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 第一章

很快,许夕就感觉脸上的的罡风阵阵,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许夕双手捂着眼睛,他慢慢地睁开眼睛,把眼睛睁成一条缝隙,看着下面的城市村庄,都在急速的缩小,他内心紧张,赶忙闭紧了眼睛。

约莫一会,他就感觉马雄落到了地上。

少年一笑,觉得此地不能久留,于是起身,他边走边把玩着胸口上挂着的血红色的石头,他想到些什么,于是面色严肃起来,郑重的把它藏在衣服下面,经过他的思考,他敢断定,自己身上的伤都是它治好的!

他明白,自己怀里揣着的,可能是一个稀世之宝,也有可能会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他觉得,这个秘密自己要隐瞒下去,不能告诉任何人。

少年沉着镇定起来,他明白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食物,补充体力,再寻回家的路。

这是许夕第一次离开家门,也是第一次迷路,他没有多少回家寻路的经验。

渐渐地,他不但迷失了方向,而且还被周围的狼群给围住了!

许夕双腿发颤,看着这些眼睛发着绿光的恶狼们,心里害怕到了极点!

他手无缚鸡之力,饥寒交迫,凭什么和这十几只成年恶狼抗衡!

他缓缓退后,包围圈越发小了,随后,他们一拥而上,许夕赶忙闭上了眼睛,他再瑟瑟发抖,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就在狼牙触碰到他喉咙的一刹那,血石发光,把首领狼掀飞!

这些红色的血光缓缓地钻入许夕的身体之内,慢慢的许夕的头发逐渐变白,他的嘴角的两颗牙齿急速锋利起来,一个细细紫色月牙出现在了他的额头。

许夕丧失了意志,宛若一只妖怪,挥动着伸长的爪子,把首领狼的脖颈上的血管刺破,如同拎小鸡一般拎起,放到嘴边,吸食他的血液!

群狼见状,纷纷后退,他们警惕着看着这个“猎物!”少顷,随着狼王的惨叫,他们发了疯一般溃逃而走!

真是活见鬼了!堂堂狼王还能让一个人族孩童给杀了!

其实,这都是血石的功劳,准确的来说,许夕现在,没有自己的意识,他被血石,血妖化了!

夜幕很快就过去,少年身上的一切都恢复了原状,额头上的紫色月牙也都消失不见,唯独血石还在他脖子上安然无恙的挂着,许夕感叹,他知道,又是这血石救了他自己!

他一直向南走去,途中也很少遇到危险,许夕不知道的是,他走的方向与他的初衷,好比是南辕北辙。

一路向南,最终,只能到达京城!他走路绕了不少弯子,问了不下数十人,这才到了京城脚下!

少年被眼前这一幕震住了,他望着平日里遥不可及的京都,内心不知是喜是悲!

或许有喜有悲!

许夕顺着人群,走进了京都,京都繁华,人口稠密,真是挥汗如雨,摩肩接踵!

在这些人中,不乏达官贵人,皇亲国戚,当然了,也有一些能人异士。

许夕来京都无处落脚,于是他想去寻找自己的三姨夫,告诉他三姨被抓的消息,希望他能去救救她!

于是浑身脏兮兮的小水鬼,满大街的问杨忠良的府邸在哪,有的人骂他是神经病,有的人当他是乞丐讨饭,没人肯告诉他,到最后还是遇见了买菜的家丁,他与许夕有过一面之缘,这才领他回去。

小乞丐跟着家丁,走了好久,才到了杨忠良的府邸。

“姨夫!”许夕一进门就大喊。“不好了,不好了,三姨被道士抓走了!”

许夕奇怪的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杨忠良,他没有一丝惊讶,反而说道:“你一路跋涉,受了不少苦,我也曾派人出城找过你,可终没有结果!”他沉默了一会,又凝重的开口:“来人,给许公子沐浴。更衣,用膳。”

看见许夕迷茫不解的眼神,他又把右手放在许夕肩头:“一个时辰后,夕儿,你来书房找我!”

