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第一章

9月17日,西北,山中县。

一辆经停的高铁,正飞速穿过山峦,像是一条白色的巨龙,游走在青山与白云之间。

高铁慢慢减速,远方,一座崭新的高铁站,坐落在山与城之间,通体雪白的建筑,极具现代感的玻璃幕墙,像是镶嵌着宝石的王冠。

这条刚刚通车不到一年的高铁,将这座往日困守在山中的城市,和外界更紧密地联系了起来。

从此,山中县的人再也不用汽车倒火车再倒高铁了。

说起来来京城、魔都等大城市,似乎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远方,而是一天时间就能抵达的地方。

朱于湖背着自己的行囊,正在检票进站。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头发全白的老奶奶,老奶奶的身上,穿着一件洗的特别干净的衣服,在头上包上了一张崭新的头巾,手中拎了一个不大的包袱。

老奶奶的身体,像是无法承受生活的重担一样,被压得弯了下去,她的身形特别瘦小,站在那里看起来顶多一米五高,一双老手,像是枯树的树根一样,一只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包袱,另外一只手紧紧拽着朱于湖的衣服,似乎生怕这拥挤的人流,把她给挤走了。

这位老人,是朱于湖的奶奶。

这个暑假,因为考上了东原大学物理系,朱于湖得到了山中县各种奖励十多万块钱,他用这笔钱,把自己的父母送到了大城市里去看病,暂时寄住在了已经出嫁的姐姐家里。

家里就只剩下奶奶一个人。

本以为没有了卧病在床的父母拖累,自己也要考上大学离开山中县了,奶奶能够轻松一些。

但她的精神状态,反而像是更差了。

朱于湖却不止一次的看到,奶奶在四周无人的时候偷偷抹眼泪。

每一次朱于湖看到,她都说:“这是我高兴呢,我家小湖出息了!考上大城市的大学校了,奶奶可算是有脸下去见那个老头子了……”

那一刻,朱于湖才突然意识到了一个“死”字。

原来,一直拼尽全力,支撑着这个家的奶奶,竟然已经老得像是枯萎的丝瓜秧,每一寸身体都已经干枯,每一分力量都已经被掏空。

似乎轻轻一用力,就会被掰断一样。

那一刻,也是朱于湖第一次想一个问题。

我走了,奶奶怎么办?

姐姐已经照顾了自己的父母,姐姐家那么挤,她的压力已经很大了,姐夫或许也会不乐意。

也是那一刻,朱于湖做了一个决定。

他要带着奶奶,一起去上大学!

奶奶照顾了他那么多年,该他承担责任,照顾奶奶了!

东城那里有最好的医院,他一定要带奶奶去检查一下身体。

那里有繁花似锦,有车水马龙,有奶奶从不曾见过的一切。

他要带奶奶看很多的风景,吃很多的好吃的东西,让她和城市里的老太太们一起跳广场舞,一起坐在公园里聊天,晒太阳。

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对或者不对。

已经在山中县生活了那么久的奶奶,到底愿不愿意离开故土。

但他不想把奶奶一个人留在这里。

他决定,无论如何要试一试,如果奶奶不习惯,那就过段时间,再想其他办法。

只是,这出来一趟都要翻山越岭好几十公里的山村,那破旧到连遮风挡雨都有点勉强的茅屋,那十里八乡就只有乡村医院的地方,他真的不想再让奶奶留在这里了。

用了两天时间,说服了奶奶,朱于湖又帮奶奶办了临时身份证——几乎从没离开过那小乡村的奶奶,竟然连身份证都没有,不知道是找不到了,还是从未办过。

终于,他们即将踏上前往东城的高铁。

朱于湖伸出手去,抓住了奶奶的手。

他去过东城好几次了,但这也是他第一次单独出门。

或许不算是单独,但是带着奶奶,并不能让他安心,反而更紧张。

而且,他也低估了带一位老人出门的困难。

到高铁站的时间已经不早,时间已经快到了。

“快,奶奶,要安检了。”朱于湖看了看时间,连忙抓住了奶奶,又向前赶了几步,排进了进站的队伍里。

老人在后面咧着嘴,露出了没几个的牙齿,对着旁边的陌生人咧嘴笑着。

“我孙子考上了大学了!”

“我孙子带我去大城市呢!去京城,去魔都,去天安门呢!”

“我孙子是状元,考了第一名!”

