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宝贝撞你舒服吗 宝贝

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 第一章

婧衣向来小心,可这次还是低估了阿拾在爷心里的地位。

她心里窒痛,不敢为妩衣求情,木头桩子似的直挺挺跪下,一声不吭。

妩衣见她如此,哭得更是伤心欲绝,抽抽泣泣地道:“爷,你要妩衣走,也该给妩衣一个理由,妩衣到底是哪里做错,惹了爷不喜了吗?分明是阿拾欺负了我,爷……”

婧衣头垂得更低了。

她觉得妩衣太傻。

都到这时,还问爷要理由。

在爷眼里,理由是什么?无非他的喜好。

谢放去拉抚衣,在她的哀嚎里,内室冷得令人头皮发麻。

妩衣挣扎着,喉咙都哭喊得嘶哑起来,“爷!奴婢不想走,奴婢不想离开无乩馆,不想离开你。奴婢一辈子都是你的奴婢,要一辈子伺候你。爷,求求您,开恩啦。”

赵胤摆手。

了解他的人,就知,他已懒得再听。

谢放暗自叹口气,看着妩衣,想到了那日的杨斐。

“一个人最可怕的,是认不清自己。”

把妩衣从赵胤房里拖出去,这是谢放对她说的唯一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

————

时雍以为今日赵胤叫她来,是为他针灸,毕竟好几日不见了,这位爷的腿疾想必也不好过。

没料到,赵胤叫了她来,竟然让她……练字。

这是个什么神仙大都督?

她不会写字,字写得丑碍着他了?莫名其妙不是。

看到纸笔墨砚,时雍满脸不解,脑仁儿隐隐作痛。

“爷,我为何要练字?我一个女差役,不是书生,也不考科举,识得几个字,也能写几笔,已是很好。”

赵胤淡淡睨她一眼,拿起一本书,掀开衣袍下摆,端正地坐到她的面前,像一个严格的教书先生。

“写。”

看样子还得监视着她写?

时雍哭笑不得,“大人,到底为什么?”

赵胤抬眉,“等你学会,想吃什么就写下来。”

好像是个好主意。

可是,这也不是他叫她来练字的理由啊?

时雍看了一眼桌上的字帖和纸墨,伸手卷起,“也可。那我便带回去,我爹也能教我,写它个三五月,定有所成。”

赵胤不接这话,眉微沉,片刻突然冷冰冰地道:“三五月没有,只有三五个时辰了。”

三五个时辰?

这话,时雍更听不懂了。

捉着笔,她看着赵胤,一脸古怪。

“民女愚钝,大人可否明言?”

赵胤淡淡道:“接到密报,和亲队伍刚入永平府便出事了。”

时雍:“何事?”

赵胤沉默一下,道:“死了十几人,怀宁公主失踪。”

怀宁公主失踪了?时雍这么淡定的人,也诧异起来。

那么大的一支送亲队伍,怎会让公主失踪了?

而且,出了这么大的事,赵胤居然还有闲心来守着她写字?

时雍纳闷地看着他,“大人不用去吗?”

赵胤看她一眼,淡淡道:“宫里很快会接到消息。到时,你同我出京。”

敢情宫里目前还不知情?

“那大人为何不即刻上报?”

“不差这一会。”赵胤垂着眼皮,放下书卷,“不要闲话。写。”

这哪里是闲话?死了十几个人,他的“老情人”也失踪了,还关系到两国邦交。赵胤也未必太淡定了。

时雍把笔搁在笔架上,走到他的面前坐下。

“大人是不愿陛下猜疑,这才不肯上报?怕皇帝发现,你的手伸得太长,消息先到你手上,才有人传入宫里?传闻陛下身子不好,如今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一连三个问题,将赵胤问得皱起了眉头。

似是嫌她聒噪,他脸微微沉下,声音冰冷。

“你的话太多。”

时雍点点头,并不反驳他,“那我换一个问题,公主出事,大人为何要我一同出京?”

赵胤看她一眼,“针灸。”

“……”

明白了。把她当成了人形针灸机,以及随身携带的止痛药。

“那我会针灸就好,为何要学写字?”