许夕就这样一脸疑惑的被家丁带走,他换了衣服,吃了食物,走进了书房,看见一向乐观坚强的杨忠良竟然在暗自抹泪。

“姨夫!”许夕缓缓开口,打断杨忠良的泣涕。

“许夕,你来的好,走,你姥爷的多年不见得养子马雄回来了,他有你三姨的消息!”杨忠良说完,便急匆匆地走在前面,许夕只是点头,一言不发,跟在后边。

马车周围拥簇着好几个家丁婢女,大街上玩耍的孩童都对他投来羡慕的眼神,许夕自豪炫耀不起来,如今她的心里,百感交集。

很快,就到了相国府。

“三姐被抓一事,我直接干涉不了!”马雄站在张华面前,冷漠的开口。

“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吗?他们要什么?多少银子?”张华目中有些慌张,他隐约觉得,此事没有那么简单!

马雄沉默良久,才开口:“这不是银子可以解决的问题,抓她的可是仙人!”

杨忠良踱门而入之时,听到仙人二字,瘫软在了地上!随后被婢女扶着,艰难的站起来。

“仙人!”此刻客厅里炸开了膛,几十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张华的妻子泣涕连连,周遭的几个杨家的也都女眷慌慌张张,掩面泪下!

“我张家,没有得罪过仙人啊!”张华一拍大腿,绞尽脑汁,都不觉相国府和仙人有什么瓜葛。

“没有其他办法了,救不了她,除非,除非你找个孩子,跟我去成仙,待到足够强大之后打败他们,才能救得了三姐的命!但是如果事情一旦败露,我和他或许将粉身碎骨!”马雄凑到张华耳边。

“为什么非得是孩子?“张华说道。

“道,得从小修起,成人,太迟了!”马雄说道。

“可我相府没有堪当此大任的孩子啊,老三她自己没有孩子,老大,老四的几个都顽劣不堪,胆小如鼠,哎呀!让你们平时教育孩子,要严厉一点,现在,哎!”张华心急如焚,怒斥站在周围的几人。

“老五!”张华把希望的眼光看向五小姐,她满脸通红,渐渐地下头去。剩下的几人也都如此,他们都不愿意送自己的孩子去涉险,虽然老三对她们平时都很好,可这太危险了,动辄就要丢掉性命,请理解,孩子都是他们自己的心头肉。

百般无措,抓耳挠腮之间,张华无意间看见了那个站在杨忠良旁边身子瘦弱,面容清秀的少年:“那是谁家的孩子!”张华指着许夕!

“岳丈,这是桂英的孩子!”杨忠良说道。

“桂英啊,桂英,好,孩子,你三姨平时待你不薄,你呢,就随你舅舅,去救救你三姨!”张华开口,周围的人都松了口气!

许夕的脸顿时煞白起来,他想到凭借自己薄弱的力量,要与那几个目光森然,无比强悍的青年对抗,就一阵冷汗,他慌张无措,不知所以。

他看着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开口,就连杨忠良想要开口,都止住了,其他人更是一语不发,许夕望着那个面容苍老的老汉,苦笑着点头。

在许夕幼小的心灵里,他认为这和送死无异,虽然名义上是去救他三姨,当然了,在座的各位除了马雄,其他人也都这样认为,他们不觉得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可以和飞天遁地的仙人抗衡。

许夕看向昔日凌空飞行的马姓青年,他决定了:“我去可以,请善待我的父母!”

马雄转过投来,目光之中露出赞赏之色,迈步走向了许夕。

“给我一大袋钱!”马雄说着,把张华腰间的钱袋取下来,痞子一笑,丢给了许夕。

“小子,你绝对不是必死无疑!只要守口如瓶,勤奋修炼,或许有生机可言!”马雄一笑,把许夕夹到腋下:“要想不瞎,闭上眼睛!”

许夕赶忙闭上眼睛,马雄咧嘴一笑,看了看张华,脚下一道霞光泛出,凭空出现一把三尺长剑,随后急速放大,马雄踩到剑上,夹着许夕,化作长虹,向北而去!

相国府的所有人目露羡慕之色,随后又纷纷摇头叹气,在成为仙人,经历未知的危险与富贵荣华之间,他们愚昧的选择了安然活下去,他们会后悔的!!!

许夕看了,觉得它很有灵性,于是随口一句:“小家伙,你可知道藏经阁在何处?”白狐抬起小脑袋,看着许夕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却见许夕一脸茫然的样子,随后扯着许夕的袍子,示意跟它走,许夕倒也没有多想,便跟着这白狐,走了不大一会,

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便就看见一个高耸如云的楼阁之上,挂着一个巨大的牌匾,上面写着藏经阁三字。

此时太阳早就落山,天也黑了。

许夕兴奋的跑过去,却见一把巨大的金锁,锁着藏经阁的门,显然是人家下班了!

