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轮乱小说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第一章

“其实并不是,接下来就要看对方从哪边通过了?”皇甫嵩神色平稳的开口说道,“爆发力这种东西很重要,但是在这种超大规模的战场,除非能短时间掀翻对手,否则靠爆发,不如靠生存。”

“从哪边通过?”张任不解的看着皇甫嵩,在他看来除了从奥姆扎达和重斧兵那边通过,其他地方基本都不可能通过好吧。

“你这边怎么认为?”皇甫嵩看着寇封随口询问道。

寇封挠头,他和张任的估计是一样,相比于盾卫和超重步这种见鬼的防线,打奥姆扎达,瓦列里反倒更合适一些,毕竟这两边虽说也很强,但打穿的难度更低一些,盾卫和超重步都不是人打的。

“但愿如此。”皇甫嵩看着超重步的方位点了点头,如果从奥姆扎达或者瓦列里那边突破在皇甫嵩看来也好,相对而言比较容易的地方突破,他也好应对。

反过来讲的话,如果对方从中阵杀过来的话,皇甫嵩就要思考怎么败退死得人比较少,而且怎么败退,退的比较流畅了。

毕竟中阵那可是大队的盾卫在那里,不管是强行突破,还是使用比较其妙的方式突破,只要杀过来,皇甫嵩绝对不会好过。

伴随着淡青色的光辉扫过,罗马军团的回复速度急速攀升,冲劲也猛了很多,但是这等冲劲带来的爆发力根本不足以让罗马精锐打穿汉室两大破格级防线,只是让泥潭变得更为混乱。

这对于皇甫嵩而言是一个好事,因为不管多么混乱,对于他而言也都是这么一回事,只要战线不崩,那胜利只会不断地朝着他这边偏转,而就在皇甫嵩准备调动淳于琼试探性压制第二帕提亚边线的时候,尼格尔的中军终于发动了起来。

“佩林里乌斯,你跟着我的亲卫队一起上吧。”尼格尔这个时候已经恢复到了三十多岁的样子,举手抬足之间的威势让佩林里乌斯都感觉到惊诧,这是心气和精神共同作用的结果。

“让马尔凯开鹰旗,让劲力实质化。”尼格尔意气风发的下令道,打不过皇甫嵩?我敢打就没想过按照你的路数去走。

“劲力实质化?”小帕比尼安脸色泛青,这鹰旗开启之后会让打出的力量具有瞬时可触摸的特性,相当于力量的实质化,或者物质化,但这个天赋会持续损耗自身的体力,而且是大幅损耗。

以至于十二鹰旗军团几乎没有使用过这个天赋,因为损耗太大了,当然不得不承认的在于,只有开启这个这个鹰徽,十二鹰旗军团才是真正的掷雷电军团,没有这个天赋的十二鹰旗,只是普通的禁卫军而已,而开启这个鹰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马尔凯收到消息之后愣了一瞬间,从拿到十二鹰旗开始,他就没想过使用十二鹰徽,哪怕这是马略,恺撒等人赠予后人的礼物,可这一杆鹰徽是真的会把人累死的。

不过感受着自身疯狂恢复的体力,马尔凯也明白了尼格尔的想法,顺带在大脑之中过了一边大致的战局,也就差不多明白了尼格尔为什么要从这边打过去。

相比于从第六鹰旗军团面对的奥姆扎达和第二十二鹰旗军团面对的瓦列里等人的位置冲过去,从超重步这边冲过去真的会打出超乎想象的效果,毕竟这边要是被突破了,其他几个位置绝对会动荡。

“高览,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十二鹰旗军团被称之为掷雷电吗?”马尔凯从护旗官的手上拿过鹰徽,高高举起之后,对着高览可能存在的方向怒吼道,然后十二鹰旗自然的释放了血色的光辉,覆盖了麾下的掷雷电军团的士卒。

