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杂乱小说1第403部分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一章

“京师大捷!大捷!”一骑奔驰在南京城内,喊出了令无数人热血沸腾的语言。

无数汉人为之揪心的问题–国朝大都督几乎抽掉了国朝各地所有的精锐部队,几十万的部队,可谓倾国之战,可是胜负,唉!实在让人揪心啊!

如今–前方消息传来,简直是举国沸腾啊!

京师不比辽东,辽东大捷由于地理偏远而没有太多的人能够瞧见,然而京师却是天下之中心,至少前几年是,它西邻山西,南接河南、山东,东又接关口,自京师肃清之后,不少京畿的百姓重返家园,许多商队在此起航前往北京,这些都是做不得假的事情。

文学

南京城里,百官闻此消息而沸腾,大胜之下,国朝的祸害终于铲平了,国家即将太平,即将中兴了啊!

先帝之死,终于得报了!

然而,强烈的喜悦之后,南方人,尤其是士绅阶层,也有不少为之纠结,北京收复,是否意味着南京的国都地位不保?

这是许许多多的南方士绅亦是心中惶恐不安,南京若为都城,这给南方带来的利益绝对是十分之大的,不仅仅是政治地位的提升那么简单的,届时南京地价、贸易、科举等等,整个国家都将围绕着南京来转,这便是利益,可北京收复之后,北方人自然希望还都,而南方人自然心中不愿,虽然南京至今仍旧是陪都之名。

南京城中,许多士绅开始活动起来,希望以北京历经大战,残破不足以为都为名,希望自今起立都南京,一时间也算是群潮涌动,上书之官员络绎不绝。

自大败皇太极之后,整个京畿地区满清残部一路被肃清,唯一剩下的便是多尔衮部仍在河西务顽抗,然而面对四面的围困,他兵力不占优势,想从无数围困工事里突围而出又谈何容易。

而北京城里,新的一轮铲逆风暴又开展了起来,无数当初附庸满清政权的权贵纷纷下马,用他们的各类家产充盈国库,京畿周边的土地也纷纷分给了无地的农民,以及立了功的将士。

接受了的许多降兵也得安置,这些人大多乃是明人子弟,只要他在从属满清政权之时不是属于那种助纣为孽、狐假虎威之人,也一并放回去妥善安置。

由于京师被卡断了道路多年,京畿内许多物资缺少,闻到了商机的商人们迅速在内地购买了大量的货物,各种各样的,琳琅满目,也使得南来北往的道路上全是过往的商队。

一切的一切,都使得整个京畿大地人流涌动,显得十分的生机。

北京城,诸多大小事物整顿完毕之后,已经到了昭武七月,北京城已被接手城防,城里的一些商业也开始恢复,许多地方已然如春日之青草重新长开了繁华。

当初河西务的多尔衮仍仗着防地的粮草储备死撑硬抗,然而到了此时,怕也消耗的是差不多了。

接管河西务围困的乃是甘肃的卢象升和保定的孙传庭两人,多尔衮虽然才华不错,然而卢、孙二人也是将帅之才,而且明军在兵粮充足之下又处于守势,如今,多尔衮也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各地的人马陆续遣返,但是蓟门却增设了五千兵马,并派人督促修缮蓟门长城关隘,以严防被打出去的满清军又跑回来骚扰。

昭武四年八月,国朝正式宣布还都北京,一石惊起千层浪,无数南方人群起云涌希望国朝定都南京,而北方人则用一副戏谑的眼神仿佛在一旁看南方人猴子一般跳大鼓唱好戏。

然而最终,军队护送下的小皇帝及文武百官收拾了行装拖拖拉拉于昭武四年年底还都北京。

昭武五年,绝对是个好年,至少从表面上来讲,陕甘流寇初平,京畿伪清驱除,国家初步呈现太平。唯有河西务的多尔衮仍在负隅顽抗、各地少数零散的乱民造反,都不过是小打小闹,没人会放在心上。

浙江孙承宗入阁,加封太师,江北大营暂时入驻京北,防范草原奴祸;陕西的洪承畴以功大,入阁,为大学士,加封太子少保,而五省总督陈奇瑜亦入阁,加封太子少傅,品衔比洪承畴略高,而宣大总兵官胡海则移镇陕西西安,又调南营总兵官赵年为新任三边总督,总督北方各地…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二章

上次去起点参加培训班的时候,编辑们曾经说过,看网文的读者,尤其是掏钱订阅的那些,是最可爱的读者。

掏钱就可爱?太势利了吧?

