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第1季剧情曝光!为你还原案件真相

《白夜追凶》第1季已经大结局,剧中关宏峰被铐住押上警车时是有围巾的,警察下车引导车流趁机下车逃出时是没有围巾的,结合墓前告白,很显然是一次完美的掉包顶替。很多网友想知道第2季剧情到底会如何发展。小编就给大家讲一讲,第2季剧情包含6大看点:

《白夜追凶》第1季剧情曝光!为你还原案件真相

1、周巡和关宏宇的聊天

周巡已经随时随地能发现关宏峰和关宏宇的区别,他自然知道最终抓进来的那个人是关宏宇,但他还是絮絮叨叨和他唠嗑,表达了自己对关宏峰的尊重和敬佩,而最令周巡遗憾的是:“咱们兄弟十五年,我居然没有交下你这个朋友~”周巡把这些年许多不能对关宏峰说出的话一股脑儿倒给了关宏宇,而关宏宇给他了一个斜魅的笑……

《白夜追凶》第1季剧情曝光!为你还原案件真相

2、手电筒之谜

周舒桐从2.13灭门惨案发现了漏洞,工具箱中的一个手电筒不见了,周舒桐认为这个手电筒会和凶手有关系,而周舒桐是怎样确定关宏峰拿了手电筒?周舒桐又是如何知道关宏峰惧怕黑暗?恐怕编剧会在第二季中交待了!

3、叶方舟之死

叶方舟在化工厂被(韩彬)一枪打死,临死前,他告诉周舒桐:“你敬爱的关老师,他跟你……”而这句话没有说完,叶方舟死去。叶方舟究竟知道关宏峰怎样的秘密?

4、施局镜头一直是斜的

周巡被怀疑毒害周舒桐父亲,施局长前来接任周巡,剧中给他的所有画面全部是斜的,没有一次是正的,而别人的都是正的,这又预示着什么?第二季,施局真正的身份又是什么,是一个“不正”的人吗?

5、韩彬是谁?

如果没有猜错,韩彬应该是向叶方舟开枪的人,他出现在化工厂并救出了关宏峰,他究竟是谁,为什么愿意这般拼了命的帮助关宏峰?

6、组织老大是谁?

有一个分工明确,且利用多种腐化手段渗透进公安内部的组织,而且他们早就要加害支队领导,且想杀死关宏峰,这个组织的老大究竟是谁?是不是很烧脑,等待第二季!!

等待第二季的真空期,看看下面这本悬疑神作!

精彩程度堪比白夜原著!

《白夜追凶》第1季剧情曝光!为你还原案件真相

《白夜追凶》第1季剧情曝光!为你还原案件真相

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华夏国国家安全总部会议室里还亮着灯,这里正召开着紧急会议,只是会场的气氛很沉闷,没有人说话,会议室里烟雾弥漫,每个人的脸上都很沉重。

喻中国副部长清了清嗓子:“同志们,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说两句吧。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五个侦察员失踪了,而我们却一点线索也找不到了,这是我们的失职啊!”喻中国的拳头敲打着桌子,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

喻中国环视了一下在座的人:“今天把大家都召集起来开这个会,不是想追究谁的责任,而是要解决问题。岳志伟,失踪的人是你们五局的,你说说,有什么想法?”岳志伟摁灭了手上的烟头:“喻部长,自从五局接手金佛案以来,我们的侦察工作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现已查明,肖航集团明里只是一个文物走私团伙,暗里却干着出卖国家机密的勾当。”

岳志伟看了喻中国一眼:“这些我已经向喻部长汇报过,我们准备放长线,钓大鱼,挖出与肖航集团进行秘密交易的境外组织,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侦察员却出事了。不过据我们的了解,这件事情应该与肖航集团无关,不过让人觉得古怪的是最后失踪的那名侦察员在失踪前一天曾经通过我们的渠道给我送来一份东西。”

说完他从桌子上的文件袋里掏出一样子东西:“就是这个,经过鉴定中心的鉴定,他们认为这是一根类似于琴弦的东西,应该是从什么琴上取下的断弦。”

