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软萌受 高H

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第一章

对于泰坦来说,这就像是一场噩梦。

他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强敌,他们几乎忘记了这种感觉。

被人骑在头顶上欺凌凌辱着而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连那些同族,都变得如此的陌生。

他们不敢相信身边的任何一个族人,每一个族人,都有可能在他们的背后狠狠的给他们来一下。

此刻的泰坦,显得孤立无援,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将屠刀伸向同族。

只要接近他们身边的,不论敌友,他们都会毫不留情的下狠手。

每个泰坦在承受了巨大的苦难后,全都转变了自己的心态。

这也让整个泰坦之城,变得更加的混乱。

泰坦、寄生虫,还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类,将整个战场搅得天翻地覆。

当然了,还有那些年轻的泰坦王,他们所面对的是破坏级的泰坦。

这场战斗的结果可以预料的到,虽然这些新生的泰坦王并未有全盛时期的力量,可是在层次上,他们远胜破坏级泰坦。

更何况他们拥有着绝对的数量优势,阿索拉克的目光失去了神彩。

同族的鲜血,也让他变得更加的愤怒,他依然坚定的认为,只要除掉眼前的这个人类,那么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此刻的他心情格外的复杂,踏出泰坦宫殿。

这个让他矛盾的选择,如果他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的看着方云去亵渎世界树,他自问做不到。

可是,踏出泰坦宫殿,那么就印证了那个预言。

方云看着自己的杰作,眼中充满了嘲讽的笑意。

泰坦,这个号称永远不会失败的种族,如今却在自己的手中。快速的陨落着。

谁也救不了他们,而眼前这位,号称史上最强大的泰坦,如今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倒下,却什么也做不了。

“为你的罪行,付出代价吧!”

阿索拉克直接动用了最强大的力量,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玩弄对手。

泰坦一族等不起,哪怕是一分一秒,都有无数的泰坦倒地。

他已经孤注一掷,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如果泰坦注定要毁灭,那么他也会让他的敌人,一起毁灭。

一个暗星突然出现在天空之上,那颗暗星的体积,比起天空中出现的月亮,还要巨大十倍。

那颗暗星便是泰坦巨星的卫星,只不过它从未出现过,一直隐藏在无边无际的虚空之中。

那颗暗星就是阿索拉克的真正杀招,大破灭!

其实暗星才是真正的泰坦星。传说那是泰坦的起源。

而一直以来,泰坦便是以暗星为载具,从这个星球到那个星球。

他们不断的吞噬着每一个星球的养分,待到一个星球被他们吸干了最后一点活力后。他们又会乘坐着暗星,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千万年来,暗星终于走不动了,它最终沦为了真正的死星。

毕竟。每一个星球所储存的能量都是有限的,特别是这种毫无根基的星体。

就如同一艘耗尽能量的宇宙飞船,只是一堆废铁罢了。

也正是因为暗星的枯竭。最终泰坦选择了回归。

只是,谁都未曾想过,他们的回归是这样的惨烈。

会是以灭族为代价,阿索拉克的绝望,让他变得无比的疯狂。

既然泰坦一族的命运如此,那么他也不会坐以待毙,看着敌人取得胜利的果实。

他以最极端的方式回应,他要让所有人都得不到胜利。

阿索拉克用尽全力,将暗星从黑暗中拉扯出来。

他要将泰坦巨星彻底的毁灭,用暗星撞击的方式,将一切终结。

以暗星的体积,这样的撞击,足以让巨大无比的泰坦巨星完全毁灭。

这种天地浩劫,不论是任何生物,都无法幸免于难。

“这就是你的最终选择吗?”方云收回仰视的目光,脸色平淡无奇。

阿索拉克的脸色苍白,他已经用尽了所有力量,此刻在方云的眼前,他虚弱的就像是一个普通人。

不过阿索拉克在笑,他的笑容疯狂无比,只是他的笑容之中,还带着几分悲鸣。

泰坦一族,最终还是毁在自己的手中。

这让他如何能不感到悲哀,可是他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错。

“人类,现在的你,觉得谁输谁赢?”

阿索拉克执着的想要看到,眼前这个人类绝望的目光。

不得不说,能够亲手扼杀一个,如此可怕的敌人,阿索拉克还是表现出足够的满足。

这也是他仅余的一点虚荣,如果是真正的比拼,恐怕战到天昏地暗,他们也不可能分出胜负。

而那个时候,泰坦一族早已毁灭了。

所以在还未输之前,他要以平局收场。

方云慢慢的升入空中,嘴角流露出一丝嘲笑。

事实上阿索拉克的举动,也超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不过,这不代表他无法阻止这一切,虽然目前来说,他阻止不了……

可是……

“去试着阻止吧,你会感到绝望的。”

阿索拉克看着方云渐渐升起的身形,知道他要做什么,去阻止暗星?

