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裸睡的丹丹 番外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一章

斗气大陆游戏世界中央区域。

许多人压根都不知道斗气大陆有这么一个区域。

因为,这一片区域,直接被强大无比的法阵给封禁了,可谓封天绝地,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仿佛硬生生被从斗气大陆上给抹掉了一样。

然而,这一天。

整个斗气大陆都感觉到了一股突如其来的震颤。

紧接着,一句句嚣张狂妄的声音,便开始震荡天地。

“我,远古第一斗帝幽冥吞天大帝,再度重临人世间!所有属于本帝的一切,本帝都将一一拿回来!颤抖吧,蝼蚁们!”

“我,幽冥魔虎大帝,幽冥吞天大帝座下九大传奇大帝之一,再度重临人世间!远古八族,你们给本帝等着吧!”

“我,幽冥古蛇大帝,幽冥吞天大帝座下传奇大帝之一,于今日重见天日!万族残裔,尔等还不速速来降!”

“我,幽冥真犼大帝,幽冥吞天大帝座下传奇大帝之一,于今天回归人世,誓要再战天地,重回巅峰!”

……

一位位幽冥古帝,散发出惊天气息,震撼天地乾坤,无数的NPC惊颤震动,远古八族,诸多宗门国度世家,全都凝重无比。

一尊尊远古八族的斗帝老祖,一尊尊宗门老祖、世家老祖、国度老祖,都被后辈从沉睡之中唤醒。

以应付即将出世的幽冥一系。

曾经付出过惨痛代价镇压封印对方的他们,知晓幽冥一系的强者有多么的难缠。

王云感受到这惊天动地的声势,微微一笑。

“没想到,我只是解封出了一具幽冥真犼的化身,就让他做到这个地步,竟然将幽冥一系的古帝都给解救出来了。”

“远古斗帝,还真是有些东西啊!”

“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怎样的骄狂,也会如阳光下的泡沫一般,一触即溃。”

此时,七尊斗帝级别的斗气法体,围在王云身边。

再加上他自身远超斗帝的战力,确实有这种视古之斗帝如无物的自信。

远古八族聚首。

八尊远古斗帝聚集于一片开创出来的不稳定的空间之中。

这个空间之中,空间乱流随意飞舞,但是靠近任何一尊远古斗帝,都会自行溃灭。

“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吞噬世界,竟然让幽冥一系复苏了!”

“如今,玩家尚未完全败退,他们组建了一个公会负隅顽抗!”

“为了防止他们打扰到我们与幽冥一系的决战,我们出动一个,将那个玩家公会给抹去吧!”

“那就本帝去吧!”

药族古帝药生尘微微一笑,接下了这个任务。

药族古帝,战斗力在八位古帝之中是最弱的,但是长于辅助,但是自觉对付区区玩家势力,绝对手到擒来。

这次的战斗,虽然对手只是玩家而已,但是绝对会被整个大陆关注。

也好让世人知晓,他药生尘,也是堂堂斗帝,战力同样惊天。

————————————-

斗气大陆,中央区域出现,无数幽冥系亡灵宛如潮水一般,向着东南西北四域侵略如火。

他们头顶,一片幽冥气息笼罩,化作亡灵天幕,能够将死者化作亡灵生物。

幽冥一族的亡灵生物,它们完全没有任何的顾忌,所遇生灵,无论是魔兽,还是人族,统统灭杀吞噬。

而被灭杀吞噬血肉的生灵,最终在亡灵天幕笼罩之下,重新站起来,化作一具枯骨亡灵,增加了亡灵的实力和数量。

短短时间之内,东域、西域、北域,都有数十个国度被吞噬,化作一片亡灵乐园。

唯有南域,亡灵天幕无法越雷池一步,被天问城公会牢牢的挡在了边境线上。

天问城,能够在斗帝不出之际,抵挡整个世界诸多古族、宗门、世家、国度的围剿,实力之强,自然毋庸置疑。

四大副会长,李雨桐、王雪、纪轻烟、林媚儿,一个个都是斗圣级强者,在加上一身强大装备,战力不俗,虽然他们都是斗圣初中期,但是战力却能够匹敌斗圣后期,甚至斗圣巅峰的存在。

