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大人吴芬: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二章

为橙小熊盟主加更。

“还要打!?他都被炸得浑身焦糊了还要打!?”

“别吧,小兄弟…站都站不稳了啊?我看着怎么摇摇晃晃的……”

“痛快!痛快啊!这才是魂武者应有的风范!这才是要拿冠军的决心!”

“冲!冲啊荣陶陶!你他吗给老子冲!!!”

万俟武召唤千军万马的动作,气势惊人,而那一声激昂的战吼,更是让人血脉偾张!

然而,荣陶陶那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却仿佛比万俟武更燃,更炸!

不知道有多少观众在电视机前激动跺脚,起码在这数万人的工人体育场中,观众席上一片沸腾,被荣陶陶的举动彻底引燃了!

但是,无论其他人的反应如何,那滚滚洪流一般的尸骸大军,转眼间便与荣陶陶相接,也在顷刻间,将荣陶陶那孤独的身影吞没!

“左,右,左……”荣陶陶口中喃喃低语,不断的念着什么,虽然手持方天画戟,但脚下的步伐却好像应该配合那大夏龙雀。

他手中的那一杆方天画戟,左贴又靠、连顺带抹,但最终移动的目标,却并非再是对手,而是荣陶陶自己!

荣陶陶竟将一只只奔腾的尸骸火驼,当成了一个个移动的借力点,在大军之中,他竟然犹如弹球一般,借力而行、顺势而为,左右翻飞、反复横跃……

“晋级!方天戟精通,五星·巅峰!”

内视魂图中突然传来了一则信息,而荣陶陶根本没有时间去看。

“我的天!荣陶陶在干什么!?我们看到了什么!?”戴流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屏幕。

没办法,虽然主播席位距离赛场很近,观战效果极佳,但是在这混乱的尸骸大军之中,戴流年也只能看那俯视角的镜头画面。

然而,正因为是俯视角拍摄,所以荣陶陶这颗“弹球”,其移动的方式和路径,反而更加的清晰!

这是…弹弹乐吗?

荣陶陶的身侧没有了高凌薇,他那闪转腾挪的身影,却好像更加灵动了?

不…不是这样的。

也许在外人眼中看来,荣陶陶更灵动一些,但实际上,他的心中苦不堪言。

昔日里,在那千山关的峡谷之底,他每一次杀穿尸潮大军的时候,身旁都有高凌薇的身影。

荣陶陶已然习惯了二人战斗的模式,没有了她在身旁,不仅思路要全方位改变,他更是缺少了一双眼睛,也少了双手双脚……

万军从中,万俟武一双眼眸无比炽热,目光紧盯着荣陶陶,也看到了荣陶陶那神出鬼没的身影,以及那玩出花儿来的方天画戟!

“左!”荣陶陶突然一声大吼,好像是在提醒自己、让自己更加清醒似的。

事实上,此时的荣陶陶,身体状况非常不好。

之前,他被火凤凰群狂轰滥炸过,更是被气浪冲击的头晕目眩。

之所以,荣陶陶能有此时的表现,是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境界。

甚至有些时候,他的头脑已经反应不过来了,反而是他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做出了一些举动。

荣陶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动作先思维一步,这情况……

这是最为纯粹的肌肉记忆,是从那一个个生死战场上,硬生生杀出来的敏锐嗅觉!

只见荣陶陶手中的长戟,竟然刺进了一只尸骸火驼的肋骨之中,下一刻,他的手腕猛地翻转,刺进尸骸火驼肋骨中的长戟,井字形当即竖起,竟然卡在了其中。

而荣陶陶死死握着方天画戟,任由大军冲锋,也任由这头尸骸火驼带着自己向后方冲去。

没有了高凌薇,荣陶陶真的无法自己杀穿这尸骸火驼大阵。

步步惊魂的大军浪潮中,一个细小的失误,荣陶陶便彻底没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这样做。

万幸,尸骸火驼不像雪尸、雪鬼那般拥有智慧。

万幸,这群召唤物在主人的命令下,只知道无脑前冲!

