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日光阴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长日光阴 第一章

见到所有人安静了,并且继续登船,蓝玉莹等着邢晓蕾问道:“邢晓蕾,你干什么呢?”

“蓝副统领,属下认识一个以前故人!”邢晓蕾道。

“你的任务是押送,不是和故人叙旧,特别是交接的时候,等到轮到你休息时候,你随时可以叙旧,但是现在不行,若是再犯,我撤了你副营长的位置,向璐对你的位置可是一直虎视眈眈。”蓝玉莹呵斥道。

“属下明白,绝对不会再犯!”邢晓蕾大声喝道。

“带着你的人回到你的位置上去!”蓝玉莹喝道。

“是!”邢晓蕾大声答应道,跟着立刻去到船舱了。

瞧着邢晓蕾不在朝着自己这边看过来,梁惠也不好去打搅她,直到所有人等进入船舱之后,邢晓蕾跟着道:“各位玄界修士,我是这次押运任务的从事,月帅近卫营子营的副营长邢晓蕾,现在开始,你们即将前往近卫营驻地,你们不需要害怕,不需要担心,能够坐上这条飞舟,你们已经得到月帅眷顾,至于以后就看你们的表现,所有人只能留在这里,不许喧哗,不许做出任何会引起误会的事情,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听到这些,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刚才还被训斥的原来玄修,居然还有相当的职务,甚至是押运任务的从事,这让大家心中不禁有了各种思量。

但是这邢晓蕾并没有和任何人说话,领着二十多个人守在这里四周。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转眼就是半个月,而就在半个月时间到的时候,忽然从几个出入口进来一些同样穿着的士卒,其中一个走到邢晓蕾跟前,行了一礼道:“邢副营长换岗时间到了!”

“韩副营长,四百二十人,没有任何情况,如今交付!”邢晓蕾大声道。

说完两边所有人换了岗位,新来的人代替了原来的人,大部分人离开了,有几个朝着邢晓蕾这边过来,但是邢晓蕾还是让她们先走,自己走到了梁惠跟前。

“你现在可以跟我们说话了?”梁惠有些担心的问道。

邢晓蕾看着周围的人,微笑道:“若是你们喧哗我还是会被处置,所以你们最好不要随便说话,真的要说话举手。”

见到她这么说,大家也都点点头,难得有一个可以帮到自己的人,自然没有人愿意放弃。

“梁夫人你怎么会被抓住的?”邢晓蕾很好奇的问道。

“我……我被人骗了,应该是有人故意对付我,用来告诫我夫君不要插手一些事情。”梁惠无奈道。

“教内上层勾心斗角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完全背离了教义!”邢晓蕾直摇头,自从到了近卫营之后,回想以前,她忽然发现自己清醒了很多。

梁惠也是一阵苦笑跟着问道:“我们要被押送去近卫营,我们会怎么样?”

“是啊,我们是不是作为奖赏,要被你说的那个月帅赏给近卫营的将领?”一个女子,忍不住直接开口问了。

邢晓蕾看着她道:“你们要说话,最好举手,否则到时候我也会被牵连,不想再有第二个人我没有允许就开口了。”

长日光阴 第二章

那冷笑声音落下,古天神猛地转头看去,天魂界的一处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九道身影浮现而出,只见那为首的清冷女子正淡漠的看着他。

而她身后八人,皆是抱着胳膊冷眼看之。

这一瞬间。

古天神明显是感知到,自己被那恐怖的气息死死锁定,宛若要被天道给驱逐!他瞳孔骤缩,眼中瞬间是闪过了一抹惊骇之色!

“天…天宫!?”

他失声而道,身后的几个身影皆是身体一震!

“天宫…”

“天宫九尊!?”

“他们怎么出世了?”就连圣阳天神都是紧皱着眉头,浑浊的老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头上那熊熊燃烧的烈焰,都是弱了几分。

看得出来。

当他们看到天穹上,那所谓的天宫九尊时,都是十分的忌惮…

“小师弟?”

