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乱h,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攵女乱h 第一章

@@@@

前面有几章被封禁了,一时之间,申诉不过来,就放在公共章节里吧,小小修改下把!@@@@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攵女乱h 第二章

孟津关下,向谧带着两个随从,在关门前静静地站着。关上的士兵抱着长枪,满眼戒备地看着他们。

向谧暗道:“果如道坚所说,这一战已经让秦军怕了。晋军已经退出三里之外,我们就这么三个人在这里,秦军居然还这么小心戒备。”想到这里,向谧对于此行的任务,信心更足了。

战前议事的时候,刘牢之就曾经提出,若北邙山一战可以取胜,敌人势必退守孟津关。孟津关城池狭小,应对河上的威胁尚且得当,想要阻挡从北邙山下来的大军却很困难。既然晋军要烧断秦军的浮桥,这些秦军就已经没有了退路。一群走投无路的残兵败将而已,杀之无用,不如派信使讲明利害,招降了来。一则可以避免晋军的死伤,二则也可以补充司州的劳力。至于徐成等秦将,司州也不缺乏安置他们的地方。当时还有人说这些秦兵会死战不退,被刘牢之驳斥了一番。

向谧在城关前等了半天,这关门终究还是打开了。

两列手持钢刀的秦兵,气势凛然地站在关门洞外,像是随时要把向谧等人乱刀砍死。向谧在谒者的引领下向里走着,心中却在冷笑:“不过一群残兵败将而已,还想着给我下马威,真是自不量力!”

不多时,到了关内最大的房子里,向谧向着居中而坐的那位将军施礼道:“阁下想必就是徐成将军,辅国参军、河内向谧有礼!”

徐成冷冷地道:“向先生此来,有何见教?”

向谧拱手道:“谧此来,是为了解救孟津关内的数千将士的性命而来。”

石越冷冷地道:“你是来劝降的?”

“就算是吧!”向谧道。

徐成哈哈大笑,像是听到了一件极可笑的事。

石越冷笑道:“我们还有六千大军,正在图谋反攻,怎么会放下武器,任人宰割?”

向谧笑道:“今日一场大战,秦军毫无还手之力。继续打下去,也不过是徒增数千亡魂而已。恕某直言,秦军已经丧失了与司州军野战的能力。浮桥已断,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徐成指着向谧,喝道:“刘义之卑鄙无耻,先是下毒害死我三千将士,又是偷袭我攻关的大军。论堂堂正正作战,我们秦军何时怕过晋军了?你这浑人,凭什么说我们失去了野战的本事?你再这般乱我军心,把你推出去斩了!”

向谧对徐成的威胁嗤之以鼻,道:“向某既然敢来,就不怕你们无礼!刘都督能不动声色就毒死你们三千人,安置他在这孟津关内没有布置?别说你们六千人,便是一万人,两万人,只要枯守在这孟津关里,刘都督一声令下,这孟津关连同这数千秦军,都会化为齑粉!”

“什么?”徐成一下子站了起来,和石越、徐林等人面面相觑。想到孟津关库房里的毒粮食,以及司州军使用的那些威力奇大的手抛雷,众人还真不敢对向谧的话掉以轻心。

向谧冷冷地道:“从兴宁元年开始,刘都督就开始营建北邙山-孟津防线。北邙山防线之坚固,相信诸位都已经见识到了。这孟津关乃是洛阳的北大门,刘都督却任由他如此低矮,诸位没想一想其中的深意吗?”

大帐中鸦雀无声,如死一般的寂静。就听到向谧继续说道:“孙子云,兵者,诡道也。战场之上,水、火、土……那一样能致人死命,那一样就是绝佳的武器。谁又能说,只能用刀枪杀人了!都督曾说过,小小的孟津城,只要架起百架投石机,不出两天功夫,就能把孟津关埋成一座坟墓。拿下这样一座小城,对司州军来说真是太容易了!”

攵女乱h 第三章

【兄弟们别订阅,这是用来申请完本的垃圾章节】

几缕残阳从一扇小窗斜射下来,映衬着黑暗的小牢房,在这间昏暗潮湿的小屋角落里,杨廷鉴孤独地躺在枯草上,努力地在脑海里面搜寻着这具躯体的所有记忆:

自己本来是一铁杆明粉,现在穿越附身在浙江新科解元杨廷鉴的身上,时间是1630年9月崇祯三年,杨廷鉴考中举人不久,就出发去北京参加葵未科会试。¥℉,

结果在半路上,杨廷鉴就脱离大队,绕道去了山西襄陵,拜望父亲的好友孙奇峰。天下总有那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陕西流贼三十六营,突然合兵一处,总兵力猛增到二十多万,众流贼推举王嘉胤为首领,号“闯王”。

王嘉胤率领二十多万流贼突然从神木渡过黄河,攻入山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克攻襄陵、吉州、太平、曲沃四县,从此造反的烽火燃遍山、陕。

