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乱岳目录伦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第一章

江陵太守孟昭乾,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

刚刚风停雨住,让他好不容易喘息了几天时间。

可是,突然间又是风云大作,暴雨倾盆。

看这情况,这暴雨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呢!

不过他依然按照陛下的旨意,带领官兵和百姓,全力储备沙子和碎石。

陛下既然下旨让各地储备这些东西,而且圣旨里清清楚楚的写着。

这些东西都是天下王交代下来,务必要各地准备充足的。

天下王是谁,那可是孟昭乾的老师啊!

是一位改变了孟昭乾一生命运的人。

若是说起这一生,谁对孟昭乾的影响最大。

毫无疑问,老师是高居首位的。

林然和将军们开着汽车,在半米水深的道路上摸索前进。

这样的前进即危险还缓慢。

而且天空还下着瓢泼大雨。

林然坚持要在前面带路。

若是一个不慎,便有车翻人毁的危险。

“平健,告诉父亲,这样的情景,你到底害不害怕?”

听到父亲的话,平健坐直了身体,开口回答道。

“父亲,有父亲陪在身边,孩儿有什么好害怕的。”

“好孩子,这次回去以后,父亲有个打算,不妨现在就

文学

告诉你。”

“父亲打算启奏陛下重新为大唐的各个城市,进行修盖重建。”

“最重要的就是提高防洪防汛等自然灾害的能力。”

“前有海岛地区的风暴灾害,如今又有江南的特大水患。”

“我们如果再不在基础设施上做出改变,以后子孙们还会承受这样的苦难。”

“孩子,父亲准备将这个任务交给你去做。”

“这是一件漫长而又复杂的工作,可是意义却非常重大。”

“具体需要怎么做,父亲会仔细的教导你的。”

“告诉父亲,有没有信心去做好这一件事情?”

林然郑重的开口询问道。

听到父亲的话,平健差点从车座上跳起来。

多少年了,他等待着父亲为自己分配任务,等待的太久了。

在父亲的眼里,自己还只是个小屁孩。

今天父亲终于开始为自己分配任务了,这怎么能不让平健高兴。

“父亲,孩儿愿意。”

“孩儿不怕时间漫长,不怕事情复杂,只要是对大唐的百姓有利,孩儿就愿意去做。”

“孩儿已经长大了,孩儿要像自己的父亲一样,为大唐的发展和强盛,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听到平健的话,林然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

“好孩子,好孩子,平健也长大了,父亲真是高兴啊。”

“这次带你前来,最心疼的就是你母亲了。”

“你是母亲最小的儿子,打小你受到的宠爱和呵护,就比你那三个哥哥要多些。”

“昨晚说起你你母亲她····”

林然本想如实告知,昨晚上长乐为了平健,哭红了眼睛。

可是转念一想,如今这抗灾和抗战没什么区别。

自己怎么能动摇儿子的决心呢。

于是便转了口。

“你母亲她昨晚上很是高兴呢,她说平健这孩子终于长大了,知道为百姓们着想了。”

平健闻言,伸手抚摸自己胸前的玉佩。

在自己的玉佩上有一个大大的键字。

大哥是一个安字,二哥顺字,三哥则是康子。

安顺康健这四块玉佩,是自己周岁的时候。

母亲让宫里最好的玉器工匠仔细打磨雕琢的。

从此以后,这四块玉佩便戴在了他们四个人的身上。

再也没有摘下来过。

冒着倾盆大雨,江陵太守孟昭乾指挥士兵和百姓们,严密的监视着江陵河堤的一举一动。

江陵所处长江中游。

而这一段和荆州一起被称为天险。

之所以后世这样称谓,自然是因为这里是洪水容易泛滥之地。

“太守,大事不好了,江面的水位在急剧上升。”

“看来上游也是降水颇多,按照这个势头下去。”

“不出一日时间,江陵大堤将会不保啊···”

听到属下的汇报。

孟昭乾立即往河面仔细看去。

果然,刚刚标注的位置,已经被水位给淹没了。

“太守,前方发现大堤渗水,而且越来越严重了。”

