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美妇疯狂迎合|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第一章

晚风徐徐从湖面吹来,染了丝秋季的寒凉,但吹在喝了酒浑身热烫的人身上,倒是有几分舒爽。

八角灯笼内的烛火摇曳,像是零落的星星,点缀在夜色中,迷人眼。

钟元妤边哭唧唧的,边被唐洛半扯着走。

这顿好酒好菜,令得她脚步虚浮,眼前叠影道道,最重要的是——她怎么会没知觉了呢?内心受到打击的她三番五次想要伸手掐自己,都被唐洛眼疾手快的拦住。

最开始拦住了她自扇巴掌,没防住她掐自己,掐完泪眼朦胧得愈发厉害,又问他为什么掐自己都没感觉。

唐洛表示很不想说话。

“你为什么不说话?”半天等不到回应的钟元妤带着哭腔,声音软糯,“我是不是没救了?”

“明天就好了。”下定主意不理她的唐洛还是轻叹一声,忍不住开了口。

“真的吗?”

“嗯。”

闻言,钟元妤吸了吸鼻子,消停下来,乖得不行。

唐洛垂眸看着身旁的人眼圈红红的,脸颊也红红的,难得的展露又软又乖的一面,心中不自主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前面忽然快步走来一个人,等近了才发现是席间那个俏丽的姑娘。

她挂着笑容道:“唐殿主,我叫木湘湘,看你们走得慢就过来了。”

说着,她好奇的往钟元妤看,说:“她是喝醉了吧,要不我来扶,一会也可以照顾她。”

木湘湘长着张讨喜的俏丽脸,尤其宛如黑葡萄的眼眸里是一派的天真无邪,总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亲近。

此时她的姿态很随意亲和,落落大方的微笑。

唐洛想也不想的拒绝:“不必了。”

木湘湘怔了怔,等回过神来时,唐洛已经揽着

文学

人越过了她。见此,她眼中浮出一抹饶有兴致,也没有任何的尴尬和不满情绪,很快的跟了上去。

“要不我帮你扶吧?”她坚持不懈的想要帮忙。

唐洛皱了皱眉,冷声道:“不用。”

“之前听闻唐殿主娶亲,所以这位是你的娘子吗?”木湘湘问道。唐洛劫亲的事情在江湖中闹得沸沸扬扬,她自然也是知道的。

唐洛只淡淡‘嗯’了声。

木湘湘毫不在意他的冷淡,自顾自的继续说道:“看来殿主和夫人的感情很好呢。不过,若是我也有这么个漂亮的娘子,定也会处处宠着她,对她好……”

她说了半天,都没听到唐洛回话,悄悄瞥过去,却见唐洛表情凝重。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一拍脑袋,娇笑道:“我是说如果我是男子的话。”

穿过长廊,前方的星罗派弟子停住脚步:“唐殿主,这是给您安排的房间。”

唐洛微微颔首,揽着昏昏沉沉几乎要睡着的钟元妤踏了进去,顺手便将门给合上。

在门外还絮絮叨叨的木湘湘碰了一鼻子灰,她委屈巴巴的揉了揉鼻子,叹息了声转过身往自己的房间过去。

开门的时候,隔壁门被推开,走出个清风霁月的人来,对着她含笑:“湘湘姑娘,唐殿主为人亲切吗?”

木湘湘朝着他呲牙灿烂笑道:“聊了会天,令我真是羡慕他们的爱情。”

闻言,严叙轻笑了声,遥遥看着前方紧闭的门,眼中是若有所思。

……

唐洛把钟元妤身上的包裹与盒子取下丢在旁边,然后将她横抱起来放在床上。

闹过之后,钟元妤变得特别的乖,在路上一度就要睡着了,现在沾了床更是闭眼就睡。她脸上被酒熏出的,自己扇出的红消散了些,呈现淡淡的粉色,更衬得眉目轻柔。

唐洛坐在床边,撑着腮盯了她许久。

“钟元妤。”

不知道出于什么缘由的,他就是突然想喊她。

接连喊了几声后,陷入梦乡的钟元妤迷迷糊糊的应了句,声音软软的,像是吃了块甜甜的糕点。唐洛喉结一动,忍不住又喊了她几声。

钟元妤微微拧起眉,委委屈屈:“别闹。”

她如坠云端中,身子都是软绵绵的,但肌肤又有阵阵滚烫来袭,熏得她头昏脑涨,口干得很,却又睁不开眼,一晚上都睡得极为不舒服。

到后面,醉意退却了大半,半梦半醒间,难受得她心里暗暗念了好几遍‘再也不喝酒了’——纵然这种话她已经说过好多次。

钟元妤还是被渴醒了。

她睁开眼睛,呆愣了片刻。天应该微微亮了,房间里溜进迷蒙的光线,可见头顶陌生的幔帐垂落,脑海中的记忆片段慢慢拼凑起来。

她才松了口气,侧过头,一张俊美到近乎妖异的容色映入眼帘,吓得她差点咬到舌头。

唐洛睡眠很浅,这么细微的动静都能让他瞬间清醒过来,睁开眼正对上钟元妤惊悚的眼神。他拧眉,问:“做什么?”