别天真了,暗星的体积可是比主位面世界还要巨大十倍的巨型天体,仅仅是比泰坦巨星小而已。

泰坦所占据过的世界里,体积超过暗星的星体,不超过十颗。

“吾王,看起来你现在很虚弱,是否要您忠实的仆人帮您一把?”

命运之神出现在阿索拉克的身后,阿索拉克只觉得背脊升起一股凉意。

他看向命运之神,这个隐藏在泰坦一族身边无数年的预言者。

每一代的泰坦王的身边,都站着这样一位预言者。

可是没有人知道,预言者到底是什么目的。

阿索拉克也曾经猜测过,可是预言者的神秘让他完全摸不着头脑。

只是,今天的预言者,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神族的命运之神!

阿索拉克镇定自若的看着命运之神:“你想要做什么?”

“应该说我想要什么。”命运之神此刻已经脱去

文学

了他万年久远的黑袍。他的身体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真切,好像是一个半透明的人形。

“你想要什么?”

命运之神很满意阿索拉克的顺从,这个让他称呼为王的泰坦王,即便是他,也要在自己的面前低头。

“我想要我的梦想,一个渴望了无数年的梦想,一个从我有意识开始,就折磨着我的强烈愿望。”命运之神的笑容显得有些癫狂,看着阿索拉克的目光里,带着几分炽热。

阿索拉克认得这个眼神。命运之神在看待他的兄弟姐妹的时候,也是这种的目光,只是更加的炽热,更加的疯狂。

“你到底想要什么?现在的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权力?泰坦已经覆灭了,力量?我已经耗光了所有的力量,现在的我,在你的眼前就是一个凡人,一个弱小的。卑微的……令人发指的人类……”

的确,泰坦王就是泰坦一族中的异类,他们拥有着泰坦与人类的特性。

他们的气息、力量,还有传承的方式。都与泰坦完全一样。

只是,他们的身体构造,却是偏向于人类。

而当他们耗光了力量后,他们更是直接沦为人类一般弱小的生物。

“不。你还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这个身躯!”命运之神急促而兴奋的说道:“这具我渴望了无数年的**!完美的**!!”

“我的身躯?”阿索拉克的脸色徒变。

“是的,守护与毁灭并存的身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我所作的一切,为的就是这具躯体。”

阿索拉克的脸色剧变:“这个世界就要毁灭了,你得到这具躯体又有什么用?难道你觉得你可以在这场浩劫中苟存?”

“我不觉得我可以苟存,可是……如果那个人类可以阻止这场浩劫呢?”

命运之神自信的看着阿索拉克,他已经将一切都算计到了,就连方云是否能够阻止这场浩劫,他也计算在内。

“如果他能够阻止这场浩劫,你觉得他会放过你?”阿索拉克又问道。

“他会不顾一切的阻止这场浩劫,或许他会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阻止!”

命运之神闭上眼睛,感受着天空中传来的毁灭的力量,那股力量,即便是命运之神,也要为之战栗。

那绝对不是方云的力量,命运之神记得方云的气息。

他没有这种力量,看起来他的确是在搏命。

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第二章

千道流刚刚被忽悠了,这么一下子错过了最好的获取胜利的机会。单纯从性能上看,半神和超兽机甲其实是有差距的。

就算他的能力特殊诡异,在正面硬钢的情况下获胜的概率也不大。

此时机架的护盾已重载在完毕,再想有刚刚那么好的偷袭机会已经难了。瑞雯雯也不打算再给他那样的机会了。

顶着护盾便开始对他狂轰乱炸。有了之前的经验,瑞雯雯也知道什么样的工具可以更加克制千道流了。

普通的物理攻击和能量攻击都难以打中这个滑不留手的家伙。只有爆炸物对他的效果最好,正常情况下爆炸物在这种个体强者的对战中,效果应该是最差的。

因为那东西本质上其实是一种范围攻击。点对点的攻击力很弱,但也正是因为他是范围攻击,这才让千道流无从闪避。

敏捷的速度与强大的闪避是要付出代价的,千道流的防御,相比于同级别得半神来说,要弱上许多,即便是范围性的爆炸,也有可能对他造成伤害,加上之前的战斗中他也已经受伤了。此消彼长之下,劣势就越发的明显。

