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下药玩好爽,杂乱小说3第76部分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第一章

“你…你敢踢我?上,给我上!”

齐啸捂着下面,怒吼杀意道。

旁边没倒下的人,听到齐啸的话,一个个面目狠厉道:“在漠城,还没有人敢这么踢齐少,等下你们两个都将被玩死。”

虽然刚才薛灵月的一脚,力量很大,但那是偷袭,齐啸根本没有准备。

现在他们一起出手,制服还是很简单的,毕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随即手一伸,向着薛灵月快速的抓去。

薛灵月神色不屑,脚一抬,直接横扫而出。

砰砰!

所过之处,一道道身影倒飞出去。

服务员惊慌,没想到薛灵月这么厉害。

现在她打了齐啸,事情没法收拾了。

叶天看着这一幕,神色淡然。

对于薛灵月的愤怒,他自然能体会。

既然出手了,那就让她出手。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齐啸心一抖,哆嗦害怕道。

对于薛灵月的厉害,同样没有想到。

“你是谁,我不想知道,现在想玩死我们,那么我看你以后还怎么玩?”薛灵月抱着紫裙女子,向着齐啸走去道。

“你…你想要干什么?我是齐家的人!”

齐啸眼中惊恐,哆嗦威胁道。

说完,整个人恐惧的向后移动。

薛灵月没有说话,而是走到齐啸的身前,就是一脚,凶狠的落在裤裆上。

啊!

下一秒,一声令人发毛抽搐的惨叫,响彻而出。

齐啸下档一阵剧痛,整个人直接昏了过去。

旁边的人,一个个心慌害怕,不敢再说一个字。

这一脚,就算不废了齐啸,恐怕也要半残。

而且他们看到裤子上,有鲜血渗透而出。

服务员慌张害怕,对着薛灵月怒声道:“你们闯大祸了,现在别想跑!”

要是让他们逃走,等下有事的,恐怕就是她了。

“我都还没有吃饭,跑什么?现在带我们去包厢!”叶天淡淡道。

对于刚才的事情,没有一丝波动。

“你还想吃饭?”

服务员愣了一下道。

现在不想着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居然还有心情吃饭。

“怎么?不能吃饭了?”

叶天冷声道。

服务员听到这声音,浑身一个寒颤。

下一秒,眼中恐惧,连忙道:“能,能吃,我现在就带你们去包厢。”

刚才那一刹那,好像整个人被冰封了一样,冷,非常的冷。

像他们这种人,每天会见不少人。

能让人有这种感觉的,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反正她两个都惹不起,让他们自己去斗。

不过这件事情,等下还是要跟经理说一下。

“叶先生,对不起,给你带来了一些麻烦!”

薛灵月抱着紫裙女子,走到叶天旁边,歉意道。

“没事!”

叶天淡淡道。

“热,我好热!”

紫裙女子全身发烫,眼中一些迷失道。

接着丝丝欲望不断浮现,看向叶天,呻吟道:“我…我想……”

叶天看了一眼,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紫裙女子的额头上。

既然薛灵月救了,那么帮她的药效也解了。

对于这种女人,他可没有那种兴趣。

这一点,一股冰凉之意,瞬间涌入紫裙女子的全身,将她体内的药效给化解了。

紫裙女子迷失的双眼,逐渐恢复清醒。

随后想到刚才失态,整个人一红,连忙感谢道:“谢谢你们!”

“既然你的药效化解了,现在可以走了!”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第二章

@@主角:乔二爷,苏夏丨配角:***

关键词:种田,权谋,欢喜冤家,扮猪吃老虎

属性:腹黑封建缺筋王爷X乖张办猪跳脱小田七

嗯哼,简介是狗衣短板,琢磨了老久都没琢磨出头绪,就来个小剧场吧~

【日常篇】

霸道腹黑醋王:看谁呢,看爷。

苏憨憨:你有啥好看的,我要看尚先生好……

苏憨憨被扼住命运的咽喉,有口难言。

霸道腹黑醋王:看谁?

苏怂怂:看你!

