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cao死你个浪货、宝贝撞你舒服吗 宝贝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一章

听到这里,嬴高也不多言,而是来到地图之前,手中的丈杆落在姑臧所在,朝着鲁卉,道:“鲁匠,本将打算在这里,修建一座大城,与六国国都相当,仅次于咸阳的大城池。”

“本将将他称之为姑臧城,它将会是凉州的治所,也是大秦统治凉州的中枢,不知鲁匠可有信心?”

闻言,鲁卉古板的脸上出现了红晕,很显然,他激动了,作为一个工匠,谁不想留下传世名作,鲁卉也想。

只是之前,他没有机会。

现在嬴高亲自将机会给了他,鲁卉自然是激动万分。

“多谢武安君看重,姑臧城就交给了老夫了!”

鲁卉朝着嬴高一拱手,语气之中都多了一丝慷慨激昂出来:“不知,武安君对于这姑臧城还有何要求?”

“一个月!”

嬴高放下丈杆,伸出一根手指头朝着鲁卉,道:“在西北之中尚有大量的奴隶,本将可以做主都给你留下,但是姑臧城,必须要在一个月之内完工,这是本将唯一的要求!”

“一个月?”

鲁卉迟疑了一下,然后朝着嬴高摇了摇头,道:“就算是有大量的奴隶,一个月的时间,也不可能建造完成,这工期太赶了!”

这一刻,嬴高的态度极为的坚定,根本连半点都不退让:“工期太赶那就日夜都开工,本将只有这一个要求,那便是一个月之内完工!”

听到嬴高这样斩钉截铁的回答,鲁卉清楚,嬴高不可能退让,迟疑了一下,朝着嬴高,道:“如此紧张的工期,嬴将可否告诉老夫为何如此么?”

“可以!”

直视着鲁卉,嬴高一字一顿,道:“因为在一个月之后,本将将会在这里祭祀天地,召见凉州四周诸国之王,检阅大秦三军将士。”

“所以,不论付出任何的代价,这座大城都需要在一个月之内完工!”

听完嬴高的话,鲁卉沉默了许久,道:“嬴将,此事,老夫需要三天之后给你答复,需要测绘以及计算。”

“嗯!”

点了点头,嬴高清楚鲁卉说的没有错,这才是一个大匠的风采,没有经过测绘与计算,绝对不会空口白牙的乱说。

鲁卉虽然清楚光是一个姑臧城就是巨大的工程,但是他总觉得嬴高还有别的打算,毕竟整个西北,现在还是一片荒芜。

“嬴将,除此之外还有么?”

“有!”

丈杆落在地图之上,嬴高肃然,道:“鲁匠,这里便是未来大秦与大月氏的分界线,至少十年之内便是如此。”

“在这里,本将打算修建两座关城,彻底的封死西北,这是我西北西征的门户,也是防止西北被人进攻的咽喉之地。”

“向北的一座,本将称之为玉门关,向南的一座,本将称之为阳关,但是具体为之需要;鲁匠亲自带人勘查!”

“本将给与你的消息,只能当做参考!”

“玉门关与阳关,均位于这一片区域,这里是极为重要的屯兵之地。未来大秦与西域交通莫不取道两关,唯有实地考察才能得到结论!”

说到这里,嬴高沉默了一下,随及朝着鲁卉,道:“这件事,本将可以陪同鲁匠前往,目下最紧要的便是修筑姑臧城,到时候,剑南商会以及孔雀商会也会全力协助。”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二章

最后知道真相的百官们,无不是集体沉默了下来。

林厚和平安,当场差点晕了过去。

一个是平健的大哥,一个是平健的叔父。

骨肉相连的感觉,是无论如何也分割不开的。

“平安,此事先不要告诉你的母亲。”

“等等吧……朕,担心没人能劝说的了她。”

“众位爱卿也要严守秘密,任何人不得向长乐公主透露此事,否则朕,绝不姑息……”

李治思索良久后,开口叮嘱道。

“臣等,谨遵陛下圣意。”

文武百官们自然知道,陛下的意思。

同时大家也心知肚明,现在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触长乐的霉头。

下朝之后,李治直接就往父皇和母后的行宫走去。

如今二人一起都居住在立政殿。

立政殿也被稚奴派人,重新修整过一番。

李治将平健遇难的事情一说。

观音婢当场就受不了啦!