而瑞雯雯的身上,虽然没有反物质炸弹那种程度的大杀器了。但其他爆炸物全一点都不少,其中还包括了许多的战术核弹。

有储物魂导器得存在,弹容量从来不是武器设计者需要考虑的,一把AK都能当无限子弹的用,体型巨大的机甲就很不用说了,储藏在空间魂导器中的导弹几乎无穷无尽。

随着瑞雯雯火力全开。这些导弹也几乎像是不要钱一般从发射孔中喷射出来,自动追踪千道流。

接下来的比赛就是一边倒的爆炸了,被发现弱点之后,针对的千道流在之前的伤势影响下也很快选择了认输。

对于他来说,争夺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第一名并没有什么意义。他来参加比赛不过是上头安排的任务。他能达到现在这个位置已经完成了上头指派的KPI,多赢下来一轮也不过是多一点奖金而已。所以认输的相当痛快,以至于就连瑞雯雯都有点惊诧。

“别那么看着我,虽然输了比赛有复活的机制,但是被打死可一点也不好受。我可不想被复活一次。”千道流耸了耸肩,年纪大了早就从热血的新员工变成了职场老咸鱼,精通摸鱼划水推卸责任等诸多技巧。

“我就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变化会这么……嗯……特别。”瑞雯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她终究是靠着装备才赢的。

“这很正常就算你再年轻,你的本质上也是魂兽,拥有悠久的寿命。就算你已经适应了这个飞速变化的时代,但在你的潜意识中,依旧把自己当成是魂兽,自然难以理解人类的变化为什么如此之快。六十年对于我来说已经相当久了。”千道流抽出支烟点上,顺手递给瑞雯雯一支。

“啊!这个我不会抽,你知道,粉丝不喜欢抽烟的偶像。”瑞雯雯吐吐舌头,伸手打出一个火苗,帮千道流把烟点燃。

“比赛结束之后给我带几箱郁金香特供的熊猫烟呗,这玩意买都买不到。”

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第三章

“东西可给我了?”

在场已经没有了外人,原主冷笑了一声,抬手就伸进了心脏处,从里面取出了一缕精气。

“即便你复活了她,她也早就不是她了。”

说完这一句,江浔就直接离开了。

银洛狐想要她的精气,无非是想用她的精气来复活那一缕魂魄。

世间能做到如此的也只有她的精气,可借助一缕魂魄衍生出整个灵魂。

可是新生的灵魂还是原本的那个人吗?

没有了原本的记忆,只有一张相似的脸,相似的灵魂气息。

说到底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即便灵魂气息一样又如何,他们的点点滴滴再也不复存在。

想到这,江浔忽然觉得银洛狐有些可怜又可悲。

情爱当真能让人如此迷失其中?

痛不欲生又不愿忘记,宁愿就这样承受着相思之苦?

……

“接下来你准备去哪?”

7747看着江浔的样子,似乎并不准备出去一般。

江浔抿了抿唇:“到底这么久了,人类的感情真的不好掌控啊,先回一趟现实世界吧。”

……

现实世界……

自从身体被取回之后,这个时间的时间就已经和她无关了。

所以江浔再次回来的时候,各处的发展有些超乎想象。

明明离开的时候还是各种陆地车,这转眼就变成了飞车了,各种悬浮通道还在不停的架设着。

一百多年过去,曾经的亲人都化为了一捧黄土,如今还活着的,也就只有她最小的弟弟了。

江浔悄无声息的来到病房,小宝正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子女环绕,安详而又满足。

江浔只看了一眼就离开了,随后找到了宫皓月。

她也快要不行了,如果不是科学的进步,恐怕她也撑不到这个时候。

“你要死了。”

站在她的背后,江浔只说了这么一句。

宫皓月缓缓的转身,头发已经快要掉光了,脸上全都是皱纹,看到江浔的一瞬间忽然就笑了。

对于江浔如今的容貌一点也没有觉得奇怪,甚至理所当然。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了。”

“这些年过的怎么样?”

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宫皓月也缓缓坐下,将这些年的事全都细细的说来。

“……当初你的离开,其实最伤心的莫过于你的父母,你给他们安排好了一切,然而却是再也不复相见……然而他们离开的时候并未有任何的遗憾,我让他们弄了一个虚拟的你,呵呵……”

虽说是假的,可是那时候,也只有相信了。

“多谢。”

那段时间,她正处于非常复杂的阶段,对于这边彻底的忽视了。

“有什么好谢的,辛劳了一辈子,我也该走了……”

……

告别宫皓月之后,江浔散了一些功德在她的身上,还有小宝,江浔也分了一些。

至于已经离开的父母还有江敏,江浔探寻到他们转世的位置,同样将功德赐予了他们。

下辈子依旧好好的便好。

……

再次离开这个世界,想必以后回来的机会寥寥无几,因为她的身份,蓝星和她的链接也被强制解除了,否则蓝星定将会成为下一个厄之地。

“走吧,该走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