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第一章

正当酷暑伏天,骄阳肆虐,中午的日头相当之毒,好在天台上有几间领导私搭的小棚子,虽然锁死了难以进入,倒可以倚靠着它们,勉强形成一片范围不大的薄荫。

薄荫之下,四个年轻人围着圈儿席地而坐,中间铺着报纸,倒扣几张扑克牌。他们聚精会神地端详着各自手中的牌面,神情严肃且紧张虽然其中两人额头还上贴着撕得细长的稿纸条,一直垂至鼻端,甚至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视线,反衬表情,那实在是相当的滑稽……

突然间,坐西面东的一个年轻人抽出张牌来,狠狠甩到了面前的报纸上,同时高声道:“华太祖有云:‘世上英雄本无主。’所以是男人就定要打无主呀!”

东面的对家见状,先是瞠目结舌,随即便连声介叫起苦来“我x,你知道我手里都什么牌,也敢甩猫打无主?这是疯了吧!”

侧向一人“嘿嘿”笑起来了:“既然有华太祖语录,哪怕你抓一把屎,哪怕他自己也抓一把屎,李汲都是一定会打无主的。”一边示意对方收起底牌,一边随口问道:“听说你打算新报选题,考证裴该是穿越者不会吧?”

“怎么可能,我又不疯,”被问之人抽一下鼻子大概是被脸上黏的纸条蹭痒了回答道,“那不过是在网上写的几篇游戏文字……”

这亮牌要打无主之人,就叫做李汲,乃是渭南市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的一名青年研究员,他主研的就是魏晋华初史,对华太祖裴该兴趣最为浓厚或者不如说崇拜。李汲现在身上穿的文化衫,就是他专门从网上找人定制的,上书华靖陵前殿的联语:

“西一刘,东一刘,借尸还魂,炎基难复;前三国,后三国,承运建业,裴柏长青。”

西刘、东刘,当然是指前后汉,“借尸还魂”则是指胡汉政权;前三国为魏、蜀、吴,后三国为晋、汉、赵这是一副描述裴该所处时代环境,歌颂其丰功伟业的对联。

一提起裴该,李汲的话匣子当时就打开了,他一边整理手里的牌,一边对同伴们说:“难道你们不觉得,华太祖有很多见识,他的很多政策,都超越于时代之上吗?实在不象是个简单的宦门世族、官僚子弟啊。要说中国历史上最象穿越者的,也就俩,一是王莽,然而可耻地失败了,二就是裴该,取得了完胜,并且对后世影响极深……”

对家插嘴问道:“不是说刘秀才是天命之子么?”

李汲撇一撇嘴:“天命之子跟穿越者是两码事儿啊,汉光武信纬书、搞迷信,他就算穿越,也八成是从十七世纪之前穿回去的。不象华太祖……”说得兴奋了,难免手舞足蹈,也不知道怎么一来,右手食、中两指打滑,一张扑克牌就打着旋儿朝侧面飘飞了出去,正好落在天台边缘,在铁制栏杆的外侧。

李汲一挺腰,站起身来,疾步奔过去捡。身后的同伴提醒他:“那边儿栏杆不大牢靠,小心别掉下去。”

李汲不以为意,还毫无防范地转过头去,笑着说:“掉下去也无所谓啊,十八层,到底就死,没什么痛苦……”这时候他就已经接近天台边缘了,也不知道是哪家养的一只肥大鸽子,正栖息在栏杆内侧观风景,见有人来,惊得“扑啦”一声,振翅疾飞,正好擦着李汲的鬓角直蹿了出去。

李汲只有比那鸽子更惊,身子不由得一个趔趄,赶紧探手扶住栏杆。但他这一百多斤的份量,可就全压在这年久失修的铁栏杆上了只听“喀”的一声,栏杆折断,李汲手上一虚,脚底一滑,一脑袋就翻出了天台之外!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第二章

其实诸葛亮倒是误会了马强的想法,马强不是不想改变儒学思想,而是这事情他知道急不得,你要让一个还存在大量奴隶的年代的思想直接进步到两千年后…你就不怕被烧死啊。

不说别的,马强要是现在说要废除君主制,立马下面各郡都要开始叛乱。

你就是自立为帝都比说废除君主制来得强。

慢慢来吧,反正马强还有的是时间。

诸葛亮

文学

的话让不少人陷入了思考,但更多人则是大声呵斥,直到陆康等人闻讯赶来才不敢再说话。

诸葛玄得知诸葛亮因为和其他人争论马征北的学校教导的内容而发生吵架,不由大感不快,也不再逗留,告别陆康后带着诸葛亮等人继续往豫章而去。

周瑜一边往家里走,一边想着诸葛亮之前说的话。

“公瑾,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周瑜抬头看到正在练剑练的一身汗的孙策,问道“伯符,你是见过马征北的,此人如何?他所提倡的数术、科学又如何?”

孙策想到马强给曹昂他们出的题目,不由打了个寒蝉。

要他上马砍人可以,要他提笔去想那些扭来扭去的数字,他宁愿当十次先登。

“马征北…好好的提他做什么?那什么数术、科学,我看都是他想出来折磨人的,学了有什么用?敌人杀来,你是准备给他出一道数术题吗?”

孙策骂骂咧咧的说道,看的周瑜不由想笑,这一看就是在马强手上吃过亏的人啊。

“可是伯符,我在想,马征北能横扫北方,必然有其过人之处,我想收集一些他的文稿和书籍研究一下,也许会对我们未来有好处。”

“那你收集吧,反正我不看!”孙策摇摇手说道“先说说袁术到底派人来做什么的吧。”

周瑜便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道“看来袁术虽然现在准备攻打徐州,但也不准备放过扬州,他派诸葛玄到豫章就是一个明证。

我觉得我们应该先一步找到刘繇,迎他入扬州,然后把他控制起来,以他的名义收拢扬州各郡。”

“就我们这点人手,他刘繇会到我们这里来吗?”

“我们的人手不足,吴郡守他们的身份却是够的,可以让吴郡守和孙将军派人去迎刘繇到丹阳来。”

孙策一想,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立刻写信派人快马送到吴景、孙贲处,又派人将自己和周瑜的计划送到孙坚那。

寿春城内,孙坚坐在四轮车上,正在被推着晒太阳。

昔日的江东猛虎,如今连走路都没有办法了。

“父亲,兄长来信了!”孙权走来,将一封信递给孙坚。

孙坚打开书信细细读了一遍,拍着信笑道“伯符幸运啊,得了这样一个朋友。”

“父亲,兄长来信说什么?”

“伯符找到了一个重建我们孙家军的机会,不过他想的还是太简单了,权儿,拿笔墨来,我给他回一封信。”

深居巢穴的猛虎并没有拔除自己的尖牙利齿,反而借此机会将它们打磨的更加尖锐。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