“……我下去喝水。”说着,钟元妤已经忙不迭爬起来,连鞋都没敢穿的溜到桌边倒水。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第二章

肖泽立刻说道:“可惜今日不成,我答应别人有事做。”

肖翀丝毫不恼

文学

,慢腾腾的吃着饭回了一句,“明天也行啊。”

肖泽:……

肖雎在一旁乐了,“明天不行,后日也可。”

肖挥往这边瞅了一眼,嗤笑一声,“真以为打遍天下无敌手呢,谁不知道别人让着他。”

肖启抬眼看着肖挥,“五弟慎言。”

他们这一群皇孙因为是自幼就在一起读书,排序也是各府按照齿序拍下来的,照理说该是各府排各府的,但是不知道皇帝怎么想的,就这么排了下来。

肖珲的伴读吴滨在一旁轻声说道:“公子,众目睽睽之下,不要落人把柄。”

肖挥:……

他强忍着怒火继续吃饭,只是一点滋味也没有,他原本也是个做事随心所欲的人,不过他父王被皇祖父撤官那段日子,他才体会到人情冷暖,小小年纪撞头次数多了,也就学会了收敛,也只是略收敛而已。

外头的事情是一桩,府里头的事情更是令人烦心。

想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哥哥,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微笑,装什么装,有什么用呢?

肖启的生母倒是跟肖翀的生母是亲姐妹,都是皇孙,还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肖启对上肖挥的眼神并不在意,反而对他留出一个包容的笑容。

肖挥:……

真是恶心,还不能公然发火,憋气!

肖启看着肖挥慢慢收回自己的眼神,面色如常的继续用膳,耳边还能传来肖翀那边肆无忌惮的笑声。

石滕往那边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肖启,“后日就要旬休,大公子准备做什么?”

肖启看了一眼石滕,笑着说道:“自然去拜访曾外祖父,不知道他老人家可有空?”

曾外祖父就指石太傅了,石滕就是石家的孙少爷,送到了肖启身边做伴读,自然是打着一家人互相帮扶的心思。

“大公子去自然有空。”石滕嘴角微勾,当着肖挥的面没再多说,但是就这几句话,就能让肖挥的心情更加恶劣。

谁让梅家已经无人了呢?

不过这笔账可不能记在他们头上,梅家的衰落说起来跟瑾王夫妻有莫大关系。

另一边傅元令回了王府还在想宫里的事情,不知道皇帝会怎么查下去,能查出什么结果来。

反正这件事情她有种感觉,继续挖下去,不一定能挖出什么宝藏来。

李德妃那边不知道有没有动静,说起这个傅元令又想起李潇安,李潇安是个果决的女子,留在了上京没跟丈夫回去,李家这边对这个女婿似乎也没什么不满,但是傅元令知道李大将军是个护短的人,自己手下的兵他都能护的安安稳稳,更不要说亲生女儿了。

“王妃,您回来了。”尤嬷嬷笑着迎上来。

傅元令将大氅递给仲春,看着尤嬷嬷笑着说道:“回来了,府里没事吧?”

“有您一封请帖,是大学士府的少夫人送来的。”尤嬷嬷说着就把请帖拿出来双手递过去。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第三章

当云熙被押着去到双方对峙的地方,一眼就看到罗伯特。

他站在人群里好似全身发着光,照亮了她灰暗的世界。

她的男人不管在哪里都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她现在才发现自己爱惨了他。

之前有过惶恐不安,有过无助沮丧,可一见到他,她的负面情绪一扫而光,觉得瞬间充满了勇气。

她相信她的英雄可以把她安全的带出去。

罗伯特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发现她好像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

罗伯特用愧疚的眼神看着云熙,心疼的说:“对不起,云熙。我来晚了……。”

云熙摇了摇头,对着她嫣然一笑,才说道:“不晚,我就知道你很快就会来救我!”

这边为首的肯尼尔大声呵斥道:“你们聊够了吗?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罗伯特,生死关头你还和女人腻歪,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痴情种。”

罗伯特闻言轻蔑地扫了他一眼,才不屑的说:“就你,也配!”

肯尼尔身边的手下忍不住骂出了声:“混蛋,你以为你是谁?敢看不起我老大,我让你有去无回。”

云熙被罗伯特的霸气和狂拽折服,忍不住眼冒星星眼,感叹道:“太帅了!”

莫五忍不住对着那放狠话的男子开了一枪,正中胸脏倒了下去。

对方手下连忙围在老大的身前保护他,有一手下用枪抵着云熙的额头,嚣张的说:“我看你是不想你女人活了?”

云熙忍不住她的暴脾气,出声呛人:“你们还真是有出息!不敢真枪实弹的硬拼,只会拿个女人来威胁……”。

那小弟用枪使劲敲了敲云熙的头,试图吓住她,气急败坏的吼道:“你闭嘴!”

罗伯特看他居然敢对云熙动手,杀人的心都有了。他大声怒斥对方:“你别动她,有事好商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