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逝梦;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浮华逝梦 第一章

一趟幻境教学下来,闻人升将“分身法”和“真视之眼”提升到中级,而幻象术,也提升到专家级。

只是让他很无语的是,神秘度上限只向上爬动了5点,艰难地走到3057这个数字上。

放在以往,好歹也得是50点起步。

果然是基数越大,提升越慢,和GDP一样……

当前神秘度上限到了3057点,闻人升感觉自己应该稍稍转换一点生活重心。

原来完全是围绕提升神秘上限度来安排生活和工作,现在要多抽点时间,用于下棋。

以他现在的力量和人脉,足以当个下棋D了。

从幻境出来后,闻人升发现秦老师和沈华已经离开。

应该没什么问题,如果两根老油条,还摆平不了一只小家雀,他都要鄙视这两个家伙了。

“真是,临到老,还要操心孙子辈的事,这叫什么事啊?”季正言背着双手,坐回石桌前,拿起碳酸饮料,就是一通猛灌。

闻人升突然明白过来,刚刚对方让他识别两个分身,他看似识别对了,其实还是识别错了!

因为给他教学的那个季正言,才是分身,而真身去帮助秦老师教育他闺女去了……

难怪对方高兴啊,高兴的缘由,并不是自己拍的那句马屁,而是自己果然没有认出他的真身来。

什么大蒜和韭菜,都是老油条故意炮制出来的区别。

不行,他必须找回来这个丢掉的面子。

于是闻人升装作无意地说道:“师傅,您的分身法果然独步天下,下一次等徒弟精进后,希望能再向您请教请教,这分身是不是只能说说话,演示技能,应该还能做很多更复杂的事。”

“滚!”季正言大骂一声。

没错,这才是老头被识破后的正常表现。

闻人升灰溜溜地走掉。

“可恶,这小子眼睛还真毒。”季正言盯着

文学

他离开的背影,嘴里嘀咕。

…………

闻人升返回家中,王文文还在那里巴巴地等着。

“老师,我的黑熊已经派出去了,您什么时候过去?”

看他回来,她赶紧过来端茶断水,就差搓肩揉背了。

“地点在哪儿?”闻人升靠在沙发上,悠哉地喝着茶。

对别人来说,是恐怖的诡异事件,对现在他而言,他相信,只是清风拂面。

“就在西海城一家名叫‘宇通’三甲医院附近。”王文文道。

“宇通,这家医院不会是主治肛肠的专科医院吧?”闻人升随口问道。

“呃,老师您猜得还真准。”

“你们两个去楼上谈,我正要去做饭。”厨房里的吴杉杉不满地说道。

“好吧,去阳台,赵涵不在么?”闻人升一边走一边说。

“哦,她说自己刚刚受了惊吓,想休息几天,真是没用。”王文文恨爹不成刚地说道。

她想赵涵快点成长起来,变成大腿,她好抱住。

闻人升的大腿虽然粗,但抱的人也多,经常轮不到。

比如这次就是。

“哦,那算了,也不能过于急迫,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我这样天生意志顽强,不惧鬼神。”

闻人升说着,在阳台的太阳椅上躺了下来。

王文文在另一张上躺下去,椅子发出凄惨的叫声。

“这有了傀儡后,你的体重是直线上升啊。”吴杉杉走上来,将一盘切好的西瓜放在桌子上,说了一句又走了。

王文文冲着她的背影张牙舞爪。

闻人升不管两人之间的斗嘴,他只是操控着傀儡人,隐身,然后飞上半空。

空中飞行,当然也能用在傀儡身上。

反正消耗的能量,都来自他身上。

…………

一家滚动着“宇通肛肠治疗,贯通你的宇宙”字幕的医院前面。

闻人升控制着傀儡人,四下看着。

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急促地跑过来。

“老师,是我。”王文文喊道。

“你怎么变成了男人?”

浮华逝梦 第二章

二次元新书《我是最强村民》发布,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

完本感言:

(真怀疑这东西会不会有人看。)

连续更新175天,算上今天就是176天,从未有一天断更,真的很不容易。虽说4月份的更新不咋给力,但是豆花还是要叫下苦,至少上架前三个月每天是四更……

首先呐,当然是要感谢本书的责编大大了,没有他给本书签约和推荐,本书大概早就太监了。(没有读者看,没有软妹币赚,每天花大量时间码字,究竟是为了啥?理想和爱好,也不能当饭吃,是不是?)

其次呢,要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本书的各位读者大佬了。

你们的每一个推荐,每一个订阅,每一份打赏,都是对豆花的最大鼓励。没有你们的支持,豆花也不可能一直坚持下来。

最最最要感谢的是书友——灵魂咏唱者。豆花清楚地记得,上本写了70W字没有签约的书,你也是一直在投票支持的。真的没有想到,时隔半年发书,又在推荐票名单里看到了你的ID。谢谢,真是太谢谢了。

最后,咱们新书见。

嗯,今天是青年节,祝大家永远年轻!

