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首弄青梅h全文阅读:风流女医生

垂首弄青梅h全文阅读 第一章

东灵大陆,以武为尊,适者生存。[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武者逆天改命,拥有各种天赋体质,其中包括水灵之体、火灵之体、金灵之体、土灵之体、木灵之体五种先天灵体。

先天灵体之上还有血脉之体,其中血脉之体之中拥有超级神兽血脉的体质便为天脉之体,而这天脉便是最最妖孽之血脉。

————————————————————

天行城,陈家府邸,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屹立在练武场上,手中拿着由石头做成的两个重物,由下至上,由上至下不断的做着动作,一次又一次不断的重复的做的相同的事情,就仿佛一台机器一般。

练武场四周,一个个的下人围在旁边,他们看着场内正在不断锻炼少年,脸上神情露出了一种极为可惜的表情,最后他们纷纷摇着头离开了这里,只有少数的几人还呆在这里。

“唉!少爷真可怜,从小无法修炼出灵气,但他却从没有放弃过,一直不断的锻炼着自己,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成为练体者,但这练体者又岂是这么容易练成的?”看着场中的少年,有一个下人不由感慨了起来,明显在为自己的少爷可惜。

尽管如此,他们家少爷是修炼废物的消息不光是他们知道,整个天行城的人都知道得十分的清楚。

在练完了一百下动作之后,少年这才站了起来,朝着府外走去。

此时正值正午,阳光显得格外的耀眼,而夏天的气温更是让人感觉到格外的赤热,如果可以的话,没有人会愿意在这个时候上街的,那无比赤烫的地面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忍受的。

由于自己天赋注定无法修炼武技,也无法成为武者,这对陈若凡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虽说他一直没有放弃,但这几年下来他的锐气也会磨得差不多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在如此炎热的夏季还要出来的原因。

夏天的正午街道上并没有多久人,却也不会没有一个人,陈若凡走到街道到之后便沿着街道一直走着,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如果是一般的武者根本不怕这份炎热,也只有他这样的普通人,才会感觉到太阳的赤热与火烫。

不知不觉间,陈若凡竟然已经走到了天行在南边的城门口。

城门口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有外面的人要进来,也要城内的人要进去,正打算往回走的陈若凡,却发现前方出现了一阵骚动,然后就是两个十分响亮的声音出现了。

出于好奇,他便直接走了过去,一过去,陈若凡便发现了一个身着十分脏,浑身上下都是破烂衣服的乞丐正在前面乞讨着,他有着满脸的胡子,一头凌乱无比的长发披落在肩膀这上,看上一眼就会让自己感觉到恶心的。

“混蛋!你个死乞丐,竟然将本少爷的衣服给搞得这么脏,是不是不想活了!”

说着,一个身穿锦衣长袍的少年便抬脚,直接踢了出去,踢到了乞丐的腿骨之上,顿时一声咔嚓之声从乞丐的腿上传来,随即便从乞丐嘴内传出了一声尖叫之声。

“给本少爷打!往死里打!打死算本少爷的。”

锦衣少年十分厌恶的看了脚下的乞丐一眼,便走到了一旁自顾自去擦自己的衣服了,那些跟着锦衣少年的侍卫则起来到了乞丐的身边就要直接打下去,如果这一顿打挨实的话,这乞丐不死也要重伤。

陈若凡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怒起来,怒阻道:“住手!”

陈若凡这时不由大喊出声。

不由的,这些侍卫们将目光直接投向了面前的陈若凡,陈若凡虽然不是武者,但身为陈家的少爷,自然不怕这些侍卫们,于是当他喊出这声音的时候,他并不在意,也没有想过有什么后果。

“臭小子!你是什么人?竟然前来管本少爷的闲事?”