和其他军团的鹰徽可以超大规模覆盖不同,十二鹰旗军团的特效若无必要,除了第一辅助没有人愿意承担。

因为劲力的实质化意味着,原本无形的打击会被人看清楚,而且在实质化的过程之中,还会损耗远超原本水平的体力,所以除了十二鹰旗,没人愿意享受这个军团的鹰徽加持。

可不能否认的,这个鹰徽特效在十二鹰旗军团的手上真的很强。

“雷纳托,准备突过去。”马尔凯对着雷纳托招呼道,而雷纳托不明所以的看着扛起鹰徽的马尔凯,但身后来自于尤利乌斯家族的骨干当即开口给雷纳托讲解道。

毕竟十二掷雷电也属于恺撒的遗产之一,哪怕这个鹰徽用的非常少,但尤利乌斯家族的骨干能被派遣来作为副手,多少也是了解的。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第二章

另一边的伊丽娜已然萌生了退意,她虽自认若改进一下自己的大剑,比如将其的分量改轻一公斤,宽度改窄一公分,就有很大的胜算拿下赵灵儿,可此刻她却显然做不到这一点。

伊丽娜极为不甘心地轻哼一声,才发现太大的剑也未必就有优势的,用她的十字剑招逼退赵灵儿后,闪身就退了。

伊丽娜一退,燕南天就急了。

即便伊丽娜和他盟友都称不上,但毕竟可以在一时之间共同对敌,可此刻却只剩下了他一人。

更要命的是,略微一走神之下,他被张静涛抓住了一个空档,那狂风般的刀势猛然一卷,化为了一缕尖锐的旋风,一刀刺向了他。

可荆凡花却因受伤,终于抓错了时机,这时候想配合燕南天攻击,却在冲上后,动作变形。

燕南天不知道荆凡花锁骨受伤忍着多少痛苦配合他进攻,只惊怒荆凡花竟然此刻阻碍他,难道是故意的?

燕南天大怒之下,一拉荆凡花,来加快自身的闪避速度,亦让荆凡花的身体迎向了张静涛的长刀。

长刀便是毫无停顿刺入了荆凡花的胸口。

只是燕南天这样的躲避法,却也将自身拉到了荆凡花身后。

这一刀便是亦刺入了燕南天的胸口一公分。

燕南天受创,不敢再恋战,大吼一声,一脚把荆凡花踢向了张静涛,转身就逃。

荆凡花无力靠在了张静涛身上。

张静涛知道此女没救了,只任荆凡花靠着,并未打算追击燕南天,因为此刻去追上罗刹二人才更要紧。

荆凡花却道:“天哥,我的锁骨断了,不是故意的。”

燕南天本已到了侧门边,闻言身形一顿,道:“那又如何?就算你锁骨没断,也是一样!”

荆凡花痴痴道:“你以前说的,难道都是假的么?”

燕南天哈哈大笑:“你一个贱女,我只是喜欢你的身体罢了,那只是欲,或最多亦更有一些独占欲,你以为你能代替我心中的伊么?真是太好笑了,那些话你竟然都信!我让你当了这么久城主夫人,还不因晋鄙就恨你,你已该十分知足了,死又何足惜!”

说完燕南天头都未回,大步走了。

张静涛并未抱住荆凡花,荆凡花虽和他上床,却并不是他的女人,还是一个想设计杀他的对手。

自己也非荆凡花的依靠,这将死的女人,抱住他一定仍如抱住了空虚。

荆凡花已然滑落在地。

张静涛只是松开了裁决,以免荆凡花死前还太痛苦,又看向了荆凡花的脸庞,只见荆凡花的脸上并没有他认为的痛恨之色,只带着一丝自嘲和失落,边咳嗽吐出血来,边吃吃笑了起来。

张静涛对荆凡花亦无抱歉之感,严格来说,这实则是燕南天给了荆凡花这一刀。

张静涛心中只有些难受,这并非是因荆凡花的设计和背叛让他难受,而是他对喜欢的女人总是有一些不忍的,他更从不想杀女人,并且亦从不认为这是他的弱点,只认为这是正常男人的人性,失去了这些感受的男人,才是真正变成了弱者。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第三章

“皇后……”

邵鹏有些担忧。

皇帝不会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至少拥有权力的帝王不会如此。

权力会催生欲望。帝王对天下臣民生死予夺,手握掌控天下的权力,自然而然会把女人看做是一种资源。什么情情爱爱的,那只是多余的产物。

李治自然也如此。

他可以和任何女人一起厮混,但……

但那个女人不该是皇后的亲姐姐。

姐妹二人共事一夫……

武媚继续看着奏疏,缓缓说道:“那一年我懂事了,武家那两个畜生欺负阿娘和我,我想过反抗,可那是武家。阿娘是续弦,我是后娘生的女儿,那个家是武氏的,不是我的,更不是阿娘的……”