“为什么会是小四……”

观音婢一直以来,喜欢用四个外孙的排序来称呼。

“我那苦命的孩子啊,我那苦命的长乐啊,这让林府一家可如何是好……”

“前些日子,母后和长乐还商量着给小四挑选娇娘呢,可是不曾想这一别竟然是永别……”

相比于观音婢的老泪横流,李二明显要平静不少。

“稚奴,给父皇说说,平健到底是如何………”

于是稚奴将江陵太守孟昭乾的奏折,交到了父皇的手中。

文学

李二仔细的将奏折看了一遍又一遍。

最后李二的眼泪,也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平健啊!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江陵的百姓,已经用他的名字为大堤命名。”

“这孩子和他的父亲一样,将会永远活在百姓们的心中……”

李二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抬头看看长安城的蓝天和白云。

这位已经年近古稀的老人,满脸都是沧桑之色。

李二能体会此时驸马的心情!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了的。

这次意外,对林府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灾难。

无论是自己还是观音婢,无论是驸马还是长乐。

甚至是厚厚和兕子,都对平健疼爱有加。

尽管事情可以暂时压下来,瞒住长乐。

可是早晚,长乐还是会知道的。

这几日的长乐,一直生活在焦虑之中。

因为平健每夜都会来到自己的梦里。

在梦里平健是那么的近,却又那么的远。

是那么的清晰可见,又是那么的模糊不堪……

这在以前是从来未曾有过的。

“平安,近日你父亲可有消息传到朝堂?”

长乐实在是无法忍受,一位母亲的煎熬。

早膳的时候,注视着平安开口询问道。

平安闻言,心里委实慌乱的很。

从小到大,平安可是从来没有在父亲和母亲面前,说过一句谎话。

可是,今日里平安不得不向母亲撒谎了。

“母亲,就在前天,刚刚收到消息。”

“父亲已经到达江陵了。”

“母亲定是思念父亲了吧!”

听到平安的回答,长乐长出了一口气。

“已经到了江陵了吗,这速度可是够快的。”

“母亲最近老是梦到你四弟,等母亲手书一封。等下你进宫带给陛下,让陛下飞鸽传书的时候,一起捎过去……”

听到母亲的话,平安紧紧的咬住嘴唇。

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哭。

一旦自己有任何过激的反应,母亲一定会有所察觉的。

在父亲没有回来以前,这件事情必须要瞒下去。

否则如今林府众人,没人能劝的了母亲。

若是母亲因为此事,身体抱恙。

父亲回来以后,绝对不会轻饶自己。

“母亲,放心吧,四弟有父亲庇护,肯定会万无一失的。”

“看来母亲是想念四弟了,毕竟四弟是第一次离开长安城。”

平安手持母亲的手书,感觉宛如千斤之重。

果果得知平健遇难,当场就扑进了稚奴的怀里。

“稚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大哥回来之后,如何向大嫂交代?”

“如何向父亲和母亲交代……”

稚奴也是头疼的很,皆是不要说姐夫无法交代了。

自己都无法跟皇姐一家交代。

若是自己当初制止平健随行,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再发生了。

如今平健遇难的事情,整个林府只有平安和林厚知道。

二人是百般小心,连兕子和遗玉都不敢告诉。

十万大军终于抵达金陵。

林然忍住悲伤,带领大军继续加固堤防。

“老师,四公子是否要带回长安城……”

孟昭乾非常内疚的开口询问道。

这问题,正好问在了林然最纠结的地方。

若是带回长安城,此时正值盛夏。

到不了长安,平健的遗体就腐烂了。

可是,若是不将平健带回去,长乐那里,自己怎么交代?