喻中国说道:“断弦?”岳志伟点了点头,秦雪也说道:“嗯,我们仔细检查过,确实是根弦,不过我们却不知道这弦应该属于什么乐器。”喻中国接过来看了看:“什么材质分析出来了吗?”秦雪苦笑着说道:“分析出来了,象是人或者动物的筋腱。”岳志伟说道:“所以我们认为这应该和某个宗教组织有关。”

樊江河一直盯着自己手中的茶杯,听到岳志伟的话,他抬起头来说道:“岳局,五名侦察员失踪前有没有什么特别的遭遇?”樊江河是一局的局长,是个解密的高手,他直觉认为这件事情并不寻常。岳志伟说道:“有,从他们的任务日志上看,五人失踪前几天都曾经和一个叫伊莲的女人有过接触。”

喻中国问道:“这么重要的线索为什么不汇报?”岳志伟说道:“这个伊莲是我们在当地请的向导,所以之前我们还真的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樊江河问道:“这个伊莲现在在什么地方?”岳志伟说道:“也失踪了,和最后失踪的那名侦察员一起失踪的。”

喻中国说道:“岳局长,说说你的打算。”岳志伟说道:“喻部长,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说。”喻中国说道:“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快说吧。”岳志伟喝了口茶:“大家还记得六年前的彭刚案吗?”

岳志伟话才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都楞了一下,大家的眼光全部停留在他的脸上。

岳志伟说道:“当时我们优秀的侦察员、七局的副局长彭刚同志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离奇遇害,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同志亲眼见到他就象是被人勒住了脖子一般,双手挥舞着,挣扎着,然后滚到了地上,便断了气,任凭战友怎么拉扯、阻止都无济于事。”

岳志伟看了一眼秦雪:“当时鉴定中心给出的尸检报告我记得是这样说的,彭刚同志是窒息死,颈部有明显的勒痕,他的手指中有筋腱的残留物。严部长当时对这个鉴定结果很不满意,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优秀的侦察员就这么没了,被人活活勒死了,居然还没有任何人看见凶手。最后严部长指示,这个案子必须彻查,但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查出一点线索。”

陈斌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了看秦雪,秦雪咬着嘴唇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喻部长,我们在给断弦做鉴定的时候也有发现,具体的让陈斌向大家说吧。”

喻中国点了点头,陈斌说道:“各位领导,我们在对断弦进行结构分析的时候发现这根断弦的分子结构和当年彭局指缝中残留的那个相似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也就是说,彭局指缝的残留物是属于这根断弦的!”

喻中国没有再说话,这个案子一旦扯上彭刚案,就透着无比的诡异。

终于,他站了起来:“好吧,这个案子五局再继续跟进,至于断弦和彭刚案的事情,到此为止,不许再提,散会!”

陈斌的脸上有些失望,又看了看秦雪,秦雪无奈地摇了摇头。

岳志伟上了车,正准备发动车子,就接到了喻中国办公室打来的电话。阎秘书在电话里说道:“岳局吗?喻部长请你到他办公室来一趟。”

岳志伟赶到了喻中国的办公室,喻中国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下,阎正洋给他倒了杯水,然后关上门出去了。喻中国从办公桌边走了过来,也在沙发上坐下,掏出浅蓝色包装的软盒“熊猫”烟,扔了一支给岳志伟:“志伟啊,叫你回来是有件事情要你去办。”岳志伟接过烟,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舍不得点。

喻中国说道:“散了会以后我把会议的情况向严部长进行了汇报,严部长指示,彭刚案和侦察员失踪的案子并案调查,不过调查必须秘密进行。调查工作还是由你们五局负责,不过严部长建议,在你们五局下面成立一个特别部门,这个部门只有一个代号,叫‘诡域’,专门负责对诡异案件的秘密调查,彭刚案和侦察员失踪的案子就交给这个部门去办吧。”

岳志伟说道:“喻部长,那‘诡域’的人员你看……”喻中国摆了摆手:“人员的问题你不用操心。”他走到桌前,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张纸片递给了岳志伟:“这个人是严部长亲点的‘诡域’负责人,至于他的手下,由他自己去挑吧,你只要配合他把组织关系给落实了就行了。”岳志伟苦笑道:“看来这个部门在五局只是挂名吧?”