毫无疑问,武媚的童年和少女时代都不幸福。

“可我觉着自己定然能出人头地。”武媚笑了笑,“那等想法就和村头的孩子叫嚷自己长大要做大将军般的幼稚,自然被家里人嘲笑……”

“后来进了宫,阿娘痛哭,我却觉着是机会。”

“再后来在宫中无人问津,我也扪心自问,谁会为我伤心?”

武媚摇头,“并不会有人为我伤心牵挂。这个世间我就是我。”

邵鹏暗自心惊。

“可世间的规矩是男儿定的。”武媚讥诮的道:“宗族第一,我若是大胆把宗族抛在一边,天下人就会戳我的脊梁骨……”

她放下奏疏,“我也想和小时候一般和她亲密无间,可……从半月前我撞到的那一次开始,我就知晓……再也回不去了。”

……

“阿耶!”

“阿耶!”

“干啥?”

“阿耶!”

“知道了。”

春光很好,贾平安抱着兜兜,背着贾昱在院子里转悠。

背后的贾昱抓着他的头发喊,兜兜指着周围的一切在喊……

这个世界对于他们而言是全新的,哪怕是墙壁上的一块青苔,都能让他们的眼中迸发出好奇之色。

“阿耶!”

兜兜返身去揪他鬓角的长发,贾平安后仰,贾昱在后面就抓住他的头发……抓啊抓。

这日子过的太刺激,贾平安不禁怀念着单身狗的清香。

那时候想睡到啥时候就睡到啥时候,哪像是现在,早上你不起……孩子往你床上一扔,你瞬间就会成为孩子的玩具,一会儿是大山,一会儿是大马。

“郎君,赵岩来了。”

贾平安总算是得了解脱,到了前院后,赵岩见他头发凌乱,不禁就笑了。

“你也成亲了,等孩子出生后你就知晓什么叫做为人父母。”

贾平安和他去了书房。

一堂课下来,赵岩问道:“先生,为何不多收几个学生?”

“收那么多作甚?这些学识许多目前都用不上,大唐需要的也不是这些学识,而是引导。”

这是个开放的大唐,只需要引导,就能让许多事儿生根发芽。

“那先生教授我……”

这娃有些惶恐了。

贾平安笑道:“总得有个人把这些传承下去,你以后愿意收多少学生我都不管。”

赵岩起身,躬身,“先生这是担心那些人说什么扫把星吗?其实大可不必。”

你脑补的让我无话可说。

“滚蛋!”

贾平安就像是个喜怒无常的老学究般的赶走了弟子,然后回到后院,“打麻将!”

卫无双摇头,苏荷点头。

大老婆不爱打麻将啊!

贾平安觉得不错。

可卫无双却在看着他。

作为掌家娘子,我总不能抛下事情去打麻将吧?夫君会不会因此觉得我太懒惰了?

再问一次,我就装作勉勉强强的模样答应。

“也罢,我去钓鱼。”

贾平安带着鱼竿溜了,身后两个老婆大眼瞪小眼。

男人往往粗枝大叶,不知晓女人需要多哄几次。

今日休沐,到了护城河边,贾平安寻到了自己的地方,竟然被程知节霸占了,“卢公。”

程知节带着斗笠装渔翁,没抬头的道:“老夫最近来此钓多次了,你却是第一次来,可见心不诚。”

“家中事多。”

贾平安一边放下渔具,一边抱怨,“卢公你不知道,家中两个小魔头渐渐大了,整日不消停。就说先前我说出来钓鱼,老大抱住鱼竿,老二一脚把我装鱼钩小物件的盒子踹了,我那个心疼啊!”

程知节淡淡的道:“老夫当年生了多少个,你才两个,啰嗦什么?”

贾平安想打窝,程知节叫住了,“老夫先前把这一段全打了。”

财大气粗程知节,打窝都是这般与众不同。

再看看养着护城河边排开的一溜鱼竿,啧啧,这是要一网打尽还是怎地?