不,不是那么回事,可爱的地方很多,掏钱订阅只是特征之一。

不计较作者的文笔差,只要有个有趣的故事,而且能表达明白就行;

不计较文中有错字,只要别太离谱,能猜出来就行;

不计较作者偷懒少更新,只要一直在更就行;

不计较作者掺水,只要别太过分就行;

不计较自己花钱,别人看白书,只要能让作者知道,有人在支持他,并且继续努力下去就行;

……

诸如此类,太多太多了,小鱼要是都列出来,恐怕这个免费章节,就变成收费的了,所以,就用‘很多很多,多的数不清’来概括了。

面对这样的读者,作者的成绩不好,不受欢迎,能怨得着谁?谁也怨不着!

只能怪自己水平太差,不够用心。

国师这本书烂尾了,仅仅比太监好上那么一点点,很无奈,也很痛心,这本书小鱼是用了心的,尽管还不太够……

但烂尾就是烂尾,没有给读者一个完美的过程和结局,就是作者的不负责,苦衷的确很多,大纲剩下的内容太多了,恐怕没个一百万字写不完。

但是,不负责的本质不会改变,小鱼自己也很惭愧。

然而,尽管有诸多的遗憾和不解,但我最可爱的朋友们送上的却是祝福和安慰,还有一如既往的支持。

谢谢你们,真心的,谢谢!

书评区的留言,小鱼就不一一回复了,想说的话都说在这里了。也不能再说了,再说,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就要流泪了。

谢字不多说,在新书里,我会让大家看到我的感激和努力的。

加油!为了自己,也为了我最可爱的朋友们!(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三章

张郃面对夏侯渊的提问,他也知道目前己方所面临的困境。

远处的困境如关中还有叛乱发生,赵俨麾下并无多少士卒。

如果光是关西旧将之一的梁兴,以及陈仓的屯田客的骚乱,根本就不算什么。

否则夏侯渊也不会在没有剿灭他之前,就出兵陇右,想要支援冀城。

但是到了半路上,听闻冀城失守,这才转道萧关,迂回作战。

偏偏张鲁还派兵骚扰关中,这才是最大的根源。

这波是围魏救赵!

张郃没想到张鲁,还能有这样的眼光和战略格局。

他不好好修仙,打什么仗啊?

兴许是因为丞相说放出攻打汉中的口号,故而现在这个修仙之人的心态不稳了?

张郃摇摇头,不在去想张鲁的事情,眼前的困境便是不能迅速击溃马超之流。

但对方好像看透了己方想要速战速决的心思,偏偏就要吊着你,不上当。

“既然如此,那索性就真刀真枪的逼迫他们与我们决战。”

张郃也没有好的办法,无论是骄兵之策,还是示敌以弱,都不能引诱敌军出来野战。

关平这小子还真能沉得住气!

搞得现在自己等人沉不住气了。

再拖延下去,局势对于己方而言,更加严峻。

那大军只能挺进冀城,与马超等人试探接触,寻找战机。

夏侯渊站起身,走了几步,他来陇右是消灭马超的。

如今不达目的,定然不能半途而废!

偏偏对方不着急,同样也是粮草充足的模样。

这就让夏侯渊蛋疼了,拖时间,他是真的拖不起!

关平有大目的,而马超也巴不得曹军走,他好取代韩遂的在凉州的地位。

如果自己先撤走,回援关中,那先前在凉州取得的良好开端,便付之一炬了。

可若是关中有失,那就更对不起丞相对自己的信任和托付。

夏侯渊最终拍板决定,大军围困冀城,先围他三个月再说。

待到秋收,再割了冀城外田地里的麦子,先前马超围困冀城,麦子就没及时种上。

如今冀城城外还都是抢种上的!

