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一章

确定了文书上的官印,城门官立刻下令,打开城门,任由所有人自由出入。

城门被缓缓打开,涉谷学了一声狼嚎后,率先走了出去,其他人也纷纷跟上。

玉鼎山即将大乱的时候,北安与真腊国境线上,也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这一带棕榈树长得真好,这么个好地方之前怎么没发现呢。”

津美见此处长势甚旺且茂密的棕榈树丛后大喜,像是发现一件被人埋没许久的宝贝一样,好久都没有见过如此茂盛的棕榈树了,津美刚刚将随身携带的弯月形镰刀掏出来剥了一层树皮后便听到身后有人制止。

“你是谁?谁允许你在这里剥树皮的?”津美看见一个真腊装扮的采摘女站在她的身后,手里同样也握有镰刀,不用猜肯定也是来这里剥树皮的。

知道目的之后津美心中便有了底,只见她底气十足的站起身,“你不过是个采摘女,凭什么质问我?”

“不长眼的东西,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里可是我们真腊境内,怎么,你们北安没有棕榈树还得来我们这里当小偷吗?真是可笑,不知廉耻的北安人。”

面对英梨子不留情面的言语攻击,津美自然是不肯妥协的,“谁告诉你这里是真腊的,真是好笑,你说是就是吗?你看清楚了,这里是北安的境内,我们从来都不欢迎你们真腊人,识趣的话我劝你赶紧滚。”

说着,英梨子气愤的将镰刀摔在地上,上来用力推搡了一把津美,阴阳怪气道:“该滚的人是你才对吧?怎么,难不成北安的人都像你一样厚颜无耻吗?今日真的是长见识了。”

“哎哟,怪不得说你们真腊人都是下巴佬呢,随便说几句都是长见识,这里早就属于我们北安了,不信你可以问问你们国主,一个巴掌大点的地方怎么也敢和我们北安抗衡?真的是没见过世面诶。”

气急败坏的英梨子发现自己论吵架根本吵不过津美,不过好在她力气粗蛮,刚才推了她一把险些将她推至树下,看样子她除了嘴巴凌厉一些并不是自己的对手。

自古女子打架向来都是撕拉挠拽之类,英梨子不同,既然吵不过索性就动手,她愤愤然冲上去响亮甩了津美一巴掌,原本尖酸凌厉的津美顿时慌了,“你疯了,你居然敢打我?”

“这里又没有别人,我怎么就不敢打你?”英梨子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只见那津美的右侧脸颊很快红肿起来,果然力气大的威力也大。

“你!我和你拼了!”说完,津美发了疯似的冲向她,因为身材娇小又没有啥力气,根本就不是英梨子的对手。

见那英梨子漫不经心一手抓着她的肩膀,任凭津美怎么扑腾就是挣脱不掉,另外一只手火速闪过,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津美捂着左侧脸颊失声痛哭起来。

“这下好了,两边都对称了,很符合你的气质。”英梨子扬起手得意洋洋的拍了拍手,像是完成了一件令自己极为满意的作品,津美双目噙满泪花瞪着她,明知道不是她的对手,再反抗下去还是被打,于是便丢下采剥工具落荒而逃。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二章

四万闽军死伤有两万多,只有一万多人,侥幸逃得一条性命,连旱营都不敢去,直接逃往了襄щww..lā

张元趁势一路追击,不废吹力之力,便将旱营也一并拿下。

旱营中,杀的过瘾的诸将们,皆赶来会合,一个个都兴奋如狂,还嫌杀不过瘾。

张元便下令:“传本王之命,把战场上所杀敌卒的人头,统统都斩下来,兵围襄阳之时,本王要把这些人头,全都射入襄阳城中,吓破他们的狗胆。”

诸将得令,当即去斩割人头。

大胜的张元,没有再继续前进,占据了旱营之后,便叫水军休整,传令后方的步军,尽快赶来会合。

大军齐集,就是兵围襄阳之时。

襄阳城。

州府大堂中,一片死寂。

形容枯蒌的韩遂,无力的坐在那里,坚定的脸上如死灰一般黯淡。

那双眼睛中,愤恨、失望、惊恐,诸般复杂的神色在闪烁。

黯然张久,韩遂环视了一眼众属下,苦着脸叹道:“襄阳水军尽没,步军一战也死伤无数,眼下张元的大军已过江,随时都可能来兵围襄阳,我大闽国已在生死存亡之秋,尔等有仲应对之策,还不速速道来。”

回应韩遂是一片寂静。

如今危机的情况下,那些善谈的名士们,这时却无人敢吱声。

韩遂兴看兴怒,厉声道:“本王养你们这么多年,而今大闽逢危难时刻,你们怎的一个个都变哑吧了”

“大王,水旱二营已失,我主力又遭受重创,若再坚守襄阳城,只会怕重蹈越阳覆没,臣以为,不若趁着张元大军未集,即刻退往江陵吧。”周兴终于站了出来,叹气进言。

韩遂浑身打了个冷战,脑路之中,不由浮现出了越阳,黎阳、邺城之事。

当年,袁家父子一个个仗着城池坚固,妄图死守,结果最终还是被张元攻克,获得个身死名灭。

襄阳虽为坚城,但之前一战,四万主力损失了一半,已经彻底摧毁了韩遂的信心,此时此刻,他根本没有再坚守住襄阳的决心。

周兴说的对,死守襄阳,只会重蹈袁氏覆辙。

犹豫片刻,权衡片刻,韩遂长叹一声,坚定的脸上尽是不杨,咬牙道:“全军速退,速速南下撤往江陵吧。”