宁天眉头微皱,看着天穹上那几人,不知为何,感觉自己身体中的鲜血都在共鸣。

“叶霜天尊,不知你所说的小师弟是什么意思?我

文学

们组织就算在愚蠢,也不会对天宫之人出手啊,想必其中定是有些误会。”

古天神的语气和之前相比明显是软了许多。

若是说,他们和圣阳天神的火域都能算是这神域中的顶尖势力的话,那这天宫…就是还要凌驾在他们之上的势力!

那名为叶霜天尊的女子并未理会古天神,那眼神中满是不屑之色,仿佛和这古天神说上一句话,都是在掉自己的身价一般。

接着,她身形微动,身后八人也是跟随而上。

很快。

九人出现在宁天一行人面前。

看到这一幕,古天神心中浮现出一抹不安预感。

“那小子…”

“该不会是……”

看到几人走来,洛无情和苏月瑶本能的挡在宁天身前,一脸凝重的看着那个一步走来的女人。

“小师弟,欢迎来到…神域!”叶霜天尊并未理会两女,而是看着宁天,那俏脸上露出一抹轻笑,而其身后几人也是看了过来,尽量的对宁天露出一抹友善的笑容。

但…

或许是冷着脸太久。

他们的笑容,看着有些诡异。

“小…小师弟?”

宁天愣了一下。

洛无情和苏月瑶也是愣住了。

这女人…

在和夫君说话?

一旁,白柳和老虚等人都是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宁天,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祖师…祖师竟然是这一群人的小师弟?祖师和这神秘的天宫也有交集?

“小师弟…”

“他…是天神体?!”

圣阳天神也是愣了一下,很快便是反应过来,擦!他的宝贝外孙女被一头长得比较帅的猪给拱了!而且,还是个天神体!?

那咋办嘛?

一时间,这老头看向宁天的眼神,直冒金光。

嘿嘿。

发了发了。

本神一看这青年帅比的模样,就知道他肯定是本神失散多年的外孙女婿!现在一看果然没看错!这老头心中想着,默默的收起了藏纳戒中,准备用来追杀宁天的大斧头。

而一旁,当看到叶霜天尊对宁天说话时,古天神的心就凉了半截。

他早就该想到…

能让这天宫九尊称之为小师弟的,就只能是天神体的传人了!

草!

运气真踏马背!

古天神心中已经是想要骂人了,明知道宁天这小子诡异,现在就算是想要抓过来研究都不可能了,有天宫罩着,神域也就那几个老古董敢动他了!

什么玩意!

他好不容易出趟门,结果就遇到个背景大的吓人的。

“……”

宁天沉默,抬眸看着眼前这九人,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眼前的九人,三女六男,每一个的实力他都看不透,而每一个的都有着和他相似的气息。

那是天神体的气息,是同出一脉的气息。

难怪…他们会叫自己小师弟,可是…若是按照那死算命的话,天神体之间注定会有一战,那为何这九人相处如此融洽?

而且…

还会来迎接自己?

更为重要的是…

天宫又是什么?若他们只是弟子,那天神体的师尊,又是何方恐怖的大能?

此刻。

宁天脑子里一团浆糊,充斥着各种疑惑。

“小师弟,不用想太多,有些事情,你以后会知晓,我们也会为你解答。”这时,九人中一个抱着琵琶的女子看着宁天,眼角有着一颗泪痣,嘴角带笑,宛若沐浴清风。

“哈哈!”

“是啊小师弟,以后你会知道的!”

九人中,一个身穿练武服的粗矿壮汉也是哈哈大笑,拍了拍宁天的肩。

“裴虎,你悠着点。”

那叶霜天尊冷眼瞪了那壮汉一眼。

“哈哈。”

“既然大师姐如此说,那就算了。”那名为裴虎的壮汉哈哈一笑,松开了手,看着模样,他对叶霜还是充满了敬畏的。

“她竟然是大师姐…”

“那岂不是第一个天神体!?”

