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来自己慢慢摇,被几个男的同时做好爽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一章

“我听说你的妹妹身体不是特别好,所以我决定忙完了之后过来看看……”,林奇吮吸了一下油乎乎的手指,他的做法让海伦的父母非常的高兴。

在联邦社会中,肯定别人的方式有很多,根据不同的方法肯定别人能够得到更加直接且正面的回馈。

林奇吮吸手指,意味着他对海伦母亲制作的晚餐很满意,这不仅关系到她女儿的工作问题,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激励,毕竟这件事说出去也是一份值得炫耀的经历——林奇先生吃了我做的牛肋骨吮吸了他的手指!

好吧,她不太可能这么说,但她会通过某些暗示让人们知道这一点,人们的脸上会流露出羡慕嫉妒恨的复杂神色,这可能是在这个不令人快乐的时节下唯一能让人感觉到快乐的东西了。

“噢,天啊,你瞧我……”,海伦的母亲连忙把餐巾给了林奇,林奇说了一句谢谢后,拿在手里擦了擦油乎乎的手。

海伦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她的心跳很快,此时

文学

的她变得笨嘴笨舌起来,其实她有很多话想说,比如说今天她去了林奇名片上的地址,为什么林奇拒绝见她。

比如说她没有告诉林奇她居住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林奇能找来。

比如说……

很问题想问,很多话想说,可她突然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这可能和剧烈跳动的心脏有关系,她有点不知所措。

“我看过了你的妹妹,听说她的病很特别,是吗?”

林奇发问的声音把海伦从某种状态中拉扯了回来,她连忙回答道:“是的,林奇先生,她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

海伦妹妹的病并不能说是那种常规意义上的疾病,她很危险,随时随地有致死的可能,但又不那么危险,如果患者有钱的话。

简单一点来说这种病会让患者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痉挛,这很痛苦,如果有人感受过这种痛苦的话。

全身大多数的肌肉都会痉挛,这有可能会影响到呼吸和心脏,就像是那些过敏症患者一样,他们的过敏症大多数时候都是无害的,比如说皮肤出现了红斑、瘙痒或者轻微有些水肿。

但如果气管,肺泡乃至心脏出现了过敏反应,那将会是致命的。

联邦每年都会有一些人因为过敏原因导致的各种无法呼吸的问题被活活憋死,还有些过敏性休克乃至猝死的病例。

海伦妹妹的病也差不多,只要每天接受物理治疗让肌肉完全的放松下来,再配合一些松弛肌肉的用药,她的问题就不那么严重,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但如果缺少药物治疗,缺少物理治疗,她的情况就会变糟。

更糟糕的是心情和生活环境也会成为影响她病情的一部分,这更糟糕!

以前他们不担心这个问题,当时海伦的父母都还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在她父母的帮助下,她一毕业就进入了一家大公司工作,但一切都因为那场金融海啸完蛋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海伦突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她看着林奇,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我得到这份工作了吗?”

她的两手合拢,十指相互扣在一起,脸上露出一些恳求的表情,仿佛可怜的小动物露出了人性化的表情。

林奇脸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倾向性的表情,甚至还有点严肃,这让海伦的心往下沉,林奇甚至摇起了头,这让她更加的绝望,她几乎已经放弃了。

“我考虑了一天,除了你之外我想不到还有谁能够胜任这份工作!”,紧接着林奇说出了操蛋的话,这让海伦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以至于她都不确定自己听到的和自己心里想的还有林奇说的是不是一回事,她不得不出言试探着问道,“这么说,我得到了这份工作?”

这次林奇终于点头了,“是的,你可以这样理解。”

她已经不去计较林奇之前“戏耍”她的那些小事情,在她放肆的欢呼了一会,并且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已经躲回自己房间里的父母之后,气喘吁吁的重新出现在林奇的面前。

她太高兴了,太兴奋了,她不知道林奇会给自己开多少钱的薪水,但她认为这绝对不会是一个太低的数字。

就算林奇是一个吝啬的人,他总要遵守联邦法律不是吗?

布佩恩地区的最低时薪法也能让她每个月拿到差不多接近三百一十块钱的工资,这笔钱或许不能够立刻改善她和家人的生活,但至少不会让他们的生活继续滑坡。

这一切的一切,在绝境中的好消息,都让女孩非常的快乐且开心,整个人,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唱歌,她脸上的笑容控制不住,想要在林奇面前表现的沉稳一点,可很快又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三章

(今天金鱼出门办事,两章合在一起更了)

——

“师尊,您怎么了?”

