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NP虐文里,黑化肉羞耻play快穿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一章

“嗯?”

平原君心头微微诧异。

他的这一门神通,却有一个名堂,叫做“三千门客”,是他将门下三千门客的神通演化一起,一一炼制成为傀儡,对敌之时忽然祭出,可谓有着以一敌国的能力。

平原君以这一手也算是对敌无数,不知击杀了多少成名好手!

可谓是无往不利。

但平原君也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居然用这种办法来破局。

还别说,苏余的这一手刀法,配合上这口宝刀,当真有着如虎添翼的功效!那一道道妖兽虚影之中,裹挟了宝刀碎片,顿时杀伤力倍增。

但他纵然破解了自己的这一记,后面呢?

没错,后面呢?

这三千门客的神通被破,固然会让自己有不小的损失,但苏余可也损失了趁手的兵刃!

这岂非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甚至损的可能都超过了一千!

怎么看都不划算啊。

心念转动间,平原君心中迅速决断,如果是其他的对手,平原君还真不舍得将自己的这些傀儡舍掉。

毕竟,每一具傀儡都用了不少的珍稀材料,都花费了他不少的心血。

损失一具,那都是极大的损失。

但是!

对手是苏余……却又不一样了!平原君对苏余十分欣赏,但也正因为欣赏,才更知道苏余的本事。而越是知道苏余的本事,越是对苏余十分忌惮。

能够将苏余击杀于此,哪怕损失再大,那也是划算的!

而且,苏余既然敢拼着爆掉一口宝刀,多半还另有后手,就更不能让苏余施展出来,从容逃走。

所以,平原君心下一横,三千门客,万千光影,一道道神通继续打落下来!

“咦?”

苏余都不由微微愣了下,都不躲闪么?

不过,既然对方都不躲闪了,那自己还跟他客气什么?反正这口炼狱百兽刀苏余已经爆掉了,而且这口刀只是先天品阶,到底还是差了一些,随着苏余实力的提升,这口刀明显有些跟不上苏余的实力了。

也因此,苏余此时爆掉才不心痛。

蓬!

蓬!

蓬!

说时迟,那时快,不过眨眼功夫,苏余炼狱百兽刀所化的万千碎片,顿时一道道纷纷斩入了平原君祭出的三千门客傀儡之中。

平原君的这三千门客,互相之间实力还是有些差距的;有些实力强一些,成功将碎片挡下,但也有弱一些的,却是失了手。

所以,一阵阵刺耳的声响中,平原君麾下已经有足足二百余道傀儡被苏余斩落!

另有至少数十具受伤。

可谓损失惨重。

平原君心底一痛,一身的杀气不由更加浓烈!

杀机更盛。

不过,由于他麾下的三千门客傀儡,硬生生抗下了苏余的这一击,自然也就没有给苏余留下逃命的空挡。

平原君更无迟疑,袍袖再挥,那三千门客顿时再次化如洪流一般,滚滚而去。

“好像没斩落多少啊?”

苏余惋惜,才斩落了二百余具,只能算对面的一个零头!

怪不得对方这么有底气,真厉害啊。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二章

看着警惕起来的第一茅,徐清阳淡然一笑:“路人!”

路人?

屁啊!

筑基境界,一手法咒加身术,威力竟然比假丹真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你这样强的路人吗?

第一茅郁闷。

“小子,不要糊弄我!”

“说,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第一茅放声质问,用词倒是稍微讲究了起来。

尽管只交手了区区一拳,但他已经知道,徐清阳不简单。

纠缠下去,必定要花费不少力气,待会儿决斗诸葛孔平,结果难料。

他只想找诸葛孔平一决高下,无心和徐清阳纠缠,于是收了架势。

眼看第一茅收了要继续打的架势,徐清阳也不介意多说几句。

“你问我有什么目的?”

“额……我看道友印堂发黑,今晚必有血光之灾。”

“阻止你,不过是免得道友凭白送死而已!”

什么叫送死?

第一茅以为徐清阳指的是自己斗不过诸葛孔平,不由得面一黑,摆出一脸狠色,冲徐清阳喝道:“小子,不要惹我,我很记仇的!”

徐清阳耸了耸肩,不以为意。

看到徐清阳这样,第一茅也是真的怒了。

区区一个筑基境修士,竟然敢在金丹面前如此作态,真是叔可忍而婶不可忍。

他双手杂耍般一翻,掌中就现出一根火统枪。

在这个时代,凡俗枪支并不少见。

少见的是,此枪枪身竟然密布符篆,显然经过道法祭炼,不知藏着何等玄奥。

徐清阳一看,双目就是一亮。

影片里,第一茅使用过枪,但是没有表现出什么威力。

这身临其境,观感却是大为不同。

这把枪,非同凡响啊!

似乎……有火气!

对面,第一茅已经“咔嚓”一声,果断扣动了扳机。

“死开!”

“砰!”