喻中国笑道:“怎么?还有想法啊?”岳志伟说道:“怎么会?部长放心,志伟一定会给予他们全力的支持。”喻中国说道:“‘诡域’这个部门是不能为外人知的,就算是我们内部也只局限于几个领导知道,所以他们还必须有对外的身份,方便他们办案。”岳志伟说道:“这样吧,我们五局原本有八个处室,他们对外的身份就是五局九处吧。”

喻中国指了指岳志伟拿着的纸条说道:“好,就这么定了,你明天就和他联系,严部长可说了,这个人不一定会答应,不过严部长交待,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他出来主持这个工作,也只有他才能够胜任。”岳志伟站了起来:“保证完成任务。”

回到鉴定中心,陈斌说道:“秦主任,你说这件案子会不会和彭局长的案子一样,又不了了之了?”秦雪黯然地说道:“不知道,小陈,这个案子太诡异,已经超过了我们的认知范围,所以部领导自然会很谨慎。”陈斌叹了口气:“可是秦处长,彭局是你的未婚夫,你难道就不希望他的死因能够真相大白吗?”

秦雪说道:“好了,小陈,别说了,我相信部里一定不会放弃调查的。小陈,你也是部里的老人了,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一定要有分寸,一定要严格遵守保密制度。”小陈说道:“我知道了,主任。”

第二天一大早,岳志伟便驱车来到了坎儿胡同。

“坎儿胡同89号,应该就是这了。”岳志伟见四合院的大门敞开着,便走了进去,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正在院子里的自来水管边刷牙,岳志伟问道:“小姑娘,请问这里有个叫舒逸的人吗?”小女孩朝南边的那间屋子指了指。

岳志伟轻轻地敲着门,半天,门才打开:“谁呀?这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睡眼惺忪地望着岳志伟,男人的头发有些长,看上去很油腻,象是很久没洗理过了,胡子拉茬的。岳志伟笑着问道:“请问舒逸是在这住吗?”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岳志伟,让开了门,丢下一句“进来吧”便转身向屋里走去。

岳志伟跟着进了屋,屋子里乱得哪里有他下脚的地,男人理了理沙发上那堆衣物和书籍:“我这里太乱,让你见笑了,来,坐吧。”他手上拿着一双臭袜子,觉得放哪都不太合适,干脆塞进了裤兜。岳志伟看了看屋里,不象有其他人的样子,他又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人,天哪,他不会就是舒逸吧!

还真让他猜中了,男人在他对面的一张小板凳上坐了下来,双脚交叉伸向前面:“我就是舒逸,找我有什么事?”岳志伟楞了一下,他没想到严部长看中的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舒逸淡淡地说道:“你很失望吧?”岳志伟点了点头。舒逸说道:“谁让你来的?季天恒还是严正?”岳志伟知道季天恒是警察部部长,而严正就是他们安全部部长的名字,这人居然一眼就大抵看出了自己的来头,他的心里不由得一惊。

第二章

“看来是严正了,说吧,到底有什么事。”舒逸这么快便断定自己是严正派来的,岳志伟更觉得神奇,他问道:“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是严正让我来的?”舒逸说道:“我说话的速度很慢,当我说到季天恒的时候,你虽然有些惊讶,但反应并不大,而听到严正的名字的时候,瞳孔却有些微的放大。”

岳志伟说道:“那又能说明什么?”舒逸没有解释,而是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有事说事,你的问题也太多了吧。”岳志伟好歹也是国家安全部的一个局长,舒逸的态度让他很不舒服,不过舒逸刚才的表现却让他不敢小看,他说道:“确实是严部长让我来的,他想请你为我们做事。”