她们的亲卫,也都达到了斗圣层次,李雨桐、王雪、林媚儿三人的亲卫,天赋资质都是至尊层次,战斗力和她们相差不大。

而纪轻烟的亲卫雨柔,更是永恒级的天赋,实力还要强出一筹。

再加上王云的五名亲卫追随者,阴世玉、刀无涯、剑无缺、水千柔、法无双,一个个都是斗圣后期修为,以他们的永恒级天赋,斗圣层次无敌。

即使碰上斗帝,联手也能抗衡一二。

更有后羿、红云等等高层,虽然未达到斗圣层次,但是也是斗尊巅峰的强者,以他们神级以上的天赋资质,全力拼杀,可搏斗圣初期强者。

他们自身也有亲卫,战力和他们相差不多,都是斗尊巅峰强者。

还有王云在这个世界收服的追随者美杜莎女王,也被王云派遣到了天问城公会,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修炼,美杜莎女王也晋升到了斗圣初期,实力不俗。

除此之外,天问城公会之中,更有无数斗尊、斗宗强者。

永恒真界天问城玩家,修为最低,都达到了斗宗层次,资质上的瓶颈对他们而言,根本不是问题。

毕竟他们本尊,都是一阶强者,相当于这个斗气大陆游戏世界的斗帝强者。

反而是那个世界的玩家,即使有着天问城公会庇护,三十多年时间,也只出了数为斗尊,数百斗宗,数千斗皇……

战斗力,在天问城公会之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他们的实力分布,才和斗气大陆本土NPC差不多。

而天问城

文学

的玩家,则是属于降维打击,一个个都相当于开挂了,在这个游戏世界完全没有任何的瓶颈存在。

有如此恐怖的实力,幽冥一系无尽亡灵,也无法越雷池一步,侵犯到天问城公会的大本营斗气大陆南域,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甚至,天问城公会,多线作战,也完全能够支撑得起。

与中央域接壤之处,无数的天问城玩家,挥出一道道强悍的斗气匹练,灭杀无数从中央域蜂拥而出的幽冥系亡灵生物。

与东域接壤处,无数天问城玩家,与东域NPC战斗的如火如荼,数十年如一日,寸土未失。

只不过,之前因为担心太过冒进,会惊动一些远古大帝,使之苏醒,因此就没有继续侵略东域大地。

与西域接壤处,和与东域接壤处,也是差不多的情形。

斗气大陆五域,天问城公会独占一域,其中的NPC势力,全部被扫清和驱逐了,三十多年来,东域、西域、北域无数势力想要来夺取南域,却无一成功。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二章

第1111章孤苦无依

孽种?

她竟然说自己的孩子是孽种,她就这么讨厌和他生下的孩子吗?

楠木红着双目,直直地看着她。他想要看清她的脸,想要看清她的心。可是到头来,人和心他什么都看不透,一切的表面好似蒙上了一层浮灰,视线已然模糊不清。

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的声音都是哽咽中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主人,是……不打算认这个孩子吗?”

“是!”

曼睩冷冷地收回视线,无动于衷的开口。

“这个孩子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他没

文学

有母亲,他只有一个父亲,知道吗?”

“我不信……我不信这是真的!”

楠木摇了摇头,他无法相信这是理由。他更无法相信,孩子出生时曼睩的柔情似水只不过是逢场作戏!

“既然如此……你为何千辛万苦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真是痴人啊……”

曼睩露出魅惑众生的笑意,柳眉微挑地撑起半身勾着他的下巴,彼此二人亲密的距离都能清晰感受到他们缠绕地呼吸。

“魔,是充满情欲地生物。你……只不过是我的玩物,是我发泄的对象罢了。你当真痴心妄想,这场游戏中,谁与谁会付出几分的真心呢?”