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 第二章

看到小桌上那丰盛的饭菜,惊讶之余也感叹他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做的这么好。

“原来…你会做饭。”柳佳意还以为他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这些事情都是交给别人去做的。

她帮忙将碗筷摆好,由于是放在地毯上的小桌,只好坐在地毯上吃,可在女孩看来这样有别样的温馨感。

司弃注意到她缓和的情绪,不由唇角轻扬。

他席地而坐,拿起筷子将一块红烧排骨快速地剃了骨送到柳佳意微张的粉唇边,“张嘴。”

女孩不太适应这样的亲密,但也知道他不达目的不肯罢休,只好张口吃进。

味道虽然算不得太出挑,但算得上是好吃的。

她肯定地点了下头,“你自己吃吧,我有手。”

言下之意…我不是残废,不用你来喂。

司弃冷嗤一声扯过一张纸巾拭了拭她唇边的点点汁水,“那你喂我?”

柳佳意微挑纤眉,“好啊。”

她装模作样地夹起一块清脆的黄瓜,作势放在唇边吹了吹,“来张口,小心烫。”

男人觉得她与自己开玩笑的模样无比可爱,没太计较她眸中的调侃。

“行了,好好吃,吃完再去睡一觉。”

他可没忘了她还有些低热。

说到这里司弃霍然起身将一个薄毯裹到女孩身上,生怕她着凉。

柳佳意感受到了他的体贴,却变得更加沉默。

因为发烧并没有胃口,吃了小半碗米饭就爬回了床上,没一会儿便又睡了去。

司弃在床边坐着注视了她许久。

其实这丫头很让人心疼,她总是一个人默默地抗下所有事情,并不会把心里的苦涩说出来,所以两个人之间,他才需要更加主动。

直到收到罗宽发来的短信,他才俯身吻了吻她的粉唇起身离开。

明莺满脸惊恐地看着罗宽,她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无论犯什么错,哥哥都会包容她,就算不然,罗宽也一定会。

她知道他是喜欢自己的。

“罗宽,不,罗宽哥哥,求你和哥哥说一声,我想见他,我求求你。”

司弃已经让她在这个又黑又潮湿的屋子里待了一天,心中的恐惧愈发增大。

罗宽已经没有之前那样对她热情,反而很冷漠。

“大小姐,我也无法左右先生的思想。”话音刚落,男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房间中。

“老板,这只多少钱?”手摸着一只泰迪的头顶,眼神看着宠物店的老板问。

老板微笑着对报价,“这只算是比较名贵的品种,两万四不讲价,额外送您垫子,洗浴用品,三包高档狗粮。”

颔首,“好,就它了。”

这个价格她还是可以接受的。

老板拿过一根狗绳拴上将一端递到的手边,“好的,小姐您请到这边,店里的工作人员会告诉您注意事项,我去开单。”

她为这个即将陪伴自己的小家伙取名star。

带小家伙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小家伙有点怕生,安安静静地窝在墙边,换了家居服,在客厅一处阳光充足的地方铺上了垫子,准备明天就去买一些小家伙的生活用品。

将项圈打开,让star先熟悉家里的环境,她便给自己准备午餐。

打开冰箱看了看,只剩孤零零的两个鸡蛋和两包泡面。

轻叹一下,看来也得给自己充实粮仓了。

“老板,夫人又打来了一通电话,说…”平时的严肃脸,此时也带着崩裂的表情。

办公桌另一边坐着的那位手中的笔没停,一直在圈圈画画。

“嗯?”

“说…您再不回家,她…她就改嫁。”说完迅速地低下头。

嘴角微扬,“下午的行程。”

开手中的文件夹,“中午12点您与程氏的总裁有一个午餐会议,16点要去下面的食品工厂视察。”

“推掉。”

应下转身出了办公室。

从文件中抬起头,抽出较急的文件审过,便拿过西装外套下班。

刚下到地下车库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稳稳地停在不远处的一个停车位上。

心中闪过无奈,便大步上前。

车上司机先下来,绕到后座车门打开,下来的是一位看起来四十岁但保养良好的贵太,看到朝自己走来的儿子,原本嘴上挂着的笑容瞬间消失。

冷哼一声,“哟,这是不是我那三个月没见的儿子?”

“最近在忙一个收购案。”

轻飘飘地开口。

“走吧,儿,老妈发现一家超级好吃的素菜馆!”瞬间破功。

深知自己母亲的性格,轻笑了下,“您带路

给star倒好狗粮,一碗水,便出门。

现在正是12月,一年中最冷的时候。

外面刚下了一场雪,路上的车由于天气少了许多,超市也不远,便打算散步去。

只是走了没几分钟,便听到了一声巨响,转头一看,马路上发生了一起追尾事故。

她停了两秒,看着车上的人无碍,便打消了去帮忙的念头。

正要继续走,却看到一位在过马路的妇人二十米处一辆车直直冲她开来。

心急喊了一声,“小心!”

