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薄纱乳h、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古代薄纱乳h 第一章

这一刻,赵皇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中猛然闪过一丝凌厉。

随之,他浑身上下的气势一变。

如果说,原本赵皇身上的气势温和。

那么此刻,赵皇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咄咄逼人的凌厉气势。

周围的太监和侍卫大气都不敢喘。

他们不知道陛下为何突然会如此神色,心中也不敢猜测,无比忐忑。

赵皇阴沉着眼神,沉默了许久。

终于,他缓缓的松了口气。

将手上的这封信盖上,淡淡开口:“朕知道了,你们先退下吧。”

跪在殿前的侍卫这才如释重负,转身离开。

“你们也退下吧。”

周围侍奉的太监也离开。

很快,殿中只剩下了老宦官一人。

“你说,是他们做的吗?”

赵皇突然无端的开口。

声音阴沉,不带一丝感情。

老宦官瞧了陛下一言:“陛下的意思是……”

“除了他们,还有谁会做这样的事情!”

赵皇的眼神无比阴沉。

“这些年来,朕对他们一再容忍。却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肆意妄为,竟然将注意打到了朕所看中的人身上来……他们,真的是没有将朕放在眼里吗?”

此刻,赵皇的脸色无比是阴沉愤怒的。

显然,他已经想到了什么。

那些人的行为,已经触犯到他的底线了。

“这些年来,朝中被他们搅的乌烟瘴气。拉帮结派,陷害忠臣,颠倒是非……还有多少事情是他们瞒着朕做出来的?”

赵皇愤怒开口。

殿中,无比安静。

唯有赵皇愤怒的声音在飘荡。

老宦官小心开口:“陛下,注意身体……”

“朕还死不了……或许他们这些人,都在等着朕死呢!”

赵皇冷笑一声:“橙儿还年幼,若是朕死了,这朝中还不是他们的天下?”

老宦官赶紧道:“陛下息怒,陛下身体安康,定能长命万岁……”

“万岁?呵……”

赵皇冷笑一声,却什么也没说。

老宦官瞧见这一幕,心中暗自叹了口气。

“本来,朕对于他们的这些形容,已经是过度容忍。即便是他们出格,朕也权当做没看见。但是这一次,他们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

赵皇眼神深邃,这一刻,他浑身的气势再次猛然一变。

“那么,就休怪朕不客气,不讲昔日情面了!”

随即,赵皇瞥了一眼老宦官:“传朕的旨意,着大理寺释放沈桥……”

……

人生永

文学

远充满了大起大落。

对于身在大理寺监狱的沈桥来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种感觉了。

前一秒还在牢房里思考着脱身之道,甚至沈桥已经隐隐有了脱身之策。

还没等他来得及实时,陛下的旨意就已经到了。

大理寺卿曾寻自尽了?

他自首了?

摊牌一切都是他干的?

当沈桥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他除了震惊之外,便陷入了沉默当中。

事情,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

为什么会跟大理寺卿扯上关系?

沈桥跟他之间无冤无仇,甚至见都没见过,他为何要对沈桥下手?

甚至说是曾长旭干的,都比他靠谱。

沈桥脑海中,迅速就浮现出了一个词。

替罪羊!

随即,沈桥心中冷笑一声。

这个曾寻,不过是唐家的替罪羊罢了。

不过,沈桥脑海中依旧还是有疑惑。

即便曾寻是替罪羊,但他为何会突然自尽?

要知道,沈桥即便是想破了头,却也没想到此事会跟他扯上关系。

若不是他自爆,沈桥根本怀疑不到他身上去。

这当中,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太傅,陛下说了,您可以离开大理寺了!这一次的事情,纯粹都是因为有人陷害您,您是清白的。”

来传旨的太监小心翼翼的赔笑着。

沈桥面无表情,事情有些太过于蹊跷,以至于沈桥都有些不太敢置信。

他微微皱眉,使劲的深思了片刻,最后还是什么都想不到。

看样子,在他身在大理寺的这段时间,可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不过,虽然想不明白,沈桥还是打算先离开这里。

虽然对于进监狱,沈桥已经如同回家一般熟了。

但是这鬼地方,他是真的不想再来。

环境不行。

服务态度不好。

差评!