不过最爽的就是有人为自己打窝。

贾平安下钩,拍拍手拿出了老婆准备的吃食,“卢公吃点?”

他只是客气,可程知节却毫不客气的一把抓了许多。

这是炒的豆子,磕着喷香,就是爱放屁。

“卢公,你那时候整日厮杀,或是跟着先帝……那些孩子你带过?”

这年头女人成为全职家庭妇女的概率很高,男人带孩子的罕见。

你要说男人回家也得带带孩子,美得你,爷们出去挣钱,回来还得看你脸色?

这便是此刻的关中汉子。

“带什么?”程知节淡淡的道“老夫就是教导他们。”

“合着您只是装个样啊!”

老程猛地提竿,一条三斤多的鱼儿上手。

“妙啊!”

贾平安今日运气不好,几次三番都没弄到鱼。

空军了啊!

贾平安挠头。

“又有了!”

老程频频提竿,爽的直抽抽。

每个人钓鱼的爽点大多相似,到了地方迫不及待,鱼钩下水,心情平静的就像是得道高僧,然后开始憧憬。鱼儿上钩,就像是看到美女的高僧心动了……

那种快乐……不钓鱼的人很难理解。

——一个人没事拎着鱼竿就能从早到晚,甚至都不想回家了!

这不无聊吗?

不啊!

钓鱼人不会无聊。

“来了……”

贾平安提竿,“重!”

程知节喊道:“稳住。”

那鱼竿都弯曲的不像话,程知节面色沉凝,大概比遭遇了十万突厥大军还紧张,“稳住!”

贾平安觉得不对,“这不对啊!怎么像是个死物?也挣扎,可不对劲。”

他缓缓把拉了上来,一看……

卧槽!

一只大乌龟。

“这……”

贾平安不想要了。

程知节皱眉,“那龟背有些奥妙!”

贾平安仔细一看还真是。

硕大的龟背上纵横着一些线条,看着分外玄奥。

难怪古人喜欢烧龟甲来占卜。

还有个甲骨文,也有不少用的是龟甲。

既然应用这般广泛,贾平安只需想想就能想象到遍地是乌龟的场景。

“带回家养着。”

贾平安收杆,“今日我便慈悲一次。”

程知节也收了家伙事,两边的仆役来帮忙。

“好大的龟。”

徐小鱼弄了个大背篼来背着,没盖盖子,刚背上,老龟就伸出头来,看着颇为好奇。

“小贾,去家中吃饭。”

老程今日大获全胜,心情大好啊!于是顺带请手下败将去家中吃饭,心情会一直好。

到了老程家,看着低调奢华的装饰,贾平安不禁暗赞。

这便是底蕴。

“夫人!”

老程拎着鱼护得意。

崔氏出来,贾平安赶紧行礼。

“小贾来了。”

崔氏看了鱼护,笑道:“今日夫君倒是得力,竟然这般多。”

看看,别的女人在自家男人钓鱼回来后就嘀咕,可崔氏却是一番夸赞。

程知节得意,“要不弄来吃?”

崔氏面露难色,再多的面子也不肯给了。

这个时代哪家权贵吃鱼?

鱼刺多,麻烦。

贾平安说道:“其实……鱼也可以很好吃的。”

“小贾会做?”

崔氏笑道:“今日正好家中有客,处亮。”

程处亮上前,看着白白净净的,难怪能尚了公主。

而且据闻清河公主当时才十岁。

人渣!

程处亮颇为客气,他是左卫中郎将,不过也就是打酱油的。

崔氏笑道:“处亮跟着小贾去学学。”

这年头下厨虽然不至于被人鄙夷,但崔氏依旧让程处亮陪同,这份心思当真细腻。

程处亮苦着脸,“我却嗅着柴火味就不舒服。”

崔氏是后妈,所以不好说什么。

程知节阴测测的道:“回头去左卫帮厨一个月。”

程处亮赶紧求饶。

进了厨房,贾平安叫人打下手。

整治鱼,然后下锅煎炸。

铜锅做菜很不爽啊!

接着再起油锅,下作料翻炒……

调汁……

本来一脸无奈的程处亮吸吸鼻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