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雄液:岳把我的具含进

军警雄液 第一章

在罗修这话出口之后,叶临渊和暗灭域主皆是面色一变。

他们显然没有想到,罗修的魄力竟然如此之大。

为了联合李天策,竟然不惜让出战的传承。

当然了,对于罗修而言,相比起战的传承来,自己的性命,更为重要。

如果没法活着离开荒古战区,那么一切都是空谈!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李天策的回应。

就在这时,李天策抬起头来,朝着罗修露出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好啊!”

“不就是联手吗?我答应你了!”

在听到了他的这个回答之后,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罗修自己,都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他们显然没有想到,李天策竟然会答应的如此之爽快。

叶临渊死盯着他,厉声开口道:“李天策,你我二人,有约在先!”

然而,李天策却是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径直来到了罗修的身旁,与他并肩而立。

叶临渊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

他显然没有想到,李天策竟然真的会违背之前立下的誓约。

“多谢。”

罗修转过头去,轻声道了声谢。

“不必客气,动手吧,争取速战速决,我还等

文学

着拿战的传承呢。”

李天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手中的赤炎龙枪凭空挽起一道枪花。

“好。”

“替我拖住暗灭域主就行,其他的……全都交给我。”

罗修点了点头,身周的血气再度蔓延开来。

随后,他手持大夏龙雀,再度朝着叶临渊所在的方向掠杀而去!

只要李天策能够替他牵制住暗灭域主,那么他便有信心战胜叶临渊!

然而,正当罗修即将冲至叶临渊面前之时,他却是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凛冽的杀意,好似从背后锁定了他!

在修炼了血杀诀后,罗修对他人的杀意极其之敏感。

所以,还没等罗修来得及搞清楚杀意究竟来自何处,便第一时间选择了躲避!

“嗤——”

下一秒,伴随着一股剧痛传来。

一杆长枪,竟然硬生生的从罗修的背后,刺入了他的血肉当中!

罗修低头望去,不由得心头一沉。

因为刺入他身躯的这一杆长枪,正是李天策的赤炎龙枪!

“真是没想到啊,你还挺敏锐的,真是小瞧你了。”

李天策的脸上,仍旧挂着灿烂的笑容:“本来我这一枪,是能够直接贯穿你的心脏的,可惜了。”

在他刺出了这一枪后,不仅罗修感到惊骇无比,就连叶临渊和暗灭域主也同样瞪大了双眼。

很显然,哪怕是他们,也同样没有想到会发生眼前的这一幕。

罗修抓住了枪头,缓缓转过头去,冰冷的眼神,死死的注视着眼前的李天策,沉声开口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哪怕李天策选择不帮自己,罗修都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他显然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先假意答应了他,随后又狠狠的从背后捅了他一刀。

“为什么会这样做?”

李天策笑了笑,淡淡的开口说道:“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伙的。”

军警雄液 第二章

朱重阳此刻在什么地方呢?

自然是在苏州十里杨堤之畔,万剑山庄了。

慕容天池外冷内热,家中忽然来了客人,一个也说不上是客人,而是另一个主人,他的兄弟慕容云海,另一个则是他求也求不到的理想对手朱重阳,这几日他脸上的笑容比之前几年都要多。

这天傍晚,三人练完剑法,从洗剑池畔来到磨剑堂,一路边走边说话。

慕容云海提起他从西域过来时所遇到的一位奇人,此人是一位武学高手,那是不消多说,但此人并不用剑,而是用刀,他数十年浸淫在刀法上,和他们的父亲慕容寒山差不多,可以说刀法已经臻于化境……

慕容天池轻笑着打断他的话:“臻于化境?只怕爹也不敢轻言他的剑法臻于化境吧?”

慕容云海摇了摇头:“你没听我把话说完,便急于下定论,爹的剑法已然通神,他不说自己剑法臻于化境不过是谦虚罢了,我所说的这个人,数十年来苦练的刀法一共只有三招!不论是爹,还是大哥你,再怎么苦练,剑法总有上千招了吧?如果只练三招剑法的话,会到什么境界?”

慕容天池闻言耸然动容道:“只有三招?”

慕容云海肯定地说道:“只有三招。”

朱重阳也讶然道:“数十年来只练三招,定然索然无味至极了吧?”

慕容天池则说道:“若是此人数十年来只练三招,那么此人心毅之坚旷世难寻了。”

慕容云海点了点头,同意乃兄的说法。

朱重阳问慕容云海:“这三招你都见识过没有?定是十分繁复的招数吧?”