“多谢了!”

沈桥起身,拍了拍屁股,转身踏出了监狱的门。

传旨太监跟在沈桥身旁,小心翼翼的开口:“陛下还有旨意,让沈太傅你离开大理寺之后,进宫去面见陛下!”

沈桥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踏出大理寺,久违的阳光照射进来。

沈桥站在门口,感受着阳光沐浴在身上的感觉。

夏天已经进入尾声,太阳并不热烈。

但是沈桥此刻只感觉到异常的舒服。

在大理寺待的时间并不长,但对于沈桥来说,不见天日的感觉还是相当不好受。

如今出来了。

此刻沐浴的不是阳光,那是自由的味道。

沈桥回头瞥了一眼身后。

大理寺监狱门口,正站着两个侍卫,守在门口。

沈桥撇撇嘴。

他发誓,这鬼地方他绝对不可能再来第二次。

随即,转身。

大理寺门口。

当沈桥出来的那一刻,他的目光立刻就看到了不远处。

在不远处的地方,已经有不少熟人在等候着。

林言,徐老汉等等人都已经等候多时。

沈桥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还没等他准备开口打招呼。

一道身影突然扑向了沈桥。

随即,扑进了沈桥的怀里。

“有偷袭!”

沈桥当时就惊呆了。

好家伙出狱居然还有人偷袭不成?

不过,很快沈桥就冷静下来了。

怀里的气息很熟悉。

“呜呜呜,你吓死我了,本小姐还以为你出不来了呢……”

扑进沈桥怀里的,除了林沁还有谁?

只不过,沈桥此刻是有些愕然的。

好家伙,投怀送抱呢?

这不符合林大小姐的人设啊?

沈桥愕然低头。

此时,林沁也正好抬头。

当对上沈桥的眼神时,她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些激动了。

俏脸顿时一红,随即凶巴巴的瞪着沈桥:“你看什么看?”

“看一个女流氓对我意图不轨。”

林沁的俏脸顿时就更红了,她顿时伸手锤了沈桥一下,随即从沈桥怀里挣脱开。

而此时,林言徐老汉等人也已经走上前来了。

沈桥抬头,就对上林言那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古代薄纱乳h 第二章

这个家伙,仅仅是触碰了一下这块石头,紧接着,就被这块石头将手臂给烧成了灰烬,这样的可怕力量,太恐怖了。

这要是一个不小心,整个人恐怕都会被烧成灰烬,最为神奇的是,待到海水触碰到这石头的时候,石头竟然是一点事儿都没有,还真的是怪异。

一时间,在场的人都是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这块石头,因为这块石头刚刚散发出来的诡异力量,故此这让在场的人都没有人敢动,生怕触碰到了这块石头被烧成了灰烬。

“小子,死来……”

就在这时候,又是有着一声咆哮声响彻,紧接着,一道身影迅速的钻入了这海水里面,朝着余生冲杀了过来。

很显然,这个人想要将余生干掉。

刚刚余生将他打成那个样子,这对于他来说,就是耻辱。

所以,他再度朝着余生冲杀了过来。

文学

余生察觉,眉头一皱,他看了看来人,赫然是刚刚被自己刺伤的这个家伙,余生冷笑了一声。

如果是在陆地上想要拿下这个家伙,即便是余生,都得耗费一番手脚,可是这是在水里,在水里,这个家伙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对手,因为水里的阻力,给这个家伙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哼。”

余生冷哼一声,待到这个人朝着余生一拳打过来的时候,余生淡漠的看了这个人一眼,这一拳,在余生看来,实在是太慢太慢了,简直跟蜗牛一般。

“刷……”

下一刻,余生抬手挡住了这个中年男子的攻击,紧接着,余生手里的匕首,狠狠地刺入了这个中年男子的心脏。

“噗呲……”

鲜血顺着中年男子的胸口流淌下来,被水这么一冲,故此,周围一片血红,突如其来的情况,就连中年男子,都是愣在了当场。

中年男子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了自己的胸口,这会儿,他的眼神则是逐渐的失去了色彩,只不过,他的眼睛里,仍旧是带着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会这样……”

中年男子怎么都没有料到,余生这家伙的速度竟然比刚刚还要快,直接将匕首刺入了他的心脏,将他的心脏刺穿。

男子带着浓浓的疑惑,最终闭上了双眼,其身体,也是顺着水流,被冲跑了。

周围的人察觉到这一幕后,纷纷是有些骇然,众人看向余生的时候,眼神中逐渐的多了一抹忌惮与震撼。

“这小子……”

“到底是什么来历,好厉害的身手。”

在场的人都是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余生,他们都被余生的身手给震慑住了,这样的身手,他们都不敢置信。

一名兵皇,就这么给宰了,这看起来也未免太随意了吧?