白袍少年察觉到老者的异常。

老者沉默片刻,道:“王霆,你可还记得大荒道门六脉中最一流的‘五大洞天敕令’?”

被叫做王霆的少年点头道:“记得,那是汲取天地祥瑞之力,镇压洞天气运的至高赤翎,分别是五岳镇宅敕令、北斗拱桥敕令、神霄金琼敕令、八景上清敕令、一元化真敕令。”

说到这,王霆疑惑道:“师尊,您怎会忽地问起这个问题,莫非……”

老者眼神微妙,神色明灭不定道:“那庭院门楣上的一幅字,便烙印着五岳镇宅敕令的真谛!”

王霆目光收缩,登时呆滞在那。

五岳镇宅敕令!

这可是大荒第一道门九极玄都的不传之秘,号称五大洞天敕令之首!

似这般至高敕令,就是在九极玄都,也只有那些活化石般的老古董才能掌控!

可现在,这等堪称至高的敕令力量,却出现在苍青大陆上一个不起眼的小小村落中,这让王霆如何不惊?

“师尊,这……这是真的么?”

王霆难以置信道。

“我又不瞎,怎可能认不出来?”

老者没好气地呵斥了一句。

王霆讪讪,内心却是一阵翻江倒海,下意识问道:“师尊,您是说,曾有九极玄都的老怪物,降临此界,留下了一道敕令,庇护这座小村落?”

老者眼神变幻不定,道:“有可能,但……也不见得是九极玄都的老牛鼻子所为。”

说到这,他摇了摇头。

王霆内心虽无比好奇,可眼见师尊闭口不谈,最终还是忍住了。

便见这时候,老者忽地深呼吸一口气,遥遥朝那一幅字稽首见礼,道:

“我师徒二人此来,并没有惊扰此地安宁的心思,若道友察觉,还望莫怪。”

说罢,他一言不发,抓着白袍少年王霆的肩膀,折身匆匆而去。

直至来到草溪村外,老者才如释重负般,长吐一口浊气,道:“此地的福瑞,只属于这座村落,属于那曹平和曹安兄妹,他人若敢掠夺,就会化福为祸,让自己背上灾祸和杀劫!”

之前还一头雾水的王霆,闻言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他的师尊何等强大的存在,可却似是对那一幅字颇为忌惮,敬而远之!

也是此时,王霆才明白,为何这草溪村的宁静,从不曾遭受任何破坏。

因为有五岳镇宅敕令的真谛在,无论是修士,还是那些妖魔鬼怪,根本不敢来犯!

“那兄妹可着实好福气,竟能得到一位大能者的墨宝,他们虽是凡俗之身,也可平安一生,无灾无忧,比之我辈都逍遥快活。”

老者感慨出声。

“师尊,您……是不是已经猜测到什么了?”

王霆再也忍不住问道。

老者摇头道:“猜到什么也不能说,你我师徒,只不过是这苍青大陆的一个过客罢了,我们的目的,是找到‘诸天当铺’,帮你换一桩证道成皇的契机。”

说话时,他从袖袍中摸出一块雪白如玉的龟甲。

龟甲上,蕴生着天然的道纹,极为奇异。

老者静心感应。

半响,他眉头微挑,“大概是两个多月前,诸天当铺曾在这苍青大陆上出现过一次,可我们还是来晚了,诸天当铺早已经从此界离开……”

他不由长声一叹。

王霆忍不住道:“师尊,徒儿内心一直不解,证道成皇之时,何须去那诸天当铺换取?”

老者拍了拍王霆的肩膀,轻声道:“你和别人不一样,和诸天上下任何人的道途都不一样,我只能告诉你,若得不到‘诸天当铺’的帮助,证道成皇之日,也是你身陨道消之时。”

王霆登时默然。

为了他的成皇之路,他的师尊已经带着他在各个世界位面苦苦寻找了多年。

也是前不久的时候,才终于发现了“诸天当铺”的一些线索,于是顺着线索匆匆来到这苍青大陆。

可不曾想,还是来晚了!

“晚一些不要紧,只要捕捉到‘诸天当铺’的踪迹,迟早能找到它。”

老者说着,咬破右手食指,在雪白龟甲上飞快勾勒起来。

嗡!

血光流转,雪白的龟甲微微颤抖。

而老者的脸颊则泛起一抹苍白之色,眉梢有汗水浸出。

半响,雪白龟甲忽地静止,其上的道纹不断变化,最终化作一幅奇异晦涩的秘纹图案。

老者一怔,勘破这秘纹图案中的玄机,喃喃道:“古怪,诸天当铺竟是去了幽冥之地!”