“所以……主人是玩厌了吗?”

低低地嘲笑声断断续续地从他难以启齿地口唇溢出。似悲愤,似哀怨,都化作一股难以言说的痛苦狠狠烙印在薄唇上,纵然在纯白的毛毯绽放着耀眼夺目地花朵。

曼睩眸色微恙,索性放开了双手倚着脑袋,淡漠不已。

“你还不错,有自知之明。本大人确实玩够了。而你和这个孩子的存在,着实会妨碍到我。所以,赶紧带着孩子离开吧。”

楠木身躯震了震,泛白的唇角勉强勾出一抹凄惨的弧度。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三章

坐上老者浑身猛然一颤,如遭雷击,一时间竟是忘乎了所以,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先前那一阵让他心悸的感觉,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1357924?6810ggggggggggd“国师,国师?”太子殿下见他面色异常,一连喊了好几声,才堪堪将其喊回神来。

“国师,你没事吧?”

老者摸着额头,淡淡一摆手道:“多谢常明殿下关怀,本仙人,没事。”他说起话来,比之刚才,却是有气无力,活像是大病初愈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有些担忧。好在他很快便恢复了过来,这位常明太子心中虽是惊疑万分,但也不好多问,况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想要求他帮忙。

一时倒也没去管林宁如何,让暗地里的陈安生等人松了好大一口气,常明太子对着林宁毫不客气的吩咐道:“凡夫俗子,且到外厅等候,孤与国师有要事相商。”

陈安生一行连忙起身,恭敬退下,临走时他还不忘扯了一下林宁的衣角。林宁有些无奈,他本想多打听一下关于燕国皇室变故的消息,但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也只能暂且先退出去了。

阿离大为不满,他随在林宁身旁,暗中嘀咕道:“前辈,那凡人可真够臭屁的,一个国家的太子很了不起吗?”

林宁哭笑不得,叹息道:“在凡人眼中,已经很了不起了,倒是听你的口气,莫非你从来没到凡界走动过?”

“对啊,我自小便是修仙世家出身,年方十八,便随师长入了岩州商会,迄今修道已经三十余载了。”她说得颇为自信,俏脸上也挂起了一丝得意的神色。

修道三十载,便有如今修为,于普通仙门之中,资质也算不得太差,但也绝不算好,林宁估计,阿离的家族跟岩州商会应该是有不少来往,否则她年纪轻轻怎会配做九月身边的丫鬟呢?

不过,这倒是让林宁觉得有些头痛,他还想着手解决燕国一事,总要在这一带待上一段时间,倘若因她出了差错,可如何是好啊?

想罢,林宁便道:“等过两天,你找个地方落脚去,万不可坏了我眼下的好事,知道吗?”

阿离大眼睛一瞪,随即皱起眉头来,委屈的问道:“前辈是嫌我碍手碍脚吗?”林宁道:“非也,你对凡界规矩不了解,长此以往,在我身边,肯定会露出马脚来,且你身上带着那么重要的物资,我可不敢随便胡来,把你安顿好了,待我出手解决此围,咱们再行出发。”

两人正说着,一行人便退到了厅堂之外,陈安生遣散了其他下人仆从,却对林宁道:“公子,你刚才之举,可真是吓死在下了,幸亏太子身怀重要之事,否则你们肯定遭殃了。”

阿离刚想出口反驳,却让林宁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林宁道:“我等自乡下来,对朝廷礼节多有不懂,且平生第一次面见太子,着实有些吃惊,所以这才失了态,还望待会儿先生到殿下面前,多多美言几句,莫要让殿下觉得我等有不敬之嫌啊。”

陈安生见他一表诚恳,全然没有做作之态,姑且也就信了三分,当即劝道:“林公子放心吧,这点忙在下还是要帮的,不过,话说回来,圣上怎会下达如此荒唐的诏旨?国师都给请来了,恐怕此事不太好收场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