就连龙王看到眼前这一幕后,都是微微有些惊诧,他深深地看了余生一眼,这一次他之所以带余生来,还真的是为了带着余生长见识的,没想到,这小子的本事,却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这令他有些不敢置信。

余生深吸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眼前的这块石头,他眉头紧锁,在思索,怎么才能够将这块石头给弄下来。

古代薄纱乳h 第三章

“报告,日军正在向侯家村逼近。”

负责侦查的吕成田赶了回来:“距离这里大约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

“知道了,准备作战吧。”孟绍原从来没有那么平静过。

他妈的,真要遇到硬茬子了。

怕吗?

谁说不怕谁是小狗!

问题是,大战在即,身为长官,决不能在部下面前露出丝毫畏战。

这个长官,当的好苦。

“你是不是害怕了?”吴静怡忽然低声问道。

“我怕?我怕谁?”孟绍原嘴硬地说道。

“我知道你怕了。”吴静怡笑着:“每次,你有重大决定的时候,总是喜欢拿着烟不抽,在手里玩着。现在你看你自己在做什么?”

孟绍原手里拿着一支没点着的烟,翻来覆去的把玩着。

“现在又没有什么重要决定要你做,你就是害怕了。”吴静怡微笑着说道。

“太了解一个人不是好事。”孟绍原一声叹息:“姐姐哎,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吧。”

吴静怡握住了他的手:“我发现我真的喜欢你了。你害怕,可你还是这么做了。你大多数时候不要脸,可是该要脸的时候,你还是要的。就好像现在,你是国军中校,你没给军人丢脸。”

说着,她郑重其事地说道:“如果真的守不住了,你先跑,你尽力了,不丢人。我帮你断后。我是你的女人,除了你,没人能碰我。关键时候,我知道怎么不被日军俘虏。”

“一般电……小说里,你说出这句话,那就是要死了。他妈的,俗不俗啊。”孟绍原的眼睛瞪起来了:“我的女人,都他妈的给我好好的活着,别弄那么恶俗的剧情。我要的是大团圆的结局,我喜欢喜剧,不喜欢悲剧!”

我的女人,我不许你死,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就问你霸气不霸气!

什么啊?

少爷脑子又抽风了,又在那里说谁都听不懂的话了。

“突突突”!

外面,枪声忽然响起。

“到底还是来了。”

孟绍原拿起了桌子上的冲锋枪:“等打完了这场仗,我和你做三块大洋的!”

“就你?”

吴静怡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撑死了就能做两块大洋的。”

我靠!

侯家村,少爷真的什么面子都没有了!

……

1940年7月9日下午3点,侯家村遇敌!

“四十来名鬼子,快一个小队了。”李之峰喘息着说道:“还好,咱们火力强,鬼子摸不清咱们底细,不知道咱们究竟有多少人。我让那些有枪的村民,到处放枪,迷惑鬼子。”

枪声,爆炸声变得愈发的激烈起来。

李之峰侧耳听了一会:“不对啊,日军的一个分队就配备机枪一挺,一个小队有一个掷弹筒分队,可我听着火力没那么强啊?”

他随即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会,眉头紧锁:

“长官,我瞧着鬼子怎么不像老兵的样子?你看那个鬼子兵射击的姿势……”

“望远镜在你手里,我他妈的看得到吗?”孟绍原骂了一声,随即说道:“不对?这就对了!全面抗战这都第三个年头了,你当鬼子的精兵强将真的是源源不绝的?那些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老兵,日军一样伤亡惨重,大量的新兵补充进了部队,鬼子的战斗力一样在下降。况且甲种作战部队,现在都扔在最前线呢。望远镜,你倒是把望远镜给我看看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