荣陶陶抓着身前的方天画戟长杆,被带着向后冲去,自然前荡的双腿却是急忙一缩。

“呜~!”面前,一只迅猛冲杀的尸骸火驼,竟然张开了血盆大口,长长的脖子探下,险些大口咬碎了荣陶陶的双腿!

荣陶陶手中用力一撑戟杆,直接翻身跃起,顺势弃戟的同时,一屁股坐在了疾驰的尸骸火驼之上!

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倒骑驴动作,看得所有人一愣一愣的……

“荣陶陶!!!”万俟武一脸的战意盎然,一声暴喝,奋勇前冲!

要知道,尸骸火驼大阵,本就是靠着数量、靠着尸骸火驼的冲击力、踩踏能力,将对手碾碎的。

而那该死的荣陶陶,竟然靠着那恐怖到极致的方天画戟技艺,硬生生挡住了第一波冲击,不仅如此,他甚至将长戟插进身侧的一只尸骸火驼中,任其带着前行?

如果说之前的一切,万俟武都还能接受的话,那么此时,荣陶陶“翻身上马”的动作,这就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了!

竟然还有这种破解尸骸火驼大阵的招式!?

既然荣陶陶翻身上马,那整个尸骸火驼大阵就没有用了!

万俟武手中的长朔左右荡开,甚至不管那是自己的召唤物,将周围的一切敲的粉碎,竟然从自己召唤的千军万马中,横冲直撞,杀了出来,直逼荣陶陶!

“荣陶陶!!!”

荣陶陶使劲儿晃了晃脑袋,似乎还在努力让自己的头脑清明一些。

他一手按在身下,手掌一撑,一个起落,顺势蹲在了尸骸火驼的背脊之上,手中的方天画戟再次拼凑而出。

就这样,一副唯美的,无比壮丽的画面呈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如潮水一般汹涌澎湃的尸骸浪潮之中,万俟武身披火焰重铠,杀出重围,直逼荣陶陶。

而荣陶陶身体紧绷,蹲在尸骸火驼的身上,目光死死盯着万俟武!

如果…将这尸骸火驼大阵,当做不断推进的火焰浪潮的话,那么在这一片火海之上的,也只有这两个人!

两人均是无比的显眼!

看着荣陶陶那身体紧绷、双腿弓起的模样,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什么。

面对着那气势汹汹的万俟武,荣陶陶不仅不躲闪、不逼退,反而还要冲杀过去!?

这……

荣陶陶握紧了手中的方天画戟,直视着万俟武:“你不该与我单挑!”

“不!我早就该与你单挑!几分钟前,你就已经死了!!!”万俟武一声大喝,双腿一夹,手中的火焰长朔再次亮起!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三章

新书已发布,黑岩网搜索《至尊阴阳师》。

欢迎大家品鉴~

文章末尾有直达链接,以下是第一章试读:

***

七月半!

鬼门开!

深夜。

漫天浓云翻墨,遮星蔽月!

狂风呼啸!山雨欲来风满楼!

龙城。

一幢高五层、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套嵌内外两座法式花园的雄伟庄园之中!

嘉宾云集,高朋满座!

龙城里半个豪门圈子的世家子弟聚集于此,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这宏伟庄园正是龙城顶级豪门林家的宅邸,今天刚好是林家老爷子林富贵的七十大寿!

但此时此刻,全场宾客的目光却被庄园门前的一番奇怪景象所吸引!

一位身材高挑、衣着华贵、气质如仙的绝美妙龄少女傲然站在名贵琉璃雕琢而成的门廊之下,颐指气使的看着眼前的一名少年。

与这位仙子般的少女相比,少年犹如粪土!

破旧的衬衫、褶皱的牛仔裤、一双泛黄的白色球鞋、还背着一个沾满了泥土的双肩背包!

再加上少年一头蓬乱的头发,简直如乞丐一般!