慕容云海道:“我只见过其中一招,并不如何繁复,却因为这一招的几处变化而没有获胜的把握。”

听到慕容云海的话,就连朱重阳也颇感骇然,慕容云海虽然年纪轻轻,剑法却足以傲视群雄,若是他只见到此人一招刀法还没有获胜的把握,那么此人若是再使出一招,慕容云海岂非必败无疑?又何况他有三招刀法?

慕容天池则热血澎湃,他苦这种对手久矣,恨不能现在就找上此人比试一番,他急切地问慕容云海:“云海,此人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为何我从来未曾听说过?”

慕容云海一听他兄长的语气,就知道他动了找此人比试之心,他说道:“大哥,此人数十年只练这三招刀法乃是有原因的,且此人并没有武林称雄之意,大哥偿若只是出于一较高下之心,实在没有必要去找他比试。”

慕容天池冷哼道:“你故意在我面前提起此人,现在又这么说,是故意耍我来着?”

旁人若是见到慕容天池变了脸色,恐怕早就吓得不轻了,但是慕容云海却一点也不怕他,反而笑嘻嘻地说道:“我不过是随便说说,是大哥多心了吧,难道我遇到这种奇人,还瞒着不告诉大哥不成?”

朱重阳感到好奇,问道:“这个人数十年如一日地苦练这三招刀法,不是为了称雄武林又为了什么?”

慕容云海道:“是为了报仇。”

朱重阳的好奇心更被提了起来,他愕然道:“报仇?数十年下来,他的仇人还都在世?”

军警雄液 第三章

“暗界的存在,晚辈不敢说心系天下,必须将其抹除,但却实在是难掩心中好奇。”

林玄看着红发老者,意味深长地道:“有前辈,以及大哥在,安全问题自然不用考虑,如此一来,

自然也算是会放松许多。”

“可是这不是还有一段时间,再提升一些实力,也能够多几分仰仗。”

红发老者露出释然之色,知道林玄现在已经做出了决定。

而他,则是不能再像以前扼制黑衣人一样,扼制林玄前往暗界,如此一来,除了答应,似乎也没有其他任何的办法。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他知道,林玄的身后,很有可能站着三位仙帝。

即便说起来,和青年仙帝的关系,只是口头上的结拜。

但林玄身后那位,以及之前出现过的陆羽帝君,是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林玄战死的。

口头上的结拜就不说了,但他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出于认可。

青年仙帝也

文学

绝对不可能跟林玄这样说。

至于陆羽帝君,就算是真的已经消失了,但曾经的仙帝毕竟是仙帝。

就算是真的已经死了,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手段,也足够他这么一个仙王吃一壶的了。

更别说现如今还存活于世的两位仙帝。

哪怕只是展露一些气息,就足以让很多宵小之辈脸色铁青。

不敢再有任何其他念头。

当然了,在他的眼中看来。

林玄,亦或者说林玄身后的大能,真的是手段与计谋逆天。

仅仅因为这些个小事,就成功让林玄和一位仙帝大能结拜。

这样的事情,若是寻常人,恐怕是想都不敢想。

但这种事情也是没办法的,仙帝难有子嗣,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难道他不想要在青年仙帝面前表现一波自己?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但是奈何自身没有这个能力,显然也是没有办法的。

穷尽一生,为了仙庭鞠躬尽瘁,却现在还不如林玄,这种事情,本质上他显然是不想要接受的。

但是一些个事情,就是这样。

讲究的是时也命也。

谁让林玄有这种能力呢,哪怕只是世俗之中一位普通的郎中,只要能够让青年仙帝圆了自己的梦想。

拥有现在的地位。

也绝对不是难事。

别的不敢说,光是青年仙帝对于他的感激之情。

在整个仙界之中,那也绝对是横着走的存在了。

这种事情,就算是不想要面对,但这也是事实。

虽然表面上看来,他这个仙庭第一阵法师,更受人尊敬,毕竟赵亮这种后辈、帝子。

但从真正的强者圈子来看,他的地位现在,已经远不如眼前修为只有四品仙君的少年。

这何止是一点点的差距啊。

这根本就是本质上的区别。

“距离前辈前去暗界,应该不到一年时间了吧?”

林玄笑道:“一年时间,若是巩固境界,自然是足足有余,但若是提升修为,却还是差了太多太多,

与其如此,

不如享受这一年的时间,

虽说对于强者而言,

一年时间无异于眨眼间罢了,

但晚辈毕竟还不是前辈这般强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