火统枪口一亮,宛如流星飞逝,一点红光瞬息即至。

危险!

徐清阳心里警报大响。

好在,他在第一茅鸣枪前就做了准备。

法咒加身术与铜皮铁骨全开,同时足下天罡七星步一扭。

火系法术加持的子弹擦着肩膀划过,在衣服上留下灼烧的痕迹,随后“轰”的一声。

子弹没入地面,即时爆炸。

火裂符的气息,堪比蓝级符篆的威力。

好东西!

徐清阳心中一动,动作却是丝毫未停,把天罡七星步用到了极致,身体如幻影般闪烁。

因为,第一茅也未停手。

“砰,咔嚓,砰!”

“轰轰!”

“嚣张啊,小子你继续嚣张啊,真当大爷我是水货吗?”

“哈哈哈哈!”

讲真,第一茅这一手,确实出乎徐清阳预料。

东方法术结合西式枪火,威力直逼金丹全力一击,招招致命。

要不是他道行有了那么几分火候,变故之下,说不定就遭殃了。

幸好,一直没有拉下纸术之外的步法、法术修炼。

当下,就是一边冷静地,随着第一茅的抬手动作躲避枪火,另一边,数十只纸人已经自掌心飞出,如蝴蝶般翩然飞绕在周身。

通灵纸术炼到这种程度,已经可以作为护身之器,但凡子弹打来,就算来不及躲开,也能替本尊接下攻击,消弭伤害。

第一茅大呼小叫着,畅快地开了数枪。

然后发现–

玛德!

那小子的身法怎么那么滑溜?

火爆枪根本打不中啊!

还有,那些飞来飞去的纸片是什么东西?

难得有一发子弹让对方无法躲避,竟然,被那些纸片牵引到另外一边了。

堂堂金丹真人,祭出了得意法器,竟然奈何不了筑基境小子。

这……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三章

叶冲也没废话。

眼见着凛冬驻军正在清理和挖掘废墟,他简单安排了林杰等人几句,随即转身就走。

众人都是一愣。

林杰还没说话,叶冲就蓦地说道:“做好你们自己的事。”

“带上我。”花红上前一步,一股温暖的感觉袅袅而来。

“放心吧,我不是去报仇。”叶冲头也没回,沉声说道。

巴千万和路之道对望了一眼,随即来到叶冲身边道:“有些事情不急,晚点也是可以的。”

“不需要你教我,我分得清轻重缓急,更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叶冲淡淡回应。

“你……”巴千万欲言又止,看向了叶冲背后灰不溜秋有点破损的双肩包。

“该管的事情你管,不该管的事情,你不要管。”叶冲抛下一句,随即悄然没入雨幕之中不见踪影。

他当然知道巴千万想说的是什么?

本来三大包东西呢,现在只有一个破破烂烂的双肩包,看着也不像能塞下要带的东西的样子……

叶冲当然懒得解释。

也没法解释。

更没有必要解释。

说是只带了必带品,其它诸如丹药、单兵装备一类,都分发给中都武者了行不行?

当然行。

提前把所有东西都藏在别的地方了行不行?

当然也行。

要你巴千万管!

街心公园。

大树之上。

叶冲蜷缩在一个巨大的树洞里,面现忧伤之色。

说起来,刚才在中都营地的废墟现场,他不愿展示自己的伤悲。

但是到了这里,在树洞这个没人打扰的地方,他却可以放下一切,在崩溃中忧伤。

啪!

叶冲点起了一根烟。

文学

很快他就把自己淹没在浓浓的烟雾缭绕之中。

咕嘟!

他又拿起酒瓶狠狠灌了一口酒,随即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烟是好烟。

酒是好酒。

以中央餐厅那种规格送出的烟酒,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只是……

此时此刻,叶冲觉得

文学

这烟真是很呛人,酒更是辣得人喉咙疼。

“呼~”

“100多人。”

“说没就没了。”

“我还记得每一个人的笑脸。”

“真是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到?”

……

咕嘟嘟!

叶冲仰头喝酒,大口抽烟,直呛得眼泪都下来了。

如此情形更让他的心中生出一种渺小、无力和耻辱的感觉。

他很清楚,如果他在无名羊肉馆的第一目标攻击中死了,那中都武者就是他的殉葬者。

这是在打凛冬军、政、武的脸,更是在打帝国的脸,甚至是在打整个人族的脸。

由此很可能带来的结果,就是兽族和自由武者联盟士气高涨,而人族士气消沉。

而像他现在这样,在无名羊肉馆的暗杀行动中活了下来,那么,中都武者的死,就是在狠狠抽他的脸。

疼。

耻辱。

只能咬牙默默承受。

这对于一个风头正劲并受到无数年轻男女羡慕和崇拜的人来讲,是多么大的讽刺?!

所以,他心里不可能痛快。

所以,他只想躲起来忧伤。

所以,他必须要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怎么让那些敢于挑衅和嘲讽自己的敌人,付出这个世界上最惨重的代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