只有那蓬乱发下的一张脸长得还算清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狂风吹过,少年的乱发变得更加凌乱,站在门廊下的美女一声冷笑,悠悠然开了口。

“陈玄,你真是个不知羞耻的人,瞧瞧你现在混成什么样子?居然还有脸回来!”

少年听了这话,脸上不露喜怒,他如同一座雕像般站在风里,目光坚毅冷静。

美少女看到少年毫无反应,又加重语气说道:“陈玄,你

文学

现在就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你以为我会嫁给你?别做梦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做我们林家的上门女婿!想吃林家的软饭?没那么容易!”

轰隆!

天边一道惊雷!

照的少年清秀的脸白了一片。

惊雷之中,少年依然面无表情,甚至连眉头都没有动一动。

无论是美少女的恶毒言语,还是天边的雷声对他都构不成丝毫影响。

少年名叫陈玄,原本是龙城豪门家族陈家的公子,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家里有数不尽的家业等待他挥霍。

而美少女名叫林筱月,正是豪门林氏林富贵的宝贝孙女,但二十年前,林家却并非豪门,当年的林富贵只是陈家的管家,在龙城毫无身份地位!

陈家念在老管家林富贵忠心耿耿,在陈玄和林筱月小的时候将他们指腹为婚。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陈家在陈玄五岁的时候遭遇大劫,彻底被仇人整垮!陈玄的父母也在劫难中意外身亡,只留下陈玄一个人。

反倒是老管家林富贵逃过一劫,后来又得到了老朋友的帮衬,在龙城这片充满机遇的城市逆袭翻盘,成了现在龙城数一数二的豪门——林家!

这样一来,原本陈玄与林筱月的婚事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本来是公子娶丫鬟,现在变成小姐嫁孤儿。

林筱月从小娇生惯养,在择偶方面更是有着苛刻的要求,如今的陈玄一无所有,她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他!

更何况据说陈玄父母双亡之后被龙城后山的一个老道士收养,这十几年天天跟老道士学一些装神弄鬼的没用玩意,将来别说考上重点大学前程似锦,就算在社会混一个像样的工作都是不可能!

堂堂的天之骄女,龙城所有男人的梦中女神,怎么能嫁给一个小道士?

难道就凭十多年前的一个荒唐约定,这个一无所有的穷酸小子就能厚着脸皮来做上门女婿?

这实在是天大的笑话!

现如今恰逢林富贵七十大寿,龙城半个豪门圈子的社会名流齐聚这里,陈玄这个灰头土脸的穷小子居然突然登门拜访,用意非常明显。

他显然是想当着半个龙城豪门的面逼婚林筱月,强行来当这个上门女婿吃软饭!

想到这里,林筱月对他的厌恶又多了三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林大小姐的未婚夫是个乞丐模样的小道士,林筱月又羞又怒!

这时门廊后走出一个长相火辣的少女,冷笑着将一盆水交给林筱月。

“筱月,用水泼他!”

火辣少女是林筱月的闺蜜许冰倩,她是龙城豪门许家的小女儿。

林筱月一把接过这盆水,随后劈头盖脸的朝着陈玄泼了出去。

“赶紧给我滚!这辈子别让我再看到你!当初两家指腹为婚的事情根本就不作数!听见没有!?”

一盆冷水在距离陈玄三米的地方落地,溅起了一片白色的水花。

“哈哈哈……”

宾客里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嘲笑陈玄的狼狈。

“真是惨啊,昔日的豪门少爷变乞丐了。”

“瞧他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真够不要脸的!”

“他好像一条癞皮狗……”

许冰倩更是幸灾乐祸,洋洋得意的说:“活该!泼死这个又丑又穷的心机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垃圾!”

围观者的目光饱含讥笑和轻蔑,但站在门前的陈玄仍然无动于衷,脸上毫无表情,眉眼不动安如泰山。

“你还不滚?难道

文学

想要钱吗?”

林筱月厌恶的猜测道,之后随手掏出一张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