韩遂很清闽,坚守襄阳只能是死路一条,如若退守江陵,他就可以背靠黄河,仗着江陵水军,或张还有翻盘的希望。

决意已下,韩遂不敢有半分停留,当即便带着家眷,张武百官,在两万兵马的护送下,星夜出城,向着江陵奔去。

与此同时,韩遂又命主公韩束,抓紧时间迁移襄阳附近的世族,尽可能的把大族们抢先迁往江陵,免的落入张元手中。

两日后,天明时分。

张元坐胯战马,率领着大周雄兵,浩浩荡荡步出旱营,向着襄阳城开进。

举目远望,败絮其中巍巍襄阳城,终于就在眼前了。

襄阳城有多重要,熟知历史的张元,岂有不知。

这襄阳城与北岸樊城,隔西方相望,西南方

文学

向有山地为屏障,自春秋之时,闽国便在此筑城。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三章

“淮东的事,你也派人去查,朕要知道真实情况!究竟有多少人涉案,京内是否又牵扯了什么人,朕都要知道!”唤来李崇矩,刘承祐一副不怒自威的表情,淡漠地吩咐着。

闻令,李崇矩依旧沉稳而干练,并不废话,抱拳即道:“是!臣立刻去安排!”

“等等!”刘承祐挥了下手,略作沉吟,道:“秘密进行调查,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是!”李崇矩脑海中只闪过一念,应道。

关于此次淮东贪腐案,刘承祐虽然把几名宰臣的叫来耍了一通威风,但终究是将之下放刑部与都察院调查处置。这种情况下,刘承祐并不打算节外生枝,至于动用武德司,只是想加一道保险了。

从淮东此案目前的情况看,转运司、按察司连同都察院,似乎都出了些问题,刘承祐岂能不引以为戒。而关键的问题是,这三衙都是刘承祐设立抑或改制的,深深地烙刻着属于他这个皇帝印记。出了此等大案,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在刘承祐这里,是对他威信与脸面的一种伤害。

“武德司在淮东布有多少探子?”刘承祐问。

“回陛下,各级探吏共计67人,其中包括都知在内的精英人手12人!”李崇矩不假思索,答来。

“人太少了!还需扩充!”刘承祐看着李崇矩,吩咐道:“朕不需要做到完全监控,那不现实,但至少在有些风吹草动之时,能够有所察觉!”

“臣明白!”李崇矩还是那般沉静的表现。

“去吧!”

“臣告退!”

“陛下,给事中、礼部侍郎使蜀归来,殿前候诏复命!”心情烦躁间,张德钧前来通禀。

“他回来了?”精神稍有提振,刘承祐即吩咐一声:“宣!”

未己,赵普一身一丝不苟的官袍,稳步入殿叩拜。

“赵卿免礼!”刘承祐打量着赵普,目光在他身上扫视着,轻笑道:“看来成都养人啊!”

使蜀一趟,赵普整个人明显富态了些,圆润了些。面对皇帝的调侃,赵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豁然道:“臣在成都,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孟蜀主臣,热情款待,十数日下来,身体也就胖了!”

在和约达成之后,赵普还在成都多待了些日子,名曰游赏,实为刺探。大低是为了秀肌肉,打消日后汉军伐蜀的念头,孟昶还主动去郊外检阅军队,并让赵普一行人随行。殊不知,如此反到让人看出其心虚。

“看来所谈甚欢啊!否则孟昶君臣何以如此厚待!”刘承祐说道。

闻言,赵普取出一封本章,递呈给刘承祐,道:“经臣与蜀相李昊、毋昭裔襄谈,共达成和议四条,请陛下过目!”

接过,翻开察看起和议细节,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一副满意的神情。当然,刘承祐关注的,也只有岁贡明细了,再没有比这更实在的了。

合起册页,刘承祐看着赵普,温和道:“赵卿果不负使命,这也算意外之财,但对于大汉而言,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卿此番使蜀之功,值得大力褒奖啊!”

面对皇帝赞扬,赵普面上虽露喜色,但言辞还是十分谦恭的:“陛下,臣实在不敢拘功。此番所以议定,一者,仰赖陛下天威;二者,大汉将士浴血苦战之功;三者,也是孟蜀君臣志气已丧,软弱可欺。”

“看来,赵卿往成都一通,所获匪浅呐!”听赵普之言,刘承祐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见他仍旧站着,吩咐赐座上茶,道:“与朕讲讲,成都见闻!”

“是!”恭谨落座,赵普稍微组织了下语言,从容叙来。

“……递交国书之后,臣游于成都市井,情况果如武德司所报,因蜀廷加征之故,人心浮躁,民情不安,斗米价格,已至二十四文,每有新粮,往往遭到哄抢。成都罗城,周围近三十里,两江怀抱,交通便利。

蜀廷于成都周遭筑羊角墙,规模庞大,乃孟昶早年所建,以作防御,周围近五十里,然多破损,臣到时,发觉蜀廷正调动民力修缮。”

“据说蜀国粮价最低时,至于斗米四五钱,到如今,这是翻了数倍了!”刘

文学

承祐道。

“前两年,为固秦凤御备,蜀国钱粮,多输北方,然道路转运不便,百万军粮输送,耗损巨大。后连遭大败,军情紧迫,国中粮秣,皆紧先供给边关,再兼奸商作祟,是以成都粮价,居高不下。臣还京之时,尝建议潜伏之武德司吏,秘密勾连蜀商,继续抬高粮价……”赵普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