舒逸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为你们做事了?我很喜欢我现在的生活。”岳志伟说道:“舒先生,每一个华夏国的公民都有义务为国家出力的,所以我希望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他还没说完,舒逸便说道:“这件事没得商量,回去转告你们严部长,请他以后别再骚扰我的生活。”说完,他站了起来,便要送客。

岳志伟心里窝火,脸上却仍旧挂着微笑:“舒先生,严部长说了,这个案子非你莫属,他可是给我下了死命令的,一定把你请回去。”舒逸望着岳志伟:“如果我坚持不愿意呢?”岳志伟也有些生气了:“就算是架我也会把你架回去。”

舒逸居然笑了。

他说道:“说来听听吧,你们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大麻烦。”岳志伟把侦察员失踪的事情以及彭刚的案子都简略地说了一遍,舒逸从头到尾都没有插嘴,只是静静地听着,直到岳志伟说完,舒逸才轻轻地问道:“秦雪她还好吧。”岳志伟不明白舒逸为什么会突然提起秦雪,舒逸接下来的话才让他释然。

舒逸叹了口气:“彭刚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太大了,一颗心也跟着死了。”彭刚与秦雪的恋人关系,部里知道的人并不多,而舒逸是怎么知道的?岳志伟问道:“你认识秦雪?”舒逸看了他一眼:“我曾经也是秦雪的追求者,如果彭刚没有出事,我还有公平竞争的机会,可是彭刚却死了,他把秦雪的一颗心也带走了。”

岳志伟没有想到这个舒逸竟然还是秦雪的追求者,早知道就叫秦雪一起来了。

舒逸说道:“怎么?想让秦雪也来做说客?”岳志伟的心思才动,舒逸就把它说了出来,岳志伟突然有种感觉,舒逸仿佛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一样,这个人太可怕了。

岳志伟说道:“舒先生,既然你那么在乎秦雪,你就更应该把彭刚的死查个水落石出,因为这也是秦雪的心愿。”舒逸沉默了,他双手轻轻地揉搓着,最后他站了起来:“好吧,我答应你们,不过我有个条件。”岳志伟听舒逸应承下来,他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舒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舒逸说道:“既然案子交给我,我希望我能够有独立办案的权利,任何人都不得干预与阻挠,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就只好请你们另请高明。”岳志伟哪敢拍板,他说道:“你稍等,我把你的要求向上级汇报一下,应该马上可以给你答复。”

在得到喻中国明确地答复后,岳志伟对舒逸说道:“你的要求部领导已经同意了。”舒逸说道:“那好,请他们做出书面的保证。”岳志伟苦笑道:“用不着吧?”舒逸说道:“不,这是我的原则,也是我的程序,不然以后你们翻脸不认账了,我找谁哭去。”

岳志伟无奈地说道:“行,回去我们就给你书面的保证。”舒逸说道:“那好吧,你等一下,我换好衣服我们就走。”

舒逸洗漱了一番,然后刮干净了胡子,换了套衣服走了过来。他穿了一套黑色的中山装,锃亮的皮鞋,胡子刮干净了,就连头发也洗干净了,戴着金丝边的眼镜,看上去温文儒雅。岳志伟望着舒逸,差点认不出来了。

舒逸淡淡地说道:“我们走吧。”两人出了门上了岳志伟停在外面的奥迪车,岳志伟发动了车子,向国家安全部总部驶去。

岳志伟一边开车,一边说道:“舒先生,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舒逸的身子向后靠了靠,换了个他觉得安逸的姿势:“怎么?严部长没有告诉你?”岳志伟摇了摇头,舒逸说道:“我是搞心理学研究的。”岳志伟心里充满了疑惑,一个心理学家怎么能够担当“诡域”的负责人?可偏偏舒逸说了这句便不再说什么了。

岳志伟说道:“一直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岳志伟,国家安全部第五局的局长。”舒逸笑道:“岳局长。”岳志伟说道:“舒先生将要进入的部门叫‘诡域’,隶属于五局,对外称为五局九处。”舒逸说道:“那以后岳局长可得多多包涵。”岳志伟以为舒逸在客套,也笑道说道:“舒先生,我会支持好你们的工作的。”