就算今年灭不了马超,也得让他明年没有粮草供养他的士卒和城中的百姓。

明年再继续平定陇右,把马超等人给灭了。

“俊乂,我命你驻守显亲,但是你要悄悄派出一支精锐骑兵,攻破陈仓。

砍了那个自称将军的屯田客示众,杀了所有敢反叛之人,我自是会为你在冀城打掩护的。”

“喏。”张郃站起身来应了一声。

夏侯渊计划好之后,便直接发出命令,让张郃率领后军留守显亲,护住粮草,他则是领兵两万直扑冀城。

军司马郭淮抱拳道:“夏侯将军,我等是否太过靠近渭水河岸了,万一下雨,河水溢出,我等岂不是?”

“无妨,这里难得会有大雨。”

夏侯渊早就做过功课了,他依旧是想着要故意露出破绽,引诱关平来出城打他。

而不是他派麾下士卒直接攻打冀城!

最为关键的就是现在有人给夏侯渊送信,说让他尽可能放心大胆的攻城。

他们在里面为内应的事情,他也不会再相信了。

引诱马超关平出城野战,依旧是夏侯渊的主要作战思路。

什么狗屁的内应,根本就靠不住。

马超以为他能诓骗得了张郃,还能诓骗得了我夏侯渊不成?

渭水河对岸,曹军已经在慢慢安营扎寨,甚至还做出一副你赶紧来打我的态势。

关平放下手中的单筒望远镜,微微皱眉:“曹军果然是有了粮,心中不慌。”

夏侯渊占据了显亲,便不用在辛辛苦苦的从关中往陇右运粮。

杨昂终于见到曹军大军来了,看样子是要准备攻打冀城,那可太好了。

杨家已经领军从散关过陈仓进入关中,会同屯田客吕并,一同在关中附近劫掠。

而长安守将赵俨以及钟繇等人皆是驻守长安,丝毫不敢外出动弹的意思。

至于蓝田县的梁兴,那更是咄咄逼人的态势。

夏侯渊又聚在此处,无暇顾及关中,那对于自家可就太有利了。

“曹军若是攻城,必定会损失惨重。”马超对于冀城的防守,还是有经验的。

毕竟他亲自攻打过,哪里的城防有缺陷,哪里有薄弱之地,马超门清。

他正等着夏侯渊头铁之后,再碰一碰,教他做人。

“哈哈哈,到时候我便听马兄的安排。”杨昂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总之把夏侯渊钉在冀城外,对于自家的利益就越大。

文学

“关贤弟,你觉得呢?”

“我?”关平随手把望远镜递给身旁的周鲂,扶着城墙垛子道:

“被动防守是指定不可以的,最好的防御之策就是进攻,得想法子打他一打。”

“此言在理。”

马超对于关平所言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的思路,顿感新奇。

“要不趁着他们立足未稳,先去打他们一打?”

杨昂指着靠近渭水附近的正在搭建营寨曹军说了一句。

“我猜夏侯渊正等着我们过去打他一下呢。”关平看向站在一旁的凉州刺史韦康。

冀城作为凉州的州治所,今年开始被马超打,马超打完曹军打。

今年的守城算是完了,不过好在有马超依照承诺放粮给城中百姓,就是今年冬天渡过了,明年又怎么办?

难不成还要敲冀城豪强大户的粮仓来补贴城中百姓?

这个想法在韦康脑海当中一闪而过,反正马超已经杀了不少冀城豪强,缴获无数粮草,根本就不愁军粮,补贴百姓也不是不可以。

“韦刺史?”关平见韦康陷入沉思,喊了一句。

韦康有些茫然的回过神,看向关平:“关小将军有何事?”

“这天水郡一年的气候如何啊?”

“天水是个好地方,乃是人族之祖伏羲和女娲等神的诞生地。

这里四季分明,冬干夏湿,光照充足,雨量偏少,夏热无酷暑,冬冷无严寒。”

“那雨量如何?”

“夏秋居多,总归不大。”

关平这才点点头,看样子雨量不太大,想利用渭水淹一淹河岸的曹军,怕是不太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