旁边的行人,都露出了或是尴尬,或是善意的笑容,朱于湖有些不好意思,他快走几步,把自己的行李放进了传送带。

朱于湖的行李并不大,行囊也并不多。

东原大学会给所有的新生配发所有的必须生活用品,无需任何费用。

这是东原大学的学生福利委员会的一大举措,已经举行了很多年。

被褥、必须的生活用品,其实并不贵,大批量采购更加便宜。

但是对一些家庭困难的学生来说,依然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让每一个考上东原大学的学生,都能有尊严的入校,学生福利委员会的目的。

据说今年学生福利委员会接到了一大笔的捐赠,能够提供更多的必需品。

朱于湖只是背了自己的几件衣服和一些必需品。

然后,他听到后面奶奶的声音:“干啥?你们干啥?”

“奶奶,这是过安检呢。”朱于湖转身又去把老人的包袱接过来,送进了传送带里。

老人伸着手,似乎有些不愿意自己的包袱被送进那奇怪的机器里。

过了安检,朱于湖拿回来自己的行李,奶奶却被拦住了。

“对不起,开包检查。”

安检员使了很大劲,才解开那包袱,然后就看到里面一堆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

“奶奶,我们不是说好了,不带这些吗?”

“不行,不行……”奶奶慌乱地伸手去抢自己的包裹。

“这是你村里医生开给我的药,我膝盖疼,不抹一抹睡不着觉。”

“这是我给你求来的方子,刘大婶给我的,我煎了三天三夜才这么一瓶,小湖你经常头痛的睡不着觉,半夜头痛了怎么办……”

“这个也不能丢,这都是宝贝。没有这些东西,我死在外面,怎么去见你爷爷呜呜呜……”

朱于湖看着那里面的东西,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都是什么啊。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第二章

晚上。

景山县的灯火闪亮起来。

贺跃龙和夏雨璐都到了蓝月亮酒吧,他们并不是约好的,是夏雨璐先去了,然后半个小时以后,贺跃龙就来了。

本来很想见到他,可看到了他,夏雨璐还是装出了生气的样子,嗔怒道:“小龙,你很有意思啊,我来了,你也来了。”

欣赏着夏雨璐娇美*的姿势,贺跃龙打趣道:“我一直跟踪你,所以看到你来了,我也来了。”

对夏雨璐来说,被贺跃龙跟踪,无疑是很幸福的事,女孩的心是烂漫的,所以她竟然是信以为真了,嗔怒道:“好你小子,快点老实交代,你跟踪我有什么企图?”

哈哈哈。

贺跃龙大笑起来,夏雨璐明显是对他此时的大笑很不满意,粉拳头提起来就捶打到了他的身上。

看着贺跃龙和夏雨璐打情骂俏,小狐狸的脸上绯红闪烁,片刻后悠然道:“小璐,你傻啊,他分明就是在逗你玩,你还当真了?”

“哦……”

夏雨璐这才意识到,贺跃龙就是在逗她玩,贺跃龙和小狐狸是生意合作伙伴,他随时都可能过来。

此时遇到,无非就是碰巧了。

夏雨璐委屈起来,红唇扁了扁,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小龙,你真是好讨厌啊。”

同时,她那双修长的腿也在不停地颤悠,荡起了一片*的波浪。

有味道。

不是一般的有味道。

贺跃龙顿时就对着夏雨璐的脸亲了一口,腾地一下。夏雨璐的脸蛋就像是燃烧的火把般一片火红。

“啊呀,你个坏蛋……”

当着小狐狸的面就让这小子亲了一口,夏雨璐分明是很没面子,顿时就朝他扑了过来。

此时贺跃龙已经坐到了沙发上。夏雨璐扑到了他的身上,被他

文学

搂住,然后两个火热的身体就翻滚到了沙发上。

我靠!

他们两个这是要玩什么?莫非是要在这个房间翻云覆雨好好热烈一番?

暂且不管他们两个到底要做什么,小狐狸都先回避了。于是就变成了贺跃龙和夏雨璐单独相处。

夏雨璐的小腹感觉到了贺跃龙的阳刚,颤音道:“刚才什么顶到我了?”

贺跃龙轻笑道:“就算当初生物老师没讲清楚,你自己也看清楚了啊,顶到你的,当然就是我的那个了!”

“你小子真不要脸。”

夏雨璐竟然是想扇他一个耳光,可是手腕被他擒住以后,就开始了热烈的吻。

很甜美很长久的吻。

吻过之后,夏雨璐依旧匍匐在贺跃龙的身上,高耸的胸部和他的身体贴在一起。大口**。

“小龙……”

“嗯?”