幽冥!

王霆神色古怪,苦笑道:“师尊,咱们这十多年找来找去,不曾想,完全就是白费功夫……”

因为,他和他师尊,就来自幽冥!

老者唇角也狠狠抽搐了一下。

半响,他沉吟道:“传闻中,亘古至今凡是诸天当铺出现之地,必有不可预测的惊世大变发生。”

“前不久,诸天当铺出现在这苍青大陆,而后这方世界就迎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璀璨大世。”

“而今,诸天当铺又出现在幽冥……莫非幽冥中即将又某种惊变发生?”

说到这,老者神色已变得凝重起来。

“王霆,我们必须离开了!”

老者做出决断。

“师尊,这苍青大陆可没有通往幽冥的界域通道,咱们若要回去的话,还得绕道其他世界位面才行。”

王霆说道。

“不必绕道。”

老者说道,“我们再去大夏走一遭,找孟婆殿的人帮忙。”

王霆诧异道:“师尊如何知道孟婆殿的人在大夏?”

老者笑起来,道:“说来也巧了,前不久在大夏寻找诸天当铺的踪迹时,我无意间认出了一些孟婆殿的传人,他们身上的气息,或许能瞒得住这苍青大陆上的修士,可根本瞒不住我。”

王霆这才恍然。

“走吧。”

老者道。

临走时,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笼罩在夜色中的草溪村。

五岳镇宅敕令,究竟是何人所布设?

最终,老者还是按捺下内心的好奇,带着徒弟王霆大步而去。

师徒二人渐行渐远。

草溪村,草庐中,曹平和曹安兄妹睡的正香。

那门楣上悬挂的“平安是福”四字,在夜色中如若有灵,庇佑一方,无声无息地聚拢着红尘祥瑞之气。

这是苏奕当初所留,名唤“五岳镇宅赤翎”,本是镇守洞天福地气运的一种敕令,能够沟通一丝冥冥中的天地祥瑞之力。

而在当初,被苏奕写入“平安是福”四字当中。

只是,曹平和曹安兄妹从不曾知晓这些罢了。

甚至,兄妹二人至今连苏奕叫什么都不知道。

这或许就是“平安”的真谛。

润物无声,大象无形。

……

五月初六。

春末夏初,空气带着暖烘烘的热意。

青云小院内的草木愈发青翠茂盛,松竹婆娑,花草萋萋。

苏奕躺坐在池塘一侧的藤椅中,心神放空。

昨天从玲珑鬼域返回之后,他便立刻打坐修炼,直至今日午时,一身濒临枯竭的道行,才堪堪恢复过来。

只是,神魂力量的消耗却极缓慢。

这就是动用九狱剑气息的后遗症。

哪怕动用的仅仅只是此剑的气息,都让如今的苏奕感到吃力。

以他那灵相境初期圆满的修为,最多也仅仅只能支撑半刻钟左右的时间。

“苏兄,阿苍姑娘何时才能醒来?”

闻心照搬了个小板凳坐在苏奕一侧,修长的玉腿屈膝并拢,一手撑着香腮,歪着脑袋看向苏奕。

少女衣着简朴,不加修饰,似在天光下绽放的清水芙蓉般,浅浅的光映在那吹弹可破的绝美脸庞上,格外明媚动人。

“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半月。”

苏奕随口道,“还好,她受伤不重,只不过是元气损耗严重,总归是能恢复过来的。”

昨天返回后,他就把阿苍身上的禁锢力量除去,交由闻心照来看护。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般楚楚可怜的美人,真不知道,当阿苍姑娘苏醒过来时,又该有多漂亮。”

闻心照轻语。

苏奕笑了笑,道:“一枝独秀不是春,美人也如此,各有各的美,才是最好的。就像你,便和其女子截然不同。”

被苏奕当面夸赞,闻心照微微有些不自在,内心却喜悦不已。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便是再美丽的女人,也喜欢听人夸赞其姿容出众。

当然,是听喜欢的人夸赞。

不喜欢的人夸赞,只会让女人嫌弃……

闻心照忽地说道:“苏兄,你以后倘若前往幽冥界,能否带我一起?”

少女扬起小脸,水灵灵的眸带着期待。

苏奕摇头道:“不妥。”

话一出口,似察觉到闻心照内心的失落,苏奕温声道:“心照,你难道没发现么,有我在,或许能为你遮风挡雨,无忧无灾,可同样的,却让你的道途走得太顺了,欠缺真正的磨砺,这对你有害无益。”

“而我也不可能一生一世庇佑在你身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