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被各种陌生人 np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一章

“那…”

两个人的剑此时还碰在一起,荆哲小声询问道:“四姐,现在能不能输给我了?”

不等裴云汐开口,他又马上补充道:“四姐我保证刚才说的那些话都作数!等从梁州回来,我就会去昆仑郡好好走一遭,陪着四姐看日出,陪着四姐看日落,每天都陪在四姐身边,还要陪着四姐一起起床,睁开眼就能看到四姐,那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

裴云汐非常罕见的嘴角上扬,本来就浓密修长的睫毛也随着眯成月牙的大眼眨动起来,让人看着陶醉。

当然了,这幅美景,能陶醉的也就只有荆哲一人而已。

“你…说话可要算话!”

裴云汐定定的看着他,最后才说道。

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有些伤感道:“好像再也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待在京州,待在那棵大桂树下,天天待在一起了…”

当她去了昆仑镜之后,再去京州的次数已经屈指可数,而且哪怕荆哲单独去昆仑郡找她,能待多久?

五天,十天,还是二十天?

反正一年的光景,两人以后能在一起的时间实在少之又少,想到这里,心情就低落下来。

荆哲却笑道:“这算什么难事?只要我做了武林盟主,以后就能天天跟姐姐们在一起了!”

裴云汐抬眼:“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裴云汐听了,若有所思,心中猜测,他是不是会以武林盟主的地位向她们宗门施压,让她们都离开师门?

这种结果,其实她并不喜欢,毕竟在昆仑镜那么多年,也有感情了。

似乎猜到了她的想法,荆哲笑道:“而且还不用四姐离开宗门!”

“真的可以?”

“当然了,我从不骗姐姐!”

“哼!”

裴云汐轻哼一声,脸上却洋溢着灿烂笑容。

……

当两人谈妥之后,荆哲突然发动“迅猛”攻势——起码在底下的人看来是非常猛的,一剑直入裴云汐胸口。

裴云汐赶紧拿剑去挡,拼尽全力,堪堪挡了下来,而荆哲迅速将天子剑一转一挑,裴云汐手中的剑就飞了出去。

“呯!”

剑掉在地上。

紧接着,裴云汐也飞落下来。

裴云汐没有荆哲的脸皮,同时不会演戏,不等荆哲落下来,她就捡起剑来,径直跳下台去。

“哗!”

这个动作已经表明,武林盟主诞生!

这个时候,荆哲才缓缓

文学

从空中飞落,享受着众人崇拜的眼光,有种天神下凡的感觉…

“荆社长厉害啊!”

“我早就说荆社长有盟主之姿吧?看看!”

“咦,我记得你前天说的是林掌门…”

“呸,一个死人,我什么时候说了?”

“……”

台下一阵喧闹,好不热闹。

青阳掌门这时来到台上,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这才说道:“今年的比武大会已然圆满结束,这次的武林盟主也已经决出,就是来自天地宗的荆社长!而荆社长从比武大会中一路过关斩将,最后脱颖而出,表现出的实力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的,现在让荆社长给我们说几句吧!”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二章

骑士已经踏上了漫漫的求职旅途。。。。求自己的职,让别人考研去吧。。。。求职的开始也意味着松散生活的终结。。。。七海争霸这块自己辛苦种出的地可能也要荒芜一段时间了。。。我想强调的是,这并不是TJ,在工作落实了之后,骑士便会回来的,但现在也只能先放下手中的笔,多多的为碗里的食着想了。读者大大们多多包含吧,谁都有个不方便的时候嘛。。。如果您真的喜欢本书的话,不妨加本人的QQ有空的话多多交流指点。之所以不草草完结就是因为实在不想把自己的设定就这么浪费掉了。最后还是请大家多多体谅一下一个碰上了金融危机+H1N1的普通大**求职心切的心情吧~

——————————————————————————

“被选召的。。。。。。你的意思是,如果不是被选召的就。。。。。”帕加已经明白了米易哈尔的意思。

“没错,当初派舒亚先生就是出于这个考虑才一直在找您这样的年轻人。”米易哈尔面色凝重。老头虽然也见过一些生生死死,但这样的死法,如此轻易的死去,还是让这个老人感到十分的难过。

突然,库拉那根绳子也晃动了几下。帕加心中一惊,他怕绳子的那一端给他带来什么坏消息。但他毕竟是坚毅的人,站在水手的旁边,咬着牙注视着洞口的变化。几个生命的消逝使水手们则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他们使出全身的劲,因此绳子缩短的速度也格外的快。但即便如此,帕加还是觉得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眼见着拉上的绳子越来越长,帕加的心情也就越来越不安。“有火光!有火光!”站在最前端的水手大声的叫起来,没错,一个细小的光点出现在了洞口的深处。帕加的身子似乎一下子泄了力,但他还是定了定神,站稳了。

