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h 翁熄粗大

高冷教授h 第一章

在之后的日子里,李远一如既往的玩着游戏,因为母亲也和自己在同一个世界里,李远也就开始低调起来,李远会时刻注意自己尽量不要和其他人产生恩怨,以免母亲担心。在现实世界中,李远也在摸索着异能的使用,渐渐的也摸索出来了自己的一些心得,对于自身异能的释放范围,以及异能的释放距离和每次异能释放能量的多少,李远也慢慢熟稔起来,异能也像力气一样,释放完了之后就需要重新恢复,但是周期比恢复力气要长得多,李远也在摸索中创造了一套吸收异能的特殊手段,以前的话就只能凭着自身的本能慢慢恢复,掌握恢复的特殊方法后,李远异能的进步就开始有了飞速的进步。

热能只是一种异能,视线感知则是另外一种异能,李远本来认为自己首次在游戏中操作恢复正常后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在实现中施展视线感知,但其实视线感知掌握的时间还是大大超过了李远的预想期,至于另外一种猜测就是史诗等级装备是不是会赐予自己另外一种能力,后来李远发现史诗级的装备确实是会赋予自己现实能力,不过不是另外一种异能,而是一种特殊的辅助能力。

虽然是游戏赋予李远在现实中的异能,但视线感知李远可以在游戏中使用,热能异能就不能在游戏中使用,刚开始的时候视线感知在现实中用起来没有游戏中那般顺手,但习惯之后,李远也渐渐发现了视线感知在现实中的种种妙用。

不过这一切都敌不过时间的流逝,因为李远在游戏中一直存在的《轮回之命运》的任务时限已经快到了,但李远却还没有获得命运之书。

李远现在的一切都是这个游戏赋予给他的,说是游戏对他的恩赐一点也不过,李远毫无怀疑这个游戏能给他一切,就能随时摧毁一切,更别说他一个小小的觉醒者。

前世李远是在时光之河偶然获得的命运之书,虽然李远心态也放平了,但有机会活着李远肯定不愿意去死,但可惜的是,李远虽然进入过几次时光之河,但是都没有获得命运之书,随着自己的重生,一切都在发生变化,包括时光之河出现的时间和地点也和前世有很多不同,李远的出现搅乱了一切,但作为始作俑者李远却没有能力控制一切。

不过李远已经不遗憾了,有着十年认真的活着李远已经满足了,自己的妹妹顺利的考上了秋门大学,大学之后工作也蛮顺利的,也找了一个靠谱的男朋友,谈了几年恋爱后终于领了证件,现在也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母亲现在身体也很健康,这算是最好的消息了。

没有得到命运之书,看着游戏中的任务剩余的时间慢慢减少,李远就像是一个知道时限的老人,虽然留恋这人间,却坦然接受着一切的到来,如果命运之书还有逆转命运的神力,无论谁得到,李远都会祝福他能重活一次无悔的人生,哪怕只有十年。

李远对于时限的到来并没有恐惧,虽然这个任务只是游戏里的任务,现实中没有任何提示,但是李远却不会为了躲避虚拟游戏的任务而遁入现实世界内。

高冷教授h 第二章

导力纪元7年,联邦最高执政官陆希·贝伦卡斯特准备卸任。虽然联邦各界都在挽留,元老索尔季诺甚至从故纸堆中拿出了神话时代的典故,说明所谓的“终身独裁官”才是共和制民主国家的光荣传统。

