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添 别停128章,第1268章 再侵鞠婧祎

用力添 别停128章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用力添 别停128章 第二章

那是一个黑窟窿。

还是一个老鼠洞?

藏得很好,很是巧妙,是在药草丛里,枯枝败叶掩蔽。

那洞不大。

但似极深,深不见底,通着九幽黄泉。

现下于老蹲在地上,拿着一根又粗又长的草茎,一下一下,在往里捅。

果不其然,捅也白捅。

洞,就是洞,阵眼找到了,就是这个洞。

其后于老挖泥巴,捏泥球,一个一个往里丢,试图把这个阵眼堵住。

忙活一时,无奈收手。

想必下面有水,泥巴入水即化,你便堵住了洞口却是封不死阵眼,毕竟泥巴不是石头。

但环顾四下,找遍四周,硬是没有一块石头。

惟独,于老手里有一块。

鹅卵石。

原来,是这。

石头丢进去,这阵就破了。

但破了阵,走出去,又如何将石头交还与他?

原来这阵叫,篱笆石头阵。

明白了吧,很厉害的,不愧宿妖道,老谋深算的。

但是于老,毕竟于老,于老不想就此投子认负,于老身上还有宝贝,那才是天下至强无往而不利的——

“当啷!”

这时弱弱大小姐,已经回去睡觉了,那盆还在桌上:“开!”

明黄色的锦缎,将将抽身而走,其下忽然跳起来一个骰子:“滴溜溜溜溜溜溜~~”

停了,好大一点红:“大!”

居然开了个小。

开大开小都不重要,关键是那骰子,乃是一个玉骰子。一看就很值钱:“哈哈!”

几人瞠目。

厉无咎眉头微蹙,心说蛇虫斗过,难道这把要赌?

赌术,不是厉无咎的强项,是以厉无咎摇了摇头。示意本人洁身自好,从来不赌。

岂不知,误会了。

这一个骰子,又不是宿道长的:“大!”

“当啷!”

又是一个骰子,凭空出现盆里,跳动翻滚。旋即落定——

还是一点。

原来赌局是有,就叫大小通吃:“大!”

“当啷!”

这一次,却是个二,两点红。

加起来,四。

当时的玩法。这就是最小的点了,犹如金花二三五,掷骰子坐庄的那可是于老,宿道长这个闲家一直都是买的大:“哈哈,我赢了!”

他是自言自语,自娱自乐,旁人可都没看懂:“你赢了?你赢的甚?”

问这话的是沐掌教,沐掌教又不甘寂寞地凑了过来:“一百零八。他赢的甚?”

“钱呗!”

一百零八心说,傻子!

早就说过了,这个盆是一百零八用过的。问题就是再寻常的盆经由一百零八用过之后也会化腐朽为神奇:“当啷!当啷!当啷啷——”

变成一只,聚宝盆!

是真金,是白银,倒也不成锭,散碎十七八,噼里啪啦掉落盆里。欢快弹跳。

还有一颗明珠,稀世罕有之物。

于老。这一把是赔惨了。

过一时。

最后,想是赔无可赔。石头都来凑数了:“当啷!”

……

……

……

于老出来了。

确实是,篱笆门,于老直接出现在了门口,吓了大伙儿一跳:“啊哟!”

于老脸色惨白:“这不是——”

于老眼神幽怨:“于老嘛~~”

那是给气的,也是心疼得:“于老妖?于老妖?”

这肯定是燕大侠,比沐掌教还要讨厌:“咋了?咋了?咋了这是?咋不理人?咋不说话?撞邪了这是?见鬼了不成?”

完全幸灾乐祸,此人不必搭理:“哈哈!活该!”

于老自顾上前,自是沉着个脸,两眼无视一切,死死盯住那人:“你、出!老、千!”

宿道长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石头,貌似有些心虚:“这——话——从——何——说——起?”

于老,总算是想明白了。

这人,实在是太阴险了!

篱笆阵,阵中阵。

篱笆阵中,根本就,没有阵眼。

百草峰,才是阵,阵眼只一个,就是宿长眠。

交出了石头,篱笆阵开启。

收回了石头,篱笆阵失效。

篱笆阵中的,那个黑窟窿,下面确实有机关,有沟,有渠,有水。

无关金银,无关明珠,无关重量无关尺寸,关键的问题就是,还是这一块石头。

用力添 别停128章 第三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文学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