“帕加,老师,我回来了。”库拉也因为从那种压抑和孤寂中逃出来而感到庆幸和愉悦,他甚至一时竟忘记了称呼帕加为提督,他想说的话有很多,但最终竟只说出了这么一句。

“库拉,回来救好了,有没有受伤。”帕加还是有些担心,拍着库拉的肩膀。

“我没有事,其他的人呢?”库拉看到绳子都已经被拽了上来,便问道。

帕加将目光顺到了一边,那里摆放着一具尸体。两个空的绳套似乎也预示了什么坏消息。库拉一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皱了一下眉,便没再提。此时米易哈尔走过来,冷冷的说了一句:“被选召的勇士注定为王,这不仅是个预言也是一个诅咒。”

“算了,不说这些,库拉,你在地下有什么发现没有?”帕加问道。

库拉将他在洞口之下的所见到的一切都告诉给了两人。听完库拉的叙述,米易哈尔激动不已:“帕加,我要求入洞。”他咬了咬嘴唇,很是坚决。

“不行!”帕加断然拒绝了,一方面他知道洞中的环境十分恶劣不适合米易哈尔这样的老人,另一方面,他心中也对那个类似诅咒的语言心有顾虑。

“能让我下去看一眼,就算是死也值了!”老头走到火山口,纵身就想往下跳,但被水手们给拦住了,帕加执拗他不过,便答应了,他也准备亲自下到洞口里看看。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三章

仔细想想,还远不止此。

多尔衮虽然不像黄太吉那般对汉文化表现出的那样热衷,但也是读书不辍,每日里的讲解历代治理国家的成败得失,都有翰林院、内三院的汉官来给他讲。就连眼前的范文程洪承畴冯铨等人,也都为他讲过不同的课题。朝中有人戏谑,称这些人为经筵讲官。“虽然没有头衔,但是差使却是一样的。”

南中出的铁制农具,多尔衮也在辽西见过。许多关宁军军官将领的田庄里大量的使用着。用上好熟铁打造的锄头,铁锹、钉耙,用九转钢制成的一种步犁,每一样都不是很起眼,但是,堆积起来,就成了这些田庄粮食增产的利器。

几个从关宁军中投到两白旗的奴才向他禀告过,全数采用这些南蛮农具的田庄,粮食增产,差不多已经到了耕一余一的地步了。

“便是那些只采办用了一些的庄子,也

文学

能达到耕三余一。”

余一余三是什么意思,多尔衮也听宁完我给他讲过。

《礼记.王制》:“以三十年之通,制国用。“孔颖达疏:“每年之率,入物分为四分,一分拟为储积,三分而当年所用。二年又留一分,三年又留一分。是三年揔得三分,为一年之蓄。三十年之率,当有十年之蓄。“又《汉书.食货志上》:“民三年耕,则余一年之畜……三考黜陟,余三年食。“后遂以“余一余三“谓连年丰收,家有储粮,国库充盈。

受黄太吉大力推广三国演义的影响,他也听人讲过三国志,里面诸葛亮为了北伐中原,不惜在川中大肆横征暴敛。

“范先生,之前你说诸葛亮在川中时,几个农人供养一个兵丁来着?”

范文程还没有反应过来,洪承畴却已经想到了。

“陛下,如果照着这个态势发展下去,不消两年,湖广、赣南、赣北各处,不但粮米供养大军有余,大批的青壮年还可以从田间走出来,走到工场里去,走到码头上去,接受了训练后,成为南军的后备兵员。到那时,我大清面对的,不光是梁国公堆积如山的物资,还有源源不竭的兵丁。”

“那,先生以为,我大清该如何应对?”

“眼下长江以南,我大清兵马战力远不如梁国公所部南军。且南军鸱张之势已成,一时难以遏制。以臣所见,南军在湖广也不会耽搁太久,便要向北、向西扩张。无非是要北面攻取南阳、洛阳,西面进夔门,取成都,底定巴蜀,占据上游。所以,以臣愚见,当令此刻在巴蜀的鳌拜等人,大加剿洗,痛下决心。巴蜀之地既然不能为我所用,便也不能落入南军手中,成为他们北上三秦的粮仓!反而要让他们在这里消耗大量的粮草金钱,耽搁时间!”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洪承畴便将成都平原的锦绣之地化成了一片废墟,把上千万人口变成了草木深处的粼粼白骨。

“将成都左近取得的钱粮充作军饷,令西路我军追击西贼张献忠所部余孽,务必要驱赶他们尽数入滇。滇中的黔国公沐家,虽然号称世代镇守云南、贵州,但是,部下武备懈怠,又如何是孙可望李定国这群张献忠手下豺狼虎豹的对手?怕是一个回合都顶不住便要垮了。云南的明军被流贼击败,陛下请看,云南与梁国公起家之地的安南仅仅隔着一条河,隔壁又是广西,都是不曾被兵火破坏的所在。若是西贼的恶虎豺狼们见到了对面的繁华富庶,会怎样?”