“什么,所有人立即随本官前往。”

孟昭乾闻言,立即往溃堤的地方而去。

千万不要小看了溃堤,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蚁穴,都可以让所有的鲜血和汗水化为乌有。

不然怎么会有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这句话呢。

其实这处溃堤巡防的士兵早就发现了。

不过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是拳头大的一个眼而已。

还不是随随便便,便能堵死。

结果没想到,越堵窟窿越大。

如今已经是水流如注了。

“快,快去推沙子和石块。这泥巴根本就堵不住溃堤之处。”

孟昭乾一眼就看到了极大的危险。

因为溃堤之处,明显已经有水桶般大了。

就连江里的洪水,也打着漩涡往这溃堤之处而来。

“将士们,百姓们,无论如何也要守住大堤,一旦决堤我江陵六十五万百姓,将会瞬间陷入苦难之中啊。”

士兵和百姓们闻言,自然不敢怠慢,几十人一起往河堤下方跑去。

因为在哪里有储存的沙子和碎石。

林然的汽车终于达到了江陵的河堤。

十几辆汽车一起在沙堆前停了下来。

“老乡们,河堤现在是否安全。”

林然跳下汽车大声的开口询问道。

士兵和百姓们自然不认识林然。

可是看到十几辆汽车一起前来,也知道此人绝非凡人。

再看林然一身将军的服饰。

一位机灵的士兵,立即大声回答道。

“回将军的话,河堤溃堤了,现在根本就堵不住,原本只有拳头大小,不过一刻钟时间便如水桶一般了······”

林然闻言瞬间汗毛都竖立起来。

“平健快点将编织袋丢下来,和士兵百姓们一起装沙子和碎石。”

平健迅速的下车,后面十几位将军也一起过来装沙子和碎石。

林然第一个扛起来沙袋往河堤上跑去。

瓢泼的大雨里,孟昭乾并没有认出老师的模样。

他根本就没有回头看林然。

而是一直在指挥士兵和百姓们,守住河堤。

平健也扛起来沙袋紧随父亲身后。

溃堤越来越大了,林然和平健的沙袋根本就起不到多少作用。

刚刚把溃堤之处堵住,瞬间便被急流给冲开了。

林然一看情况非常紧急。

一旦大堤决口,身后就是数十万的江陵百姓的安危。

“这里谁是主政官员?”

林然近乎咆哮着喊道。

孟昭乾闻言猛地转身,看到了一张自己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脸。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第二章

俄国到底是蒙古?还是拜占庭?还是彼得梦想的西方国家?总之它现在还不是俄罗斯。

这是摆在俄国面前的历史疑惑。

东方、中亚,还应不应该是俄国的扩张方向?