宁天心中讶然,眉头皱了起来。

“小师弟不必多想,有些事,并非你想的一般。”叶霜似是知道宁天在想什么一般,她看向宁天,神情始终平淡,有着大师姐的威严和架子。

“但是…”

“我希望你明白,身为天神体,有些事可逆天道。”

看着叶霜那凝重的目光,宁天沉默了一下,虽然他很想说,他压根不在乎天道,但细想这样会不会有点太嚣张了?

“天…”

“天神体?!”

“祖师竟然是天神体!?”

听到这话,老虚三人神情猛地一震,看向宁天的眼神中充满了深深的惊骇之色。

草。

难怪祖师这么逆天!

原来是天神体!

天神体的恐怖,他们可都是有所听闻的!他们也是第一次知道,祖师竟是天神体,这给他们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你震惊了圣阳天神!】

【你震惊了古天神!】

【你震惊了虚神大帝!】

【你震惊了帝无极!】

【你震惊了不灭龙皇!】

系统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奖励:神境领悟,可作用于突破神境之时。】

“哈哈哈,天神体而已,至于把你们激动成这个样子吗?”天宫九尊中,那壮汉裴虎发出一阵粗矿大笑,他拍着老虚的肩膀。

“那啥…”

“前辈你轻点,我怕死。”

老虚脸色苍白,身体一震一震的默默说道,要是让他知道眼前这九个人皆是天神体的话,恐怕还不知道会有何等反应。

“古天神,你们的事情,我天宫不想过问,但若敢在招惹小师弟,我想,天宫的怒火,你们应该承受不了。”叶霜看向天穹上,那脸色有些难看的古天神,淡淡说道。

“……”

古天神沉默。

“还有我火域,也记住你们了。”

这时。

圣阳天神淡淡的看着古天神,说道。

一时间。

古天神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古天神,你们竟时同时得罪了天宫和火域,要不,在加上我妖神域如何?”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毫无征兆的自天穹响起。

“嗯?”

古天神皱起了眉头。

不是吧?

又来?

“妖神域么?”叶霜看了看天穹,又是看了看宁天身旁的两女,心中微微叹息,就算师尊不让他们来,今日这古天神怕也是动不了小师弟吧?

一个是火域的大小姐,一个拥有九尾天狐血脉。

无论是圣阳天神,还是妖神域的那位,都丝毫不惧古天神了。

“这是…”

苏月瑶背后的狐尾摇曳,同样是感知到了体内的九尾天狐的血脉在流淌沸腾,她美眸看向天穹,天穹之上那洁白如雪的九尾天狐浮现出来。

那是…

妖神域的霸主,九尾天狐!

“宁道友,你的大型认亲现场来啦ovo。”一旁,白柳抱着死钟,默默说道。

“……”

宁天嘴角一抽,他感觉自己现在特别的混乱。

脑子里一团浆糊。

但是…

唯一能认清的事情就是。

他的背景好像有点大得过分?

刚刚踏入神域…好像就没有什么势力敢对他动手了,哎真是无趣。

“本神等了百万年,九域终于有狐族领悟天狐血脉,若是让你古天神灭了,这梁子就算是彻底结上了!”九尾天狐淡淡的看了古天神一眼,语气中带着一丝寒芒。

“天宫…火域现在又来个妖神域…”

古天神现在很懵,甚至有些欲哭无泪。

怎么好端端的…就捅了马蜂窝?

可是…

这也不能怪他们啊。

谁能想到,这一条古路上一下子来了三个背景大的,而且…还踏马是一起的!

一旁的老虚几人也是有些懵,等反应过来时,心中已经满是崇拜,祖师还是你祖师啊,不管是九域还是神域,都还是一如既往的逆天。

“行。”

“我们知晓了。”

古天神也懒得解释什么,得罪就得罪了,当下还是他们的计划重要。

“今日这场闹剧,就此收场吧。”

他说了一声,就欲带着几人离开。

但刚刚转身。

身后,圣阳天神的声音便是再次响起。

“慢着。”

“你们给本神宝贝孙女的道果中,有点别的东西,确定不交出解药?”圣阳天神淡淡的看着古天神,眼中闪过一抹冷色。

与此同时。

天宫九尊和九尾天狐的目光,也是看了过来。

古天神瞬间满头大汗,差点忘了这一茬。

可就在他要交出解药时,却是听到宁天那爽朗的轻笑声响起:“不,不用了,因为我本就知道,这道果有问题,所以压根没吸收。”

唰!