传统的力量是如此地大,在当时的联邦,甚至连“历史上所有强盛的国家都是拥有伟大君王支配的帝国,为何不奉执政官阁下称帝”这样的说法,在元老院中都甚嚣尘上。

陆希·贝伦卡斯特表示了十分感动然后非常淡然地拒绝了他们。不过在正式卸任之前,他还是任命时任中央舰队参谋长,莱昂哈特·阿斯特雷中将为“新大陆方面军”总司令。

在光辉家园晚期的门阀派余党最终逃到了新大陆,这在当时已经不算是个新闻了。事实上,早在七年前,这群流窜于七海的流寇便在坠星海和布雷登海军进行了一次战役,想要去螺旋要塞附近占便宜的布雷登海军遭到了重创。谁也没有想到,在随后的时日里,这次海战竟然引发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首先,布雷登海军遭到重创,而为了收集足够补给和财富的门阀派军队,在鲁道夫·盖泽特地率领下,洗劫了包括首都艾登堡在内的布雷登沿海重要港市。这个坚强而富于的群岛国家受到了重创。而布雷登王国的死对头,自认有资格争夺坠星海霸主的米德萨克斯王国也因此而膨胀。

在龙骑士团们终于掌握了螺旋要塞的操控方式,驾驶着他们新的驻地飞上云天,开始环绕世界的旅程之后,米德萨克斯王国随即发动了对布雷登王国的战争,目的是谋取对方最西方的领土扬旗岛。一旦成功,米德萨克斯便有可能掌握当时已知的所有新大陆航线。

米德萨克斯人做了一个愚蠢,但是在当时看来也可以理解的判断。当时的奥克兰女皇,“革新王”卡特琳娜大帝正面临着两场战争——以图琉王国牵头发动的风暴海角列国叛乱,以及南大陆索斯内斯十二城邦联合起来的分离运动。除了战争之外,后世帝国工业中心——艾瑞赫利斯城的建设,卡尔加利工业大学的组建,从帝都塞洛克希亚连通黑漫城的铁路工程,以上一切的工程都大大牵扯了奥克兰的国力。

没有人觉得,帝国还有能力发动第三场战争。

谁也没有想到,唯一可以和奥克兰帝国竞争霸主地位的维吉亚帝国,以及天空联邦,都义无反顾地站在了卡特琳娜大帝的这一边。

由奥克兰帝国坠星海舰队的一部,维吉亚新组建的禁卫海军,以及联邦浮空舰队组成的联军,浩浩荡荡地开入了坠星海群岛之中。

五年的坠星海战争中,米德萨克斯王国几乎陷入亡国边缘。后来被称为“狂躁者”的国王罗伯特三世最终死于一次海战中的远程导力枪狙击。他的后继者米尔哈尔二世宣布向联军投降。

最后的结果是,坠星海四王国几乎所有的重要港口都被三国划定了租界,设立了驻军和补给点。这其中甚至还包括完全是被迫卷入其中诺尔达王国和伍思特王国。

我们甚至有理由相信,这一切其实都是旧大陆三大人类霸权瓜分世界的阴谋。(这一句话在后来正式出版中删除)

当然,后来的史料可以证明,三国其实只是顺势而为。真正在背后挑起这场坠星海之战的是被称为“环世之蛇”的秘密结社组织。其核心领导层,被称为十三柱使徒之一的“猩红惑星”传奇红龙埃尔亚斯被龙骑士团俘虏,至今还关押在螺旋要塞中服刑,他将要面临长达五千年的苦役。组织最强大的精英成员,后来被人熟知的“星牌执行者”有七人死亡,三人被俘。(这一段吓坏了编辑,作者被大圣堂请去喝了三天茶。作者先生最终被说服,在正式出版中删掉了这一段)

常年的战争让坠星海的人民承受了巨大的苦难和折磨。大量的市民选择了背井离乡,赶往了新大陆。

大部分人当然选择了正在不断开垦的白金湾地区,奥克兰帝国在这里颁布了《十年免税》《三十年开垦命令》等相当务实的法令,在当时甚至被视作千古德政。一部分海民则北上,在新大陆的北方找到了家园,后来又被维吉亚帝国的探险队所收编,这便成了后来维吉亚北方五大殖民地州的由来。

然而,坠星海的人民原本就是桀骜不驯的海民(原文在这里是海盗民族,后来被编辑部订正),也有相当一部分的人直接穿过了雷雨和海怪湾,抵达了后来被称为新大陆之脊的卡里姆多地峡。

