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

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 第一章

木托北上,这一点是赵朔没想到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差点没笑背过气去。X23US.COM更新最快

如果木托死命东突,还有机会与东部赶来的蒙古大军集合,从而形成一只可以对赵朔造成威胁的军队,但他为了保命,选择了北上,北部是西伯利亚苦寒之地,以现在蒙古大军的装备,进入之后,御寒都是个问题。

恐怕不用赵朔派人追缴,木托的军队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出来投降了。

木托找死,虽然出乎赵朔的意料之外,但也去除了他的心病,没有了木托,支离破碎的蒙古就没有威胁,这天下,已经基本算是大宋的了。

木托的事情已经不用在操心了,放下心来的赵朔开始了新的部署。

林峰继续坐镇欧洲,帕玛与石肥继续追击,但这个追击并不是真的追击,而是围堵和招降,他们的作战方法,就是那些吃的穿的,在大路上吆喝,只要投降,管吃管喝。

已经从大洋洲前来支援的岳飞和凌云,赵朔给他们安排了新的事务,到达非洲南端,由陆路北上。

这北上自然不是简单的北上,非洲个部落,他们是要劝说招募的。

居正以及负责拦截蒙古西进大军的各支军队,赵朔都给了新的指示。

现在战争已经不是最重要的,招降变成了重点。

做完这些之后,赵朔带着韦燕,墨七等人,开始了东归。

在东归的路上,墨七提出了告辞。

赵朔知道,威胁燕舞这件事,墨七依旧难以释怀,所以,他并没有挽留墨七,而是按照以前说的,给了墨七一把比钱,让他逍遥的去过后半生。

东归与西进不一样,天下已经基本安定,游山玩水被赵朔提到了日常生活。

再返回长

文学

安的路上,只要是名胜古迹,赵朔就会去看看。

这么一耽搁,回到长安的时候,已经是三年之后了。

木托已经被消灭,并且,木托还成了俘虏。

城邦制在全世界得到了推广,各城邦都派出了各自的代表,在在长安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议会,负责讨论大宋的发展方向。

让赵朔欣慰的是,赵成已经绕向全球归来了,他按照赵朔的要求,绘制了详细的地图。

还有一点,烟草和玉米被赵成带了回来,虽然不多,但终于让赵朔解馋了。

吃着玉米,抽着烟草,云雾缭绕,看得众人,震惊不已。

据赵成所说,美洲的玛雅科科姆王国和印加帝国在见识过大宋的船舰利炮之后,都愿意加入大宋。

这一下,世界终于一体了。

世界大一统,从此再无战争,赵朔的最终目标已经完成,身边是五个老婆和五个孩子,儿女双全,人生已无遗憾。

新订的法律已经得到了普及,尤其是城邦不能拥有军队这一点,奠定了大宋统一的跟本。

接下来,赵朔已经无欲无求了。

他露出一丝笑容,准备办一个英雄大会。

他要把那些曾经的国王、皇帝、部落首领都聚集起来,一起享受一下普天同庆。

李乾顺,完颜吴乞买,失踪了好久的耶律大石,成为阶下囚的木托,这些人,这一次,都是他的座上宾。

这是一场豪华盛宴,期间载歌载舞,好不快乐。

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 第二章

@@新书《猎食都市》(书号:2540881)已经上传,有热血,有机甲,同样,美食怎么可能缺少呢?《猎食都市》将不再是软文,请大家拭目以待吧,有支持的也请支持下,谢谢!以下是直通车:http://www.qidian.com/Book/2540881.aspx(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 第三章

“你们想去墨门的总坛是没办法,可是他师傅可以来见你们,至于见了之后结果如何,那就要看矩子的意思了。”尸子简单的说道。

“多谢尸子了。”甘宏拱手行礼。

“别客气了,吃了你那么长时间的饭,总要做些事情不是。”尸子嘴角挂着一丝微笑说道。

尸子从房门出来之后,朱施厚也从房内走了出来,出来之后,他扔给甘宏一个黑木做的令牌。

“把这个令牌送到大梁的荆家,然后告诉我师父我在哪,我师父自然会找来。”朱施厚冷冷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请朱兄在我府里委屈几日了。”甘宏忙不迭把令牌抱到怀中,然后给了赢虔。

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这个时候已经是盛夏时节了。

甘宏站在府中的池塘旁边,看着黑林和朱施厚在比剑。

只见黑林一个箭步,举着木剑朝朱施厚刺去,朱施厚面对着来剑,丝毫不慌,身子轻灵的往旁边一闪,就和黑林的木剑错身而过。

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反转木剑,朝着黑林的脖子抹去。

黑林看到朱施厚的木剑朝着自己脖子袭来,嘴角闪过了一丝微笑,突然往地上一滚,躲过了朱施厚的木剑。

然后,两人双剑相交,木剑顿时经受不住他们两个的巨力,碎成了两段。

“看来用木剑我们的剑法是分不出胜负了。”朱施厚看着断成两段的木剑,遗憾的说道。

“就算是生死相搏,我们胜负也只是五五之数。”黑林毫不犹豫的说道。

通过这几天的剑术较量,黑林已经摸透了朱施厚的剑术底子。

朱施厚的剑术出自墨家,以厚重为主,虽然比起黑林的剑法来失之轻灵,可是也得其厚重。

这样说,黑林的剑法或许能够在朱施厚的身上划上很多道伤痕,可是朱施厚只要划上黑林一道,黑林就受不了了。

所以,黑林和朱施厚如果生死相搏的话,他们的胜负决定于是黑林在朱施厚身上划的伤痕多还是朱施厚能够看准时机,刺出那致命

文学

的一剑。

“好了,你们也累了,来喝点水。”甘宏看到他们结束了,就端了一碗水过去,给他们二人一人一碗。

黑林和朱施厚接过了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看门人走了进来。

“公子,大良造府来人了。”那个看门人说道。

“哦,大良造府来人,快请。”甘宏一挥手说道。

很快,看门人就把大良造府的人带了进来,甘宏一看,来人居然是田常。

“田常见过甘大夫。”田常先是朝着甘宏施了一礼。

“田常啊,大良造府有什么事情?”甘宏问田常。

“是这样的,大良造到河西去了,临走时候吩咐,让大夫你主持大良造府的日常事务。”田常躬身说道。

“大良造去河西,到那里做什么?”甘宏问道。

“大良造去河西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看一看那里吸引魏国平民来我秦国垦荒的情况,二来也看一看我们变法的成果。”田常回答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