瞬间。

所有大能的目光,落在了宁天的身上。

“小师弟…这可是天神的手段,你是如何察觉的?”叶霜皱了皱眉,就算是天神体,也不可能在大帝时候,察觉到天神的手段啊。

“或许…”

“是一种直觉?”

宁天轻笑一声,接着抬起手掌,天罚力量在手中涌动,接着那道果便是浮现而出,而与此同时洛无情和苏月瑶两女也是抬起手,运转天罚。

长日光阴 第三章

“这方世界的时空长河,出现了断流,这里,成为了一个断点,就如同完美世界最开始的时空长河的那个断点一样……”洪易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轻声说道,“或许,那也是一次对于完美世界的重创,才会让时空长河出现断点吧?”

“原来,这就是为何,我们达到遮天世界的时候,那里仅仅是一方小千世界的缘故啊!”陈乔峰看着残缺的九天十地与仙域,有些感慨的说道,“无尽岁月,让这两个世界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后世的遮天世界,传承了石昊你的道与法……”

“是啊,甚至,这样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我们造成了,或者说,原本的完美世界之中,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我们改变了这一切

文学

……”陈祎轻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

“话说,我们若是再不行动的话,恐怕那边的终极古地,连同那个上苍之上所在的古洞,都要彻底消失在外混沌之中了!”卡卡罗特指着远处正在脱离完美世界的终极古地轻声说道。

“洪易,我要在体内开辟一个小世界,安置天庭的众人,你帮我……”石昊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了一个决断,看着洪易开口说道。

“好,没有问题。”洪易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阳神世界已经突破到大千世界的层次了,虽然因为里面化作了一方混沌世界培养三千生灵的缘故,洪易不好轻易动用其中的力量,但是抽取一些空间之力,凝聚成一个小世界,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很快,一股阳神世界的空间本源之力注入到了石昊的身躯之中,石昊在自己的心脏之中,开辟出了一个小世界,然后将天庭收入了心脏小世界之中,他要带着天庭离开,前往上苍之上,找回十凶伙伴。

至于此时残缺的完美世界,甚至都已经没有征服的必要了,而且,可能是因为完美世界的变化太大了,连系统都没有直接承认这方世界还是完美世界,也没有承认它被石昊征服了。

“我的道与法,确实应该传递出去了……”石昊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此时的九天十地,原本被陈乔峰花费了巨大工夫,才制造出来的九天已经彻底消失了,数不清的生灵死去,整个世界重新变成了一个整体,甚至有朝着星空宇宙演化的迹象。

石昊挥了挥手,关于以身为种的道与法传递了出去,刻在了九天十地之中。

“嗯?竟然还有十凶?凤凰?”洪易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他看向了仙域的方向,他发现,仙域之中,竟然出现了一群凤凰。

但是,这群凤凰的血脉,仿佛不太完整,而且最关键的是,这群凤凰的身上,没有什么精气神,甚至好像没有灵智一般。

“养鸡的养过一群凤凰……”石昊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声说道,“可惜啊,我都还没有见过养鸡的与屠夫,他们好像就已经死了,是死在了这一场爆炸之中,还是死在了我们之前与尸骸仙帝的战斗之中?”

“哗啦啦!”就在这时,一股时空长河的气息出现在众人的周围,上面断流的时空长河,已经凝聚成了一部古史,无法深入与改变,从这个时空断点,时空长河开始再次流淌,而这一刻,他们听到叶凡的声音:“卧槽!终于找到你们了,你们是不知道,我们刚刚遇到了多少尊准仙帝……”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