来自作者君:椒盐豆花

浮华逝梦 第三章

“嘶嚯…”我睁开了双眼,猛地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

“纤纤,纤纤?”顾不得灵魂刚刚入体带来的不适,我起身四下寻找起来。

“老爷!”一个娇糯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我循声看去,顾纤纤裹着浴袍正从里边出来。没有变,一切都没有变。顾纤纤还是那个跟了我三年,为我舍过命的顾纤纤。我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嘴唇动了动想对她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让我感到纵然千言万语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我抬手捏了捏眉心,一步上前紧紧将她搂在了怀里。

“你终于…终于…”我紧紧搂着她,嘴里低声说道。

“老爷…”顾纤纤环臂抱住我的腰,踮起脚尖将唇印在了我的唇上。唇齿间有些咸,那是泪珠的味道。有她的泪,也有我的泪!

“楚老,我要结婚了!”良久,我才跟顾纤纤分开。等她穿好衣服,我牵着她的手带她跟顾翩翩和颜品茗见了面。对于顾纤纤的事情,两女其实早有心理准备。三个人很快就熟络了起来,凑到一起窃窃私语着。其中顾翩翩和顾纤纤尤其显得亲热,毕竟她们之前曾经是一个人。就算如今一分为二,个中也还有藕断丝连的感觉。任由她们在那里联络着感情,我拿起电话径直打给了远在帝都的楚老爷子!

“哟呵,今儿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嘿?乍对我这么客气,老头子我还真不习惯!等等,你说什么?要结婚了?哪家的姑娘?怀上了没有?男孩儿女孩儿?”电话里,楚老爷子中气十足的调侃着我道。末了儿,他回过神来连声问我道。

6z看F;正¤¤版◇T章W节6◇上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啥就怀上了…我是有事儿求您帮忙!”闻言我不等他继续说下去,就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再说下去,指不定还会说出些啥来。

“哦,有事求我。哦呵呵呵,程小凡你个小崽子,你也有今天!”楚老爷子在电话那头放声狂笑了几声,然后很是爽利的对我说道。

“喂,人呢?怎么不说话了?”过了半晌,见我没搭理他,楚老爷子在电话里问将起来。

“这不是尊敬长辈,想等您笑完了我再开口么?”我靠在椅子上摸了摸鼻子道。

“嗯哼,先说啥事!”楚老爷子轻咳一声问我。

“结婚证,我需要三张结婚证!”此言一出,顾翩翩三人顿时停下了话头,齐齐看向我。

“你小子疯了!三张?你这是公然跟政策作对是不是?这个忙老子不帮!”楚老爷子一听,一口回绝了我。

“不是,类似我这样的人,国家都应该有一个特殊的档案吧?我的意思是,在民政局办不出三张来,可以在特殊档案里予以承认啊!没办法,我是一个博爱的男人,三个女人我都喜欢,我都要娶!可是吧,如果去民政局办证,只能办一张。这么一来,对其她人又不公平!”我有些任性的对楚老爷子说道。这么些年,遇事我很少会任性,这一回我决定任性一次。

“要么,你都别办证,那不就公平了?”楚老爷子给我出着馊主意!这个事情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只不过后来想想,如果连一个名分都给不了人家,那么结婚做什么?结婚,就是想给对方一个安定的家,一起过安稳的日子。彼此照顾着,一起见证对方从年轻到年老,一起经历着爱情慢慢转变为亲情!

“我就

文学

随口这么一说,这样吧,我去上头给你探探口风。”见我又不做声,楚老爷子连忙说道。说完,他就将电话给挂掉了。

“要不,咱们都不要结婚证好了!”顾翩翩她们见我为难,异口同声道。其中颜品茗一句话出口,随即羞红的脸颊。原本,她一直以为这事儿没她的份的。

“叮铃铃…”电话铃声响起,我连忙将话筒拿了起来。

“这事儿你别到处问人,闷声发大财懂吧?”楚老爷子啥话也没说,就对我丢下这么一句后再度把电话挂掉了!

三日后,一个快递送到了山庄。我拆开一看,里边是几本本红红的结婚证。不过这几本结婚证跟一般的结婚证有所不同,里边的钢印不是某某民政局,而是戳着特殊人群关系证明的字样!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关系一栏当中填写的那两个字:夫妻!

不管是民政局,还是什么别的单位发的证。只要国家承认我们的关系就行了。拿了证,婚礼的事情就提上了日程。艾义勇知道我要结婚之后,死乞白赖的也跟胖妹去把证给拿了。按照他的话说,浪荡了这么多年,他也要收收心,找个管得住自己的女人成个家。山庄里开始张灯结彩着,婚礼现场一切的开销,都是艾义勇出的钱。谁让他想跟胖妹在我山庄和我们一起举行婚礼呢?这厮有钱,不趁着现在多宰他一笔,等他成婚之后就不好下手了。因为他的钱,即将不属于他掌控!

山庄都布置好之后,婚礼也就随之而来了。我刻意从家里把父母,姐姐姐夫们都请了过来。得知我要结婚,楚韩两家也在各自家主的带领下来了不少人。娜娜和她的母亲,还刻意请假赶了过来。甚至包括在越南牺牲的杨朝阳同志的夫人和孩子也都赶了过来。他们母子,还是第一次来到我的山庄。家住江城的老周一家,则是全家出动来到了我的山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