“好!先生妙计!好一招驱寇入滇!驱虎吞狼!好手段!”

追击大西军,驱赶他们进云南,甚至杀进安南,骚扰河静等处,这样一来,李守汉的后方便不安静了,少不得要把注意力投入到根本之地。这么一来,便给清军整顿兵马,恢复地方争取了时间。

只不过,洪督师受时代技术限制,对于人员流动信息掌握不是那么及时。他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此时,西军的使者已经沿着红河而下,到鸿基港上海船,以子侄辈身份,到广州来给高夫人问安。问安不过是个问路棋子,目的就是要看看闯营旧人在南军之中日子过得怎么样,要是过得好,那咱们西营人马也是和南中有过多年交情的,为啥不背靠这棵大树?要是日子过得不咋地,那咱们就只能是另外打算盘了。

但是充当使者的白文选却做梦也没想到,一路走过来,他见到的闯营老相识们,个个过得都滋润异常。官职差使、军饷粮草,都是从前想都没想到的。

“得赶紧告诉几位少帅,趁咱们的兵马人家还用得上,尽快的卖个好价钱!”

西营人马如何和南军勾搭成奸,咱们暂且按下不表,继续说多尔衮这边的情形。

将四川烧杀成为一片白地,隔断湖广南军通往四川的通道,增加他们的进军难度,同时,把这天府之国变成一个人间鬼蜮,让大西军也无法在此生存。进而保证陕西方向的清军占领区的安全。

“若是南军与西贼余孽冲突起来,至少要打两到三年才能打出一个眉目来。”多尔衮思忖了半晌,对比双方的兵马实力和战力,得出了这么一个时间。

“诸臣工,你们便照着两年时间给朕算上一算,我大清该如何做,才能在这场仗之中,立于不败之地?”

大殿内原本十分热烈的气氛瞬间跌到了绝对零度以下。几个方才还在侃侃而谈的大人们登时便哑了口,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陈板大,你是朕和先帝的包衣奴才,你只管先说说你心里的那点念头,说错了,先生们也不会笑话你的。”多尔衮点了陈板大的将,也算是给洪承畴等人一个台阶下。

“主子,以奴才所见,要想打败南蛮子,那就得向南蛮子学。还是要咱们手里有铁,有粮,有了铁和粮食,就不愁没有兵器,不怕没有兵。”陈板大是工匠出身,属于技术派。一开口便是自家专业领域的事情。

“我大清治下,不论是辽东的辽阳,还是关内各地,铁矿都不少,煤窑也不少,同南蛮相比,差距的就是我们没有他们那么多的炼铁高炉。没有那么多的钢铁产量。如果,。。。。”

“如果朕要你修建和南蛮一样的高炉,你能办得了这个差使吗?”

“能,不过,奴才要花主子不少的钱粮。”

“哼!狗奴才,眼皮子忒浅了!你十五爷这次下江南,别的没有弄来,银子可是弄了无数!用银子给你起高炉都够了!”多铎在座位上笑骂了一句,得意的炫耀了一下战功。

多铎的确有资格有底气炫耀战功。他这一次下江南,不但以数千轻骑凭空变出来了数十万绿营兵马,更是拿下了南京城,俘虏了弘光皇帝朱由崧。这样的赫赫之功,就算是多尔衮这个亲二哥,也是要出城十里迎接,行抱见礼,祭告宗庙。

什么收数十万降兵,连克名城,俘虏朱由崧,将江南半壁纳入大清管辖之下,功绩可谓显赫至极。但是这些战功,都是表面上的,最大的收获,是多铎在江淮之间大肆抢掠、征集、缴获所得的财货。

车载船运,运到北京城纳入府库的,便有两万万两白银之多!更有子女玉帛等贵重物品,一时无法估计价格的,也是车载斗量。这些只是列入公账的,更有许多被内务府收纳。多铎自己留下的,孝敬给二哥的子女财货有多少,便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至于说各位随军南下的八旗王公贝勒,各级梅勒章京甲喇章京牛录章京们往家里运了多少银子,多铎也说不清楚。所以,多铎说银子是眼下大清最不缺的东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