夏雨璐道:“过两天我又要去市里找薛沫菲老师学习音乐了。这次你陪我一起去吧。”

“ok。”

贺跃龙本来就打算过去。因为到了那边,他有很重要的事,那就是对付保丰市的混黑大佬猫头鹰。

到底把猫头鹰修理成什么样子。看他的心情,同时也要看顶级高手系统的意思。

他不想杀人。他甚至连一个人都不想杀,可如果顶级高手系统让他灭掉猫头鹰,他也必须照做。

两天后。

贺跃龙和夏雨璐一起到了保丰市,负责来车站接他们的还是雷君霞。

在夏雨璐的眼里,雷君霞是很神奇的,因为她以前得过保丰市的散打冠军,如果能像雷君霞一样能打,收拾起那些不长眼的人来,岂不就容易多了?

可是在雷君霞的眼里,贺跃龙是神奇的,因为,她不知道贺跃龙的功夫到底有多高,更加不知道贺跃龙的综合能力到底有多高?在她的眼里,贺跃龙就是个超级全才,未来不可限量。

司徒影的别墅。

知道这次贺跃龙会和夏雨璐一起过来,所以她没去公司,专门在家里等。

已经有段时间没见到贺跃龙,她的心里已经是想他了,很想看到他那阳光的微笑和阳刚的身体,当然了,以前司徒影看到的,都是贺跃龙穿着衣服的样子。

客厅。

坐下来喝茶时,夏雨璐就发现,司徒影看贺跃龙的眼神很不正常,一个女人只有喜欢上了一个男人,才会有这种眼神看他。

难道美女老板司徒影,已经喜欢上了贺跃龙?如果真是如此,那就有点太神奇了啊。

聊天的范围很广,就好像司徒影感兴趣的方面,贺跃龙都非常的了解。

夏雨璐真不知道,贺跃龙的这些知识都是从哪里得来的,对他的佩服

文学

简直就有如是滔滔江水。

午饭非常的丰盛,可谓是山珍海味美酒佳肴,夏雨璐很爱吃好的,所以她的胃口显得很好,加上对这座别墅已经不再陌生,所以夏雨璐吃了很多。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第三章

虽然老陈初中时那点“风流韵事”被揭穿了,不过换来的是梁美娟和莫珂隔阂尽消,梁太后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年都冤枉莫珂了。

这两位中年妇女和解以后,爆发的能量非常巨大,除了一些聊不完的家长里短,还把医院里的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陈汉升也因为小小鱼儿出生时积累的经验,他也没有那么焦虑了,晚上甚至还能和港城老乡曹副院长应酬一番。

从酒桌上回到高干楼以后,大部分人都在病房里陪着沈幼楚,陈汉升在走廊上都能听到陈岚咋咋呼呼的声音。

这个丫头差不多是无缝对接小小鱼儿和小小憨包的出生时间,昨天回宿舍睡了一觉,今天又背着化妆包过来了。

因为在小小鱼儿那边,陈岚觉得宝宝第一眼没有看到的自己,一直耿耿于怀,幸好这边还有一个侄女,所以是绝对不能错过了。

老陈和王梓博在隔壁休息室里说话,王梓博身前还摆着个笔记本电脑,他应该是把工作带到这边了。

老陈呢,他正在讲一些为人处世的哲理,还有分享工作上的一些经验,期望能够对王梓博事业有所启发。

陈汉升和王梓博是一起长大的发小,老陈两口子都把王梓博当子侄辈看待的,平时见面也会关心这个黑小子的工作状态。

王梓博果然也听的津津有味,脸上时不时闪过一些崇拜的表情。

他从小就羡慕死党有这样一位宽厚睿智的父亲,遇事从不发火,有问题可以和孩子一起商量,王梓博希望自己也成为老陈这样的家庭顶梁柱。

“这爷俩倒是投缘。”

陈汉升笑了笑也没有打扰,反而走到了走廊的长椅上。

因为梁太后正一个人坐在上面,握着手机在呆呆的发愣。

“妈~”

陈汉升帮亲妈捏捏肩膀:“咋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想事情。”

“谁让你喝酒了?”

梁美娟皱了皱眉头,先甩出一句“母亲式”的质问。

“曹院长是老乡嘛。”

陈汉升理直气壮的说道:“人家晚上请客吃饭,你和我爸不想过去,我只能替你们多喝两杯了,毕竟沈幼楚还住在医院里,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听到可能对沈幼楚有便利,再加上陈汉升也不是那种嗜酒的酒鬼,梁美娟这才没有计较,叹一口气说道:“刚才我打了个电话给小鱼儿,问了问宝宝的情况。”

“宝宝怎么样?”

