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厨房春潮、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1章厨房春潮 第一章

孟津关下,向谧带着两个随从,在关门前静静地站着。关上的士兵抱着长枪,满眼

文学

戒备地看着他们。

向谧暗道:“果如道坚所说,这一战已经让秦军怕了。晋军已经退出三里之外,我们就这么三个人在这里,秦军居然还这么小心戒备。”想到这里,向谧对于此行的任务,信心更足了。

战前议事的时候,刘牢之就曾经提出,若北邙山一战可以取胜,敌人势必退守孟津关。孟津关城池狭小,应对河上的威胁尚且得当,想要阻挡从北邙山下来的大军却很困难。既然晋军要烧断秦军的浮桥,这些秦军就已经没有了退路。一群走投无路的残兵败将而已,杀之无用,不如派信使讲明利害,招降了来。一则可以避免晋军的死伤,二则也可以补充司州的劳力。至于徐成等秦将,司州也不缺乏安置他们的地方。当时还有人说这些秦兵会死战不退,被刘牢之驳斥了一番。

向谧在城关前等了半天,这关门终究还是打开了。

两列手持钢刀的秦兵,气势凛然地站在关门洞外,像是随时要把向谧等人乱刀砍死。向谧在谒者的引领下向里走着,心中却在冷笑:“不过一群残兵败将而已,还想着给我下马威,真是自不量力!”

不多时,到了关内最大的房子里,向谧向着居中而坐的那位将军施礼道:“阁下想必就是徐成将军,辅国参军、河内向谧有礼!”

徐成冷冷地道:“向先生此来,有何见教?”

向谧拱手道:“谧此来,是为了解救孟津关内的数千将士的性命而来。”

石越冷冷地道:“你是来劝降的?”

“就算是吧!”向谧道。

徐成哈哈大笑,像是听到了一件极可笑的事。

石越冷笑道:“我们还有六千大军,正在图谋反攻,怎么会放下武器,任人宰割?”

向谧笑道:“今日一场大战,秦军毫无还手之力。继续打下去,也不过是徒增数千亡魂而已。恕某直言,秦军已经丧失了与司州军野战的能力。浮桥已断,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徐成指着向谧,喝道:“刘义之卑鄙无耻,先是下毒害死我三千将士,又是偷袭我攻关的大军。论堂堂正正作战,我们秦军何时怕过晋军了?你这浑人,凭什么说我们失去了野战的本事?你再这般乱我军心,把你推出去斩了!”

向谧对徐成的威胁嗤之以鼻,道:“向某既然敢来,就不怕你们无礼!刘都督能不动声色就毒死你们三千人,安置他在这孟津关内没有布置?别说你们六千人,

文学

便是一万人,两万人,只要枯守在这孟津关里,刘都督一声令下,这孟津关连同这数千秦军,都会化为齑粉!”

“什么?”徐成一下子站了起来,和石越、徐林等人面面相觑。想到孟津关库房里的毒粮食,以及司州军使用的那些威力奇大的手抛雷,众人还真不敢对向谧的话掉以轻心。

向谧冷冷地道:“从兴宁元年开始,刘都督就开始营建北邙山-孟津防线。北邙山防线之坚固,相信诸位都已经见识到了。这孟津关乃是洛阳的北大门,刘都督却任由他如此低矮,诸位没想一想其中的深意吗?”

大帐中鸦雀无声,如死一般的寂静。就听到向谧继续说道:“孙子云,兵者,诡道也。战场之上,水、火、土……那一样能致人死命,那一样就是绝佳的武器。谁又能说,只能用刀枪杀人了!都督曾说过,小小的孟津城,只要架起百架投石机,不出两天功夫,就能把孟津关埋成一座坟墓。拿下这样一座小城,对司州军来说真是太容易了!”

第1章厨房春潮 第二章

美国植物学家约翰,跟着朱敬伦的军队,可谓是将鹤山、新宁、高要等茶区走了一遍,他采集到了大量的标本,绘制了当地茶区的分布图。

在考察过程中,他多次跟朱敬伦交流。

他告诉朱敬伦,说茶叶这种经济植物,最适合以大种植园方式经营,并且开办现代工厂加工。

约翰说这些,也不是无的放矢。

原来他在考察中国之前,在印度也做过详细的考察,考察了印度的阿萨姆红茶公司下设的种植园和茶厂,他发现英国人在印度已经设计出了几种加工产业的机器,只是由于培育茶种和工人技术的原因,还比不上中国最好的茶叶,但是机器产品的那种品质保障,已经出现了。

约翰之所以能在谈判结束后,立马就来到中国进行调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早就被聘请来了,只是因为一直谈不拢,他才去了印度调查了一下,回来后当时的华若翰才加快速度完成了谈判,他得以以最快的速度出发。

约翰在印度的调查让朱敬伦很受启发,大种植园种植,工厂化加工,这可不就是印度和锡兰茶叶后来超过中国茶叶的根本原因吗。

他一直最担心的就是着中国茶叶的未来地位问题,出于现实考虑,朱敬伦认为,茶叶出口肯定是将来中国工业化最大的外汇来源,出于感情考虑,朱敬伦始终觉得,中国失去对瓷器、丝绸和茶叶的垄断地位,不但是经济损失,更是一种耻辱。