这下杨廷鉴可是悲剧了,在襄陵城被流贼给逮个正着,孙奇峰一家也成了流贼的刀下亡魂,王嘉胤听说杨廷鉴是新科解元,当然就想胁迫他入伙。

杨廷鉴可是东汉太尉杨震之后,杨震33世孙杨士英于南宋绍定年间自江西临川移居浙江省嘉兴府海盐县,世代忠君爱国、耕读传家,他也“自幼习勤苦,不好鲜衣纨绮”。

杨廷鉴的祖上也是能人辈出,最著名的有两个,十三世孙是隋文帝杨坚,十四世孙是隋炀帝杨广。

杨廷鉴一直跟随天启朝著名政治家、前礼部尚书孙慎行学习经史,刻苦钻研,尤以树立品节、敦励廉耻为第一义。杨廷鉴于1630年8月参加乡试。这时杨廷鉴的才品为嘉兴府公认第一,声名日噪,本次乡试毫无悬念地被杨廷鉴独占鳌头。

“卿本佳人,怎可从贼”,杨廷鉴抵死不从王嘉胤的胁迫,结果就被毒打一顿后。气息奄奄的他又被扔进了襄陵县监狱。

这下可是便宜了后世的一铁杆明粉,穿越附身到杨廷鉴的身上。至于这个幸运的铁杆明粉叫甚名谁,已经不重要了,也许是我,也许他,也许是你,其实就是你了。

最重要的是这铁杆明粉在穿越前,被外星人抓去做了一些人体科学实验,在实验完结后。外星人送了他一枚“时空之戒”。这枚戒指可以任意穿梭古代和现代之间,但这枚”时空之戒”的能量只能支持一千吨物质穿梭,然后就会失效。

据外星人说,“时空之戒”上面围绕着蓝色宝石的灰色光圈是能力值,只要穿越后,成就越大,能力值就越高,如果能力值全满的话。这枚“时空之戒”可以帮助拥有者穿梭到任意时空,这简直是杨廷鉴梦寐以求的宝贝啊!

比如没有钱了直接去任意朝代买一件瓷器回来卖。或者去南非挖几快钻石,那都是天量的财富啊!有钱了,要女人,买别墅,购豪车那还不是小菜一碟,这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啊!这诱惑力杨廷鉴无法拒绝。

杨廷鉴也仔细问过给自己做人体试验的外星人。穿越后到底要做什么地步,才能让能力值全满,答案让杨廷鉴坠冰窟——全球殖民。可大明这艘破船,还有十多年就要完蛋了,却要杨廷鉴去帮助大明全球殖民。这个任务简直比登天还难啊!

其实只要大明没有错过大航海,错过工业革命,中华民族所爆发出来的创造力是非常巨大的,全球殖民也不是不可能。

既然穿越了,为了任意穿梭时空泡妞赚钱,为了明粉的伟大梦想——拯救大明这个汉人最有骨气的王朝,杨廷鉴打算拼了。

当然眼前最重要的是拯救自己,此时可是被杀人不眨眼的王嘉胤关在牢房里面,如何逃脱这牢狱死地才是眼前最迫切的事情。

杨廷鉴艰难地坐立起身体,看了看自己手中平谈无奇的戒指,这可是自己救命的稻草,有了这枚“时空之戒”,就算是王嘉胤有二十多万流贼,也别想伤自己分毫,大不了自己直接穿回现代。

现在杨廷鉴也必须立即穿回现

攵女乱h,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代去,因为身上的伤实在是太重,背部和臀部已经肿得如发泡的馒头,就在杨廷鉴坐起来的一刹那,就有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从这两处传来。

杨廷鉴咬着牙把“时空之戒”戴在自己的中指上,然后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是如火炭一样的烫手,这完全是感染引起的发烧啊!没有抗生素的古代,这可是要人小命的。

“必须马上回去治疗,不然小命难保,如果有人问自己的长发是怎么回事,那就只能撒谎说自己在玩角色扮演了。”

杨廷鉴喃喃自语着,开始仔细观察整座监狱内的情况。现在襄陵县监狱里面,就只有杨廷鉴一个人,其他囚犯全部被流贼释放了,襄陵县的那些朝廷命官,早就被王嘉胤这些流贼一刀给宰了,包括城里的商家富户,也没有一个逃脱的,他们的妻女全被这些流贼给抢去轮了无数遍。

就连城里的普通百姓,也是在劫难逃,要么被裹挟,要么被砍杀。流贼就是走一路,抢劫一路,犹如那过境的蝗虫,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大明王朝就是在这种内忧外患之下,猛然崩塌的。

就在杨廷鉴准备使用”时空之戒”的时候,监狱的窗口外飘进肆无忌惮的交谈声:

“头儿,我看监狱里面那小子腰间的那块玉佩不错,要不是闯王打算招揽这小子,老子早就一刀宰了他。”

“老子也是看不惯读书人那高高在上的吊样,不过他腰间的那玉佩的确是好货,起码值几百两银子。”

“不如咱们去把这小子做了,那玉佩不就是头儿的了。”

“碰……滚你妈逼的,你这不是害老子吗?如果这件事被闯王知道了,你我的小命就没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