那锦衣少爷此时开口说呵斥了起来,他那一身的锦衣长袍显然不是一般的普通有钱人,不然也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带头的了。

“天下事天下的人都能管得了!你们这些人欺负一个老乞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来欺负我?如果你们能把我打倒,我不止不管你们的事情,还可以倒贴你一些银两!怎么样?”陈若凡当即大声的朝那带头的少爷说道。

听着陈若凡的话,那锦诱少爷立刻露出了一抹笑容,只是周围的人看他这笑容怎么看怎么不善,最终,他才道:“你们还在等什么?快将这个废物废了!陈若凡不要以为我认识你!一个废物少爷也敢给别人出头,简直不知死活。”

垂首弄青梅h全文阅读 第二章

混沌之中,李天启感觉到自己似乎在飞翔,但又无法控制自己,只能闭目任由一股神秘的力量摆布。

忽然听到快马奔腾之声,他顿时睁开了双眼,令他惊讶的是,居然看到了杨文正带着郡主奔驰在广袤的草地上,而其身后则有上百唐军骑兵正追赶着他们。

这是怎么了?忠诚的杨文怎么会带着郡主逃跑?

“杨文!郡主!”李天启不禁嚷道,可他们并没有听到他的喊话。

虽然太子已被废黜,也不至于殃及郡主啊。李天启想不明白,但他却又无能为力,转眼间,眼前的景物又消失了,再次陷入混沌。

“听说李治被立为太子了。”

“是吗?”

他又看到了街道上有人议论纷纷,很快,再次陷入混沌。

当景物再次出现时,他赫然发现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恭喜殿下终于荣登太子宝座了。”祈梦涟漪笑道。

李治笑道:“幸得大师指点。”

这一场景再次消失了。

李天启心

文学

忖,我现在身在何地,怎么眼前一会出现这一会出现那?他猛然想到,难道我又穿越了?

画面又一转变,出现了革小菁的身影,只见她喃喃道:“童老,你在哪?我不生气了,我已明白你的苦心,当年你若不是吃了我炼制的丹药,虽然我可以永葆青春,但却只能变成侏儒般了。”

革小菁的眼睛透出期待……

“前辈!”李天启虽然知道她听不到,还是不禁发出了声音。

继而画面一转,他又看到了周若琳正领着林逸仙等人坐着马车往南诏而去,里面其中有一人居然是自己的养母万馨儿!

她此时已卸下易容,以真面目示人,果然如画像般的天姿国色,又岂有半点老态?

“娘!我是启儿啊!”李天启高兴得大声叫嚷,然而他们却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

混沌再次袭来,一切又变得模糊不堪,李天启感觉自己就像是躺在一朵偌大的棉絮之中,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不久,又出现了一段画面,居然是李默夫妇救下万馨儿姐妹的情形,原来是这样。正因为报恩,万馨儿才不惜保护他们的儿子,而他们的儿子恰恰就叫李天启。看来一切已经真相大白了。

李天启感触良久。

恰在此时,那异样的疼痛从四肢渐渐向身体席卷而来,直达脑门,李天启不由撕裂了衣袖,想将自己的皮肉趴下去揪出身体里蠕动的东西。

是缠神丝吗?

李天启痛苦的想起了蚩尤的话。

剧烈之下,他狂怒地到处拍掌,犀利的掌风再次带动了周边的混沌烟雾,由于剧烈疼痛,他终于昏厥了过去……

阳光洒落在李天启身上,让他悠悠醒来,他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衣衫褴褛,不过聂如龙的那杆长笛还斜插在腰际。

这是哪?李天启翻身站了起来,发现自己身处在稻草堆里。

他拍打着衣裳,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原来自己在稻田中,到处都有农人在忙活。

这时,他感觉到脖项有些痒,伸手一摸,居然摸到了草绳项链,他拿出一看,果然是轩辕圣灵石,而且还正熠熠生辉呢。

他赶紧将轩辕圣灵石收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这东西怎么又回来了?