现在瓷器和丝绸技术,早就在全世界扩散了,也就一个茶叶因为西方人接触的晚,还能保持垄断地位,如果有办法,朱敬伦是会不遗余力的将这种垄断地位持续下去的。

因此约翰在印度的考察见闻,让朱敬伦很受启发和刺激。

但约翰说这话的原因,是有他自己的目的的,他当时就建议,希望朱敬伦能允许美国商人在中国经营茶园,因为他发现中国还有很多荒山没有开垦,根据他的调查,那些荒山的地利位置高度、空气湿度、温度,以及土地的状况,都跟当地一些品质优良茶园没有区别,因此他认为那些荒山也是可以开发成茶园的,只可惜当地人没有财力去开发。

这样的荒山在鹤山等县确实还有很多,客家人用了一百多年时间,才将鹤山山区的茶园面积开拓到八万亩,但是一个山多地少的县,不可能就只有八万亩山地,只是茶叶开发的成本很高,因为一颗茶树从种下到出产茶叶,至少得三四年时间,没有积蓄的人根本承担不起这个机会成本,所以客家人一百年时间才慢慢积累了几万亩茶园。

而英国人采用股份制公司的形式,直接在伦敦股市上筹集资金,根本就不存在成本问题,因此他们可以大规模的开发印度的山地,一次几万亩甚至几十万亩的开发茶园,在这种现代经营速度面前,如果中国人不改变,被超越只是时间问题,历史上1890年之后,不但被印度超越,连锡兰的茶叶生产都比中国还多。

所以当时朱敬伦就有些心动,这世界上玩资本运作的,除了英国人可不就是美国人吗。

但是对于引入美国人的资本,朱敬伦还有很深的顾虑,因为土地,作为一个经历过共和国中期各种运动的人,他的思想其实并不开放,对土地依然有一种中国人传统的感情,让他将中国的土地交给美国人经营,哪怕只是荒山,感情上还是很难过关。

因此明知道引入美国人,肯定会极大的提高中国茶园的种植面积,以及种植效率,在跟英国人的竞争中起码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可他还是没有答应。

真正让他改主意的,还是平息土客械斗最后的时候,当恩平最后仅剩的十万客家人,携家带口的躲进五坑山区的时候,他前去立约,发现十万客家人,绝大多数都是老弱妇孺,青壮竟不足两万,大部分青壮都战死了。

这些人怎么活?

这个问题立刻戳的朱敬伦的心很痛。

这些严重缺乏劳动力的残余客家人,被人赶到山区,他们将很难活下去,因为无论是开发茶园,还是开垦荒地,他们都没有本钱。土客械斗中,客家人为什么比广府人更玩命,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广府人被赶出自己的土地后还能够去投亲靠友,而客家人却将陷入绝境。就朱敬伦看到的情况来说,械斗之中,广府人的伤亡,大多数都是直接被杀,而客家人的伤亡,很多都是因为失去土地之后的饥饿,械斗四五年,双方互相攻守,不知道已经饿死了多少这样的人。

第1章厨房春潮 第三章

汉武帝北击匈奴,是强大匈奴走向衰败的开始。到汉宣帝时,匈奴内部发生分裂,相互攻伐。

分裂后的匈奴被称为北匈奴和南匈奴。北匈奴在郅支单于领导下有短暂复兴,但再次被大汉击败,开始大规模西迁。南匈奴在呼韩邪单于的统领下依附大汉。

到汉建武年间,匈奴再次分裂。匈奴日逐王比率领部众归顺大汉,大汉设立匈奴中郎将进行监护。

李傕讲的匈奴右贤王,就是出自这支匈奴人。

所以几乎跌进低谷的匈奴见汉廷内乱,怎可能不想趁火打劫恢复往日的辉煌?因此对李傕郭汜而言,匈奴人还是信得过的。只是其所藏野心,肯定不比李傕郭汜小。

至于韩暹等白波军将领,想要他们出力,李傕郭汜只需给他们一个承诺——共持朝政。

白波军属于黄巾余孽,在这个群雄并起的时代根本就难翻起大浪。所以掌控天子诱惑力,对他们来讲不可谓不大。

不过在庞统所提的计策面前,显然很容易崩溃。

郭汜思考片刻,举起重新斟满酒的酒盅,朝李傕笑道:“将军所言极是。此次定让小皇帝有来无回!到那时,某定要小皇帝好好尝尝苦头给他长长记性。”

“函谷关可比虎牢关,总之你我安心在此等着便是。待小皇帝兵临城下,便传密信给匈奴右贤王和韩暹等人,让他们突袭小皇帝大营……”李傕说着对战事的规划,也举起酒盅。

两人正欢喜畅聊时,一名武将走进大帐禀道:“禀两位将军,关外有汉军军旗摇动。”这名武将正是郭汜麾下骁将——伍习。

李傕郭汜笑容一僵。郭汜放下酒盅问道:“有多少兵马?可是敌军前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