许夕倒也执着,二话不说,就算是风餐露宿,也得把入道法门换来,于是他靠在藏经阁的大门之上,睡了整整一宿。

第二天,晨曦撕裂黑夜,阳光照到藏经阁的大门之上,金锁自己打开,大门缓缓被一位弟子从里面打开,那弟子还是睡眼惺忪之际,却听见一声响动,虽然不大,确实也吓人够呛,由于许夕这几个月太过劳累,且有受了重伤,昨夜疼了半宿,快到天明才睡着,此时的他的头撞到了藏经阁的木制地板之上,咣当一声,吓得那马脸女弟子一个倒栽葱,竟然从藏经阁的台阶之上滚了下去。

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 第二章

“轰!”

一道道攻击轰在结界上,顿时结界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那原本闪着亮光的结

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界,也是忽明忽暗了起来!

结界中,精灵女皇,精灵族的大长老,以及一众长老脸色也是难看了起来,不过手却是不满,都疯狂的朝结界输送能量!

照这样下去,结界别说撑住几个时辰了,恐怕一个时辰也支撑不住了!

“三长老,四长老怎么还没回来?”

精灵女皇一边朝结界输送能量,一边朝着旁边的大长老问道!

“老二,你过去看下!”

闻言,大长老虽然脸色难看,但还是朝着身边的二长老吩咐道!

“好!”

听到大长老的话,二长老二话不说,直接撤掉手中的能量,然后朝着精灵古树的方向快速飞去!

而另一边,三长老和四长老两人进入精灵古树,里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而空间的最中心则是竖起了一座高台,高台之上有一颗光球,这光球浑身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一股强大的能量在光球之中来回游动着!

“这应该就是女皇大人所说的神器了!”

四长老口中不由喃喃自语道!

三长老和四长老走到高台之下,昂着头看着高台之上的光球,光球中那游动的强大能量,也让两人惊骇不已!

因为光球里面的能量,实在太过强大了,要知道,身为精灵一族的长老,两人的修为也是不低,都有这斗神的修为,可在感觉到那光球中所蕴含的能量,两人感觉,哪怕是一万个他们合起来,也不及着光球的百万分之一!

“老四,你赶快过去取下神器,然后回去交给女皇大人,我想结界应该撑不了多少时间了!”

这时,三长老突然朝着四长老说道!

“好!”

闻言,四长老也没多想,直接飞身而起,然后来到光球的跟前,伸出双手捧住光球,然后才回到三长老的身边对他说道:

“神器自己取下来了!走。我们回去,免得女皇大人她们久等!”

说完,便准备朝着外面走去!

可是当她转身的一瞬间,在她身后的三长老突然目露凶光,手中聚起了强大的能量,然后朝着四长老背后就一拳挥了过去!

而在三长老出手的一瞬间,四长老虽然也感觉到了,可是她根本就反应不过来,而且,她也没想到三长老会突然对她出手,以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三长老一拳!

巨大的力量瞬间将四长老给击飞了出去,倒地后一口四长老口中猛的吐出一口鲜血,看样子挨了三长老一拳,她已经身受重伤了!

“塔克尔,你……你……为什么这么做?”

身受重伤的四长老看向三长老的目光,充满了不解,迷茫,难以置信!

“为什么?哈哈!凭什么?凭什么琼丝能当上精灵一族的皇?我哪点不如她?就因为她是个女的?或则是温蒂妮这个姓氏?”

“我就要改变这一切,凭什么精灵一族女的永远压着男的?”

听到四长老的询问,三长老也就是塔克尔疯狂的嘶吼道!

原来这三长老是跟这代精灵女皇是同一时期的人,两人皆被精灵一族的族人称作精灵族的两大超级天才!

而最终现在的精灵女皇,也就是琼丝,被上一代的精灵女皇定为这代的精灵女皇!