陈汉升问道,他知道小小鱼儿状态很好,回来的路上他也打了一个。

“宝宝倒是能吃能睡。”

梁美娟愁着脸说道:“就是小鱼儿一直没问我休息的怎么样,她似乎知道我在照顾幼楚,所以刻意的避开了。”

陈汉升没有说话,萧容鱼心里肯定的什么都懂的,所以她才没有询问,这样梁太后也不需要撒谎来应对。

母子俩就这样沉默了很久,直到耳朵里传来胡林语和陈岚互相嫌弃的吵闹声,梁美娟才摇摇头说道:“先不谈这些了,当务之急就是等着小小憨包出生,我再顺便学学按摩的手法,到时帮小鱼儿和幼楚按一下身子。”

陈兆军一家过来照顾沈幼楚的事情,萧宏伟和吕玉清迟早会反应过来的,所以梁美娟决定听从丈夫的建议,尽可能从各方面补偿一下小鱼儿,减少老萧他们的怨言,维持住两边的平衡关系。

不得不说,梁太后现在“一碗水端平”的操作越来越熟练了。

“你不用真学。”

陈汉升心疼亲妈,笑着说道:“到时请个中医馆的女师傅上门就好了。”

“能一样吗?”

梁美娟白了儿子一眼:“用心程度不一样,效果也是不一样的,你赶紧去洗个澡,别让酒味影响到我家小小憨包。”

陈汉升被赶走后,梁太后调整一下情绪,然后才面带笑容的走近病房。

······

沈幼楚是24号住进医院的,大概稍微有些早的缘故,又或者小小憨包不想和姐姐在同一个月份出生,好几次都只有动静,最后只是虚惊一场。

不过陈汉升逐渐和“幼楚党”混熟了,除了胡林语依然横眉冷对以外,莫二妈因为陈汉升这阵子的日夜陪伴,对他态度好了不少。

当然陈汉升肯定有演的成分,比如说故意在人多的时候和下属打电话讨论业务,又或者挑个吃饭的时候审阅聂小雨送来的文件,直到大家都吃完了,他过去随意吃几口。

事实证明苦肉计还是很好用的,最夸张的是27号那天下雨了,陈汉升去买早餐的时候,故意一脚踩进水塘里,导致鞋子和袜子都湿了,然后才“狼狈”的回到高干楼病房。

同去的王梓博因为看了太多表演,他已经无动于衷了。

“儿啊,我让你去买个早餐,没让你去游泳啊。”

梁美娟瞅了瞅说道。

梁太后也没当回事,儿子从小就皮实,鞋袜湿了都是小问题。

“我为了扶一个老太太过马路,不小心踏进水沟了,你们先吃吧。”

陈汉升胡诌几句,把鞋子和袜子脱下来晾晒,自己赤脚坐在椅子上玩手机。

没过多久,眼前突然有个黑影出现,陈汉升抬起头,原来是小胡。

“胡总有何指示······”

陈汉升还没说完,胡林语就“啪嗒”扔下一双干净的白袜子。

“好家伙!”

陈汉升心想这就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啊,连胡拳师都被我感动了,真担心她以后会爱上我。

陈汉升笑嘻嘻的拿起袜子,偏偏嘴里还碎碎叨叨的不老实:“小胡你没脚气吧。”

“你放屁!”

胡林语气得直跺脚:“这是沈幼楚的袜子,她担心秋雨太冷你被冻感冒了,所以让我把袜子拿给你。陈汉升你这种人能找到沈幼楚,我真的觉得世界太不公平了。”

陈汉升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并不是小胡改了性子,而是那个关心自己的人,一直在关心自己。

“你知道幼楚平时养胎的时候,除了看书还在做什么吗?”

今天既然说开了,胡林语索性就要讲个痛快:“她在织毛衣,小小憨包两岁之前的衣服都有了,你再猜猜她还帮谁织了?”

陈汉升不吱声,沈幼楚肯定还像往年一样,帮自己全家都织了衣服。

“陈汉升,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啊?”

小胡冷着脸,忿忿的说道:“你从韩国回来后,同学们都打来电话祝贺,但是幼楚并不是很在意。”

“我就问她原因,毕竟你收获了那么赞誉,按理说应该感到自豪啊。”

胡林语一字一顿的说道:“但是幼楚说,万千荣耀再多,也比不上日日晨昏间的琐细,陈汉升你慢慢品一下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