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婬妇全文,阿宾游记

乡村婬妇全文 第一章

怒火化为黑色雾气四处飘散。

心魔越是吸取到更多的怨气,它越是开心。

木盒子剧烈摇晃着。

心魔还在激怒他,“来啊,朝我身上发泄啊。”

“灼阎呐灼阎,同是主神大人之子,为什么风夜能顺利继承,你却不能呢?”

“很简单,你就是不如他。”

“不管过去多少年,不管你有多少修为,你还是比不上他。”

“别说了,我让你别说了!!”

嘭!

双手蓄满全身的力量,这一掌打出去。

木盒子直接腾空升起。

晃动几下,它放肆大笑,“别挣扎了,还是尽心尽力当他的奴隶吧。”

“闭嘴!!”

嘭,嘭,嘭!

一下又一下。

当时灼阎浑身上下杀气腾腾。

他狭长的双眸被极致的恨意覆盖。

凶残,杀戮。

一旦在他脑子里生成。

他恨不得杀光所有对他不住的人。

“你再说一句我就毁了你。”

“我让你无法重见天日。”

……

轰隆。

地面突然一阵剧烈的颤动。

容裳整个人摇晃了一下。

待四周平静下来。

她眉头一拧,问系统,“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

可能是哪个神仙在放炮吧。

没去搭理。

当时容裳推开里头的一扇门。

敞亮的光线照过来。

她依稀看到,躺在冰棺上的男人。

看那纤长的身形,快一米九了吧。

她还记得,风夜他是一米八七的个子。

他……

容裳的心脏猛地揪起。

她一步一步往前面走去。

即将要看到男人的面容时。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

系统大叫一声,不好,心魔逃出来了。

乡村婬妇全文 第二章

车架停在青云轩院门前的时候,云一已经被打击的生无可恋了。

她尝试了从美食、爱好、天气、八卦等等各个方面,向昌平公主发出聊天的信号。

但昌平公主就像断了网的Wi-Fi,成功的将所有话题都给挡了回来。

这项技能,真是让云一感到由衷的‘赞叹’。

下车的时候,云一出于礼貌,还是很热情的邀请了昌平公主进门喝口热茶。

本来以为会继续收到公主的断网攻击,谁知道这位昌平公主仿佛突然给自己的宽带续了费,然后成功联网。

她答应了!

答应了!!

应了!!!

了!!!!

云一僵硬的走在昌平的身后,看着对方如同巡视自己的领土一般,将青云轩打量了个遍。

夏岚早一步进门安排去了,等两人进了厅堂,坐下的时候,夏岚已经带着宫女将茶具摆好,等人入座了。

云一一边做茶,一遍想着新的话题。

她还就不信了,这个世界上总有这位公主感兴趣的事儿,只是她暂时还不太了解对方,所以一时没抓准而已。

只是,显然这一路行来,昌平已经深刻的意识到,如果自己再不主动的说点什么,光靠云一一人,两人很难进行沟通。

她接过云一做好递过来的茶,试了试温度后,小小的抿了一口。

茶香在口中四散开,鼻息都是袅袅茶香拂过。

云一正在享用自己面前的这杯香茶,就听见一路上从不主动开口的公主,竟然主动说了话。

“你在银州的时候,平日里喜欢做些什么?”

有些清冷的声音传来,云一呆了一呆,便立刻面带笑意的回答道:“银州物产丰富,又与高沧接壤,我平日里若遇到无事的时候,最喜欢跟着师兄一起溜到高沧国去探险。看看他国的物产和风俗习惯。”

云一见昌平听的眉目舒展,神情中满是向往之情,才顿时意识到,这位公主殿下感兴趣的事是什么了。

深宫之中,每日除了日复一日牢笼般的生活,哪有她在外游历时的痛快,所以公主向往她的生活,好奇着她的生活。

怪不得之前的话题都被无情终结掉,公主殿下想要聊的是云一,不是她自己。

了解了这一点,两人之间的氛围迅速升温。

云一讲到那李家四郎因接受不了外人的指指点点,父亲中风,母亲沉疴,姐姐待嫁的一系列打击,最后选了死路时,昌平露出一脸的对此人没有担当的鄙视,已以及对李家三姐妹的心疼之意。