母亲和父亲那里,自己又要如何交代!

这样的问题,就像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让林然这几日是日夜不安。

“昭乾,不知可有好的解决方法?”

林然颇为无奈的开口询问道!

“老师,学生以为,不如先将四公子葬在江陵。”

“四公子对江陵的百姓有恩,公子的墓前,一定会香火不断的……”

“待到天气凉爽时,老师再派人将四公子接回长安城也不迟……”

林然闻言点点头。

不得不说,孟昭乾的这个建议还是非常好的。

“昭乾,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事不宜迟,不如今日便下葬吧……”

听到老师的话,孟昭乾吞吞吐吐的好像还有话要说。

“昭乾有话不妨直说,干嘛吞吞吐吐的。”

“老师,四公子是为了保护整个江陵的百姓,而不幸离开的。”

“百姓们得知四公子并未婚配。”

“所以,有的百姓已经开始,为四公子张罗阴亲了。”

“老师,学生虽然以为此事过去荒缪,可是难得的是百姓的一番好意。”

“此事,还请老师定夺!”

林然闻言也曾经在一时间,心动了一下。

可是作为一个新时代过来的人,很快他便将此事婉拒了。

“百姓们的好意,老师心领了。”

“让平健一个人下葬吧……”

“若是我们为他找的姑娘,平健并不喜欢,反倒是弄巧成拙了。”

听了老师的话,孟昭乾便没有在继续坚持下去。

本来这个提议,他就是鼓足了勇气才说出来的。

“老师,那葬礼按照什么标准进行?”

这个问题孟昭乾不得不问啊!

老师可是天下王,兼任天下兵马大元帅。

他的儿子论级别,也是要高过如今他这位太守的。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三章

吕布与妻子桃芳从宴会回到家中,他就对桃芳说:“我没有想到香澜居然主动出面说服你哥出兵援助我。”

桃芳说:“我哥我弟弟也被西凉军围困,能够抽调三千人马前来助奉先确实不易。当然了,香澜在你困难之时能够与丈夫一起前来也非常难能可贵。奉先应当真心对待人家夫妻两。”

吕布说:“你放心,我会真心相待,只是担心你吃醋。”

“此话有些过了,人家香澜如今有丈夫有家庭,奉先若非正当与其来往就容易引起人家丈夫的不满。祁旺毕竟是哥哥派来支援你的,可不能把事情做过了。”

吕布笑道:“奉先和你开玩笑呢!人家香澜如今家庭和睦,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去当插足。再说香澜也不是那种轻薄女人,成家后就会一心一意与丈夫过日子,绝不会三心二意。”

桃芳说:“是啊!人家能够前来助你一臂之力也算是你修来的福气。”

吕布说:“是的,我一定敬重他们夫妻。”

桃芳说:“明月找我商量过了,明天晚上咱们在家里举办宴会,邀请他们夫妻过来吃饭,让我和明月与她增进一下友谊,将来的来往也就顺理成章,就用不着别别扭扭的。”

“你们想得很周到,到家里来吃顿饭,以后你们就是姐妹相称。”

“这是明月的主意,她总是比我想得周到。”

吕布说:“是明月主动找你的?”

桃芳说:“对!”

吕布高兴地说:“有你们这两位知心妻子辅佐,我很欣慰。”

桃芳说:“桃芳只能为你料理家中之事,军中之事只能让明月辅佐。现在又有香澜姐的到来,她俩虽然是女将,但都满腹经纶,希望她们能够为你打天下出谋划策。”

“那么谁去邀请他们来家吃饭?”

“当然你去了!你是一家之主,人家夫妻又是奔你来的,我们两位妇道人家怎么好出面邀请?”

吕布说:“好!明日早晨我亲自上门去邀请。”

次日一大早,吕布就亲自上门去邀请祁旺和香澜夫妻。

祁旺夫妻未到之前,吕布就已经派人安排好了五原将领们的住处。祁旺他们住的是一处四合头院落,刚好够祁旺一家居住,伺候他们的家下人也都居住在院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