许多人看向她,她却疾步跑向那位妇人,将她扑向前方,两人倒在地上,身后那辆车呼啸而过。

感受到身后的动静,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她连忙起身,扫了眼还倒在地上的女人,“阿姨,您没事儿吧。”

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手撑着地要站起来,却发现手上擦伤,左膝盖也有点疼。

注意到她的伤,“我扶您。”

将扶起来后,“阿姨,您还能走路吗,我送你去医院。”

了动,没有什么骨头上的伤。

“没事,谢谢你啊小姑娘。”

“我还是送您去医院吧,伤口也要…”

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力推到了一旁。

将抱起,“怎么回事。”

眼神却在盯着一旁的

文学

颜听婳。

直视着他。

不得不说,他身上有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眉宇间透露着他的不可一世。

锤了一下薄云衍的肩膀,“放我下来,我要与这个姑娘说几句话。”

皱着眉,却没有动作知道自己拗不过儿子,“姑娘,你与我一同去医院吧,刚才怕是你也受了伤。”

拍了拍身前的雪花,“不用了阿姨,只是举手之劳,您不必放在心上,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不等两人反应,便走向了超市的方向。

抱着自家母亲,回到停车场,驱车去医院。

没想到他就停个车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早知道不让管家老吴回去了,真是一点都不省心。

医生给诊断后确认只是皮外伤,开了些外敷药便离开医院。

点了送餐到家中,于是母子俩便回家吃。

江月圆一路上挂念着刚才救了自己那个丫头,“儿子,你可一定要找到那个姑娘好好感谢她,她可救了你老妈我一命,不然车撞得就是我了!”

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 第三章

VIP病房外空旷的走廊,冷小乔背着书包快步走到一间病房门口,紧张的望向站在门口的男子:“爸,你……你回来了?妈现在怎么样了?怎么忽然就……”流产了?

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了,因为那两个字对面前的男人来说,意味着背叛与耻辱。

记得她刚接到管家的通讯请求时,听到那个消息也震惊的无以复加,没人比她更清楚这个消息传出去后会掀起怎样的狂风巨澜。

三年前皇室大公主嫁给整个银河帝国最年轻的元帅艾伦·比洛多,虽然大公主名声不太好,但也算得上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然而在婚礼当天却爆出新娘竟有个未婚先孕的私生女,这一皇室丑闻瞬间席卷整个帝国,想遮掩都没办法。

如果新郎不介意,这件事也就逐渐平息了,可偏偏新婚当夜新郎连洞房都没进就被派去了与虫族的战场前线。

官方的、说法是战况紧急,需要帝国元帅亲自坐镇指挥,但民间纷纷猜测这一定是艾伦对这门婚事强烈不满,自请调去了战场,不然为何三年都没回帝都一趟?帝国与虫族的战争已持续数百年之久,什么样的紧急战况让艾伦元帅连洞房花烛都顾不上?

冷小乔也只在婚礼上远远见过艾伦一面,这是两人第二次见面,心里不由有些同情这个男人,新婚妻子附带个拖油瓶就算了,三年不回家,一朝回来发现老婆居然又怀孕了,真想问一问他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艾伦身形高大修长,一身黑色军装将他不容侵犯的凌厉与威严展现的淋漓尽致,璀璨的金色流苏与衣扣又为这份绝对的冷酷增添了几分华美尊贵,他一个人站在宽阔的走廊里,却让整条走廊都显得逼仄灰暗,只因他太过耀眼。

闻言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冷小乔一眼,转头又继续一言不发的盯着那扇门,仿佛门后藏着什么洪水猛兽。

无言的沉默让走廊内的空气更显稀薄,冷小乔活了两辈子都有些受不住了。

她正想活动一下僵硬的双腿,就听到病房的门被打开的声音,一道女子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手术服将她从头包到脚。

看到门口两人,她摘下口罩,脸上神情疲惫而苦涩,眼睛红红的:“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姐姐的身体一直不好,恐怕熬不过这一关了,你们进去看看她吧。”

艾伦与冷小乔脸上都闪过了然之色。

大公主梅琳娜是陛下的第一个孩子,自小骄纵着长大,与一群贵族纨绔玩儿的很疯,甚至吸食一些刺激神经的药物,类似地球上的毒品,当年冷小乔刚穿越过来就是在一个小型的家庭派对上。

一屋子打扮的奇奇怪怪的男女兴奋的又唱又跳,根据原主的记忆她看到自己的公主母亲只穿着吊带与热裤,几乎赶得上比基尼了,在一群人中大跳艳舞,画面让人不能直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