当云一讲到她与夏岚遭遇人贩子,期间如何惊险刺激的时候,昌平握着茶杯,一脸的担忧后怕表情。

云一看实在是有趣,所以便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不知不觉竟已经午时了,若公主不弃,不若就在青云轩用饭如何?”云一露出狡猾的笑意。

断在这里,是个人都会想要知道后续剧情。

昌平正欲答应,一旁的婢女连忙扯了扯她的袖子,小声提点今日国公一家进宫,她们已经在外玩耍了半日,午食必然是要回去吃的。

乡村婬妇全文 第三章

转眼过了半年,又到了万物复苏的春天。

夏凉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装,手捧着一大束白色马蹄莲,轻轻推开了VVIP病房的门。

换掉开了几日的香水百合,

文学

她将插满马蹄莲的花瓶摆在最显眼的位置,确保秦正霖睁开眼睛就能看到。

“正霖哥,今天的天气非常的不错呢。”夏凉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深吸一口气,笑着转过身,像哄小孩子一般说道:“如果你现在醒过来,我就带你去下面的花园散步,好不好?”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病床的秦正霖仍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咬了咬嘴唇,夏凉红着眼圈走过去,坐在椅子上,轻轻的握住他的手。

“正霖哥,你还要睡多久呢?小曦和晗晗还等着你带他们去游乐园呢。”

“自从我接手夏氏集团之后,一天比一天回去得晚,孩子们抱怨我陪他们的时间太少了。”

“我觉得我真的不适合做女强人呢,你可不可以帮我想个办法?”

“夏逸的案子昨天宣判了,他和那个无良医生被判了无期,至于那个律师,吊销了律师执照,被判了三年。”

“在来看你之前,我先去了监狱,可夏逸没有见我,我想,他大概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更不会向爷爷道歉了。”

“正霖哥,你已经睡得太久了,是时候醒过来了吧?”

“虽然我的语气很委婉,但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是在命令你。”夏凉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类似的话她每天至少会说上一遍。

遗憾的是,秦正霖到今天都没有醒过来。<>

听到有人敲门,她转头望过去,刚好看到纪远航走了进来。

“你怎么过来了?”夏凉看到他有点意外,她知道他今天要去扫墓。

纪老太太参加完纪乐绮的葬礼后就中风了,熬了六个月,前几天也过世了。

今天是她的头七,做为儿子,纪远航去了墓园。

“嗯,已经忙完了,我听晗晗说你来了医院,就过来接你,顺便探病,他怎么样?””他看了看秦正霖,心情有点复杂。

纪远航现在已经知道了所有的真相,比如说,秦云晗其实就是纪宛彤。

还比如说,夏凉和秦正霖之间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他们两个人从来没有相爱过,由始至终都是兄妹的感情。

再比如说,秦云曦并不是秦正霖的私生子,而是他所爱女人的弟弟。

纪远航觉得自己那颗子弹真的没白挨啊,在他醒来后,夏凉很主动的把什么都交待了。

更重要的是,在他厚脸皮的追求下,她终于点头,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

“还是老样子。”夏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抬头看了看纪远航,很没自觉的戳了戳他的腹部,完全没留意到他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怨念,“其实……我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去的,可是,我知道她们不会欢迎我,所以……”

她咬了咬嘴唇,当初她害得人家儿子中弹,昏迷了整整七天,差一点就救不回来了。

正是因

文学

为这件原因,纪老太太每每见到她,都是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

“这件事我们不是说过了吗?你真的不用觉得抱歉。<>”纪远航毫不介意的摇了摇头,等他好不容易平息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欲望,才向她伸出双臂,一脸期待的说道:“不过,如果你真的觉得心里很不好受、很对不起我,那就让我抱抱吧。”

夏凉嗔怪的睨了他一眼,很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开他的手,没好气的赏了他两个字:“别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