文学

可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人先他们一步抵达了那里。那就是于光辉纪元1228年的联邦内战中败北的失意者们,也是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

骄傲不逊的海民们(原文是海盗)和权利之战的失意者经过了一定时间的争斗和妥协,最终合流,组成了一个准国家化的军事团体,这便是后来的九蛇兄弟团。其领导者,便是大名鼎鼎的“黑蛇”,新大陆海盗王桑斯·普朗克。(具体事迹可参同为海洋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历史著作《新大陆的“叛逆者”》第三章《九个蛇头》)

高冷教授h 第三章

伴随着耀眼的红光闪过,一个巨大畸形身体部分插着各种身体的怪物出现悬浮在空中。所有人都吓坏了,甚至连在思考怎么演戏的萧晓风也呆住了,“这么大的吗?怎么打?”

面对仿佛遮蔽了半个天空的怪物,许多人忍不住尖叫起来,更多人甚至动都不敢动。刘常星看着天空平静地说道:“不要害怕他,他是创造你们的神明,同时也是英雄和怪物们的力量源泉。”

记者傻傻地看着刘常星,不太明白刘常星在说什么。怪物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似乎只是一个雕像一样的东西。刘常星这时候抬起手,世界各地无论时水洼还是汪洋都沸腾起来,大量的水飞起,宛如一条条亘古锁链,每一条都有山岳般粗壮。

刘常星平静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传进星球上所有人的脑海里。“你们不用害怕他,他会恢复的,恢复回一开始的样子,而且他是你们的造物主,他不会伤害你们的,当然你们找死的话,这话当我没说,所以你们应该害怕我才对。”

巨大的水锁链捆绑在怪物身上,汪洋般的重量瞬间让怪物苏醒,一双双一半畸形变异的眼睛和疲惫蓝瞳睁开。嘈杂的尖叫声和温柔的声音一同发出,在仿佛怪物的咆哮声中,一个温暖柔和的男声说道:“你是谁?”

刘常星抬起后,黑白两色瞬间占据了整个天空,对于星球上的人来说,第一次看到黑夜和白昼的分界线。刘常星化成鲜红的烛龙携带无穷水势冲上天空。

这一刻天地仿佛倒转,汪洋悬挂在天空,对地面上的人来说,简直是神话般的画面。怪物身体被水浸泡,但因为体型关系,依旧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冒了出来。一颗人头冒出水面大声喊道:“你是谁?”

刘常星说道:“救你的人。”说完整个汪洋亮起了大

文学

量符文,一个个古朴的文字仿佛成了水里的鱼儿一般,不断地围着畸变神明打转。

在符文光芒中,一条符文忽然贴在一个畸变的部位,被接触的部位如同被圣光净化一样,化为虚无。越来越多的符文不断贴在畸变的部位上,“你在做什么,为什么我感觉越来越来累啊。”同时女娲的声音忽然出现在所有神明级别存在的耳边,“我以创造权限者的身份,关闭兹混真神的能量补充。”

伴随着女娲的声音传出,许多神明朝畸变的怪物投去好奇的目光。怪物顿时被消融地更快了,数个小时后,由遮天蔽日怪物渐渐缩小成一个两米高的人形生命。

刘常星立刻坐在地上,天空中的汪洋也朝着一开始的地方流了回去,天空中神明从天空跌落。刘常星眼捷手快,一道水流化成流鞭将神明卷了过来。“呼,累死我了。”神明眼神里充满了疲惫,“这样还是差一点,我还是在变异,那种力量。”

刘常星微笑地说道:“我知道你想说的,那股能量的确改释放出来,来,张嘴。”神明有些疑惑,张开了嘴,一只手忽然从嘴里冒出。刘常星眨了眨眼,“你没舌头了吗?”“舌头在手上。”“还真是,等下,这不是重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