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趴 强迫 哭 H,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

跪趴 强迫 哭 H 第一章

林皓明离开近卫营半个月之后这才回来,韩西怜也一样半个月之后才跟着林皓明回到了这里。

等到韩西怜回到队伍中之后,不少人都很好奇她出去看到了什么。

白天训练结束,傍晚不少人都跑过来,和韩西怜关系本身就最好的蒋媛媛和向璐更是迫不及待。

韩西怜看着围住自己的众人,不等大家开始发问就先开口道:“大家要知道什么我明白,其实这次出去,我大多数时间住在大人府邸之中,不过中间也两次跟着花小姐和冰小姐去了坊市。”

“坊市如何?”有人立刻问道。

“规模很大,我去的是元帅主城,听闻,元帅主城实际上算得上双月大陆排名前三的大城,在冥界也是十分有名,繁荣自然不言而喻,不过让我更为惊讶的是,冥界这里看上去似乎比我们那边更为自由。”

“冥界等级森严,怎么可能这样?”向璐不解问道。

“我出去两次,看到的确实如此,要说等级森严自然也有,毕竟修为不同自

文学

然等阶不一样,但是另外一方面来说,一般冥界之人并没有什么限制,做生意的,种田的,都有自己的营生,而且只要愿意冒险卖命,也会有血晶赚,只是风险高一些,但就算如此,还是会有不少底层出身之人获得机会,比起玄界,更多看出身和少数拥有不凡天资之人相比,确实机会更大。”韩西怜感叹道。

“韩西怜,这不会是故意给你看的吧?”有人忽然问道。

韩西怜摇摇头道:“我算什么,大人何必如此,而且大人反而告诉我,事实上只有月帅治下才如此,冥界其它地方并未有我看的好。”

“大人这是要太高月帅地位,毕竟按照我们眼前的路,以后我们会是月帅手下,自然要听从月帅!”邢晓蕾这个时候开口了。

韩西怜摇摇头道:“我也说不清,有些事情你们以后有机会出去自己看,至少在我看来,眼下对我来说就是一条出去,大人没有说什么教导的话,住在大人那边,大人也没有管我,只是陪着家人,不过我从大人家中婢女和仆人口中知道,我们这位统领大人似乎非常了不起,而且也是月帅眼下大红人。”

“这么说,如果我们跟着大人,以后在冥界真的有一席之地?”蒋媛媛问道。

韩西怜这次斩钉截铁道:“就像高大人说的,只要月帅不倒,我们也有好日子过,玄界已经不可能回去,更别说我们都已经散功重修冥界功法,如今大家修为还低,等到以后自然会有用武之地,大人打算用数千年光阴培养我们,我反正打算走下去,今日就说到这里了。”

见到这样,不少人跟着也互相窃窃私语起来。

林皓明此时就隐形悬浮在这些人居住石屋外不远,很快月春一和蓝玉莹也都出现了。

“大人,看来你手段还是不简单,带个人出去,如此倒是让她们自己明白了!”蓝玉莹笑着恭维道。

“如果月帅治下像九幽大陆那般混乱,也不可能有如此效果,好了也别偷听了,回去吧。”林皓明笑着一闪消失了。

跪趴 强迫 哭 H 第二章

偌大的虔城中,只见一个个身着僧袍的和尚还有尼姑,从各式建筑中走了出来,有的来到了街道上,有的站在了阁楼顶,还有的则矗立在法场上,具是抬起头,看着半空的同一个位置。

在众人中,还包括从洞府中走出来的东方墨、穆紫雨、姑苏野以及孱离。

现身后,四人也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

这时他们就看到,在头顶虔城的半空,一道道金光从四面八方宛如蝴蝶一般飘飞而至,最终凝聚在了一起。在众人的注视下,化作了一团十余丈高的金光,金光先是的大涨,而后缓缓收敛,这时众人就看到这是一尊盘膝而坐,宛如肉山的佛陀。

这尊佛陀给人一种宏伟巨大的感觉,但是面容却极为朦胧,让人看不清真容。

虽然并非第一次看到这尊佛陀现身,但是此刻东方墨等人的脸上,依然浮现了显而易见的震色。

因为头顶由金广凝聚的这尊佛陀,正是佛祖的法相投影。

从这尊法相投影上,虽然没有丝毫的威压散发出来,可是面对之下东方墨等人的心中,无一不生出一种敬畏之心。

而且这种敬畏,还是发自内心的。

虽然他们都知道,眼前的这位乃是佛门的最高掌权者,他们依然无法抗拒那种敬畏。这种敬畏,是对此人修为、以及那种至高无上地位的敬畏。

“阿弥陀佛……”