苏怂怂咬牙吐词:爷你真好看,爷你貌美如花倾国倾城秀色可餐,真让人很有食欲呢!

【权谋篇】

楚王:你是奸细

苏小夏无辜脸:王爷说什么呢,人家世代开店,可没干过黑心买卖~

楚王冷漠脸:说,接近本王有何目的?

苏小夏内心OS:难道真被看出来了,要死了要死了,晚上跑路。

夜里,楚王抓着某人的脚丫子,哼笑着:就算是奸细,爷也能让你叛变。

苏小夏心声:爷你脸个真大。不过,你成功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第三章

葛别情无奈,掏出一块灵石塞进它嘴里,这畜生才放开衣袖,四肢一蹬跃上桌面,踢飞笔墨纸砚,冲到窗口,伸出脑袋呱呱叫唤。

李游只得也喂了一块灵石,牛头心满意足地缩回去,跳下桌子,施施然地走了。

“平日里太宠它了,变成这等惫懒性子,唉……”葛别情一脸头疼表情,摄回地上的纸张笔墨一一摆好,再重新打开光影拉伸至原先位置,指着那行四级任务:“继续刚才的话题,否则你还道我在害你!”

“恭坡矿坑原本是宗门最大的灵石矿脉,于千年前枯竭遗弃,因为远离宗门,地处偏远,因此就成了魑魅魍魉的栖息地,魔道、邪道,甚至一些自甘堕落正道子弟,纷纷以原有矿洞做巢穴,盘踞在四通八达的地底。”

“宗门曾好几次组织人手清剿,但杀了一批,过得些时日又会有新的邪魔歪道重新占据,宗门总不能为了个毫无价值的废弃矿脉专门驻扎人手,只好以任务的形式发布给弟子,一来当做历练之地,再者,也不给它们壮大的机会。”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二十年前,”葛别情用手有节奏地敲击桌面,眉头轻皱:“二十年前,三名大器宗余孽杀光矿脉内所有邪修,鹊巢鸠占,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勾当,宗门一连派出四波次十五名结丹境内门弟子,结果全军覆没,最后又派遣两名元婴境核心弟子,同样有去无回,不过临死前也传回了些有用的消息……”

听到这,李游连连摇头:“三名元婴大修都死了,弟子去岂不是送菜,真君莫害我!”

葛别情解释道:“据俩核心弟子传回的消息,那三名余孽其实修为不过结丹圆满,只是携带了本宗禁器,才能越阶杀人,接连翻盘。”

大器宗原本是正道一流门派,擅于炼器,两百年前为了炼制某种恐怖杀伐之宝,甘愿与魔族勾结,事发后被十大宗门中的天道宗、玉仙宗、华幽道联合屠灭,只余些许弟子流落在外,但仍面临正道三宗通缉。

因为炼器而生,大器宗的禁器并不比十大宗门逊色,据这三人战绩判断,手中禁器绝非自己炼制,应该是宗门储备的真正底蕴。

哪怕丹田有一道万物斩,李游依然敬谢不敏,继续摆手拒绝,这种倾尽一派财力打造的宝贝,称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不为过,自己是活得多惨,才会去接如此危险的任务。

“别急,听我说完,”葛别情压手安抚道:“据宗门线报,最近三人中的两个正在不死宗附近坊市来回流连,虽然不清楚目的,但几万里之遥,他们绝计无法瞬间返回,就算跨州传送,也会被宗门捕捉到空间波动……目前矿坑内只有一人,是各个击破的好时机,所以我才强烈推荐这个任务!”

你我非亲非故,却无事献殷勤,信你才怪,李游心中冷笑,正要拒绝,葛别情又轻点光影,现出一片地势,三座挺拔险峻巨峰山脚,以及周边八里之内,全是密密麻麻的洞口,如同蚁巢。

目光扫过三座巨峰,原本无动于衷的他突然顿住,眼中慧光闪过,思绪几转立马改变主意,脸上装出一副被葛别情言语打动的模样,指着光影半信半疑道:“只有一人……真君,线报可信度高么?”

“放心,线报已经被多名细作确认过,绝对属实!”葛别情笃定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