗体制的加成,达到四百,又是神器材质,区区火焰不值一提。

猛毒花藤生命只有七十,直接被烧成灰烬,其实就算它生命过百,以其植物特性,也会被焚身爆烧死。

米山再次召唤猛毒花藤,【腐肉之风】可以召唤15次21级的猛毒花藤,可惜只能维持一条。

暗黑的召唤法则很复杂,根据召唤物不同,有的限召一只,有的可以召三、五不等,有的没有上限。

东北大炕 第三章

画皮鬼小月楼,即没害过人命,也未曾吸过人气。甚至,连怨气都近乎于无。

这一点,夜明在开天眼的情况下,看得清清楚楚。

浊鬼余阿根一身黑气,怨鬼大小姐秋玉荷血气冲天,但这个画皮鬼却一身清透洁净的白色。

用小月楼自己的话说,他没什么好怨的。虽然死于非命,但真凶早就曝尸荒野,他已无仇可报,剩下的便是守护心爱之人、孝敬师父的执念,以及对戏台的不舍。

回到兰陵后,小月楼又心虚了,不敢见琼芳。琼芳来找了好几次,他都刻意避开不见。直到这两天准备酒祭,荣庆班搭台开戏,他实在避无可避。

再三追问下,小月楼迫于无奈将实情相告,只说自己此生命薄,与大小姐有缘无份。琼芳知道真相后,哭得肝肠寸断,却是说什么都不肯与他了断。

是真爱啊!

促不及防,被一人一鬼喂了满嘴狗粮,黄一峰不禁有些羡慕地看了小月楼一眼。

“父亲!”琼芳扑嗵一声又跪在了地板上,泪眼盈盈叩首拜了个大礼,语带哽咽道:“女儿不孝,这般大事瞒着您,女儿也不知该如何启齿,愧对您养育之恩!”

“唉…”琼镜心一脸神伤地摇头长叹了一口气:“别跪着,地上凉…”

“父亲!”琼芳固执地跪在地上不肯起,鼓足勇气道:“女儿、女儿已怀了月楼的孩子,求您,求求您放了他吧!”

“啊这!”琼镜心只觉得两眼一黑,一脸蛋疼的表情。

黄一峰十分担心琼老爷下一秒会当场直接裂开。

画皮鬼小月楼一脸呆滞懵逼的表情,显然,他也是刚刚才知道自己居然快要当爹了!

“这剧情走向,人间迷惑啊…”夜明

文学

刚吐了句槽,猛地看向此时正飘浮在琼芳头顶的小枕头,略一思索,冲小家伙招招手,轻声问道:“喜欢她是吗?”

小屁孩点了点小脑袋瓜子,奶声奶气地回道:“嗯!枕、头,娘、亲!”

小枕头因为食了人气,无法回归地府再入轮回。那是不是说,小家伙身上的人气耗完,就可以了呢?

夜明对六道轮回毫无了解,更不懂投胎这门高深的学问。但是,看小家伙的样子,似乎与琼芳腹中还未成形的胎儿产生了某种联结。

难道,不用回地府报道、排队,这就可以走捷径直接原地重新投胎了?

毫无根据地瞎猜了一通,夜明带着小家伙走到一旁,又悄声问了句:“你想让她做你娘亲,是吗?”

“娘亲,枕头,要娘亲!”小家伙好像火烧屁股似的,急得围着夜明打转。

“好了好了,别转了。”夜明想了想,转身对琼镜心说道:“我或许有办法可以帮你解决那个最棘手的问题,并且,无损你们分毫。

不过,能不能成功,我现在也不能保证。可愿一试?”

琼镜心愣怔了几秒后,方才听懂话中的‘你们’指的自然是他和镜中的原神。

“倘若你真有不伤我二者分毫的两全之法,便是倾家荡产,琼某也愿一博。”

“我要你家产能干嘛,又带不出去。”夜明暗自嘀咕了句,指了指跪倒在地抱着琼芳的画皮鬼:“我可以尝试帮你,条件只有一个,认下这个鬼女婿。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琼芳姑娘一尸两命,对吧。”

琼镜心微张着嘴,双眼眨了又眨,情绪彻底衔接不上了。

话说,跑到我闺女绣阁里抓鬼的,是你们吧。是你们自己主动来抓的,不是我求你们的对吧。

黄一峰和沈沉影也有点迷了,话说,摆在眼前的4/5任务,还做不做了?

不过,二人虽然不解,却也没有质疑半句。一切任由夜明定夺,他这么做必然有他的道理。

考虑了片刻,琼镜心眉头紧拧,狠狠叹了口气,点头道:“一、切,依你!”

………

………

琼镜心依夜明所说,将府中所有志怪神话类的书藉,悉数翻了出来。

为节约时间,由黄一峰去兰亭阁客栈把秋玉荷接到琼府来。

约摸半来个时辰,夜明挑出了几本书。

数日前,海上那场血战,他收了一颗妖魂血丹。对其进行解析后,得到了个一言难尽的技能。

【技能:言灵】

【类型:未知】

【等级:1】

【成长点:0/100】

【唯一特效:施放者手持书卷,高声读出文字段落,其中内容即可成为现实;】

【施放条件:精神值10、均衡值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