现身之后,从半空佛祖法相投影口中,传来了一声佛号。

这一声佛号直击众人心灵,嗓音轻柔温和,让人听闻有一种身心舒缓的感觉。

在这一声佛号落下后,只听整个虔城中的僧侣异口同声:“我佛慈悲……”

声浪汇聚成一股之后,让人听闻有一种心血沸腾的感觉。

话音落下,诸多僧侣纷纷就地盘膝坐了下来。

随之从半空那尊佛祖法相投影的口中,继续传来了滔滔不绝的晦涩佛门经文。

虔城中的诸多僧侣,也随着半空佛祖法相投影,念诵起了相同的经文。

听到城中响起宛如海浪,一浪接着一浪的经文声,一股浓郁的佛性,充斥在整个城中。

在佛性的笼罩之下,东方墨等人内心更加的平和了。

眼下的他们,习惯性的选择将这股佛性从体内给抗拒出去。

虽然他们能够轻易的做到,但是每一次依然有些许佛性的气息,在他们的体内根深蒂固,难以驱除。

他们来到虔城当中,眼下已经是第五十个年头了。

五十年来,每一年佛祖法相都会降临此城,重复眼前的情形。

只是区区五十年,可无法撼动东方墨等人的心神丝毫,能够走到第十四层地狱,他们几个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但是他们都知道,随着每一次他们体内沉淀一些佛性,到了最后他们极有可能就像青木兰和慕寒一样。

就在这时,拄着拐杖的孱离,还有身形笔挺的姑苏野,转身向着身后的洞府行去,踏入其中后,就将洞府的大门紧闭。

虽然这样做,佛声依然会徐绕在脑海中,让他们无法躲避,浓郁的佛性,也依然会将他们给笼罩,可是在他们看来,至少眼不见心不烦。

这时东方墨身侧的穆紫雨,看了他一眼,而后也转身回到了洞府中。

东方墨依然站在洞府外,此刻他看着头顶那尊佛祖法相投影,陷入了沉思。

被困在此地五十年,在这五十年中,他将拂尘还有七妙树借给了穆紫雨,只是后者的参悟,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进展。

照此下去,穆紫雨恐怕无法去冲击半祖。

心中叹了口气后,东方墨看向了城中的诸多佛门弟子。

五十年的时间,他对此地的诸多佛门中人,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让人惊讶的是,此地的佛门中人,不管修为如何,但无一例外的,各个都是天资绝顶之辈,随便拿出一个放在外面,都是诸多宗门还有家族争抢的对象。

东方墨猜测,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些人才会受到佛门的重视,要让这些资质绝佳之人,一心向佛,从而助长佛门的实力和势力。

就这样,东方墨驻足在原地足足一整日的时间,直到黄昏来临,半空那尊佛祖的法相投影,重新化作了一片片金光,向着四周扩散消失。

这时东方墨下意识看向了前方不远处一个席地而坐的和尚,只见此人站起身来,向着某个方向行去。

而这和尚所行去的方向,赫然是虔城的一处城门。如果东方墨所料不错的话,此人应该虔诚向佛了,所以可以离开这十四层地狱。

这些年来,每一年佛祖法相投影降临,并在城中讲道诵经,都会有人被成功的度化。

跟东方墨所想的一样,那和尚走到城门的位置后,城门主动的打开了,此人一手滚动着念珠,一手竖放在面前,口中念诵着经文迈步离开了虔城。

东方墨叹了口气,也转身回到了他的洞府。

他盘膝坐在石床上,法决掐动之下,周围一缕缕灵气涌来,被他给炼化成法力。

现在他所在的地方,是在第十四层地狱,而他的修为只是破道境,所以他能够尝试去冲击归一境。

只是五十年过去,他尚未触摸到归一境的瓶颈。想要突破到归一境,他需要领悟法则之力。

因此东方墨决定,若是穆紫雨依然毫无所获的话,那他就要将他的拂尘法器给收回来,以此宝来感悟法则之力,从而尝试冲击归一境了。

“笃笃笃……”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到时,只听他洞府的大门,被人给敲响。

东方墨从打坐中回过神来,起身来到大门前。打开门他就看到穆紫雨正站在门外,这时嘴角含着一丝笑容看着他。

“原来是穆师姐,请进!”

说着东方墨就缓缓侧身,穆紫雨顺势踏入他的洞府。

将石门关闭后,只听东方墨道:“不知道穆师姐最近可有什么收获?”

跪趴 强迫 哭 H 第三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文学

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