舒逸也不解释,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岳局长,你别左一个舒先生又一个舒先生的叫我,往后我可是你的手下,你就直接叫我舒逸吧。”岳志伟说道:“行,那我可不和你客气了。”

严正的办公室里,严正正和喻中国在谈着什么,听秘书说岳志伟把舒逸给请来了,喻中国笑道:“这个岳志伟还蛮能耐的,老严,你可是碰过不少次钉子的。”严正说道:“这次不一样,只要舒逸听到事关彭刚案,他必然会答应的。”喻中国说道:“看来他还是放不下小秦啊。”严正对秘书说道:“快,快请他们进来。”

岳志伟和舒逸走了进来,严正笑着迎了上去:“小舒来了?快请坐。志伟,你也坐。”舒逸很随便地在沙发上坐下,相比之下,岳志伟则拘束多了。秘书泡好了茶便退了出去,严正对舒逸说道:“我想志伟已经把事情和你说了吧?”舒逸点了点头。

严正说道:“那我就不罗嗦了,我希望你能够尽快投入工作,尽快把案子查个水落石出。有关案件的具体资料一会让五局移交给你们,我现在要听听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能够尽快破案,我们一定会无条件地支持。”

舒逸拿起了桌子上的烟,点了一支,然后慢慢地说道:“既然什么都可以提,那么我就说吧。首先一点,也是最着急的一点,我刚才已经和岳局长说了,‘诡域’,或者说是五局九处的工作必须绝对独立,我只对你一个人负责,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没有权利阻挠或干涉我的办案,这一条,希望你能够给出书面的承诺。”

岳志伟和喻中国对视了一眼,喻中国微笑地看着舒逸,没有说话,岳志伟也只得不作声,不过心里却有些不满,这个舒逸,俨然是要搞独立王国。

严正想了想说道:“好,我答应,不过要稍微改动一下,你不只对我一个人负责,因为具体的事务,更多是由喻部长在负责,所以他才是你的直接领导。”舒逸说道:“行。那我说第二个要求,九处的人员由我自己挑选,而且我的选择范围不局限于体制内。”虽然严正和喻中国早就说了“诡域”的人员由舒逸自行挑选,但在他们看来,挑选的范围应该是在安全部内部进行,没想到舒逸竟然不按常理出牌。

如果按照舒逸的要求,那可是面向社会选拔。喻中国看了看严正,严正想了想点头道:“好,答应你。”舒逸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我挑了人,你又提出这样那样的理由来拒绝。”严正笑道:“这你放心,既然答应你的事情,你就算是捞个囚犯,我也认了。”

舒逸说道:“第三,必须保证我们的活动津费。”严正说道:“这当然,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是不是啊,老喻?”喻中国也笑道:“那是那是。”岳志伟想不通严正为什么会那么看重舒逸,心里充满了疑惑,一定要找机会问问严部长。

严正说道:“还有吗?”舒逸认真地点了点头:“有。”严正道:“说吧,你到底有多少要求一口气全说出来,舒逸,我还从来没见过象你这样讨价还价的。”舒逸也笑了:“这是最后一个要求!我要特权。”

喻中国正喝着茶,听到舒逸这话差点噎住,严正也楞住了:“特权?什么特权?”舒逸收起了笑容:“我的行事作风严部长应该知道,我想要不受地方军警干扰的特权。”严正这次并没有爽快地答应,他心里清楚,舒逸这是在告诉自己他的行事或许会超出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这个特权他还真不敢轻易答应。

舒逸见严正迟疑,他说道:“放心吧,这特权只是为了便于查案,不会用在办案以外的其他地方。”严正望着舒逸,半天他才轻轻地说道:“好吧,我同意,我还是那句话,尽快破案,这个案子虽然我们已经尽力地控制了范围,还是在安全部门引起了一些恐慌,造成了不良的影响,所以小舒,你肩膀上的担子很重啊!”

  • 丨订阅一下又不会怀孕,赶紧点击订阅吧,最好看最细腻的小说送给你!

  • 丨与本文类似文章尽在微信公众号(巴士小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