他冥思苦想,极力想着进入混沌之前李默曾说过的话,他终于明白,原来这就是封印蚩尤元神的石头,而里面也带着李默夫妇的元神。

直至此刻,他才理解了天机神算所说的话,也明白了仙剑宫那神秘人对他所言。

那如此说来,这颗轩辕圣灵石是可以穿越古今的了?他不由又想起方才眼前所出现的各种画面,也想到曾与纥干承基双掌交击之下看到的那些情景,愈发让他相信这颗轩辕圣灵石的作用。

最关键的,李默还将捆仙绳的口诀告之了他,他本以为是一些什么咒法,直到发现那几句口诀可以解开草绳。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聂如龙被捆仙绳捆着能突然脱困,因为戴着斗笠的自己取回草绳项链时也同时将聂如龙身上的捆仙绳给松绑了。

果然,当他询问当地农人的时候,他现在所在的时期居然是贞观二十三年,李治已是当今太子。

李天启赶紧跑到偏僻处,琢磨着如何使用这条项链,恰在此时,那神秘的虬髯红发老者便出现了。

他还是那么威严,不发一语,见面就向李天启擒来。

李天启见识过他的本领,也知道落在他的手里必然要被拖回去,而他却想有所改变,他不愿经历过去曾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决定要改变历史。

垂首弄青梅h全文阅读 第三章

地洞广场上。

“师兄,有两人进入地宫了,其中一人长相与你说的孙元鸿有些相似。”

莫罡身前一名黑袍男子躬身汇报着信息。

自那日莫罡离开地宫通道口后,他便安排有师弟一直监视着通道口。

因为雷蚊潮的缘故,莫罡也没能组织人手前往地宫斩杀陆云。

此刻,广场上聚集的人员快有百来号人,其中绝大部分是骷髅宗的弟子,一小部分来自其他宗门。

“孙元鸿?你确定?”

莫罡听着报信男子的话语,语调加重地反问了一句。

“呃,师兄,这个,离得太远,我……”

报信男子身子颤抖,话语说得哆哆嗦嗦,额头上汗珠子生生往外冒。

“哼!”

莫罡鼻孔出气,抬手就屈指一弹,一道电光闪现。

“啊……”

报信男子被电光击中,叫喊着蜷缩起身子在地上抽搐。

“师兄!”

好一阵过后,男子停止了抽搐,趴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他们进入通道后,我也曾进入通道里去查看过,发现他们已经进入地宫里去了。”

男子抬头看了眼莫罡,吞了口口水,怯怯地接着说道。

“雷蚊潮好像,好像没了。”

之前莫罡就有交待,说地宫里有雷蚊潮爆发,短时间内是不能进入地宫的。

“恩?”

莫罡又把目光落在报信男子身上,定定看着他。

对报信男子说的话,莫罡不会再怀疑,只不过心里面对这事还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这才几天时间而已,难道那些低阶雷蚊就把雷击木消化掉了?

还是说,孙元鸿进入通道后把雷击木处理掉的?

如果是前者,虽然有些意外,倒也能接受。

但要是后者,那孙元鸿及与他同行之人可就不一般了。

“师兄,我进去的时候,通道里没有一只雷蚊存在。

快到尽头的时候才发现地宫里的雷蚊不再往通道里来,全都集中在地宫里。

我远远地看了一眼,里面的战斗还很激烈,到我退走时爆炸声就没停过。”

男子心有余悸地将自己所见说了出来,等待着莫罡的决定。

莫罡闻言低头沉思,考虑着如何走下一步。

离得这里好些距离的另一座山峰下,郭凌三人藏身于一处废墟之下。

“师兄,接下来如何做?”

其中一名叫做李青的男子朝着郭凌问道。

他们三人在这里已经藏身几天,当初所受的些许轻伤已经治愈。

郭凌回首看了眼李青,又看了看另一名叫做葛中盛的男子,声音低沉地说道。

“你们俩在这附近转转,看看能不能再找些人手过来。

若是碰上落单的骷髅宗弟子,给我抓个活口回来。”

对于此次被算计,郭凌心底那是相当不痛快。

按理说,以他的名气,同阶修者中有点能耐的应该都听过他才对。

谁那么大胆子敢这样算计他?

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骷髅宗的人最值得怀疑。

“师兄,偷袭我们的人难道真是骷髅宗的人?”

葛中盛皱着眉头接过话语问道,李青也是睁着大眼望着郭凌。

“是不是他们,你俩抓个活口回来问问就知道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