虽然俄国现在仍旧很混乱,仍旧没有一个有序的战略方向和外交策略,但在东方和中亚问题,俄国宫廷中已经有不少大臣开始隐约感觉,东进是一个错误的战略。

阿尔泰山以北那一战,军改后的青州军没有吓到俄国,大顺让俄国感觉绝望的后勤能力,吓到了俄国。

从莫斯科到伊犁,可比从北京到伊犁近多了。

青州军再能打,大顺军改后的新式陆军战斗力再强,没有后勤,也是无用。

阿尔泰山一战,俄国的精英看到的,是大顺只要有意愿,完全可以在额尔齐斯河集结一支一两万人的野战部队,并且足以保证其后

文学

勤补给。

当然,这得花钱。可大顺似乎花得起,至少此时的中华帝国,是全天下皇冠中最富丽堂皇最沉重的那顶,上面缀着最多的金银。

之前几个前往中国的特使,都是中国的富庶赞不绝口,而他们看到的还只是京城,甚至没有去过苏杭。

在这种情况下,主张对大顺妥协让步的态度,渐渐成为了俄国宫廷的主流。

与其和中国打一仗输掉额尔齐斯河,输掉布里亚特蒙古,输掉勘察加的毛皮贸易,输掉每年给俄国带来大量收入的色楞格河中俄贸易……不如主动让步,在西北勘界问题上退让。

拆除几座堡垒,划归一个双方都不驻军的缓冲区。

或者,由能言善辩的外交家,德烈·伊万诺维奇·奥斯捷尔曼伯爵,祸水南引,签订个中俄互不侵犯条约,让大顺去和荷兰、西班牙、日本折腾去。

当年彼得大帝雄心万丈,亲自接见了漂流到勘察加的日本商人传兵卫,并在俄国建立了日语学校,以求将来打开东方的入海口,开展和日本的海上贸易。

而现在,这个雄心已经不可能实现了,雄心成为了过去的妄想。

及时止损结束第四次俄土战争,趁着瑞典准备不足先发制人打瑞典;亦或是瑞典问题放一放,等着盟友神圣罗马帝国在巴尔干战场大胜土耳其,签订一个彻底得到黑海通行权的条约……在这两件事,俄国宫廷还没有达成共识。

可在让奥斯捷尔曼伯爵作为全权大使出访中国的决定,很快就在混乱的宫廷中定了下来。

…………

这一年的西洋历二月,正是大顺过年的时候。

季风吹起的时刻,欧洲的海上或者陆地上,几个不同国家的使节团,带着不同的目的,去往同一个目的地。

法国派出了一批很好的造船工匠,几名海军部的文职官员和设计师,乘船前往中国。

在那里,他们将要完成对中法密约条款的执行,帮助大顺建造世界风帆舰海军史上最经典的法式74炮战列舰。

只要他们建成,就可以获得新式的膛线枪技术。

法国的梦想,最终放在了欧洲大陆上。

他们确信,大顺一旦对荷兰宣战,切断了东印度公司的贸易,法国将可能夺走低地地区。断绝了荷兰的重要财路,荷兰将不堪一击。

十个印度、十个加拿大,也不如多少法国人梦寐以求的低地,为了那,可以放弃海外的一切。

虽然,商人们不认可,但那不重要。

…………

英国采买了大约一万五千英镑的各种礼物,乘坐着帆船前往中国。

在那里,他们将要辩解一下法国人必然对他们的不实污蔑,并希望在即将开打的英西战争中,获得大顺港口的停泊权——理论上,大顺作为中立国,禁止英西任何一方停泊。

可大顺在亚洲的特殊地位,可以使国际法当放屁。

英国人希望忽悠一下中方,允许英西交战中都在中国停泊补给,看上去很合理,但其实就是拉偏架。

因为,英国人在东南亚,早就被荷兰人赶走了,一个港口都没有。而西班牙有菲律宾,根本不需要大顺的港口。

…………

葡萄牙也派出了自己的使团,但葡萄牙人很聪明,他们希望重申一下葡萄牙的朝贡地位,而非外交国。

朝贡国,或许还能占着澳门。

可要是变成外交国,也难说大顺这边会不会把他们赶走。这一次法国使节团访华,给葡萄牙人带来的极大的震动,他们从明朝就和中国打交道,伪明向罗马教廷求援宫廷受洗的书信也是葡萄牙人传递的,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中国居然考虑了“外交”这两个字。

这种改变,让葡萄牙人很恐慌。

大顺的禁教是严厉的,葡萄牙作为天主教国家,在传教士问题上过于积极。大顺禁教之后,大量的传教士躲到了澳门,还有一些“殉道者”冒着被官员抓起来拷打的风险,继续在广东、广西和福建传教,这也让葡萄牙有些担忧。

他们害怕大顺将怒火发泄在澳门上,尤其是大顺的开关贸易政策,使得澳门这个明朝锁国时候的特殊存在变得极为尴尬。

对大顺而言,贸易上,可有可无了。广东福建松江宁波的各国商馆,不需要再从澳门开始立足。

而在宗教上,澳门就成为了大顺的一块心病。天主教的礼仪之争,已经让大顺的皇帝和儒家官员彻底震怒了,不许祭祖、不许拜皇帝、不许拜周公孔子……这既是在向儒教宣战,也是在向世俗皇帝宣战。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