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 第三章

回返之路纵然一切顺遂,与来时不同;但是待归无咎安居于小界洞府之中时,也早已逾越四十九日之界限了。

洞府之中,归无咎盘膝坐定,心意一引。

一道光华骤然辉映,朗照洞府内外,旋即收敛。然这所谓的“收敛”并非回归于平淡,而是化作一种奇特的韵味;此物明明并不主动发光,但是却让人觉得深华难掩,妙境自成。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当空虚浮者,璇玑定化炉是也。

归无咎细望之,不由暗暗点头。

历数天下至宝,锋锐逼人、光耀显赫,是一种境界;神物自晦,混同俗流,又是一种境界;但是到了极处,却唯余“生动”二字。

其并不十分骇人耳目;亦不必刻意藏拙。但是那一种“近人”之气象,宛若春风度物,老树新芽,却是绝难掩饰。

或云宝物到了近道层次,所谓天祭器、恒器、乃至混元真宝一流,已然能够诞生真灵,泯灭人物之差别。但是这里所谓“近人”者,乃是宝灵特指,而非宝身。

以璇玑定化炉而论,“小铁匠”固然灵动自足,但是其宝炉之身,原来却是真切的“外物之相”,而非“生人之相”。

到了今日,终于一改旧观。

此刻再品鉴此炉,那一种“生动”之意铺面而来,似这炉身已由物及人,踏入另一重境界。和缥缈宗至宝相较,纵然底蕴略有不足,但大致已能看出,份属于同一层次。

随着归无咎念动呼唤,面前一个娇小人影豁然出现。

定睛一看,归无咎心中大讶。

此刻小铁匠眉目宛然,细腻入微,唇红齿白。无论行走到何处,眼力稍差之人,都只会把他当做活人无疑。

更妙的是,他身量反较先前矮了数寸,脸面亦圆了三分,好似较从前相貌又年轻了一二岁。

从前小铁匠被唤出之时,由睡梦至醒转,总要先迷糊二至三息。但是今日却又不同。小铁匠甫一出现,立刻睁大双眼,高声道:“归无咎。快将元玉精斛和鱼龙兜取了出来,本真人替你炼上一炼,看看能够上进到哪一步。”

但是观他形容之迫切,一望便知并非是为了助力于归无咎,而是自己本领大进之后有些手痒,急于展示手段。

归无咎却不紧不慢。

沉吟半晌,方才笑道:“除却炼器之功外,璇玑真人可曾得了其余功果?”

小铁匠眼珠一转,连连摆手道:“没有。”

归无咎一言不发,只是与之四目相对。

少顷,小铁匠似乎有些吃不住劲,双手一阵乱摇,随即伸出三根胖乎乎的手指头:“就三张,不能再多了!”

想了一想,立刻扣起一根手指头,道:“两张!”

再摇头晃脑一阵,小铁匠一咬牙,又扣起一根指头,只将食指笔直竖立,再改口道:“本真人不耐钻研那些活计。一张!”

望了归无咎一眼,小铁匠似乎有些心虚,连忙又补充道:“就算是一张,你可寻些品质上佳的,也够用了。”

归无咎默然良久,忽地笑道:“璇玑真人不愿做的事,我何尝为难过你?一张就一张。”

小铁匠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挠了挠头,反倒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归无咎与小铁匠气机相连已久,对于其中变化,了如指掌。

从前小铁匠在斗战之中对于归无咎的帮助并不甚大。若说或有助力,那就是将敌手一口吞之。

须知小铁匠宝身之内,便是当年那九山秘境。那秘境虽有些关卡阵门,但是都甚为粗陋。为小铁匠所吞之人,就算不通阵理,只消道缘尚可,短则三五息,长则数十息,总能自行突围出来。

如今小铁匠灵性大涨,宝身之内点化气象,已可任意施为。

若是将其改造成更加精密复杂的阵法,那便能极大的强化困敌之法。

但是有一条,这并非小铁匠将阵图吞入口中,自然便能在宝身之内布置。宝身之内的气象,与天地之气机流转不同,纯由小铁匠一心所主。外力御使之法门,是完全无用的。

换言之,须得小铁匠自己真正学会那一门阵图,方才能在气象点化之中顺利描摹其形。

然小铁匠的兴趣,多在炼器之中。对于阵道杂项,不说排斥,至少也有三分畏难。

归无咎心中有数。若要成立上乘困阵,最好是多张不同类型的阵图合力。只是今日不必强求,待时机成熟,总有办法诓骗小铁匠入彀。

小铁匠忽地打了个寒战,满目狐疑的盯着归无咎,道:“说好了只学一张,言出无悔;你可不要动别的歪脑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